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藤【特殊傳說同人文--冰漾】

今天是週末的第一天,也就是星期六,沒來由的起了個大早,但是因為神清氣爽的,我也就沒有打算再回去睡回籠覺。

浴洗完後,才剛踏出黑館就碰到了某位住在我隔壁和我同為天涯淪落人……更正,是一起被學長欺負的女孩用法術搬來一堆不知名的樹苗站在那裡。

「小幽,妳在做什麼?」好奇心大起的我走過去問道「那些是什麼樹啊?」小小的樹苗上開著點點的粉色小花,看上去好不可愛。

「那些是珊瑚藤的樹苗喔!」小幽轉頭向我解釋道說「今天去左商店街買東西時抽獎抽到的,因為很漂亮的關係在經過了賽塔的同意後便決定種在黑館附近!」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說,真的很漂亮呢!

「漾漾要不要來幫忙我呢?」小幽愉快的問道。

看見那裡擺了大概十幾株的小樹苗,一個女生弄的話會弄很久的吧?

「好阿!」黑館的外面看起來正巧有些死氣沉沉的,種點美麗的樹木應該不錯。

「那麼,怎麼說都是我們要種的,」小幽突然露出了異常燦爛(?)的笑容,然後說道「我們先種幾株在自己的窗外吧!」

「贊成!」人都是有私心的,而且我也要種在學長的窗外!看看會不會發揮紓緩所謂的暴躁身心的公用,並且讓他平常總是很緊繃的心情好一點,不過樹苗那麼小,要長到四樓都看得見應該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吧?

接著小幽很快的用漂浮的術法讓所有的小樹苗飛了起來,之後我們便開始我們的種樹大業。

我們很快的分頭進行,沒一下子便在自己的窗外都各種了一棵樹苗,然後我們開始轉移陣地,接著準備在黑館的大門口種幾株下去,大家可不要以為我們是毫無目的的亂種樹喔!因為我們可是有經過詳細(?)設計的。

「你們兩個在幹麻?」就在我正挖開下一個洞的時候,一個超級熟悉的聲音傳來。

「學長!?」我和小幽不約而同的抬頭望著來人。

學長什麼時候出現的阿?

「剛剛!」

難怪我沒注意到……

「就算我站在這裡一個小時你大概也不會注意到!」學長仍舊是豪不客氣的吐槽我。

「為什麼我需要客氣?」學長冷冷的問。

好啦!不需要不需要!我活該給你欺負!

「……」紅色的眼睛冷冷的瞪了過來。

請當我腦誤,在接受到視線裡面的殺氣之後,我一秒內想道。

「你們到底在做什麼阿?」跟著學長一起回來的戴洛問道,他的身邊還站在阿利學長。

戴洛學長八成是跟學長剛好碰上所以一起回來的,至於阿利學長估計應該是來黑館喝茶外加串門子的。

「……」學長點了點頭,算是肯定了我的想法。

「我們在種珊瑚藤的樹苗!」小幽回答道,順便比了比此時正放在她旁邊的小樹苗「已經經過賽塔的同意囉!」

「原來如此!」阿利學長很感興趣的走到了小幽的旁邊低頭看了其中一株的樹苗說「很漂亮呢!」

「今天抽獎抽到的!」小幽聳聳肩說,接著繼續她的種樹大業「學長們要不要一起種呢?未來看見自己種的小樹苗長大後會很有成就感喔!」

「真無聊!」學長擺明了就是他沒興趣,別找他的樣子。

「好阿!反正我正好很閑!」與學長的態度相反,阿利學長說完便拿起了放在旁邊的另外一株樹苗,準備在附近找個空地種下去。

「請種在那邊!」小幽指了個最近的位置給他。

「等一下種完後我可不可以帶一株回去紫館種植阿?」貌似是對珊瑚藤起了很大興趣的阿利學長又說。

「可以!」小幽很豪爽的點頭答應「對了!如果阿利學長有喜歡的人可以跟喜歡的人一起種喔!」她又繼續低頭埋土。

「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嗎?」跑去幫忙阿利學長的戴洛問道,兩個人此時面對面的跪坐在地上,由阿利學長扶著小樹苗,戴洛則負責把土埋好。

