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檔★第二章★【吾命騎士同人】

之後趁著老師在重新安排明日的路線時,我悄悄的脫離隊伍,雖然我知道這麼做是不應該的,但我曉得這裡有一個不應該出現在此的人。

如果我是格里西亞,要掌控隊伍的行動,並且要完全知道馬車的位置,甚至還可以抓準衛兵巡邏時微小的空檔溜到馬車那邊,我應該要站在哪邊比較好?

絕對不可能太遠。

我靈機一動看向上方山崖的一棵大樹。

為了避免被襲擊,所以我們是沿著山腳在趕路的,畢竟馬車要行走,因此還是得要走有道路的地方,而這座山沒有什麼樹木,所以如果有人從山上衝下來也可以一目瞭然,不過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崖,上頭有一棵不算大,但也要躲一個人也綽綽有餘的樹木。

藉著身上暗色的服裝,我速度很快地跑上山坡,並且從另外一邊繞到那個山崖,果然我在那裡看見了一個正往隊伍觀察的人,雖然他身上披著黑色的斗篷,不過我還是可以輕易從身形認出他的身分。

「奇怪了,雷瑟怎麼不見了,不會真的被那個王八蛋暗算了吧?」在我靠的足夠近時,我甚至還聽見了那個人的喃喃自語。

「如果你不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那麼接下來就會換我考慮“暗算”你了。」用著不大,但也足夠讓眼前的人聽清楚的聲音,我沉聲說道。

「……」很明顯,我前方的那個人一僵,接著他緩緩地轉過身來,眼裡是完全藏不住的驚慌神色。

「格里西亞,你怎麼會在這裡?」為了避免被發現,我一把衝上前去並且抓住對方壓低身體,一起蹲到了大樹相較於我們馬車隊伍的另一面,否則難保我們兩個這樣對峙會不會被夏佐老師發現。

雖然我相信格里西亞絕對不是為了害我們而出現在這裡,但他光是出現在這,夏佐老師就有十足的理由懲罰他了,我並不希望看見這樣的事情。

「不愧是你呢,雷瑟。」格里西亞苦笑著說:「你是怎麼發現的?」

「……現在是我問問題。」不想告訴他頭髮的事情,我沉著臉瞪著他說:「你如果再想轉移話題,你就會成為我第一個試驗拷問手段的對象。」都在審判所待了這麼多年,無論我願不願意我當然也知道了不少拷問的手段,不過如果可以我其實並不想對這個朋友使用。

「好啦!」雖然應該也知道我不會真的這麼做,但格里西亞還是舉起雙手表示投降,「我想以雷瑟你的聰明才智應該也早就注意到不對勁了,難道你沒有發現,那個貴族寫求援信寫得太頻繁一些了嗎?」

「!?」雖然早就注意到了,但被格里西亞這麼一點出來,我的確查覺到這件事情似乎真的不太對勁。

因為照理說求救信寫個幾封讓城裡知道情況就好,甚至只要往葉芽城和我們目的地的城市各寫個一封就行了,畢竟寫太多封也不會讓他們比較快趕來,倒是很有可能中途被敵人攔截,然後被對方得知我們目前的所在地……啊!

「沒錯,他寫信的對象其實是那些“盜賊”。」看我的神色大概也知道我猜出來了,格里西亞索性說道。

「所以那個貴族和“盜賊”是一夥的?」但我不明白為什麼他要叫別人來攻擊自己。

「我問你,一個國家最重要的首都附近有可能會有盜賊窩嗎?」格里西亞忽然問道。

「……」我沉默了。

「所以正確來說那些根本不是盜賊,是他的手下。」格里西亞的臉上換上了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冷笑。

「……」不曉得是因為格里西亞說的話,還是因為在他平常如同天使般的臉孔上看到了這麼冰冷的笑容,我整個人反應不過來。

「喔,對了,雷瑟你記不記得先前你的老師處刑過一個叫做『伊瓦安.雷爾卡』的一個貴族?」格里西亞沒有理會我臉上的表情,忽然天外飛來一筆問道。

「……記得。」雖然對方身分夠大,而“雷爾卡”也的確是國內最有權勢的幾個貴族世家之一,甚至曾經立下卓越的功績,擁有上一任國王御賜的榮譽徽章,但是那位『伊瓦安.雷爾卡』罪證確鑿,由於虐殺、姦殺、強盜等嚴重的罪行,最後還是讓我的老師在嚴厲的拷打之後拉出去吊死了。

「那你知道你這次護送的貴族叫什麼嗎?」格里西亞又莫名其妙地問道。

「……『莫特.由爾卡』!」對了,“雷爾卡”和“由爾卡”是系出同源的貴族世家啊!

原來對方的真正目的是要報復那件事情,難怪這次的任務會交由平時根本不負責護送工作的審判騎士來負責,恐怕是對方透過關係硬是指派的,但為何教皇會答應這種明顯不對勁的要求呢?

