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緣.聚〉--騎士很不擅長經商(試閱)

原世界有兩句諺語,目前被整個光明騎士社奉行到極致……雖然結果如何有待商榷。

 

其一||人多好辦事!

 

「清掃組的工作結束後,裝潢組馬上開工!」幹勁十足地指揮著同伴們,安德回頭問:「採購班的人回來了嗎?」

「似乎是路上遇到狀況,應該會比預期晚幾個小時。」阿加嘖了聲。

「那麼家具的布置就得延宕……比較麻煩的還是出去的人手回不來。」安德迅速瀏覽著手上的工作表。

為了趕在商店街開張之前完工,他們正拼命趕工。

因為開了間頗具規模的青年旅社,光明騎士社只能全體總動員。

目前為止,他們最順利的就只有輕鬆拿到好地段的大型店鋪,這還得感謝商店街的經營者就是他們的頂頭上司。

「為什麼當時不讓賣家送過來啊……」菲力克斯無語地說。

雖然他們社員人數可觀,但如果每件事都得親力親為,有多少人也不夠。

「沒有預算!」安德一句話就把牢騷堵死,「既然決定走中低價位的路線,如果想在短期內回本,就得壓低成本!」

「隊長可不會允許我們赤字。」阿加聳了聳肩。

在場的聖騎士們想起原.太陽騎士那優雅溫和的笑容,眾人忽然感到……背脊一片發冷。

不管前世知不知道,只要在社團待過一學期,就會明白他們的地下社長是個非常精打細算且斤斤計較的人。

假如你的日常開銷與任務收入時不時會被人清楚點出,然後以「你這個月入不敷出」為理由被增派任務的話,任誰都明白,上司不僅把自身的財務狀況掌握得一清二楚,而且、他絕對不容許任何紅字出現在帳簿上!

原.黑暗精靈的社團顧問證實,他們社團在帳務的管理上,完全不輸給號稱學院禁地之一的會計部。

在場確實有不少人,曾在菜鳥時期體會過負債的下場。

剛入學時,昂貴的咒具以及報銷率極高的服裝是主要支出項目,次要則是想辦法弄一把稱手的武器,如果沒有恰巧遇上得到幻武兵器的好機緣,也沒有種族提供的兵器作為後盾,武器就是讓人抱頭哭喊的大問題。

儘管社團有提供,不過無法指望能發揮幻武兵器的實力,一對上那些特殊武器下場不外乎是報銷,等待使用者的自然是賠償、賠償以及賠償!

偏偏、他們是很容易和外社起衝突的社團……不,他們社團內部認真說來也不是那麼和平,組隊幹架已經成為每次社課的慣例活動了。

為了讓每個人都能有充實的荷包度過充實的學校生活,以及比學校生活更需要努力的社團活動……最重要的是,要令所有社員們如期繳上社費,他們偉大的地下社長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

雖然沒被剝皮削骨、賣腎籌錢,但無止盡的勞力支出並沒有比較友善。

眾人一想到如果他們開的店出現虧損時,那位講究完美的太陽騎士究竟會做出什麼事……

「為什麼我不會分身術啊!」諾恩痛苦地說出許多人此刻都有的想法。

當然,哀號歸哀號,他完全沒有停下手頭的工作。

明明是太陽小隊而非暴風小隊,可是一想到自家隊長對金錢的執著,諾恩的潛力整個被激發,他裝修大廳的速度極快,若是眼力不佳的新手,恐怕還會看見幾個殘影,某方面來說和分身術也有那麼一點相似。

「想不到我們也有人手不夠的一天……」列夫很感嘆地說,結果他不過停下動作幾秒,馬上就被喊了。

「不要發愣,快來這邊幫忙!」

「知道啦!話說你不回族裡沒問題嗎?」列夫可沒忘記阿爾那屬於放假後就得人間蒸發的隱蔽種族。

「今年有通知過族中,因為有事所以就不回去了。」反正對長壽的龍人族來說,半年沒回家和一年沒回家的體感時間相差不大,因為留著人類記憶而一直沒注意到這個盲點的阿爾那也就在報備之後,理直氣壯地留下來幫忙同伴們。

雖然知道法術很好用,不過有個能輕鬆處理重勞力工作的人在,不管怎麼說都會比較輕鬆吧!

「畢竟,這邊看上去很缺人啊……」與他們一同作業的雷昂也是跟族裡回報後,留下來幫忙的人。

火蜥的時間感沒有龍人那麼誇張,但一次寒假不回家並不會怎麼樣。

「的確,人手怎麼看都不夠……」列夫望著即使有人指揮依舊雞飛狗跳的旅店,嘆了口氣,然後吊起眼說,「你們兩個,別一左一右把我夾在中間,壓迫感太重了!」

王蛇族的列夫的人型姿態足足有一百九十五公分,毫無疑問在平均值之上,但是和將近兩百二十公分的阿爾那以及逼近兩百一十公分的雷昂走在一起,就是硬生生比人家矮半個頭!

