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檔★第一章★【吾命騎士同人】

不知道最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麻煩的事情,總是會在這間廁所裡等我下課的太陽小騎士最近都沒有出現,雖然不喜歡,但不可以浪費食物,因此我還是只能把那些本來是為他準備的點心乖乖吃掉。

可儘管如此,我還是一連準備了好幾天的點心,但他就是沒有出現,明明是同一間的廁所,明明是同樣的乾淨,但少了某個金色的身影後卻讓人覺得沉重了起來。

對了,最近大家上劍術課的時候他也沒有出現,也曾經有別的小騎士提出這個疑問,但是在連現任太陽騎士都沒有出現的情況下,沒有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只是所有的老師們看起來都不怎麼擔心,說是太陽騎士有太陽騎士私下的任務,太陽小騎士八成是被帶著去學習了,因此後來也沒什麼人再發出質疑。

不過現在的我其實應該沒時間去想(煩惱?)這種事情,因為最近我惹了一個麻煩。

應該算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吧?

外地城的某個貴族少年隨著父母來葉芽城“拜訪”時,仗勢圍打了某個撞到他的同齡孩子,而我剛好看到了。

身為應當守護秩序的審判騎士接班人,我未經深思的就把打人的侍衛全部擺平,並且將那個年紀其實比我大的貴族少年壓到了審判所。

當然我並沒有踰矩到審判他,畢竟那不是現在的我能做的事情,所以我把他交給了我的老師。

最後他的下場如何我是不太清楚,因為沒多久接到了通知後,那名貴族少年的父親就趕來領回自己的孩子,當然我的老師沒有那麼容易就放人,最後也不曉得進行了什麼協調就是了。

我的老師沒有讓我知道詳細的情況,雖然他沒有責怪我這樣的舉動,畢竟這不是第一次,自從我成為審判小騎士之後,只要在路上見到犯罪我無一例外都會把對方抓回審判所交給老師處理,但聽說那名貴族對我非常的不滿意。

終究我還沒有成為真正的審判騎士,卻擅自將罪犯逮捕歸案,儘管是個現行犯,麻煩就麻煩在對方有貴族的身分,實在不是現在的我能夠動的了的。

而且對方背後居然還跟王室牽上了關係,甚至透過這層線對教皇那邊施加壓力,教皇當然不會來給我這種小騎士當頭棒喝,所以可想而知這次真的給老師添了不小的麻煩。

「但我未來必須要成為審判騎士,如果對眼前的罪惡視而不見的話,我還有什麼資格成為審判騎士?」我喃喃的說,接著走到洗手台低下頭洗了把臉。

「說的沒錯,仁慈的光明神在上見證,懲罰罪人本來就是審判騎士的職務嘛!」當我洗完臉後,一個清脆的聲音忽然從我身後傳來。

「……格里西亞?」奇怪了,剛才我並沒有感覺到有人走進來啊?就算我才剛吐完,不,就算我關在洗手間裡嘔吐,照理說也不可能有人能夠完全不驚動到我的進來才對。

「仁慈的光明神擔心祂未來的騎士,所以引領我前來探望。」許久未見的太陽小騎士笑嘻嘻地說。

「最近我的踰矩為光明神殿惹上麻煩,嚴厲的光明神會給予我懲罰。」雖然不曉得為什麼太陽小騎士會突然出現,而且似乎還知道我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我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不,仁慈的光明神是不會懲罰無罪之人的,而應當受到懲罰的人在光明神的見證之下,會得到他應有的結果。」太陽小騎士搖搖頭說。

「……」我皺起了眉頭,我當然聽得出來太陽小騎士話中有話,只是我不曉得他到底想要做什麼,可眼前的太陽小騎士很明顯地沒有要多說的意思。

「啊,我似乎聽見了仁慈的光明神在召喚我了,願你有日也能聽見光明神的溫柔耳語。」就在我還在猶豫要不要追問下去時,眼前的太陽小騎士忽然扔來了這麼一段話,接著人就跑掉了。