而且以教皇的能力,想必更早就察覺到這件事情了。

「如果你是在疑惑那個教皇老頭為什麼會同意對方指派審判騎士來負責這個根本不應該由審判騎士負責的工作,那麼我可以告訴你,那是因為教皇老頭不想得罪那個貴族。」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格里西亞的表情更冷了。

「……所以才加派了那麼多聖騎士人手?」因為教皇不想再得罪那個貴族,所以明知有危險還是派了審判騎士來負責這個護衛工作,但他也不可能讓審判騎士白白送死,所以才額外派了那麼多的聖騎士過來協助,畢竟以審判騎士的實力,這種程度的襲擊還算不上什麼。

「……」點點頭,似乎也知道我已經察覺到事情的真相了,所以格里西亞也沒有再多說。

「不好,老師有危險。」知道對方是衝著老師處死了那名貴族而來報仇的,我當然得趕回營地去告訴老師才行。

「危險的是你好不好!」格里西亞馬上一把抓住我。

「欸?」

「你以為『審判騎士』是那麼好動的嗎?而且就算真的殺了審判騎士好了,絕對會引起光明神殿的憤怒。」格里西亞用著完全不向他平常會有的力量抓住我,「所以要殺當然要殺個可以洩憤,但是不會真的跟光明神殿全面開戰的對象!」

「……所以光明神殿把我當成棄子了?」回想起先前對方想要抓住自己的詭異動作,我整個人傻住了。

「不是,只是“有人”不想要真的得罪『雷爾卡』和『由爾卡』這兩個世家,所以在察覺他們打算採取的報復行動後決定默許而已。」格里西亞冰冷的說道:「如果他們沒成功,那當然無所謂,如果他們成功了,犧牲一個還沒有正式成為十二聖騎士的小騎士就能平息兩大貴族的怒火,那麼也還算划得來。」

「……」雖然格里西亞沒有明指對象是誰,但我還是曉得那個人是誰了。

「不過很可惜的是,他的權力只有在光明殿裡面,聖殿的首領是『太陽騎士』,我管他是不是為了光明神殿好,太陽騎士可不會默不作聲的看自己的聖騎士被殺掉。」格里西亞的表情已經可以算是猙獰了。

「但你還不是真正的太陽騎士,就像我還沒成為審判騎士一樣。」我忍不住提醒他。

「安啦,那些傢伙怎麼說也是貴族的手下,雖然還蠻菜的,但我一個人也不可能全部擋得來,所以你們今晚如此平靜基本上還是要歸功於『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總算是收起了猙獰的臉孔,格里西亞聳聳肩說。

「現任的太陽騎士也來了?」這下我真的傻眼了。

「老師應該已經把那些人全部擺平了。」格里西亞點點頭,「我剛才也蒙面去警告過那個貴族了,因為我攔下了他派出去給那些“盜賊”的信,就算你還不是真正的十二聖騎士,圖謀殺害“準十二聖騎士”的事情要是傳出去,神殿也不用擔心得罪他們了,因為神殿有的是充足的理由對他們興師問罪。」

從來沒想過形象光明的光明神殿居然也有這麼黑暗的一面,雖然我有點反應不過來,但我還是勉強冷靜下來開始推斷格里西亞說的話。

我不是不相信他,但是他所說的真的很讓人吃驚,可是思前想後,套上格里西亞的解釋後,這一路上的不對勁之處就通通能夠說通了。

而現在我只有最後一個疑問。

「為什麼來處理這件事情的會是光明騎士?不,應該問為什麼光明騎士會來處理這件事情?就算是聖殿,在這件事情上應該還是跟光明殿相同立場的吧?」我很艱難的說。

雖說光明殿和聖殿多少有點對立,但畢竟同為光明神殿,原則上他們的立場是不會差太多的,為了避免招來貴族勢力的打壓,所以想要拿我去“熄火”也是很正常,聖殿怎麼說都不應該插手,因為要保住我還不是最大的問題,問題在於之後該怎麼避免那些貴族將矛頭再度指向光明神殿才是重點!

怎麼算都是犧牲我比較合算一點,否則之後會有更多的麻煩。

「但是格里西亞不會讓雷瑟不明不白的死掉。」格里西亞用著比剛才更猙獰的凶狠表情低聲吼道,「不對,就算有名有白也絕對不會讓你死!」

「……」

「啊,抱歉。」或許是因為我被他突然其來的轉變嚇到整個愣住,所以格里西亞露出了很尷尬的表情說。

「不,謝謝。」我由衷地說道,原來太陽騎士怎麼樣都插手這件事情,是因為格里西亞想要保護我嗎?

