第二人生★第一百五十一章★

「請用茶。」為了化解零度以下的氣氛,寒冰從廚房倒了茶水招待大家。

坐在我左手邊沙發上的是心情依舊不太美麗的安因,坐在我右手邊沙發的是仍舊帶著殺氣的老師。

「那個、這是房租。」為了緩和氣氛,綠葉開始轉移話題。

默默地收下信封袋,安因嘆口氣說:「所以說之後這十二位神使閣下都要住在這嗎?」

「是的,希望您能答應。」我硬著頭皮說道,畢竟他是房東,他不同意就算我們肯繳房租也沒辦法。

「我明白了。」人很好的安因還是沒有拒絕我們,哪怕他剛跟老師起衝突。

「話說回來,你的狀況恢復了?」艾崔斯特疑惑地問。

「是啊,托另一位學生的幫忙,你們應該也認識。」安因點點頭。

「我們認識?」除了我們自家騎士之外,與我們相熟的學生有半數都在住院。

「褚冥漾。」安因說出了我們很熟的名字。

「冰炎的妖師學弟?」還真沒想到那個初心者學弟竟然有辦法幫助安因。

「他拿所有的精靈百句歌和時間交際處的主人交換,請他為我處理靈魂上的傷勢。」安因簡單地解釋。

「還真有決心。」我輕輕地抿了口茶水。

「時間交際處雖然需要付出代價,不過如果你真的需要,說不定和那裡的主人交換比較好。」安因忽然扔出了一段沒頭沒腦的話,而且還是給我的。

「……您怎麼知道?」反正遲早都得告訴審判他們,所以我也不介意說破。

「我調查了一下你最近出的任務,之後又詢問了鳳凰族的朋友你請他們收集的物品,所有情報綜合後大概猜得出來你想做的事。」安因臉上的笑容多出一抹無奈。

果然黑袍等級的真的很難瞞過,不過我也沒打算一直隱瞞,況且也不能再瞞下去了。

「你又想做什麼了?」大地瞇起眼瞪向我。

「處理我親長的事。」搶在審判臉色不善地發難前,我很快地說。

「你想怎麼做?又為什麼瞞著我們?」審判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看。

「因為說了你們會阻止。」我兩手一攤。

「那你就不該做。」審判連殺氣都冒出來了。

「不可能。」哪怕尼奧老師反對我也照幹不誤!

「太陽,你到底想做什麼?」綠葉乾脆使出苦肉計,直接淚眼汪汪看著我。

「我想幫我的親長淨化以及修復靈魂。」我開門見山地說。

「用什麼方式?」寒冰馬上問出重點。

「我要將他的靈魂放入我的身體裡面。」我說出了讓所有人瞪大眼的話。

「等等,這樣可以嗎?」烈火驚嚇地問:「放入靈魂可不是你說放就能放。」

「會有什麼後果?」看向在場唯一的醫療班,對這塊領域完全不了解的審判厲聲問道。

烈火難得露出嚴肅的表情:「靈魂放入非自己的軀殼會產生排斥,而且一具身體放入兩個靈魂對身體的負擔很重,要修復被浸泡在黑暗氣息六百年、還被鬼王重創過的靈魂本來就困難,我第一次聽到這種方法。」

「會不會是你看的書太少?」法爾老師注視烈火的目光很認真,問出的話語卻疑似在漏自家學生的氣。

「拜託,這是我的主修科目!」烈火沒好氣地白了他老師一眼,「醫療班有分領域,舉凡靈魂的淨化、黑暗氣息的處理、毒素的壓制這些都是我研讀的範圍。」

「我怎麼記得你常常去前線支援和治療?」蘭碧老師疑惑地問。

「我本來就是前線人員!」誰都知道烈火很能打,當初考上藍袍後他馬上就被分配到前線去了,「前線任務除了輔助,緊急處理傷勢也很重要,不會治療我還混什麼!而且我們常常得在第一時間處理靈魂損傷!」

若要論治療傷勢,專攻外傷的米可蕥實力還在烈火之上,烈火攻讀的領域偏向靈魂,這跟他能用除靈之火淨化附著在傷者身上的惡靈有關,同時也因為他是聖騎士,聖光一直是清除鬼氣和黑暗氣息的好東西。

而這也是我想要用這種方式淨化親長大人的原因。

「啊……」似乎察覺到我正在想的事情,烈火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完全不顧旁邊一大票人還在狀況外的神情,他直接問:「所以太陽你要用自己的聖光來淨化?雖然好像可行,但這樣排斥的問題你要怎麼處理?」

「排斥的問題不會太嚴重,說不定根本沒有,因為我的身體本來就是由親長大人的血肉所化。」因此若不是親長大人在孕育我的時候做過調整,否則以科幻一點的說法,我幾乎可以算是他的複製人了。

「原來如此,所以他的靈魂不一定會意識到這不是自己的身體。確實,血親的排斥問題的確比較小,這樣靈體就能處在相對安定的狀態,不會有失控的危險。」我相信這位平常腦袋感覺什麼都沒在想,事實上也真的不太擅長思考複雜事情的第三十八代烈火騎士此刻腦中恐怕轉過許多相關理論。

這跟烈火完全是一條筋的類型有關,因為既然要做,他就會拚死做到底。

「拜託用我們聽得懂的語言談行不行?」但沒有醫學底子的大地他們一個字也搞不懂吧!