「……!?」我這才注意到,他這次沒有帶板凳和清水盆過來,而且也沒有跟我要點心。

隔天下午我聽說上次的事情居然解決了,因為那個貴族少年惹的麻煩,所以那位貴族在葉芽城停留了比預期還長的時間,結果在這段時間內,那個閒不得的貴族少年又惹了別的麻煩,而且這次還是在皇宮惹的。

不知怎麼的,那個貴族少年這次竟然槓上了葉芽城在地的貴族之子,而且對方還是武名在外的那種,於是這次誰打誰就可想而知了。

然後雙方就鬧上了,因為誰也不願意低頭道歉,沒想到隔了一天那名本地貴族的孩子居然失蹤,大家兵荒馬亂的找人,最後居然發現他被綁在那個外地貴族少年的房裡,只是那名外地貴族少年卻堅持他不曉得這件事情,但是人就被綁在他的衣櫃裡面,誰也不相信他說的話。

於是他的父親被逼著要做出解釋,最後只好壓著他去道歉,之後當天(其實就是今天)就馬上離開了葉芽城,於是也就沒什麼時間再來找我的麻煩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件事情跟格里西亞拖不了關係,否則昨天他就不會這麼說了。

只是今天那個金色的身影依舊沒有出現,那怕我準備了他最愛的藍莓點心。

而隔天一早,我就聽說那個貴族少年他們在返回城市的路上遇到了意外,隊伍被山崖上落下的岩石給擋在山道之中,聽說葉芽城已經派出士兵前去救援。

當天下午,本來在我衝進廁所吐時我還沒有看見格里西亞,為此我還又失落了一下,於是多悶在裡面吐了好一會。

但是在我出來後,我就看見那個有著金色頭髮,單看背影說不定會誤認為美少女的人就坐在一如既往的位置上看著我,順便在我出來時遞給我一條手帕。

重點是我這次一樣沒有感覺到他到底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雖然很想問他那個貴族少年的事情是不是他插手的,但我終究還是沒有問出口,一來我不認為他會回答我的問題,二來不管格里西亞是怎麼想的,身為太陽小騎士的他應該是怎麼樣也不可能插手這種事情才對。

重點是被綁的本地貴族還是個武名在外的高手,連劍都拿不好的格里西亞怎麼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綁架他。

應該是這樣子的吧?

但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作為光明神殿的準騎士,特別我還是審判騎士的繼承人,所以我常常會得知不少光明神殿以及這個忘響國的陰暗面,許多棘手的事物總是在快浮上檯面之前又默默地消失,就像是有什麼人默默地在處理一樣。

當然,我的老師並未對現在的我多談,我想等到有朝一日我能夠勝任之後,老師也會讓我來幫忙處理的吧?

只是不知為何,我發現許多的事情裡面,似乎總有格里西亞的身影,我總能在一點的蛛絲馬跡之中看見他,但就不曉得他參與的有多深了。

直到某天,我跟著老師一起接下了一個麻煩的護衛工作時,我才終於確定那些事情裡面格里西亞絕對參了不只一腳。

似乎是某種慣例,反正麻煩一定是某某貴族或者某某王族惹出來的,只是這次乍看之下非常正常,某個重要的貴族要出發到某座城,因此需要護衛,由於中間會經過的某條路靠近忘響國為數不多的黑暗之地,所以派出光明神殿的聖騎士來護衛。

一切看起來都再正常不過了。

在教皇的指派下,護衛的工作被交給我的老師,而我也以見習的名義被帶著出去。

只是才剛出發沒有多久,竟然就有盜賊跑來攻擊,而且從對方做的那些陷阱來看,絕對是預謀的。

旁邊那些皇家衛兵可不是吃白飯的,何況即使十二聖騎士只有審判騎士來擔任護衛,但以老師和我的實力也綽綽有餘了,因此沒多久我們就毫髮無傷的擊退那些盜賊。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不太對勁了,等等,十二聖騎士只有審判騎士來擔任護衛?護衛通常不會是審判騎士的工作吧?