說不定連現任的太陽騎士都是被格里西亞說服才出手的吧?雖然不曉得格里西亞是用什麼方法,但我相信他絕對找到了一個完美十足的解決方案,所以尼奧大人才會幫忙。

「哼!總之,太陽騎士為聖殿之首,與教皇擁有相同的權利。」或許是不想再嚇到我了,所以格里西亞把外露的情緒都收了起來,結果看起來反而是面無表情,「聖殿不打算拿自己的騎士去當犧牲品,但是這種事情不可能讓太多人涉入,所以太陽騎士親自出手也沒什麼不對。」

「……」我皺著眉看著格里西亞,的確他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他似乎忽略了太陽騎士跟審判騎士本來就水火不容,就算真實情況有所出入好了,太陽騎士怎麼說也是聖殿之首,叫個心腹,例如魔獄騎士之類的來不就好了?

「……處理這種“不能被列入紀錄”的事情其實是太陽騎士的職責之一。」大概知道無法繼續隱瞞,格里西亞最後還是招了。

「所以說先前那堆事情,格里西亞你真的都有插手?」我馬上想到的就是這個,畢竟這件事情已經困擾我很久了。

「不曉得你在說的事情是什麼,不過我這幾年的確有逐漸幫老師接手一些這方面的事情。」格里西亞避重就輕的聳聳肩說道。

然後我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瞪著眼前這個因為劍術問題,所以被其他小騎士當作最沒用的小騎士的太陽小騎士,雖然我從來沒有看不起對方的意思,但這種見不得光的事情是最難處理的,結果卻是由這個最不被大家看好的太陽小騎士處理掉的……

而且到底為什麼這種事情會是由應該是最“光明”的太陽騎士來處理啊!?

怎麼說審判騎士或者魔獄騎士都比較合適吧!?

或許是從我的表情看出了我滿肚子的疑問,但格里西亞依舊只是聳聳肩沒有多解釋的意思。

「雷瑟,你還是先回隊伍那邊吧,不然你老師遲早會發現你不見了。」格里西亞終於掛回了平常的笑容這麼說,「反正事情也處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你就別管吧!」他揮了揮手說。

不,事情根本只過一半好嘛!就算格里西亞手上有能夠暫時要脅對方的證據,還是無法保證對方之後會不會想辦法繼續報復光明神殿。

「放心,我絕對會讓他們脫一層皮下來的。」大概也不覺得我會沒想到接下來的事情,所以格里西亞用如往常般燦爛的笑容這麼告訴我,但不曉得為什麼看見他這樣“陽光般”的笑容我卻莫名的驚悚了一下。

「所以雷瑟你就什麼都不用擔心吧!」格里西亞拍了拍我的肩膀,接著就站起身來,「我要先去跟我的老師會合了,再這樣跟你聊下去等等就換我被老師打趴了。」

「……好。」雖然還是有滿腹的話想說,但目前的確不是聊天的好時候,於是我還是乖乖點頭,和格里西亞道別之後就溜回了隊伍中。

「雷瑟。」正當我以為自己神不知鬼不覺,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時,老師忽然冷不防從後頭叫出了我。

「老師。」我向老師行了個禮表示禮貌,並且努力不讓自己露出任何心虛的表情。

「下次別和格里西亞聊那麼久,消失那麼長的時間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夏佐老師淡淡的說道,雖然的語氣很平淡,但我卻驚出了一身的汗。

「老師…您、您知道……?」我有些猶豫的問道。

「這次的護衛工作有內情,但卻不讓我知道,那麼恐怕對方除了是衝著『審判騎士』來的之外,光明殿和聖殿大約是站在兩個不同的處理立場。」夏佐老師不愧是現任的審判騎士,就算什麼都不知道也推出了個大概,「處理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太陽騎士的職責,而且事情說不準會牽扯到你,那麼格里西亞那孩子就更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但我是未來的『審判騎士』……」我小心翼翼地說,因為我和格里西亞關係不錯這件事情應該是不宣之密,我想知道老師到底曉不曉得這件事。

「……」或許是從我的態度看出了我想要確認什麼事情,夏佐老師只是微微的挑了個眉,但並沒有露出任何指責的神色,「格里西亞雖然才成為太陽小騎士沒多久,卻已經接手了許多的“不能列入紀錄的事件”,其中最多的通常都是牽扯到其他小騎士的事情。」

「……」我點點頭表示了解了。

所以說不只是我,只要那個事件有可能危害到其他的小騎士,格里西亞就會插手嗎?

「那麼我繼續去守夜了,你也早點休息保留一下體力。」夏佐老師吩咐道:「雖然太陽騎士已經出手,但難保接下來的路程會不會有其他的危險。」

「是。」我低下頭表示聽命,接著老師就轉身準備回去繼續警戒。

「每次扯到你格里西亞那孩子就一點妥協餘地都沒有,你要真的出事,那我們大概就會看見光明殿被掀翻的奇景吧……」

就在老師要走出我的視線範圍之外時,我忽然聽見老師喃喃自語的聲音,我想老師這話有一半是要說給我聽的。

「……」但我除了無言以對也實在無法說什麼。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