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心的理由【吾命騎士同人】

我還是無法習慣。

儘管這是我未來的二十幾年必須要逐漸習慣的景象,但每當看到犯人在嚴酷的刑罰之下口吐白沫,痛得連青黃之物都流了一地後,總是會換我在審問結束後忍不住衝到審判室後頭的洗手間裡頭大吐特吐。

為此,我不只一次懷疑自己是否具備成為一個審判騎士的資格呢?

明明看見了同樣的景象,但從先前的情況來看,那個太陽小騎士似乎一點也不懼怕,還能好整以暇的以光明神的仁慈來向我說教。

「嗚……」照慣例,我又忍不住在審訊完後趴在廁所裡吐到上氣不接下氣,最近案子很多,老師也逐漸放手讓我接手,雖然還不到讓我親自上去審問的地步,但我也得跟在旁邊實習,在一連看了八種不同的刑罰之後,我毫無意外地又將午餐浪費掉了。

「手帕,給。」然後,在我轉過身後,那個亮晶晶的太陽小騎士照慣例一邊露出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一邊遞給我一條手帕,並且在我的面前擺上一張凳子和一盆清水。

「……」這也是我無法習慣的景象之一,明明太陽騎士和審判騎士應當水火不容,可是這任的太陽小騎士卻總是在這間廁所等我下班,呃…,應該說下課,然後在我吐完後遞給我一只手帕。

雖然先前他說,我們沒有必要真的不合,只要在外人面前合作假裝不合就好了,而我們也決定要“合作愉快”了,但作為應該要是死對頭的組合,這麼密切的來往真的好嗎?

儘管還是有點不安,可是我依舊接過了手帕,並且坐到了他的對面和他……繼續相對無言。

好吧,其實我們也不是那麼密切的往來,因為我總是不知道該怎麼跟這個未來的“(偽)死對頭”交流,不是沒有想過要對他說些光明神的嚴厲之類的,但總覺得有點沒必要……

而且不曉得為什麼,每次只要能在吐完後看見他,就讓我莫名地有種輕鬆的感覺,剛才還在審問並且處刑犯人的沉重感都可以一掃而空。

就像是在黑暗的房間中,看見了穿過長玻璃透進來的陽光一般。

或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從來沒想過要告訴對方,請他不要再來了之類的,只是繼續默默地在吐完後接過他遞給我的手帕。

「我今天帶的藍莓口味麵包有兩個,你要吃嗎?」說著,他遞了其中一個藍莓麵包過來。

「你好像很喜歡藍莓?」印象之中每次他坐在這裡等我吐完時,嘴裡吃的十之八九都是藍莓麵包。

「嗯!」太陽小騎士露出更加燦爛的笑容,並且配上一個大大的點頭給我,「其實只要是點心我都很喜歡,感謝光明神的仁慈,葉芽城有許多好吃的點心,特別是藍莓口味的。」

「光明神的嚴厲不會允許暴食和偏食,那怕是小小的點心也一樣。」看起來這個未來的太陽騎士似乎是個嗜甜點如命的人,怕他把甜點當成三餐在吃,我忍不住提醒道。

「我相信仁慈的光明神是不會在乎的。」太陽小騎士毫不在意的說。

「……」

結束這段對話後,我們兩個又沉默了下來,他依舊很開心的吃他的東西,我則看著他發呆。

不過剛才我們是不是用光明神的嚴厲和仁慈來交談了呢?

沒想到還可以這麼做,感覺其實不壞。

不過在那天之後,我卻有好一陣子沒有再見到這個說好要合作當死對頭的…朋友,說實話,我有種奇異的失落感。

但是他也有他應該要完成的功課,的確不是每天都有時間在這裡看著我吐,這麼簡單的事情我當然明白,只是不曉得為什麼看著空無一人的洗手間,我的心底就是有種空空的感覺,好像少了什麼一樣。

這樣的感覺一直持續著,直到過幾天之後,那個帶著如朝陽般笑容的人又再度坐在板凳上等著我吐完為止。

「……」這次在他帶著如平常般耀眼的笑容將手帕遞給我時,我也從身上翻出了這幾天不知為何一直會準備的東西遞給他。

「哇!」在打開我遞給他的那包餅乾後,太陽小騎士如我所料的露出了非常驚豔的表情,漂亮的藍眼睛整個閃閃發亮了起來。

「感謝光明神恩澤大地,賜予大地豐收,讓人們豐衣足食!」太陽小騎士用著整個發亮的眼睛看著我說道。

「……」我知道他是在向我道謝,所以我一邊用手帕擦了擦手,一邊點個頭當作回應。

或許就是為了看見他的笑容吧,所以明明我非常不愛吃甜食,卻一連好幾天都準備了這種甜食在身上。

「沾到嘴角…」在看見眼前的太陽小騎士臉上沾上了一塊餅乾碎屑後,我在他疑惑的眼神下用手指將餅乾沾過來吃掉。

果然非常甜……

真不曉得為什麼太陽小騎士會那麼喜歡這麼甜的點心,而且感覺他似乎吃到越甜的餅乾就越開心?

算了,反正吃的人是他不是我。

於是在那之後,我發現太陽小騎士每次看見我(吐完後)都會露出閃閃發亮的眼神,然後我就會將預先準備好,藏在大衣裡面的小點心遞給他。

當然有時如果我身上帶著的甜點比較大的話,例如蛋糕或者甜甜圈之類的,我就會在衝進洗手間裡嘔吐之前先丟到他的手上。

而之後他幾乎天天都會出現,除非真的被指定了什麼麻煩的課題走不開身,於是在我發現時,我已經用小點心換到(拐到)一個奇異的朋友了……

我們現在關係似乎越來越好,已經從朋友晉升成好朋友了,對於第一次交到朋友的我來說這真是種特別的感受。

畢竟我以前就沒有朋友了,在成為審判騎士之後,相信朋友一詞應當與我更加無緣,不知道未來當我執掌審問和行刑一職後,格里西亞是否還會繼續當我的朋友呢?

反正這種事情現在想太多也沒用,我很快就不去煩惱了,而在我們逐漸在廁所裡開起茶會後,或許是因為有東西可以吃,所以會多消耗一些時間,因此格里西亞和我交流的時間越來越長。

格里西亞會用光明神的仁慈跟我講許多大大小小的事情,我也會用光明神的嚴厲來回他,出乎意料的是,這種交流一點也不困難,我們不僅都聽得懂彼此在說什麼,我甚至偷偷覺得有趣過,我相信他也是這樣的。

但對於這樣到底好還是不好呢,其實我心裡真的很沒底,甚至我也不敢讓我的老師知道,可我還是克制不住繼續準備點心等這唯一的朋友跑來找我聊天。

我想光明神在上,祂應該不會因為我交了個朋友而懲罰我吧?

就算這個朋友是本來該和我敵對的下任太陽騎士也沒關係吧?如果嚴厲的光明神要懲罰的話,就請您懲罰我一人吧!只是請您不要奪走我唯一的朋友。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