我似乎嗅到了一點不對勁的味道。

「雷瑟,這次的護衛工作要謹慎一點。」我的老師-夏佐大約早就察覺到不對勁了,他在其他人忙著重新整裝出發時小聲地叮嚀說:「你自己也要小心一些。」

「我知道。」我點點頭。

接下來更像印證我的猜測一樣,一路上我們受到的襲擊多的很奇怪,明明這裡還在首都葉芽城的附近,這些盜賊居然就敢明目張膽地前來攻擊。

而且就算老師更換路線,那些盜賊卻依舊能夠準確無誤的抓到我們的路線設下埋伏襲擊我們,這讓老師少見的頭痛起來。

雖然那名貴族不斷的寫信派隊伍中的斥候送去給要去的城市和葉芽城請求支援,不過距離支援趕到恐怕還需要一點時間。

儘管我們才剛出葉芽城三天,但是葉芽城集結士兵趕來應該也需要時間,所以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大概也只能靠自己,而且他們趕來的路上也有可能會遇到襲擊。

因此之後的路程我和老師已經完全做好要靠我們自己應變的心理準備,但這些盜賊手段越來
越囂張,甚至上一批的盜賊居然還想將我擄走,當然他們的下場只有被我砍斷手腳。

「……」真是大意不得,將剩下爬不起來的其他盜賊繳械時,我暗自警戒著,因為老師剛好被叫到了那名貴族身邊護衛,而我則待在比較外頭學習指揮其他聖騎士,要是一個不注意真的被抓去就糟了。

「沒事吧,雷瑟?」夏佐老師有些擔心的把我叫到馬車邊,由於要護衛是坐在馬車中的貴族,整個護衛隊當然以此為中心,因此馬車邊算是這支隊伍中最安全的地方。

「請放心,我沒有受傷。」我的劍這幾天幾乎都在隨時可以出竅的狀態。

但是他們為什麼要抓我呢?我非常的不解,因為看制服就知道我是聖騎士之一,而且還是未來的十二聖騎士,抓我沒好處吧?而且還有可能激怒光明神殿,接著派聖騎士去剿滅山賊窩。

這次護衛的路程還有大約三天的路程,而支援就算沒有受到山賊的襲擊要來大概也還需要兩天左右,看來這兩天得再繼續加強警戒了。

只是入夜後,一反前一天的襲擊,這個夜晚安靜得很不尋常,連我的老師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所以為了以防萬一,我和老師輪流守夜。

「!?」雖然速度很快,但我似乎看見馬車邊閃過了一個人影,於是我快速地跟了上去,但是一晃眼那個人影又消失了。

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去確認了那名貴族的安全,除了神色看起來慌張了些之外對方似乎平安無事,甚至很有禮貌地問我今晚的狀況如何。

「嚴厲的光明神在上,今夜目前尚且平安。」我用著平板的語氣回道,因為我是審判騎士的候補,所以也說不出什麼其他安慰的話給他,「!?」但在我關上馬車時,我卻在車門的邊緣撿到了幾根金色的長髮。

撿到頭髮不稀奇,但我們護衛的這名貴族頭髮是褐色的,重點是這個護衛隊裡面並沒有人有那麼長的金色頭髮。

而且不曉得是不是我太敏感,這幾根金色的長髮無論光澤還是柔軟的程度都非常的眼熟,很像那個常常會跑來找我聊天的太陽小騎士所有。

不可能,我們已經出城好幾天了,他怎麼樣也不可能出現在這裡吧?

但我能夠發誓我甚至在這幾根頭髮上面聞到格里西亞身上特有的香味,是種混著甜甜味道的花草香。

老實說,這種香味真的不該出現在一個男孩子的身上,但是偏偏格里西亞身上就是這種味道。

我不曉得該不該把這件事情告訴夏佐老師,結果在最後我和老師換班時我還是沒有開口,並且將那些頭髮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