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五十三章★

「這樣居然也行……」烈火鬆了口氣。

「呵,不戰而屈人之兵是兵法的最高境界。」我心情很好地說。

「你根本是撿到了。」冰炎冷冷地說。

「我知道。」誰都看得出來的事情,否認也沒意義。

「隨便殺出來居然還能撿到個幻武兵器!你這傢伙的好狗運也太強!」好不容易才掙脫草木禁錮的大地不記取教訓地再次吐槽我。

一來是懶得修理他,二來是句芒才剛簽下契約,這是她首次成形,所以我沒繼續讓她維持武器的型態。

我先不慌不忙地將幻武兵器的那顆寶石收進口袋,然後用無溫的語氣開始算帳:「還敢講?若不是你們沒把任務處理好,我需要出手?句芒的本體的確在這裡,但她的意識在頂樓,你們不先去頂樓和她溝通,直接殺下來打擾她睡覺,當然會被她的力量本能反擊。」

「而且居然用蠻力強行前進,什麼時候公會的袍級那麼好當?只需要力量而已?」這段話是冰炎瞪著那幾個將任務情況惡化的公會袍級說的。

『……』被晚輩當面斥責的袍級們雖然很不高興,但他們三個也自知理虧、沒有反駁。

「啊!我們忘記要先探查了……」終於想到錯誤在哪,羅蘭訥訥地說。

「平常的任務都是我負責探查,然後告訴你們目標在哪,所以我一不在你們就什麼都忘了?」我挑眉看著眼前的眾人。

「……看來我們的確太依賴你了。」審判沉默了一下,神情有些凝重。

「知道就好,」我無奈地嘆了口氣,「審判,我不在的時候,穩定大家就是你的職責,這點你以前明明做得很好,不要越活越倒退呀!」

「我明白。」

「你幹嘛不先反省一下你為什麼會不在……」刃金咕噥道。

「之前就說了我有反省,所以我沒再隨便隱瞞什麼事情,也沒有一個人往危險的地方鑽,但我總會有發生意外的時候,說不準也會有生病的時候,我一倒下你們就群龍無首,那……」我實在有點說不下去,該不實騎士的腦子裡都有某種程度上的食古不化,非要敲開腦子才有可能開竅嗎?

看來羅蘭不是唯一的死腦筋,他只是進階版的而已。

「那我們就會重演當年的慘況。」將我說不出口的話給接下去,審判的表情倒是出乎我意料的平靜。

其他人也安靜了下來,旁邊的袍級們一臉搞不清楚情況的樣子,但他們也沒興趣弄明白我們的事,確認任務沒有什麼其他問題後,他們就直接開傳送陣離開了,也或許是他們不想繼續留下來被冰炎瞪。

「大家先回去,然後再開檢討會吧!」綠葉打圓場似地說。

「先回去吧!」也不想在這裡久待,審判說道。

「太陽你……」烈火有些遲疑地望向我。

「我還沒有要回去的打算。」

「你這傢伙真的是要去掃墓嗎?」大地露出狐疑的目光。

「太陽,我記得你祖母好像是火化?」審判終於想到關鍵點。

「總算想起來了。」我扶著額頭,真沒想到我竟然有看見審判如此後知後覺的一天。

『……』

「總之,你們全部給我回家檢討,等我回去後,希望你們已經恢復常態!」我用沒得商量的語氣說。

「那、太陽你真的……」綠葉果然還是沒忍住。

知道他要問什麼,我搶在他發話的前一秒用堅定的語氣和神情說:「我沒事、沒有受任何傷,非常好!」只要你們不要讓我擔心就更好了!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刃金用有點不甘願的語氣問。

「欸、大概……」

「別廢話了。」冰炎很沒耐心地一把將我往後扯。

「等等!」感覺到他開起了傳送陣,我慌張地阻止,不讓我跟他們講清楚,這群傢伙又會擔心個沒完啊!

「依賴人也要有個限度,即使是血脈相連的兄弟或是同床共枕的夫妻,也沒有資格要彼此告知所有的秘密或者要做的每件事情。」冰炎很不客氣地說:「是你自己說要他們別再依賴你,那就別把人寵壞!」

嗚……一箭命中核心!

不只我被堵得說不出話來,連本來想要衝過來阻止冰炎綁走我的審判也停下了腳步。

「抱歉囉,反正我之後總會回去的,相信我一次好嗎?」我無奈地笑。

「……好,但你一定要回來。」審判的咬字十分重。

「那當然,不然我還能去哪呢?」我聳聳肩、故作輕鬆地說,下一秒,他們就從我的眼前消失了,正確來說應該說我和冰炎從他們的面前離去。

冰炎先把我們兩個送到了無人的走廊,在我們快速完成偽裝後,我們才回到剛才的下午茶餐廳去,幸好下午茶時間還沒結束,否則就虧大了。

沒有追問我審判他們到底為什麼那麼反常,冰炎將話題轉到了我新拿到的武器上:「你應該猜到你那幻武兵器的來歷了吧?」

「『東方句芒』,根據山海經記載,『鳥身人面,乘兩龍』。」雖然還不到飽讀詩書的地步,但神話類的書我可沒少看,當然也包括《山海經》,「據說句芒生前是伏羲臣,死後成為木神,又說是春神,祂主管樹木的發芽生長,此外,神話中太陽每天早上從扶桑上升起,而神樹扶桑歸句芒所管,因此太陽升起的那片地方也歸句芒管。」因此,「祂」為「太陽」管理著初升之地。

