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卷情人★第十四章★ (END)【特殊傳說同人文--冰漾】

隔天一早,屬於早起派的我們兩人很快的整裝出發,學長和我一樣都是那種行李不多的人,身上一個輕便的包包,手上拖著一個不大也不小的行李箱,暑假兩個月所需要的物品就在裡面了。

不過我其實是因為要回家的關係所以東西可以不用帶太多,不然以我平常婆婆媽媽的個性大概也會帶不少的東西吧!

而學長的話,先不講學長本來就是個乾淨俐落毫不拖泥帶水的人,看學長的樣子根本就已經打算要將我家當他家了……

總之我們手腳迅速的坐上了高鐵的接駁車,也很順利的搭上了七點前的高鐵。

基本上雖然高鐵的速度很快,但是從北部到南部還是需要快兩個小時的時間,因此在回家忙之前,我還是可以小睡一下的。

坐在窗邊的我很安心的靠在學長的旁邊,頗有要一覺睡到站的打算,反正就算我睡過頭了,相信學長絕對不會坐過站,因此我很放心。

也許就是因為徹底的鬆下心來,因此我還真的睡著了,而當學長把我搖醒時,我們也準備下高鐵了。

「接下來呢?」在我們出票口後,學長問道。

「這個嘛……我姊有說她要來帶我們。」我搔搔頭說,照理說我姊應該蠻好找的,何況她眼睛也很銳利,都出票口了不可能沒看見我們。

「你在四處張望什麼!」就在我正到處找尋老姊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出現,並且一道不輸學長的巴掌從我腦後冷不防的巴下來。

靠!其實老姊妳和學長才是姊弟吧!

我有點無奈的回頭看著據說是我親姊姊的女子。

「學長,這位是我姊-褚冥玥,姊,這是我在電話裡提過的學長。」很簡單的替他們介紹一下彼此,我瞄了一眼發現他們兩個都正在打量對方。

「你姊跟你還真不同。」學長帶著禮貌的笑容下了以上的評語。

是啊!因為我老姊是個冰山大美人,從小到大追她的男生都可以繞著我們家的果園排五圈了,而我很不巧的只是個普通的路人甲,所以每次說我們是姊弟都沒什麼人會信……

「漾漾,這就是你說的那位會來我們家白吃白喝一個暑假的學長嗎?」用著略帶挑釁的口吻,老姐挑起一邊的眉毛看著學長,不知道為什麼她看著學長的表情似乎帶著某種奇異的神情。

我看見這兩人的視線裡頭激出了火花,好啦,也沒那麼誇張,但我真的覺得有股古怪的氣氛徘徊在他們之間。

似乎是老姐單方面發出來的!?

我很相信以我家老姊的個性絕對不會沒事來個一見鍾情之類的,何況她看學長的眼神和平常我所見到的學校那些女生愛慕的眼神完全不同。

「怎麼了嗎?」看著老姊古怪的神情,不要說學長的眼神帶著一點淡淡疑惑的心情,連我都開始不解了起來。

「沒什麼,你回到家就知道所謂的命運有多作弄人。」老姊只是聳聳肩說出一段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基本上我還不到十歲時就知道命運這種東西真的很討厭,也不用老姐這麼一句。

但平常話不投機半句多的老姊,居然說出了這種像是在搞笑而且令人匪夷所思到了幾點的話,我就真的驚奇了。

而回到家後,見到了老媽所謂的客人時,我沉默了,應該說我一整個錯愕在那裡。

在我身旁的學長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另一方面,在看到跟我一起回來的學長時,老媽和舅舅也全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據說是我們家客人的夫妻也齊齊瞪圓了眼睛。

我看見另外一個學長坐在沙發上和我們對望。

正確來說是坐在上發上的夫妻,其中一位有著和學長一模一樣的面容。

「父親?母親?」只見學長驚愕的吐出上述的話。

所以他們是學長的父母!?

等等,學長先前說他的父母要去拜訪以前的老朋友,而現在坐在我們家客廳的是舅舅的故友,所以其實學長的父母和舅舅是老友囉?

糟糕,我怎麼記得學長好像說他的父母要他來跟故友家的小孩相親,而我們家的小孩就只有我表哥、老姊和我,這麼一來……

他們該不會是要安排老姊和學長相親吧!?

