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六十五章★

「那麼,白雲你怎麼會是混血兒?」像是要轉移話題,烈火問出了我心裡正轉著的疑問,畢竟這樣看來,白雲應該也是正統的血緣者吧?

「不知道。」白雲很乾脆地答道。

「應該是受到血厄之果的影響才會被誤以為是混血兒。」艾崔斯特看著白雲的目光中透出微微的憐憫,「血厄之果以各個種族的鮮血澆灌,連成長的土壤都是屍體,甚至得以血肉為肥料,當那些鮮血和屍體受到植物的篩選吸收,最後結成一顆果實……」艾崔斯特扶著額頭,有些說不下去。

「所以說,吃下了這顆果實,也等同於吸收了那些鮮血的力量?」審判的表情已經下探絕對零度,如果那個逼白雲吃下那顆果實的傢伙還活著,絕對會被他凌遲處死吧!

不、不只審判,我現在也想把他碎屍萬段!

「對,就是因為這樣才會產生混血的感覺,所以連鳳凰族的上位者都看不出來你除了晨謠族外的另外一種血緣,因為你實際上根本不是混血兒。」艾崔斯特也算解答了我們這些日子來的一個疑問。

「吃下那種果實會有什麼後果嗎?」這是現在的我最在意的事。

「正常情況會產生排斥反應,許多為了獲得力量而吃下果實的人最後都成了肉塊,所以過往的記載中,吃下這顆果實的人從來沒有活下來的紀錄。」艾崔斯特嚴肅地說:「我也是頭一次聽說有孩子吃下這顆果實,畢竟血厄之果以各族鮮血澆灌,唯有想要擁有力量的野心者才會吞下這種滿溢血腥之氣的不祥之物。」

我想也是,一般的小孩怎麼可能去吃這種明顯就有問題的果實!

我只能慶幸白雲命大,雖然不知道是否跟我們體內充沛的聖光有關,或者這其實是光明神的庇佑,總之,好加在白雲沒事,既然他當時活下來了,之後若沒意外,那顆果實應該不會對白雲的生命造成危害……吧?

不過就算會,即使是我,現在也想不到什麼應對辦法……

「這麼說來,晨謠族到底曉不曉得白雲是被害者啊!」大地忿忿不平地說。

「就是說!白雲又不是自己要吃那顆果實,結果他們還為此來追殺他,豈不是落井下石、助紂為虐?」我從來沒有這麼贊同過刃金的毒舌。

「就算他們知道,他們的態度應該還是不會改變。」艾崔斯特嘆了口氣搖搖頭說道:「各族對禁忌的處理方式自古來就不會有太大的改變,而且晨謠族的獲罪之子之所以會說是觸犯了滅世之禁,是因為這三項禁忌之物是過往由晨謠族誕生的一位鬼族之王所創造。」

「鬼王!」烈火露出震驚的表情。

「那已經是兩千六百年前的事,現在知道的人其實不多。」艾崔斯特閉上眼,緩緩說道:「晨謠族曾經很強盛,並且擁有眾多分支,但後來他們誕生了一位鬼王,晨謠族傾舉族之力去消滅他,他們的確成功了,卻有許多部族因此全滅……其實他們大多數的支族都在那場討伐中滅絕,而且在他們殺死鬼王後,也受到鬼王殘餘手下的報復,最後是在某支同樣避世的古老種族保護下才逃得一線生機。」

「哪支古老種族啊?」我有些在意這點。

「歷史之中沒有記載,至少我所知道的歷史沒有。」艾崔斯特搖搖頭,「晨謠族的三項禁忌之物,包括血厄之果的種子,都是那名鬼王做出來的東西,據歷史記載,那些其實是他的武器和食物。」

「既然如此,當初幹嘛為什麼不毀掉!」暴風沒好氣地說,其他人也跟著點頭。

「他們應該嘗試過,只是鬼王親手做出來的物品恐怕也不是說毀就真的有辦法毀掉。」艾崔斯特有些無力地說:「據我所知,他們將物品封印起來不讓其他人觸碰,但即使我隸屬公會幾百年,我也從來沒有聽說晨謠族內有人打破這個封印,恐怕他們是把消息壓下來了。」