「你的那個兵器是原世界的上古神明所化。」冰炎替我做了個結論。

「我也是聽到她的名字時才發現的,看來我的運氣的確很好。」連隨便撿個幻武兵器,都能撿到這麼大咖的來頭,老天還真是待我不薄……還是說這也是光明神的保佑。

「能讓我看一下她的寶石嗎?」

雖然不曉得冰炎想做什麼,但我還是把那顆大豆似的寶石遞給他,反正幻武兵器一旦認主就只能歸一人所有,他就算搶去也沒用,何況冰炎也不需要做這種事。

「她是王族兵器。」鑑定了一下後,冰炎不太意外地說道。

「有猜到。」如果上古神明化成的兵器還沒有王族等級,那我真的會好奇王族兵器到底是什麼樣的了!

「從她的能力來看,屬性應該是『春』,應該是特殊兵器,使用時得注意一下。」稍微叮嚀了我兩句後,冰炎就將寶石遞回來給我。

「多謝忠告。」我將寶石收了回來。

然後,我們很有默契地不再去談跟守世界有關的任何東西,或者該說,不去談平常會碰到的事情。

因為今天的我們是西亞和亞,而不是太陽和冰炎。

不過這也代表我們沒什麼話好談了,畢竟我們對彼此不熟悉,但不管是我還是他,本來今天就沒預料會碰上另一個人,何況我們原本就不是多麼要好的朋友,所以就算各自吃各的點心也不覺得有多尷尬。

吃完下午茶後,為了消化我們又到附近閒晃了起來,毫無目的地賞著櫻花,後來乾脆晃回了最開頭傳送陣把我們送到的無人地區,然後找了塊舒服草皮躺下來睡。

結果……晚餐就這麼被我睡過去了。

在我們不約而同睜開眼睛時,意識到睡過頭的我倆沒有立刻爬起身,只是很冷靜地互看一眼,接著同時將視線轉回天空上,仰望天上的滿天星斗。

以台北來說這還真是難得一見的奇景,雖然得歸功這裡並不是市區!

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到底幾點了?

馬上抬起手看了看手錶,還好,八點剛過三分。

這時間不算太晚,希望等等回去不會被審判扒皮丟禁閉室……

雖然我們家還沒有禁閉室這種東西,不過我相信如果真的要關我,審判絕對能在五分鐘內做出一個。

不過我沒回去煮飯,不曉得他們今天的晚餐有沒有辦法準時開飯。

我們家會做飯的人只有一半,我還是主廚之一,希望其他幾人來得及煮飯上桌才好,要知道我食量不大,一餐最多兩碗飯,但我每次煮出來的東西絕對足夠吃上二十碗的飯,吃的人當然不是我。

嘛、雖然這陣子最多都是幫手,不過審判其實也能獨自煮出一桌菜,當然是正常規模的那種,相信他應該不會讓其他幾個大胃王餓死,特別食量特大的幾乎都是殘酷冰塊組的人。

話說回來,我們家裡面能做飯的人,溫暖好人派和殘酷冰塊組正好各半。

總之,擔心他們也沒用,現在還是來煩惱實際一點的問題--我的晚餐要怎麼解決!

我一點也不相信我家那票每次開飯就宛若蝗蟲過境,連骨頭和蛋殼都不會留下的兄弟會留食物下來。

「我要去吃飯,你一起來嗎?」我旁邊的冰炎忽然問道。

「你請客?」我反射性地問。

「我請客,不過是去守世界。」冰炎爽快地說。

「好。」我更乾脆地說,於是我們各自伸了個腰,站起身、拍掉草屑後,打開移動陣轉去另外一個世界。

既然有人出錢,那我才不管要去哪裡吃,只要吃的不是真的詭異到難以下筷子的東西都可以。

反正我看冰炎也不是會對那種食物感興趣的樣子。

不過,我倒是忘了他怎麼說也是出生在守世界的人,他的正常跟我的正常定義可能會有一點不一樣……

至少在看到滿街非正常生物走來走去時,我實在不覺得這裡會賣正常人類的食物,好在事實證明,所謂的料理,即使不太正常,只要好吃就行!

「這裡是左商店街?」附近的建築樣貌有些熟悉,可是又不太一樣,讓我有幾分困惑。

「右商店街。」冰炎給了一個讓人不曉得該不該放心的答案。

「……雖然我不擔心我們的人身安全,不過學生來這裡好嗎?」

我好歹是準備入學的準學生,有關守世界的大概,特別是關於我們學校以及學校附近的事我都打聽過了,聽說一般學生要逛街都是去左商店街,因為右商店街是龍蛇混雜之地,沒實力的人在這裡亂晃很容易出問題。

「其他學生不會來這,公會成員如果沒事通常也不大來。」雖然冰炎這話回答得像是風牛馬不相干,但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在這裡閒逛比較不容易再碰到認識的人。

……只不過這傢伙到底有沒有自己的外貌特徵很顯眼的自覺?

