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緣.聚〉試閱一

章名--騎士喜歡團體活動

§

國三,這是個非常忙綠的學年。

絕大多數的學生都在為了升學而奮鬥,我們當然也不例外……雖然我們忙的內容不太一樣。

事實上,Atlantis學院是直升的制度,只要出席率過得去,即使常常考不及格也可以順利升上高中部,頂多被校方安排強制輔導。

這所異能學院出乎意料地人性化,也可能是Atlantis學院號稱是綜合型的異能學校,並不單純專注或主打某個領域,而是標榜具有能讓學生全方位學習的資源和師資,那麼、他們能夠對學生進行幾乎等於量身打造的栽培,也就不讓人意外了。

簡單說,一百個學生,也就意味一百種不同的天賦和資質,Atlantis學院能夠妥當地培養學生們,進度快的人,就讓他們往更高階的課程邁進;進度低到甚至會追不上其他學生的人,也會有專人去輔導。

這裡是很理想的學習環境。

可惜,即便是這樣優秀的學校,如果遇上種族認知失調,或性別認同失準的學生──有時兩種都有──大概也難以著手,尤其當事者抵死不肯求助的時候。

事實上,我們就是想幫忙也是有幾分尷尬且不知從何下手。

例如所謂的生理痛,這個、就算是號稱史上神術最強的原.太陽騎士,除了放止痛神術之外,也沒有其他法子了。

不過真的不用去醫療班嗎?

看著我的小隊員為了上輩子和她無緣的事情而痛不欲生,我真的很想帶她去醫療班……不,這種問題的話,去保健室應該就可以了吧?

當我還在原世界念書時,也時常有女孩子因為生理痛而到保健室休息,生理假還可以算病假。

但是本人抵死不配合的話,總不能拿鎖鏈綁去吧!

「隊長……請不用理會我,今天下午的任務……」

「妳給我休息!」雖說要進行任務實習,但是這樣子別說戰鬥,就連要帶她們去現場我都覺得勉強。

就算是立志要當(鐵血)巡司的我,下定決心要好好鍛鍊身邊所有人的我,也不可能把任務交給這樣的執行者啊!

即使兩輩子都跟生理痛無緣,感謝國中有基本的兩性教育,我知道生理痛一個上午不會好,痛個幾天都是常有的事!

「下午的任務實習要不要暫緩呢?」希歐以盡量悠閒的神色提議道。

如果只是因為一個人經痛的話,倒還不至於如此,雖然目前找回的聖騎士人數剛剛好二十人,也不會因為一人缺席而捉襟見肘。

但十幾個成員裡面同時有五人正好撞上經期、生理痛的話,那還是更改一下原定計畫比較妥當。

……我們的小隊員們真有默契,在場的女性成員只有八人,結果大半成員的生理期居然撞到一塊,另外三人是因為種族關係,沒這問題!

不管是蝴蝶還是向日葵,都絕對沒有生理期這種東西,至於人魚的話……說實話我不確定,但她似乎還沒到可以生育的年紀,因此目前沒這類煩惱。

結果其他有月事的女孩子們,生理期居然全部都在同個時間,要說巧也真的是很巧,某方面來說其實很方便,反正這段時間把正事排開就對了!不會一個月動不動有人請假!

只是,這些生錯性別的成員們並不希望因為非自願的生理狀況而延誤眾人原本的安排,這也是她們還坐在這裡,打死不肯請假的理由。

怕她們感到愧疚,所以希歐才會刻意用無所謂的語氣說話。

「那個、還是不要勉強吧……」這輩子與生理痛也徹底無緣的安德戰戰兢兢地勸道。

「閉嘴!」鋒芒畢露的爪子瞬間殺到安德的頸項之前。

「花蕾,住手。」雖然我能體諒生理痛,也聽說有些人痛起來會想殺人或自殺,但總不能放著暴躁的獸王族小隊員幹掉同袍。

有著與獸王族十分不搭調的名字,我今年找到、也是在場中年紀最小的小隊員神情兇惡,獸王族的雙眼向來不怒自威,況且是遷怒的時候,那殺氣幾乎實體化到可以直接劃傷人了。

「……」安德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個,就怕一個不小心,慘死……有太陽騎士坐鎮在此倒是不至於真的鬧出人命,不過血濺當場還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花蕾應該是現場正處於生理痛的女孩當中狀態最好的一位,她本來坐在安德斜對面的位置,靠著可怕的爆發力,眨眼間就能殺到同伴的面前。

該說不愧是獸王族嗎?爆發力之優秀十分令人讚嘆,更別提她還經痛!