「為了避免事情走光,他們才會卯起來追殺白雲和他哥哥。」沒少聽過這種事,我彎起一絲冷笑。

「不,追殺的理由應該是為了避免族中再度誕生鬼王,在晨謠族的傳說中,凡是使用了禁忌之物的人,靈魂最後都會扭曲。」艾崔斯特用著就事論事的語氣說道:「晨謠族重視名譽,也重視誓言,雖然人數稀少、行事低調,但卻一直是倍受尊重的一族,這次會在我們校內鬧出那麼大的事情,甚至差點和木之天使安因撕破臉,恐怕真的是被逼急了。」

「被誰逼?」審判不解地問。

「時間。」艾崔斯特勾起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畢竟距離帝摩斯觸碰禁忌之物已經十幾年過去了,既然他目前看起來還沒有巨大的變化,那麼就要快點動手。」

「什麼意思?」孤月狐疑地問。

「他們應該也知道那時吞下血厄之果的帝摩斯只是孩子,基於吞吃果實的人從未有活下來的紀錄,所以晨謠族誤以為他已經死了,因此這幾年才沒有追尋他的下落。」艾崔斯特分析道:「現在他卻忽然出現在守世界,而且還平安無事地長大,他們大概有些嚇到。」

「再加上白雲目前沒有展現什麼大能力,他們或許推測因為當年白雲還太小,身體和能力都尚未成長,因此他才沒有掌握血厄之果的力量,」已經從艾崔斯特的話推論出實情的我帶著陰寒的笑容接下去說道:「但由於不知名的原因,當年應該沒什麼力量的白雲卻在吃下這顆禁忌果實後平安長大,因此他們根本不曉得白雲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或許隱隱地還有些害怕,於是他們就姑且先樂觀地當作白雲還沒辦法使用血厄之果的力量,所以只要趁早殺掉他,『事情』就可能在失去控制前收拾掉。」

「『事情』?」注意到我特別加重了咬字,堅石疑惑地重複道。

但不管是我還是艾崔斯特都沒回答這個問題。

「他們害怕我成為下個鬼王。」白雲靜靜地說,而且用的是肯定句。

『……』我和艾崔斯特同時沉默了,所有人都知道這沉默代表默認。

其他人也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這種時候任何安慰都派不上用場,整間包廂瞬間安靜了下來。

「沒事的,反正都有我這個準魔王在,也不差多個鬼王。」審判忽然拍了拍白雲的肩膀安慰道。

「等等!審判,你為什麼會是準魔王?」雖然審判是為了安慰白雲才說這種話,但我依舊瞪著他問。

審判不是會瞎說話的人,他會這麼講,就代表他有什麼根據。

「格里西亞,你前陣子不是查到噬月血魔族的王族都有王紋嗎?」審判用著悠閒到不可思議的語氣說。

「我上個星期翻給你看的那個?你不是說你身上沒有?」上個星期丟任務給其他人忙的時候,我也趁著督察他們的空檔翻閱了烈火從鳳凰族裡面偷借出來的書籍。

認真來說,其實也沒什麼大收獲,翻了那麼多書也只查到噬月血魔族王族身上會有王紋,而戰靈天使族的族長嫡傳血脈身上也會有印記。

我身上沒有那個象徵的印記,這跟我先前喚醒的記憶起了衝突,按照歷史的記載,以及那個夢境和之後陸續回想起的片段記憶來推斷,照理說我該是族長之子,但我身上卻沒有血緣繼承者該有的「戰靈之印」。

所以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情報只是讓我的身世繼續鬼打牆中。

至於審判那邊的情況,那時他也說自己身上沒有什麼胎記啊!

難道這傢伙又騙我!

想到這裡,我朝審判投以兇狠的目光。

「我的『身體上』的確沒有『墜月王紋』。」審判動作閒適自然地喝了口茶。

「那你剛才那番話是什麼意思?」我皺著眉頭問道,「!?」審判猛然將坐在他旁邊的我的身體扳過去面對著他,然後他在我們錯愕的目光下將手伸向眼睛,在我開始懷疑他該不會要自殘時,他動作俐落地從眼睛裡面拿出了隱形眼鏡。

審判什麼時候跑去買隱形眼鏡的?而且還是非常罕見的、幾乎可以確定他是特別去訂做的黑色隱形眼鏡!

重點是他沒事帶隱形眼鏡幹嘛?他又沒近視!

再說他的眼睛本來就是黑的了!再帶黑色的無度數隱形眼鏡又有什麼意義?

