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 ★第三百一十三章★

  和艾德一起走出房子,後面還附帶精靈王子兩枚,我磨著牙準備來看看到底是誰讓我連出征前安穩睡個覺都沒辦法!

結果是……我什麼都沒看到。

但我沒有回頭去修理艾德,因為雖然「看」不見,但我「聽」到了許多怪聲音。

還真的是被包圍了。

別誤會,森林其實是很安靜的,倘若是普通人,比起因為怪聲音而提高警戒心,更可能是覺得森林靜得有點不尋常而寒毛直豎。

除非能擁有我的耳力。

至於不具備聽力優勢,但怎麼說也是森林子民的精靈們當然沒有狀況外,他們個個如臨大敵、全員進入備戰狀態,假如今天這是其他種族的營地,或許會不知不覺地被襲擊吧!

「可能會有點麻煩。」無聲無息出現在我們身邊的冰炎給出了毫無溫度的一句。

「喔?」這個不具備卓越聽力和夜間視力,也不怎麼熟悉森林的救護醫官是如何察覺敵襲,又是怎麼判定會很棘手?

「鱗粉的味道。」冰炎冷冷地說。

「所以是蛾類嗎?」既然冰炎會特地提出,恐怕是有毒。

我聽見的聲音屬於蝴蝶、飛蛾那類昆蟲拍打薄翅時的震動,雖然蝴蝶有時也有毒,但按照一般設定,飛蛾的可能性更高,因為相較蝴蝶,飛蛾給人的感覺更負面、有害。

……好,我知道現在肯定有人在吐槽我說蝴蝶、飛蛾振翅沒有聲音,但這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什麼生物,想要徹底寂靜都是極為困難的事,就算是骸骨,隨著時間風化、破裂都會發出聲響的好嗎?只是「相對安靜」,可不代表那是真的靜音。

就算蝴蝶和飛蛾飛行起來大抵是安靜的,拍動翅膀時依舊會讓空氣振動,否則牠們哪飛得起來?

而且要是體型巨大的話,那就更不用說了。

此刻藏匿在森林深處的飛蛾群,儘管沒有鷹鷲類的體型,我估計也有普通貓頭鷹的尺寸,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聽得那麼清楚。

「是什麼還不確定,但是得小心,有毒。」給完這段警告後,冰炎嘖了一聲。

照理說,身為吟遊詩人的我最不怕的就是聲音系攻擊,這個救護醫官應對毒物類的攻擊應該也要游刃有餘才對,可惜我們隊上的醫官毒殺別人很厲害,解毒功力則完全是個問號……是說組隊到現在,我根本沒看過冰炎解毒啊!

所以在我們隊伍裡,千萬別以為有醫官就能亂來,期待這個醫官能救治隊友真的會死很快,這絕對不是我對冰炎的偏見!

詩織和艾德顯然對冰炎的「手段」也相當有先見之明,這兩人為了等等交手時不會吸入有毒的鱗粉,乾脆拿布把臉給蒙起。

同樣原本就在外頭警戒的詩織那邊更乾脆,畢竟在遇上我之前,她一直都是到處流浪的獨行玩家,會用毒的怪物恐怕也遇過,因此她準備充分地拉出斗篷將身體密實地蓋住,腐蝕性的鱗粉別說吸入,就是觸碰到皮膚都會造成傷害。

「烈火、刃金,月光森林裡的精靈巫醫解毒功力如何?」與其去期待隊伍上的殺人醫官,我不如期盼一下森林裡的精靈……哪怕對方只是遊戲角色也比只會殺人的醫官強多了!

「呃……應該不錯吧?」烈火遲疑地回道,想必他這幾日並沒有實際讓精靈巫醫治療過。

這也很正常,他和刃金一開始完全被困在森林裡出不去,當然不會遇上任何危險,這三日的升級模式又幾乎是使喚精靈們跑腿,自然更沒有受傷的可能。

不過連自己手下的能力都掌握不好,這樣還算得上是騎士長嘛!離開遊戲後任務再加十個!