「珊瑚藤有一個很有趣的花語!」小幽刻意賣關子似的頓了頓,不過她的頭仍然沒有抬起來,只是一邊繼續手上的工作一邊講話。

「學長可以幫個忙嗎?」因為小樹苗怎麼樣都扶不正,所以我決定找旁邊的學長求助。

「麻煩!」學長嘴巴上雖然這麼說卻也跪坐了下來,我們兩個效法起了阿利學長和戴洛的作法。

因為不敢把他黑袍老大的手給弄髒,所以當然是拜託他扶著樹苗,而跪坐在他對面的我負責把土埋上去。

「珊瑚藤的花語?」阿利學長很自動的去接小幽的話。

「叫做『愛的鏈鎖』,如果拉著喜歡的人一起種的話可以把他鎖在身邊一輩子喔!」小幽用沒什麼大不了的語氣說。

因為她此時仍舊是低著頭,所以沒發現我們四個人目前正雙雙對對的在種樹……

「……」此時我跟學長,阿利學長和戴洛同時愣住。

「怎麼了?」小幽終於完成手邊的工作,大概是注意到旁邊好一陣子都沒有人說話,她好奇的抬頭問道,下一秒她也跟著愣了一下「那就恭喜各位了!」接著她說出了語意不明的話。

「……」我無言,什麼恭喜啦!我根本就不知道好不好?

我看見其他三人臉上同樣是一臉的黑線。

「真期待呢!這些小樹苗長大後一定會很漂亮!」小幽站了起來,雙手合十的露出開心的笑容望著這些小樹。

我突然有想要拔出剛才和學長一起種的那株樹苗的想法,不知道這樣做的話可不可以從頭來?

「你敢拔的話我就把你種在這裡!」某黑袍發出恐怖的威脅語句。

我錯了!

我是來種樹的不是來被種的啦!!

「算了!反正種都種了!」阿利學長無奈的笑了笑「再說我們本來就是兄弟!」說完他站了起來。

「還要繼續種下一株嗎?」戴洛學長望著還散落在各處的其他樹苗說。

「好阿!」阿利學長很乾脆的答應,這兩人感覺完全不在乎的樣子,也難怪啦!他們本來就是兄弟,就算在一起一輩子也沒什麼大不了!

可是我是要和學長在一起一輩子耶……

「和我在一起讓你很委屈就是了吧?」學長突然搭上了我的肩用讓我直冒冷汗的溫柔語氣說。

不!不!我完全沒有任何意見,我覺得非常榮幸……

我馬上陪笑道,接著嘆口氣的拿起另外一株樹苗準備去種下一棵。

「……」沒想到學長居然跟著我一起去種,學長你不是沒啥興趣嗎?

「有意見?」某惡鬼挑起了一邊的眉毛。

對不起,沒有。

我超級無奈的回答,反正都已經種過一棵了,在多種幾棵應該沒差吧?

戴洛此時也跟阿利學長不知道跑去哪裡種樹了(我們走的方向剛好相反)。

「妳故意的?」在其他的四個人都離開後,一直在旁邊觀察的賽塔突然出現問道。

「並不是!我剛才只是剛好低頭在忙自己的而已。」小幽愉快的笑了笑說「而且珊瑚藤的花語的確是叫做『愛的鏈鎖』,但是後面那一句”如果跟喜歡的人種就可以把他綁在身邊一輩子”,這句話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賽塔有些不解的皺了皺眉頭。

「我本來只是想看學長會不會在聽到這句話後就跑去幫漾漾種樹,沒想到在我說之前他們就已經在雙雙對對的幫忙彼此了……」回想起剛才的情況,小幽努力憋著笑說。

「這就是所謂的機緣吧?」賽塔也笑了「有些時候就算不用別人去牽紅線,也還是會如此發展。」

「嗯……」小幽受教似的點點頭「等一下我還要送兩株去給萊恩和千冬歲!」

「!?」精靈管理人再度露出不解的表情。

「因為先前莉莉亞跟我抱怨過萊恩實在是一點也不了解女孩子,每次他們兩個在一起都只能吃飯糰,所以身為好朋友的我決定找點別的事情讓他們做……」小幽用手撐著下巴說「至於千冬歲的話,我相信在知道花語後他會很樂意的跟夏碎學長一起種!」

「……」精靈管理人無奈的看著這個正在計劃的少女「只顧著在幫別人計畫,難道妳沒有想要在一起的對象嗎?」

「我目前這樣就好了!」小幽詭笑了一下「談戀愛的人其實都像傻瓜,所以我決定在旁邊看戲!外加牽線!」她很有朝氣的說。

「……」賽塔無奈的看著這個朝氣十足的女孩,看樣子這兩天會看到一群人忙著在種樹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