「那現在要去哪吃?」我隨口問道。

「……」冰炎四處環顧了一下,從他的眼神來判斷,我猜他大概也不常來這個地方,應該只是一時興起就把我們傳到這裡了。

不過付錢的是老大,何況我肚子也不算餓,於是我維持著悠閒的態度,等待他找尋比較順眼的店家。

只是,希望角落和巷內正在偷看我們的傢伙可以識相一點,不管是我還是冰炎都不是好脾氣的人,更不用說我們今天本來就是出來散心兼發洩情緒,倘若他們要自己送上門當免費活體沙包,我想我們也不會拒絕。

「那邊好了。」終於決定要去哪間店吃飯,冰炎頭也不回地往附近一家看起來還算整潔的小店走去。

既然作東的都走去那了,所以我當然也跟著進去。

嗯、外觀看上去一切正常,只要忽略帶路的侍者是一隻小鳥就行。

希望菜單裡的料理不會充滿昆蟲和種子。

這間小店是包廂的格式,氣氛還算不錯,走廊兩側種滿了我從沒見過的花花草草,倒是讓室內增添了另一種風趣,我們兩人被小鳥侍者領到了一間小包廂,從墊子的數量來看,這應該是六人包廂,大約是因為現在已經過了晚餐尖峰時間,客人不多,讓我們倆使用也不怕浪費。

然後,替我們送菜單過來的是兩隻蝴蝶。

不要懷疑,就是兩隻蝴蝶!

我和冰炎一坐下,兩隻黑底紅紋的蝴蝶身上綁著菜單飛進包廂,一人……一蝴蝶丟了一個菜單給我們。

重點是蝴蝶的尺寸完全是原世界的,只有巴掌大小,菜單雖然很簡單,整體來說也只有一張紙,不過是厚紙而且還經過護貝,無論怎麼看,我都不懂那兩隻蝴蝶為什麼拎得動……

默默地望著兩隻蝴蝶在把菜單放下後又靜靜地飛出去,我和冰炎始終保持沉默,只是默默地拿起菜單研究這裡究竟有什麼料理。

然後我發現冰炎無語了,由於我對於通用語的融會貫通程度沒有他高,所以我的表情依舊正常。

即使學習能力快速如我,我目前的通用語也僅能應付日常生活,看到這種名字類的字句必須多研究一下。

結果,冰炎發現我完全搞不懂他在無言什麼,他乾脆一巴掌拍到了我面前的菜單上。

我並沒有被嚇到,也沒開口問他要幹嘛,因為冰炎的手掌下傳來了一種法術的力量感,於是我暗自將那種力量感給記了下來,而當他的手移開後,我面前的菜單很神奇地變成了中文。

「……」終於看懂菜單的我和他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菜單上的確沒有一堆昆蟲和種子,可我覺得應該不是我想太多……這個菜單上的每道料理都有一個「蜜」字,蜜芽心、蜜汁骨、蜜腿肉、蜜熬骨湯……

再回想一下剛才領路的小鳥和送菜單的蝴蝶……搞不好還真的是我想的那樣?

冰炎的臉明顯有發白的趨向,畢竟我們下午才吃了點心而已。

但是已經進來人家店裡了,也不好意思直接走出去,於是我們抱持著嘗試的性質點菜,反正送上來的食物全部都是蜂蜜製的「甜」食我也不會介意,假如不是審判和寒冰會掐我,我大概會三餐都吃甜食。

我們才剛點完沒多久,幾隻色彩鮮艷的小鳥就拍著小小的翅膀合力將幾盤香噴噴的佳餚送了過來,眼前的畫面充滿著童話風,女孩子肯定很喜歡,不過我比較在意衛生問題,希望羽毛別飛進去才好。

結果這一餐讓我們發現到--原來用蜂蜜做的食物居然可以不是甜的!

真是太厲害了!

除了上面的金黃色色澤可以佐證它用的食材,桌上的每一道菜餚都吃得出蜂蜜香,但那道蜜腿肉就是沒有甜味,入口即化,雖是重口味的料理味道卻濃得恰到好處。

下次也帶其他人來嚐嚐好了,這間餐廳的水準可以再來第二次。

順便還能整一整審判,我都可以猜到當他看見菜單時絕對不是臉色蒼白而是面如焦土吧!

這頓飯我們吃得很愉快,儘管我和冰炎還是各吃各的,很少對話。

用完餐後,店家端上免費招待的蜂蜜奶酪,雖說今天下午吃的點心裡也有蜂蜜口味,味道也不算不錯了,不過和眼前這道蜂蜜奶酪簡直是雲泥之別!

濃郁的奶香配上清甜的蜂蜜……,嗚、人間絕配!

我都考慮要去問他們家用的蜂蜜是哪個牌子的了!

下次一定要把寒冰拖來吃,看他有沒有法子研究出這道甜點要怎麼做。

 


 

上一篇:第二人生★第五十二章★

下一篇:第二人生★第五十四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