「月光森林的巫醫解咒能力比較強,解毒能力普通。」最後給我答案的人居然是冰炎。

好吧,他這幾日確實是跟精靈巫醫們一起修練,會曉得好像也不需要意外。

不過這麼看來,等等還是別中毒比較好,否則我們打魔王的行程恐怕又得延期了。

到底為什麼隊伍裡面明明就有醫官,我卻得煩惱治療問題!?

這個殺人醫官是真的沒打算履行醫者救人的職責對吧!

「……來了!」就算知道我正有滿腹的抱怨,不過冰炎照慣例無視我,這名殺人醫官把全副精神放在該如何將敵人殺回去。

不過昆蟲系的怪物,如果今天是跟鬼族打仗,我會說那是景羅天的手下,但現在是學院祭,地火水風四魔王誰會派出這種部下呢?

『嗡!』結果敵人還沒露臉,排山倒海般的聲波居然先向我們攻擊了。

靠!差點忘了飛蛾也會搞超音波的!

「這是跟我挑釁嘛!」心情本來就不太好的我瞬間暴怒。

阿斯利安就算了,連區區飛蛾也敢跟我這個吟遊詩人叫板!?

你們以為我是冰炎嗎?

應對自己本業的招式老子手段可多了!

攻擊來得瞬間我就甩出鈴鐺,用同樣的音波攻擊將那些超音波給轟回去。

我手上的樂器、道具不少,之所以選擇鈴鐺,是因為這是唯一可以瞬間發聲並且引爆力量的物品。

然後我抽出哨子,喔,別搞錯,這並不是我先前讓艾洛墜龍的那支。

那支通體全銀的哨子是對付龍族專用,我現在的金色短哨則是昆蟲類專用。

有誰規定同類型的道具身上就只會帶一種嗎?

就連豎琴我都有兩把了,那麼哨子準備兩根以上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而這次我所吹出的哨音同樣「安靜」,誰也聽不見這哨子的聲音,但森林的騷動卻是耳朵沒聾的人都聽得見。

黑色的影子混亂地衝出樹林,在森林上空失控地彼此衝撞。

昆蟲能接受的聲音頻率和其他生物也不太一樣,所以我才說這把哨子是昆蟲類專用。

『唰!』沒有讓我專美於前,冰炎甩出一把扇子。

這個殺人醫官到底是要不務正業到什麼地步啊!

扇子最好是醫療用具!

我的眼神徹底死了。

冰炎手上握著中國風、通體全黑的竹扇。

和普通扇子不太一樣,那把扇子沒有扇面,就是一片片的竹子接成的,上面還雕著幾個古怪的圖騰,既有冰炎平時簡單俐落的風格,又不失氣勢。

只見冰炎一手瀟灑地甩開扇子,另一手則拿出深褐色的布袋。

啊,我記得裡面裝著的是……

好歹跟冰炎旅行一段時間,我知道那個布袋裡裝的粉末有什麼功用,確切來說是,我看過冰炎拿布袋裡的粉末調配出的「藥品」具有什麼效用。

「那把扇子是精靈巫醫送給冰炎殿下的道具。」曉得我肯定對某個醫官的道具有很大的意見,這兩日沒少放老鷹監看冰炎行動的艾德小聲地向我說道。

巫醫嘛……確實有的巫醫施法可能會用那類道具,好吧,勉強接受……才有鬼!

冰炎解開布袋上的細繩,從裡面倒出了詭異的深紫色粉末,想必會出現在殺人醫官身上的東西只可能跟殺人有關,殺傷力絕對保證!我很樂意親自做保!

而下一秒,冰炎搧開流風捲著那些粉末直衝上方的飛蛾群,接著尖銳又詭異的叫聲撕裂了夜空,比括玻璃的聲音還難聽,讓人極度不舒服。

反正對我沒影響,身為吟遊詩人還沒辦法自己隔絕聲音也太沒用了!