順帶一提,這孩子是光之草原上的獅族,種族先天戰鬥能力很強,這點令她很滿意,可惜性別不太對,讓轉生優勢變得非常渺小。

「為什麼花蕾妳還能用這種速度移動啊?」大概是太痛苦了,月蓮的眼神都快死透了。

「……」很不想應聲的花蕾面無表情地收回爪子。

我們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太樂意承認那個非常女性化的名字,順便一提,她上輩子的名字是「雷德斯」,想必她也比較希望大家用以前的名字稱呼她。

可是為了讓眾人習慣、避免不小心在公眾場合喊錯彼此的姓名、造成多餘的麻煩和懷疑,因此除了身世問號、真名不知的人可以沿用上輩子的名字,其他人都強制得喊這輩子的姓名。

雖然還是常常有腦子轉不過來的人平常會喊錯,不過這種場合大夥還是會稍微留意一點,省得不小心被罰。

「她父親每個月都會替她準備補品,原本還想派管家過來貼身照顧。」與花蕾同年入學,年紀只比她大四個月的娜娜發揮原.暴風小隊的情蒐本領,即便生理痛,也無法阻止她講八卦。

反正動動嘴皮子也不會加重腹痛,說不定還能幫忙轉移注意力。

順帶一提,她也是討厭別人喊她名字的苦主之一。

花蕾沒好氣地對同袍甩了個眼刀,倒也沒有說出否定的話。

想不到這邊居然有人家裡有保護過度的父親嗎?

我暗自把小隊員的家庭狀況給記下,如果是那種性格的父親,只要花蕾繼續和我們混在一塊,對方遲早會找上門來,美其名是了解女兒的在校生活與課外活動,實際上就是想弄清楚女兒身邊的人。

屆時,為了到實能夠完美應付來自家長的質詢,最好早點收集對方的情報。

雖然身為學生的我得去應對別人的家長總感覺有那麼一點怪異,不過小隊員有溫暖的家庭絕對好過孤苦無依,這也算彌補了他上輩子的遺憾吧!

畢竟花蕾的上一世--雷德斯舉目無親,當初會把人生奉獻給光明神,其實只是想領騎士的薪水混口飯吃,又因為先天條件不如人,所以要想吃那口飯名符其實得拼命。

能夠派管家來照顧女兒的父親,別的不提,財力肯定驚人,而且對女兒的事情一定很上心……或許還上心過頭了些,這點之後必須留意。

「這樣的話,身體狀況比較好也是正常的……」月蓮的表情依舊空虛,「果然我應該照母親大人說的那樣,煮喝黑糖水來喝嗎?」恐怕是痛到出神了,她都無視身邊的同僚們,自顧自地對母親懺悔。

「雖然沒有黑糖水,但我準備了熱湯,妳們喝一點吧!」早在全員集合時就看出有人的身體狀況不太好,好人艾梅在廚房忙碌了半天才臨時熬出一鍋熱湯。

只是礙於他沒煮過這方面的補品,更不曉得女孩子生理期該吃什麼--就算拿手機上網查了,家裡也不一定正好有材料--所以端上來的只是一般熱湯。

不過那香味聞著就很舒服,會讓人垂涎三尺。

『……』儘管只有女孩子們才有份,但在場的男性同胞們沒人露出羨慕的表情,很多人都相當慶幸自己這輩子依舊是正港的男人,沒有那樣的問題,在此之上也不敢繼續刺激女性同伴們。

『叮咚。』正當現場的微妙氣氛因為熱湯而稍微和緩時,玄關的門鈴響了。

「啊!來了嗎?」原本就在等門的蕲克亞馬上跑去開門。

「他找了誰?」維瓦爾不解地蹙眉,因為不只十二聖騎士,所有光明神殿出身的人都在客廳,他自然想不到蕲克亞找了誰來。

根據蕲克亞的人際關係,以及我們家的情況,他會找的人也只有那麼一個,那孩子也是少數能自由來我們家玩的人。

「他妹妹。」準確來說是堂妹。

雖然蕲克亞沒有提前告訴我,但我現在只想對他豎起大拇指,幹得好!