龍人也就算了,明明是火蜥,到底是在跟人家高什麼啊!

其實列夫已經算好了,除了他們孤月小隊外,其他小隊幾乎找不出能夠和堅石小隊視線大致持平的人,所以阿爾那才會喊列夫來搬東西,列夫是他少數看不見頭頂的人。

只能說,作為龍族的相關血緣者,堅石小隊的平均身高真不是吹出來的!

而且除了誇張的身高,那可怕的肌肉量也讓他們的體型比其他人大了好幾個尺寸。

「這點小細節就別介意了。」阿爾那不太在意地說,在路過手上抱著箱子的蘇安身邊時,他單手就把少女需要雙手才能捧住的大箱子給托起,「這個交給我就行了。」

「啊、謝謝。」幾乎擋住視線的箱子被人拿起後,蘇安首先看見的是阿爾那的腹部,她必須用力仰起頭才能道謝。

「別客氣,大家要互相幫忙。」阿爾那他們只要看見嬌小的同僚們拿著大型物件時,幾乎都會上前協助。

這也是他們社團目前奉行的另一個原世界諺語。

 

其二||團結力量大!

 

「話說回來,用完的工具好礙事,沒辦法找個地方收嗎?」搬來其他閒置物品的卡特,表情不耐地看著被暫時塞在角落的各種用具。

不只礙眼,同時還浪費可以做事的空間。

「雖然想暫時放去社辦,可是學校正在維護結界,不是校內行政人員就進不去……除非你是黑袍,那就另當別論。」乍聽下是做出了親切的解釋,不過最後一句話配上米雅那不自覺挑釁的語氣,和諷刺也沒什麼兩樣。

其實她真的不是有意,但是刃金小隊出身的成員,嘴巴特別毒||而且還時常是無意識的。

「那種事情誰都知道,又沒人說只有社辦可以放東西。」卡特用著輕佻的語氣回道,語句中的嘲諷意味則是他刻意營造的感覺。

畢竟大地小隊的成員一向把磨練「氣死人不償命」的技術當作優先項目。

「沒有預算租借倉庫!」不理會火光四射的兩名小隊員,安德一句話再度把同僚們打回現實。

有那種吵架的閒情逸致,不如多想點辦法!

把你們平常想台詞嘴砲對方的腦力徹底發揮出來啊!

「我去借老家的倉庫來用,怎麼樣?」寄放物品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尤其是雜七雜八的東西還會把場所弄得亂七八糟,收拾起來絕對是大工夫。

不過非常時期也不是在意這點小事的時候,想著事後還能申請社員一起來打掃的蘇安自告奮勇。

「妳家不是在原世界?」菲力克斯白了她一眼。

寄存物品也存太遠了!如果臨時要用到怎麼辦!

「我以為移動陣是常識?」蘿媞故作訝異地說。

「唉呀?原來妳家開符咒店?使用符咒居然不用花錢呀!」米雅恍然大悟地說。

「只要做好整理清單,有效利用每次往返不就得了?啊!原來刃金小隊連這種程度的統整能力都沒有?」卡特一臉發現真相的神色。

「所謂『臨時要用』就是忽然有迫切需求的物品,還要等到需要去拿其他物品時再一起拿的話,我們大概到明年都還開不成店吧!」菲力克斯很誇張地嘆了口氣。

「給我把派系鬥爭延期!」正當兩邊你一言、我一語地互槓時,特彌斯直接甩出蘊含喚醒思考能力的精神系神術,大片聖光瞬間將兩邊人馬從頭淋到尾,「如果沒有如期開業,各位都清楚會發生什麼事吧?」

彷彿被冷雨打醒一般,大地小隊和刃金小隊的成員們不約而同地撇了撇嘴,然後轉身回到各自崗位。

他們現在的情況是,不管原本團不團結,都非得團結起來才行!

「啊哈哈……」差點不小心從當事人變成旁觀者的蘇安乾笑著。

太陽小隊在這種時候果然特別靠得住,聖殿的中心不是喊假的。

「蘇安的提議採用,妳帶著大家把這些工具移過去,等旅店的事情處理完,大夥再一起過去整理。」安德決定採納蘇安的好意。

就算地點在原世界,那也是一張符咒就能搞定的距離問題!

感謝隊長,硬逼著所有社員修行移動符的用法!

「好!」因為目的地是自己家,負責傳送的人當然就是蘇安。

「接著是……」處理掉占空間的東西後,安德再度轉往下一區。

『碰!』

『轟!』

大門被人猛然撞開,安德才扭頭想查看發生什麼事時,第一時間感覺到進來的人身上並沒有聖光,距離最近的聖騎士們已經在眨眼間用劍氣把人轟飛出去。

……入侵者!?