我的腦袋飛快的轉出上述的東西,接著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這樣我把學長帶回來不就正好嘛!

「小亞?」一頭火紅色長髮的女人驚愕的看著學長。

「……這位是我昨晚說會去叨擾的學弟。」學長大概也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只好硬著頭皮拍了拍我的肩膀這麼說。

「所以他就是會當我們家媳婦的小朋友囉?」有著跟學長一模一樣面容的男子用著絕對不會出現在學長臉上的歡樂表情看著我說。

「!?」我跟學長齊齊一愣。

「不是跟小亞你說過了嗎?」女人帶著譴責的目光看著學長「我們本來就要安排小亞你跟人家相親呀!」

「那相親的對象?」學長愣愣的說。

「啊,你就是亞吧?」沒想到接話的不是學長的父母而是我老媽,接著我老媽馬上把我從學長的身邊拉開然後轉過身去面對著學長,用一種很像推薦商品的語氣說「這是我們家的漾漾,就是這次安排要跟你相親的對象。」

「!?」

再把我們所有人請入坐後……

「事情是這樣的,」不知道為何,老媽開始講古「我們兩家一直都是好友,主要是因為你舅舅和亞那是念書時代的好朋友,在他們各自結婚成家立業後,也一直都有往來,只是比較少,後來在亞出生滿月時,我們有去他們家喝滿月酒,那時剛好我也在懷孕,之後我們兩家就相約,若是我生的是女孩,就嫁給亞,如果是男孩,那就結拜當兄弟。」

見鬼!這都哪個時代了還流行這種指腹為婚的事情!

「老媽,我是的男的。」請不要告訴我我都出生十八、九年,你要突然告訴我我是個女生,我可不信這套。

「沒辦法,因為那時超音波怎麼掃就是掃不出你是個男的……」老媽露出一種很無言的眼神看著我說「因此那時亞那就直接把你給訂下來了。」

好樣的,我衰到還沒出生被搞錯性別就算了,居然還沒出生就被人家指腹為婚,難道你們沒想過要是我另有新歡(?)那該怎麼辦啊!

還是就已經篤定我太衰不會有女生要了嗎?

「那我出生之後……」那之後你們總曉得我是男的了吧?

「亞那說你長得很可愛,應該沒關係就是了。」老媽聳聳肩說。

「就是啊,而且聽說小漾你是個很乖的孩子。」亞那很開心的說,我都看見旁邊的凡斯舅舅露出無奈的表情了。

這哪裡沒關係呀!何況取個男孩回家你們是不打算抱孫子了嗎?

我實在無語問蒼天。

看學長一臉愕然的表情他大概也不曉得有這麼回事,還有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小時後老是被老爸老媽他們打扮成女孩子的模樣了,而且為啥明明他們都不會強迫老姐,卻死活都要逼我學做菜和縫紉這類刻板印象中女孩子該會的東西。

這瞬間我突然有種被自家人算計的感覺。

今天要是那個安排要跟我結婚的人不是學長,而是另外一個陌生男子該怎麼辦?

難道我真的要乖乖嫁人?這都哪個年代了,女生都不流行指腹為婚何況我還是男的。

「所以你們就擅自幫我決定了是嗎?」大概是氣不打一處來,哪知我一個火大居然拋下了滿客廳的家人和客人直接跑上樓回我的房間,“碰”的一聲摔上了房間的大門,然後上鎖。

管他老爸老媽還是舅舅是不是會生氣,反正現在氣的人是我,哪有這種道理的,今天你要是回到家,你爸媽突然說要把你嫁給別人,然後也不管你是不是認識那個人就要你嫁,相信不管是誰都會發飆的。