難得一向粗心又大咧咧的第三十八代烈火騎士居然細心了一回!

「打擾了。」被蕲克亞領進門的果然是米可蕥,只見她很有禮貌地向在場眾人點頭問好。

看來她的堂哥有大致和他解釋過情況,所以米可蕥的手上拎著一個大提包,裡面裝著的物品大概是我們這些男孩子用不上的東西。

「這是我堂妹--米可蕥,今年國二,你們之中可能有人不認識……反正現在知道就行。」蕲克亞這話等於直接表明米可蕥是他罩的,最好不要有人不長眼跟那孩子起衝突,就算經痛暴躁也不可以!

「叫我喵喵就可以囉!這邊也有喵喵的同學呢!」米可蕥對月蓮和依菲亞揮了揮手,其實安德等人也和她同班,他們都是二年C班的學生,不過米可蕥和女性成員們比較熟悉。

「她也知道我們前世記憶的事,在她面前不用藏。」蕲克亞開門見山地說:「我請她來幫忙在場的女性成員。」

女孩子的事情,果然由天生就是女孩子的人比較知道該怎麼辦,況且米可蕥還是醫療班的實習生,這方面的能力絕對比我們強上許多!

適才適所就是這個意思!

現在的米可蕥搞不好一個人可以抵得上我們十二個人!

「那麼、隔壁的書房借我們用一下,可以嗎?」因為有些人的情況算得上是火燒眉睫了,米可蕥向我們詢問道。

「請隨意。」考慮到女性成員們可能會感到尷尬,我也覺得借她們一個房間使用比較妥當,這樣她們也不需要一直顧慮我們,或者因為自己投錯性別而感到困窘或自卑。

如果整個房間都是女孩子--又幾乎同病相憐--的話,這問題就不至於那麼尷尬了。

「大家跟喵喵來吧!放心,只要知道怎麼應對後,以後就會比較輕鬆喔!」感謝米可蕥天生自帶親切又容易跟人混熟的笑容,重點是她很細心,也很體貼,「不管是上課,還是執行任務,都有不會影響到的方法!」

「可是……」有人遲疑地望向我,畢竟大夥最初是為了要聽今天下午的任務說明而過來集合,如今狀況完全變了。

「啊、我已經換了別的任務,行前說明改日再進行就好。」烈火剛才去開門的時候,我當機立斷地發訊息給認識的天使巡司前輩,拜託他幫我們換個任務,這種時候就覺得有認識的人真好,之後得跟人家好好道歉與道謝才行。

學習不急於這一時,這回不過是想讓大家一起挑戰一次,也順便給沒經驗的人練練手,沒必要勉強她們。

再說,如果連體諒女性都辦不到,走出去還好意思說自己是騎士嘛!

哪個人要是有意見,身為太陽騎士的我立刻送他去向光明神懺悔!順便詛咒他這輩子找不到老婆!

沒法體諒女性的男人,有什麼資格跟人家談結婚!

「啊、我正好也想跟隊長問一下功課!」日卡一邊轉移話題,一邊拿出疑似是作業本的東西。

「欸?要問功課?」可惜蕲克亞的學業並不算特別優異,考前還得靠我或其他人給他複習。

只見的蕲克亞頭上已經浮現幾滴冷汗了,但是身為隊長兼學長,他當然不能示弱、只好硬著頭皮接招。

「隊長,想請您陪我練習,我想試著將上個月覺醒的幻武兵器的能力融合劍術。」非米安已經自顧自地去和雷瑟討教了。

「到隔壁的練習室去。」雷瑟沒二話地接下。

「隊長,我下個星期有校外實習的課程,請問您能不能教我該如何準備簡便的食物呢?」法御同樣是找隊長,不過他想向伊希嵐學習的是料理,烹調在後勤工作中是重要的一環,如果原本不會的話,確實得找機會學習。