「跟你們這些沒修過靈魂治療的傢伙解釋太多你們也聽不懂啦!」烈火很跩地說:「但太陽你有把握自己的身體不會排斥嗎?畢竟這是雙向的調衡,只要其中一方產生排斥平衡就會破裂,到時可不是移出來就能解決。」

「所以我才會透過醫療班找那些藥物和咒具輔助。」我聳聳肩說。

「啊,對了,太陽你開的單子裡面的確有『幽谷琉晶』、『朝月穗花』還有『星之洋的潮息』……」烈火喃喃地念出一大堆讓旁邊的人一個頭兩個大的東西,「不對啊!就算再怎麼輔助,那個靈魂是戰靈天使族長的欸!一個身體共存複數靈魂的話會造成很嚴重的負擔,何況還是上千歲的天使族長靈魂!」

「這就是我說你們不會同意的原因。」我毫不猶豫地承認了。

這可不像先前月彌將軍和蒂璉將軍將靈魂藏在我身體那樣,他們一直是將所有負擔攬在自己那邊,而且在我想起戰靈天使族的記憶之前,他們的靈魂為了避免消耗基本是維持在沉睡狀態。

「胡鬧。」審判看起來很想掐我。

「你要阻止也來不及了,我這幾天已經陸續把親長大人的靈魂轉到我的身體裡面,要移回去也沒辦法,現在中止的話,我們的靈魂都會有損傷。」我在眾人咬牙切齒的目光之下雲淡風輕地說道。

「靈魂還可以分開轉移?」暴風狐疑地問。

「可以,事實上這麼做比較安全。」烈火抓了抓頭,「人家都說三魂七魄不是嗎?所以分開轉移沒問題,這樣也比一口氣轉移整個天使族長的靈魂來得安全,不然就算是太陽也不可能一下子承擔下來。」接著他又不說話了,從他眉頭深鎖的表情來看,他的腦子應該又跑過一堆說出來沒幾個人聽得懂的理論。

「全部轉移會怎樣?」審判瞇起眼。

「會暫時性陷入昏迷。」我很老實地交代,都攤牌到這種程度,繼續隱瞞也沒有意義。

「但是淨化的時間絕對不短啊!」烈火直接抽出一支筆和一張紙開始寫寫算算,「六百年的黑暗氣息加上毒素汙染然後又被鬼王重創,就算太陽有充滿聖光的靈魂,身上的每一滴鮮血都屬於光屬性的戰靈天使,但畢竟太陽太年輕了,而且……」他低頭寫出了一堆連我都看不太懂的方程式。

「你倒是完全不緊張?」不理會焦頭爛額的烈火,艾崔斯特疑惑地看向老師。

「他如果不亂來的話就不是我的學生了。」老師理所當然地說,他的表情一直很平淡,甚至比安因冷靜。

「應該說不亂來的話就不是『太陽騎士』了吧?」夏佐老師白了他一眼。

他這麼一說第三十七代的十二聖騎士通通釋懷了,連我自己的騎士們也都一臉「這麼說也沒錯」的神色,除了審判表情依然沒有解凍的跡象。

「審判,我已經計算過所有影響,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也不會受傷,只是會昏睡一段時間。」對你來說也正好吧!至少我哪都不會亂跑可以乖乖臥床養傷!

「嗯,以『太陽騎士』來說,這的確不算太過亂來,至少比當年跑去當魔王安全多了。」刃金點點頭說出像是在諷刺我的事,你是不是忘記安因還在場啊!

「我不是說不要一個人扛下所有事嗎?」審判直接轉開視線不和我對上。

「那我得先告訴你,戰靈天使的事情我都會獨自扛下,因為我是戰靈天使的少主,這是我的責任。」所以不該由除了我之外的任何種族處理,即使戰靈天使已經沒有其他族民,這依舊是屬於我的職責。

親長大人耗費無數時光將我生下,將軍們想盡辦法讓我活下,我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是戰靈天使少主、就有義務背負種族的責任!