當然我並沒有好心到還幫身邊的人,既然跟著一個會搞大範圍攻擊的吟遊詩人一起行動,他們遲早得想好方法,總不能我一使出全場無差別的聲音系攻擊他們就跟著被殲滅吧?

「好噁心。」艾德的語氣很艱難。

他和詩織是在前往月光森林時才正式加入我們隊伍,這一路上,冰炎在馬車上完全翹腳當大爺,根本沒出手過,來到月光森林後,又只負責調配醫治土地的藥水,以及用手術刀切開黑暗屬性。

他是頭一次讓艾德他們見識自己做為「醫官」的可怕之處。

用手術刀不算……不太算,因為只是拿手術刀切黑暗屬性,而非拿手術刀割開生物的身軀,這兩者在視覺上的震撼度有差。

總之,上頭的飛蛾整個被溶解了,我說過冰炎喜歡腐蝕性毒物,因為他沒耐心等對手毒發,特別是在對手本身就有毒的情況下,直接融掉對方比較乾脆,他一直都是效率主義者。

想當然,腐蝕和毒殺,前者的視覺效果比較恐怖,而且還有很噁心的腐爛臭味,伴隨著晚風,就連我們這邊都隱隱約約聞得到一點。

還好夜色很暗,看得不是很清楚,吟遊詩人有聽力優勢但是沒有視力加成,我也樂得不去看那些飛蛾的慘狀。

半空中不斷有飛蛾身軀的一部份掉落,由於這些飛蛾的體型不算小,溶解落下的身軀殘骸自然更多,而且看過蛾的人都知道,雖然和蝴蝶一類一樣都是節肢動物,可是相較蝴蝶「纖細」的身軀,飛蛾中間看上去像「肉體」的部分更大,所以融化起來,相當噁心。

最可怕的是,當飛蛾的屍骸落到下方的樹木上時,就連接觸到的枝葉都隱約冒出白煙,毫無疑問是跟著一起被腐蝕了。

「別連森林一起傷害到啊。」不愧是老是破壞現場(然後被我扣款)的暴力黑袍,一點愛護環境的意識都沒有。

「不用你說。」拿出我從未見過的銀白色布袋,這次從裡面撒出的是半透明粉末,被冰炎如法炮製以竹扇捲上天的粉末好似混合著月光的魔力,像是透明的雪一樣灑落在周遭的樹林,轉眼間,那些冒出白煙的地方通通平靜下來,像是不曾遭受過腐蝕性攻擊。

就連空氣中的屍臭味也跟著消失。

沒想到這殺人醫官居然能解自己下得毒!?

……腐蝕當然也算毒的一種,反正對人體有害的通通是毒,但我第一次看見冰炎居然會解毒啊!

我整個人震驚了!

 


這邊幫冰炎殿下平反一下,他那兩天和巫醫修練的技能可不只有一樣喔!XD
雖然主要修練的能力還沒有使用上,但解毒也是附帶修練的其中一環~
於是,照理說應該要負責對付空中敵人的精靈王子魔法師和弓箭手徹底變擺飾了。
別忘記這組詩人和醫官本來打算兩人單吃四魔王的,會整個萬能好像也不需要驚訝~(欸#)

一般留言 (6)

  1. 期待持續更新!
    我是最近才看到這章的
    (欸…對我第一次看

  2. 持續在線等更新
    不管重看幾次都覺得寫得超棒!!
    希望能看到後續🥺

  3. 咦这是雪大在搬文吗。
    从连载一百多章一直追,到现在了还是会时不时来看看有没有更新XD 其实年更也没有关系,真的很希望不要坑。好想看到太阳他们这一世能有所善终

  4. 您真的终于出现,等了你很久了😭😭
    在线等你继续更新😭

  5. 雪大好久不見
    很期待第十部!

  6. 謝謝雪大搬文~
    第二人生沒有不見真是太好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