尤其是我們找回來的成員還不多,裡面根本沒有幾個伙食兵,就算有,大家也未必同班,最好要能自己處理基本問題。

伊希嵐沒說什麼,只是對他點點頭,然後將自家小隊員領去廚房。

「啊……那我就補個眠吧!」與自家隊長蘭卡同樣是夜行人種的菲力克斯不知從哪拉出了一條足夠蓋住整個身體、包括頭部的大衣,態度悠哉地把自己整個蓋住,窩在沙發上準備睡回籠覺。

夜行人種也就是俗稱的吸血鬼,就像大眾對他們的印象,吸血鬼比較喜歡在晚上活動,雖然校內的吸血鬼同學們為了修課、任務或是社交活動等等也會在白天出沒,我們家體內藏著聖光的吸血鬼聖騎士們也基本都是日間作息,可是無論如何,白天容易想睡覺這點還是無法徹底避免,尤其是起得早的時候。

「那我也去睡個覺好了。」既然小隊員當場蒙頭大睡,無事可做的蘭卡也決定去補眠。

不過他離開前,使了個眼色給米雅。

蘭卡一共找回兩個隊員,一男一女,男性是與他同為夜行人種的菲力克斯,女性則是去年在學院祭的海戰當中分別和他跟雷瑟都打過一場的人魚米雅。

不管米雅有沒有經期的問題,她終歸是女性,我們也不曉得她未來會不會出現類似狀況,但米可蕥一定知道,必須趁機向對方討教。

「總之、我們過去吧。」很有眼色地接受了隊長的指示,米雅扶起狀況比較嚴峻的同伴。

「咦?那個……」娜娜被她半推半就地拉起。

「這樣……真的好嗎?」責任心太強有時也不是好事,茵芙顯得很忐忑。

「沒事啦。」莉拉安慰她,「等會兒我正好也要行個光合作用嘛!」大概是同僚的模樣太過悽慘,身為在場種族轉得最莫名其妙、連性別都生錯的人,她還有餘力打趣自己、安慰同伴。

「我突然覺得當植物也不是一件壞事了。」痛得不得了的茵芙忍不住說。

「嘛、要行光合作用的話,只要轉向隊長不就好了!正好向日葵不是一天到晚對著太陽轉嗎?」安德打趣道。

「閉嘴。」莉拉的語氣跟上一秒完全是兩種溫度,伴隨著充滿殺氣的瞪視,安德的脖子前憑空冒出幾片葉刃,直接三百六十度地環繞著他的喉嚨,隨時準備替他開幾個洞。

向日葵的葉片其實很尖銳,觸碰的時候記得要小心喔!

如果對方是向日葵花精,誠摯建議絕對不要嘴賤,對生命安全很沒保障。

不曉得是不是光明神的幽默,我的小隊員裡面居然有向日葵花精,這個種族要說適不適合「太陽小隊」,答案應該是肯定。

向日葵不僅向著太陽轉、外型也像太陽,它的別稱是太陽花、朝陽花、日頭花與日輪草等等,不管怎麼說,和太陽小隊也算絕配。

可是對於從人類轉世成植物的當事人來說,估計得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徹底接受,如果從一開始、還只是一朵普通向日葵時就有身為人類時的記憶和意識,那份痛苦普通人絕對無法想像……光是植物無法隨意移動這點就夠痛苦了,加上無法跟其他人(或花)溝通,精神還能維持正常可說是相當不容易。

其實以上絕大多數都是我自己的推測,因為我沒當過植物、莉拉也沒具體提過她以前的生活,我們並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唯一能肯定的,只有那段日子絕對不容易熬。

所以就算明白安德是想藉著開玩笑、緩解現場氣氛,這回我也沒有救他的打算。

哪怕當事人能自己說笑,也不代表能接受別人打趣她,更別說安德是所有人之中少數完全沒有種族問題與性別問題的人。

一來他是男人,二來他的種族是火妖精,不僅天生就是人型、類別有點接近我們上輩子的精靈,心理上不難接受,而且火妖精隸屬於光明種族,又天生自帶一定程度的攻擊力、戰鬥時很方便,羨慕死很多人了!