安德愣了一下才意識到剛才發生什麼事。

等等、這裡可是……!?

於此同時,鬥爭經驗豐富的社員們已經結夥衝出去了,這種忽然有人殺上門的事情很常在校內發生,所以他們的應變速度也非常快。

由於社辦有各種術法保護,即使襲擊者用偷襲的方式,他們也從未被人殺進社辦,不過這回他們是在剛拿到新店舖,目前人仰馬翻地裝修與改建,經常有人來來去去、外社的人時不時得上門送貨||只要賣家免運費,沒理由不讓他們運送||所以店鋪的防護措施還沒有設置。

聖騎士們也沒料到竟然會有人毫無預警地突襲店內,神經被猛然挑起、在校內已經被人踢館習慣的聖騎士們,看都不看闖進來的人長得是圓是扁,眨眼間就把人砍飛出去。

有事外頭慢慢說,侵門踏戶沒得談!

「有何貴幹!」領頭殺出去的是諾恩。

太陽小隊某個已經不算隱藏屬性的半公開性格包括「衝動」,雖然對突發狀況的應對速度快,但也容易擦槍走火,特別是在已經上火的狀態,那是完全不用期望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把這間店的位置交出來!」這次打上門來的人和平常不同,這回並不是學生來找碴,而是想要加碼上商店街的其他商人雇用的打手們,不過攻擊他們的理由倒是和平時的校內鬥爭別無二致。

不過以前都是搶社辦,這回是搶店家地段。

雖然只要從天使少主那邊拿到經營許可,就會同時被安排到一間空店面,但是商店街那麼大,總會有人想挑位置更好的地段開業。

於是由一群年輕人經營、連招牌都還沒掛上去的青年旅店就被盯上了。

在他們看來,這種便宜的旅館大可開去巷弄內,沒必要在主要大道上佔位置!

事實上,這想法也沒錯,可惜他們沒有事先調查情報……雖說查了也沒用,畢竟天使少主真的有心,才不會讓人發現自己人的底細。

簡單說,這群人不曉得這間不僅設計簡樸,整建工作也幹得兵荒馬亂的青年旅店其實有大靠山||那就是開設這條商店街的天使少主本人!

他們也不想想,要是沒點關係的話,怎麼會讓一群學生們開的青年旅店佔據那麼好的位置?

就是因為天使少主偏袒自己人,所以才給了黃金地段!

「這邊正忙著呢,別來礙事啊!」菲力克斯連匕首都沒掏,直接亮爪子了。

社員因為開店的事而忙得不可開交,想不到還遇上跟搶社辦沒兩樣的事,大夥自然格外不耐煩,再加上他們太習慣把來搶奪的傢伙「揍回去」,所以壓根沒有多想。

「速戰速決!」被連日的工作搞得十分暴躁的花蕾抽出兵器,和同伴們一起衝上前與敵人短兵相接。

「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終於回過神、跑出店外阻止的安德仍舊遲了一步。

外頭的所有人已經被效率十足地打趴了。

是的、「所有人」。

不只是搗亂份子,就連自己人也在短短幾秒內被人全部放倒在地,只有身著天青色長袍、金髮藍眼白翼的兩名麗人站在外頭。

當安德跑出去時,兩人正一個個替趴在地上、短時間內動彈不得的群毆份子安上由光鏈組成的手銬。

「那個、請稍等一下!」眼看自己人即將跟著被押走,安德只好硬著頭皮上前阻止。

因為知道來者何人,負責公關的瑪麗娜和娜娜也跟了出來。

「這部份是我們店內的人。」瑪麗娜立即說道。

「他們只是想趕走上門找碴的人。」娜娜接著說。

「上商店街不允許任何形式的械鬥。」外型陰柔美麗、雌雄莫辨……事實上也的確沒有確切性別的天使面無表情地說。

為了應對在籌備開業時發生的各種小型衝突,沒空一一調解的天使少主火速以最高規格籌建維安部隊,正好兼具管理治安與宣揚武力的功用。

他前幾日已經通知過加盟商店街的各路人馬,他們一族會全力取締任何擾亂秩序的人,不信邪的話……下場就是安德等人眼前的慘狀。

事實上,這樣的景象已經在商店街內出現過好幾回了,趁著大夥急急忙忙籌畫開店事宜,各種同業騷擾、店鋪地段爭搶、逼走敵對家族的事情層出不窮。

他們明顯沒把天使少主的警告放在心上。

就算聽過戰靈天使族過往的威名,還是有很多投機者不認為族口稀少的他們,能夠做到以執法嚴格出名的奇歐妖精那樣徹底。

天使少主不用猜都知道那些人在想什麼,所以早早就下令過,不需要手下留情,正好也替他們一族立威。

只要取締對象進行反抗的話,無一例外都會被外表聖潔莊嚴的天使們打到只剩一口氣……不過絕對不會死。

關於動手尺度這點,乍看隨便族人怎麼打的西亞其實有千叮嚀萬交代,絕對不可以弄死人……他很了解,如果不嚴厲吩咐的話,他家的天使們肯定會把人一宰了事,就像過去處理領地內的入侵者那般。

問題是現在是要開業做生意,不能這麼幹!