「明明你只是個未成年的天使。」安因無奈地搖搖頭。

「這跟成年無關,」老師沒好氣地說:「我這讓人操心的學生從以前就是個貼心到莫名其妙的死小孩。」

老師你這話到底是讚美還是罵人……

「你什麼時候完成轉移?」審判最後還是妥協了,事實上是不妥協不行,因為木已成舟。

「照目前的速度,這學期結束前就會完成。」雖說因為鬼族大戰的關係,學校就算恢復上課也還是有許多學生沒回歸,特別是學生型袍級,由於參與了大戰,和夏碎一樣重傷、至今仍躺在醫療班的大有人在。

「那麼你沉睡的期間?」審判繼續問道。

「就麻煩你統帥大家囉!」聖殿好歹有兩個龍頭嘛!何況老師也在,不可能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時間也不會太長,只要身體適應兩個靈魂的重量就沒問題了。」沉睡只是為了讓身體能夠妥善地調節。

「我話先說前頭,」老師難得露出正經的模樣,「儘管我不打算阻止你,畢竟你這死學生向來不聽話,不過你敢睡到我假期結束的話,就要有會被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叫醒』的心理準備。」

相信那「叫醒」的方式不會太溫柔,其實我比較怕老師讓我從此不用醒來。

「這次我不會阻止喔。」安因插話道,他的眼睛裡面有著滿滿的擔憂。

「我知道,只是睡個長覺而已。」反正那隻混血精靈也在睡,為什麼就沒有人要去打醒他啊!

「……」審判沒再說什麼,只是用包含著千言萬語的眼神注視我。

「我會平安醒來的,這段時間就麻煩你了,好嗎?」我定定地看著審判,語氣間是絕對的信任。

「……好。」審判深吸了一口氣應道。

「現在,你打算怎麼辦?」望著像是睡美人似的聖殿之首,希歐靜靜地問。

「不怎麼辦,他又不是醒不過來。」雷瑟輕聲地回道,好似不希望吵醒床上的天使,雖然他實際上很希望對方快點醒過來。

「真意外你沒有抓狂到底。」喬德(喬葛)瞥了他一眼。

「我不希望看見他出事,但我更不希望他每晚背地裡對自己的親長和族人哭泣。」雷瑟閉起沉重的眼。

裝放著天使族長的水晶棺安置在西亞(格里西亞)的房間中,確切來說,是放在那個由西亞(格里西亞)親手製作、與他房間相連的密室中。

他們家房間的格局是每層樓兩邊的角落都會有一間倉庫,西亞(格里西亞)的房間原本就與倉庫相連,直接把兩個房間打通、進行改造,以他的實力和財力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所以倉庫通往走廊的門被拆掉了,那裡只剩下牆壁,乍看下根本不會發現那裡有另一個房間,能夠通往那個房間的門在西亞(格里西亞)的房間,門板還用大型書櫃遮蓋。

那個房間即使是雷瑟也只進去過一次,房間的牆壁上掛有十一幅畫,每一幅畫中都畫著不同的天使,其中一位還有著不同於其他天使的烏黑羽翼。

西亞(格里西亞)哪怕真有通天本事也找不回戰靈將軍的遺體,這些畫像便是他的替代方案。

那些畫框是西亞(格里西亞)親手製作的水晶框,無論是水晶棺還是水晶畫框周遭都纏繞著不凋的白花,整個房間美得讓人屏息,但說穿了,就是個墳墓。

會進到那裡的雷瑟是因為搭檔出院沒多久後一連失蹤了幾日,但他的氣息卻一直在屋子裡。

他們只知道自家的太陽騎士沒出門,卻找不到他,他們幾乎都要懷疑自家是不是在不知不覺中被增建了密室之類的東西……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眼尖的雷瑟一發現西亞(格里西亞)隔壁的倉庫不見後,他馬上察覺事有蹊蹺,所以他直接闖入對方的房間,根據記憶中的家具擺設找出被移動的書櫃,拉開書櫃後他看到本來沒有的木門,木門上頭雕著一對羽翼。

那一瞬間他馬上明白西亞(格里西亞)這幾天失蹤是去幹嘛了。

但他卻沒預料到拉開木門後會看見趴在水晶棺上哭到睡過去的天使。

他不知道對方哭了多久,但拉開門後,他卻必須深呼吸好幾次才能勉強踏入那個房間,因為從房間內流出的悲傷氣息連他都被震懾住了。

房間裡面真正的活物只有戰靈天使唯一倖存的少主,那悲傷得彷彿能將整座大海填滿的心緒,只可能來自他的身上。

踏入墓地內的雷瑟彷彿聽見了天使哀傷的謠曲,蜿蜒在天使臉上的淚將透明的水晶棺上印出反射著璀璨光芒的水痕,眼前的畫面美到讓任何一位詩人願意永遠傳唱,雷瑟卻希望自己不要再看到了。

所以他同意,只要天使能夠不再落淚。

比起趴在水晶棺上哭到脫力、哭到睡著,他寧願自己的太陽騎士帶著安穩的神色沉睡。

就算睡到天荒地老也沒關係,他會守護對方直到最後一刻。

 

 


 

上一篇:第二人生★第一百五十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