更何況我還是個男生。

我是不曉得學長怎麼想,但這次我真的生氣了。

過了一會,我聽到了敲門聲。

我是真的不想理。

「褚,是我。」沒想到上來的人是學長。

基本上剛才我氣的事情學長似乎也算是受害者(?)之一,所以我好像也沒有對他生氣的理由。

何況其實某方面來說我們都不需要生氣,因為畢竟如果父母本來就這麼安排了,那麼對據說正在交往的我和學長來說那都正好。

可是一回來莫名其妙聽到這種事情還是讓人的心情莫名的糟。

「……」想著想著,我還乖乖的幫學長開門,門才剛開一小道縫學長就閃身進來,然後迅速的把門關上並且上鎖。

是說要是平常我一定會覺得這種舉動叫做引狼入室,可是現在我很想找個人來說說話。

「褚,還在氣嗎?」學長摸了摸我的頭,將我拉到床上坐下。

「學長不氣嗎?」我反問道,他要是敢說不氣我就掐死他。

先前還說的那麼大聲絕對不娶除了我以外的人,現在聽說父母擅自幫他指腹為婚的這種事情如果不生氣的話我就打死他。

「一開始聽到當然氣,」學長嘆口氣說「可是現在想來,我覺得這說不定是命運。」

「?」我歪著頭看著他。

「我們兩個的相遇並非任何人的設計,你不覺得,這像上天安排好的一樣嗎?」輕輕的撫著我的臉,學長像是在安撫我一般「還是,你想反悔?不想嫁給我?」

我從來沒有說過想嫁給你……

真要論我是被你拐著當你情人的……

我深深的覺得學長搞不好已經忘記上述的兩件事實。

但是要我說真心話,學長算是這輩子跟我合的最來的一個人了,要我跟一個我有感覺,但不見得跟我合的來的人結婚,或者是要我跟一個愛我愛的快瘋掉,而且也跟我合的來但我還沒有那麼深刻感覺的人結婚。

兩者選其一的話我會選後者吧,因為個性什麼的很難改變,但感情可以慢慢培養,所以要我摸著良心說,我也不是那樣反對去嫁給學長。

可是感覺還是很像被設計的好的。

「就當作是被命運設計了如何呢?」像是在哄小孩一般,學長彎起了一抹好看的笑然後摸了摸我的頭。

也是,誰能夠那麼好運呢?

還在煩惱要怎麼說服父母時,卻發現父母早就已經同意了,也許我是個很幸運的人也說不定。

自動窩進了學長的懷裡,就算想通了,我也沒有要下去跟父母道歉的意思,因為我還是覺得我生氣的很有理。

今天就讓我鬧脾氣個一兩天好了。

至於接下來,接下來我還有一整個暑假的時間可以慢慢跟老爸老媽溝通,所以之後的事情就之後再想吧!

這麼想著,我很安心的、或說很烏龜的躲到了學長的懷中,暫時不去想其他的事情了。

也因此,我沒看見學長臉上露出的那麼得逞的笑容。

因為那時我千算萬算也沒算到學長居然會在那時將我和他的事情直接跟老爸老媽他們。

這算結局了吧!

當然某雪知道如果只寫這樣會被大家丟雞蛋和水果,

於是還寫了一小段在樓下,

大家請繼續往下拉吧~(被打

在漾漾跑上樓後……

「我就說過他會生氣。」為人長姐的褚冥玥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突然被告知了這種事情,就算漾漾脾氣再好一時要他接受恐怕也有困難。」漾漾的表哥,凡斯大家長唯一的獨生子-然開口道。

「不好意思,我們忘記要跟漾漾先溝通好,讓你們見笑了。」漾漾的母親-白鈴慈無奈的跟身為客人的亞那夫妻道歉。

「沒關係啦,反正我們也沒跟小亞說呀!」亞那用很理所當然且少根筋到了幾點的語氣說道。

「怎麼難道你不氣嗎?」褚冥玥帶著挑釁的目光看著從剛才開始就一言不發的冰炎。

「……是有些,」冰炎緩緩的說道「只是想到對象是褚的話,那我還真是氣不來。」

「?」所有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目光看著他。

「我目前正在和褚交往。」冰炎聳聳肩直接將這個應該被當成秘密的事情講了出來。

「!」

「所以,因為今天對象是褚,我覺得我該好好感謝一下命運。」冰炎一派輕鬆的說。

「那麼……?」

「相親可免,我會說服褚嫁給我的,不過請給我們一天的時間。」說著他看向了據說是為了使換漾漾去做雜事而把他叫回來的漾漾的父母。

「這當然是沒問題的。」為人父親的褚項豪邁的說。

「這還真是個命運。」白鈴慈也跟著點頭。

「那麼我先謝過各位了。」冰炎點點頭,接著起身走上樓,去找那個被賣了都還不曉得的可憐孩子。

–END

一般留言 (1)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繼續看下去啊!!!!
    能不能出個番外篇繼續呢🥺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