好在天使們雖然不理解當中緣由,但服從率高的他們不會違反少主所下的指示,因此至今為止還沒有哪個倒楣鬼變成花圃的肥料。

「請相信我們是正當防衛。」面對鐵面無情的天使,瑪麗娜努力替自己人開脫。

由於雙方才打起來不到幾秒就被效率奇高的維安部隊給完全鎮壓了,她很確定己方絕對沒有防衛過當的情形。

「是那些人忽然闖進我們的店內,所以才會起衝突。」娜娜簡潔地解釋事情的始末。

「我們會將上述證詞轉告我族少主,但是擾亂秩序者一律需經由少主定奪懲處。」天使完全不打算網開一面……或者說,被告知要把鬧事份子繳械押送到少主面前的天使們根本沒有彈性處理的概念,他們只會照流程辦事。

「還請不要掙扎,否則我們只好再次動粗,辯護不需要用到四肢,只要留下舌頭和嘴即可。」注意到地上有人想要掙脫手銬,另一名天使揮出長刀架在對方的脖子之前。

想在天使眼皮底下開溜的當然不會是光明騎士社的社員,他們才不會去挑戰自家龍頭老大家裡的天使!

被商人雇用的打手們頭上爬滿冷汗,很不幸或說榮幸地親身感受到被傳說中的天使族當成敵人的下場。

兩名天使身上的煞氣重到連附近看熱鬧的旁觀者都不自覺地噤聲,他們俯視犯人們的目光比惡魔還冰冷。

對戰靈天使來說,敢在復族這種節骨眼於自家地盤鬧事的人通通是敵人,即便少主不叮嚀,他們也不會輕饒。

西亞確實很了解自家種族,假如他沒有嚴禁下殺手,天使們確實會眼皮都不眨一下地對鬧事的人見一個殺一個。

天使們身上的冰冷氛圍也令安德他們明白申訴是沒用的。

維安部隊處理鬧事者的流程只有打趴(視反抗情況可能打殘)、禁錮、押送等候發落,不存在讓何協商空間。

因此眾人雖然一臉有口難言,也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人被押走。

「善良又溫柔的天使設定去哪了!」兩名天使離去後,娜娜無言以對地說。

跟一般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啊!

就算現實和故事不同,這個差別未免也太大了!

「死心吧,那是……那一位統帥的種族。」因為身處店外,瑪麗娜將「太陽騎士」四個字給省略了,反正不會有人弄錯她的意思。

「人又變少了啊!!!」早就知道戰靈天使是這種生態的安德根本不會去吐槽那些人型凶器,他正哀號著已經人手不足的他們竟然近一步損失人力。

「希望他們可以快點被放回來。」既然是由天使少主來處理的話,娜娜認為自家人被網開一面的機會很高。

「那些人負責工作該怎麼辦……」他們已經是一個人當兩個人在用,這下至少得幹三人份的工作才行了。

安德垂頭喪氣地返回店中,然後他看見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停下手邊的作業,面面相覷地望了過來。

「我覺得、你還是找時間考慮一下要怎麼和隊長說明吧!」阿加很同情地對他說:「你猜隊長看到自己人被押過去會露出什麼表情?」

「不要提醒我啊!!」安德當然不可能沒想到這點,但他根本不敢想像西亞發現自家的聖騎士們因為鬧事被捕後,究竟會作何反應。

表情倒是不難猜,原.太陽騎士、現.天使少主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做出不優雅的神色,他臉上的笑容肯定連一釐米都不會動搖,但是內心會作何感想以及事後會如何追究,就是件連光明神都無法保佑的事了。

「面對現實吧!現場總負責人!」阿加拍拍好友的肩。

「我不是啊!!!」安德只是在一團混亂中不知不覺變成指揮的人,因為太陽小隊一直都是聖殿的中心,他們很習慣這類工作,看見亂成一團的同僚就會主動跳出來負責調度。

『你就是!』眾人異口同聲地說。

不管安德原本到底算不算總負責人,在場所有聖騎士有志一同地決定這個位置非他莫屬了!

如果現在舉辦投票的話,安德會得到全場人員的票!

「不要推給我啊!!!」很清楚損友們只是不想面對可能發火的天使少主,被迫頂上去的安德流下男兒淚。

網站回應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