難道他的眼睛有什麼必須要藏起……!!

在看清楚審判的眼睛後,我倒吸了一口氣,雖然不明顯,但是我在他的瞳孔裡面看見了淡淡的月牙紋路。

「雷瑟,你的瞳孔!」我驚嚇了,真的徹底驚嚇了。

「這幾天才顯現出來的,以前沒有,認真來說,我的身體上的確沒有噬月血魔族的王紋,但噬月血魔族的王紋在我的瞳孔裡面。」審判的語氣依舊輕鬆,可是在他說出這番話後,所有人都瞬間錯愕了。

我去你的在瞳孔裡面!

在瞳孔裡面就不算在身上嗎?!就算說是文字遊戲也說不過去好不好!!

結果這下真的慘了……原來冰炎那時說的上位者,以及被發現會有殺身之禍是這個意思啊!

明白審判擁有噬月血魔族王紋代表著什麼含意,眾人紛紛露出了慘白的臉色,包括據說有可能會變成鬼王的白雲和上輩子是黑暗精靈的艾崔斯特。

先前我就說了,是那一族的後裔是一回事,是那族王室的遺孤卻是完全不同等級的一回事!

就算雷瑟本人沒這個意思,但光明種族也會猜忌他有沒有復興噬月血魔族的意思,當年臣服於噬月血魔族的其他魔族說不准也會跑來奉他當王。

「所以,都已經有我的情況在先,再加個白雲也沒什麼大不了吧?」話題很神奇地繞回來了。

『……』眾人無語。

只見審判神色自若地繼續喝茶,完全沒有任何一絲擔心的模樣。

「為什麼上輩子是太陽騎士去當魔王,這輩子是審判騎士和白雲騎士有當大魔頭的潛質啊!」打破眾人沉默的是大地,只見他撐著頭誇張地哀嚎道。

「就是說,這什麼年頭,十二聖騎士都不十二聖騎士了。」刃金跟著搖搖頭說:「算了,反正都有太陽當先例,他吸收全世界的黑暗屬性都沒怎樣了,審判長和白雲應該也還好吧!」

「也對,不過就是一個繼承了魔族王室血脈,一個吞了某顆果實,再怎麼樣都比吸收了一個世界的黑暗來得好。」孤月露出認同的表情點點頭,而且還把我們剛才得知的很大條的兩件事情用雲淡風輕的方式表達。

但是聽他們這語氣,怎麼好像我比審判和白雲危險!

「等等,為什麼你們說得我好像是什麼毀天滅地的大魔王啊!」我抗議道。

「難道不是嗎?」大地挑起眉看著我說:「我們剛才說的應該都是事實吧?」

「……」好像真的是事實。

「所以白雲你就不用擔心了。」暴風順勢接話道,他拍拍白雲的肩膀說:「我們都有個現成的魔王以及準魔王預備役了,再來個準鬼王候補生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何況那兩個比你恐怖多了。」完全不顧我和審判就坐在他們的對面,坐在白雲另一邊的大地直接將手靠在白雲的肩膀上如此說道。

「……」白雲微微歪頭想了想,結果居然真的給我點頭!

「慢著,審判就算了,我早就已經不是魔王了吧!」我忍不住說:「再怎麼樣我這世都是天使啊……」

然後眾人一齊給我白眼,連艾崔斯特都不例外。

「你上輩子的身分是太陽騎士!」烈火用著很認真的表情說。

「是渾身充滿光明屬性的容器。」暴風笑瞇瞇地繼續接下去。

「號稱是最接近光明神的存在。」綠葉露出無奈的笑容說道。

「結果你還不是當上了大魔王!」大地毫不客氣地下了結語。

你們這幾個隸屬在我之下的溫暖好人派,可不可以不要在戳我的慘事這方面給我一搭一唱得那麼順!

相較於這些據說是我下屬但現在捅我捅得非常順的傢伙,殘酷冰塊組的成員們則對我投以同情的目光。

這個世界果然反了!

……也是,連審判都可以當魔王,白雲變鬼王,這個世界的確是反了沒錯。

守世界果然是個什麼都可能發生的世界啊!

一向堅持問題要趁早面對,然後快點解決的我忽然想逃避現實了。

 

 


 

上一篇:第二人生★第六十四章★

下一篇:第二人生★第六十六章★

網站回應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