投了個好胎不是他的責任,這些只是運氣問題,但還是很令人羨慕嫉妒,尤其是在自己一把血淚--下腹還確實出血--的時候就會分外想打人!

沒看見其他男性都只敢岔開話題嘛!

我找回來的小隊員一共六名,扣除副隊長亞戴爾的話,剩下的五人當中有四人都是女性,安德要是嘴巴再不管好,馬上就會陷入被圍毆的慘況。

「不好意思,給隊長您們添麻煩了。」無視那邊生命安全受到威脅的同學,領受了我們的好意,瑪麗娜離去前對我們、尤其是她的隊長希歐行了一禮。

「其實沒什麼麻煩喔!」希歐溫和地說:「而且說不准下次就變成這邊的成員了,例如要脫皮、換毛、冬眠之類……搞不好還有其他現在還想不到的。」

「呵呵……光那三項我就佔了兩個。」列夫仰首無語問蒼天,「為什麼同樣都是蛇,隊長完全沒有冬眠需求?」

「因為我以前住過北極海。」維瓦爾理所當然地說。

身為北歐神話的巨蟒後裔,不管怎麼樣都不怕冷……也不能這麼說,只是要讓維瓦爾覺得「冷」,必須得是芬布爾之冬那樣的酷寒。

「……你只有冬天不方便。」坐在列夫隔壁的阿藍幽幽地說。

「喝!你誰?」根本沒發現隔壁有坐人,身為一條嗅覺還算敏銳的蛇,列夫差點跳起來。

不過當事人完全不理他,就算在室內都還穿著連帽斗篷的阿藍安靜地玩他的掌上型電腦。

只要看這存在感與不合群的氣氛,就能明白這位是正宗白雲小隊的人,而他會在室內穿斗篷絕對不是因為耍自閉或者扮神秘,純粹是因為他是個見光死的種族。

影族是真的見光就會死!絕對不是形容詞或者危言聳聽!

如果不是因為阿藍體內自帶聖光,他就得跟自己的族人一樣只能在夜晚活動!

但就算有聖光的加持,阿藍平時還是得做各種防護,不然曬到強光的話,皮膚就會燒焦--連曬傷的過程都省略,直接焦掉!

不過這依舊比其他影族的人好,實力不夠強的影族人,哪個部位曬到光就會直接碳化、變成灰塵。

他無疑是在場最不方便的種族,每天都有一半的時間必須小心、別被曬死,就算在室內也得提防瓦數高的照明設備,如果有人締結了光影村契約,使用免費光線的話,阿藍等於三百六十度全面受襲!

莫怪他幾乎無時不刻得穿著特殊材質製成的銀灰色斗篷、蒙著半邊的臉再配上一副有色眼鏡……乍看下,根本就是可疑份子的裝扮,尤其他和自己的隊長一樣,沒什麼存在感。

「他是你的同班同學。」班恩沒好氣地說。
雖然他跟安德等人同年,比列夫、阿藍大一屆,不過早就把同伴的名字、種族與學籍都給牢牢記下的班恩並不會因為阿藍存在感低就被他嚇到。

「啊……影族的那個啊?」同僚說到頂不過十九人,列夫也並非記不住,更何況阿藍還是今年一起入學的同班同學,「話說你這種族真的能跟我們出任務嗎?……你能用聖光嗎?」

「我的治癒術比你強。」就算是影族,溫暖好人派的阿藍使用的治癒術也不會輸給殘酷冰塊組出身的列夫,「只是一邊治療自己的時候,皮膚會一邊燒傷。」

這樣真的能治得好傷嘛!?

我決定替他準備一些藥膏和護符。

……只是就算不受傷,聖騎士常常用聖光戰鬥,感覺這傢伙光是跟在旁邊,就有被蒸發的危險啊!

「……」顯然帝安也不曉得該拿這樣的小隊員如何是好,但我注意到他正在翻閱跟影族有關的書。

雖說他目前只找到一個小隊員,不過這一個就夠他煩心了,相較他,手上有五個小隊員的我其實很輕鬆,種族、性別與身世都很穩當的安德就不用提了,其他四個也只有經痛這個問題比較棘手。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