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九十一章★

「靠!這啥鬼!」綁著馬尾的褐髮少女直接爆了粗口,在那宛如隕石的法術打破自家隊長的風之障壁後,她手腳迅速地張開許多的結界頂上去,但效果不大。

結界一道接著一道被打破,即使她努力地想要保護隊友,最後卻發現她根本自身難保。

B班的情況並不比C班好到哪去,有能力反應過來的學生第一時間採取的行動都跟她一樣,人在遭受到不明攻擊時,本能的反射動作絕對是保護自己,所以大家無一例外都佈下防護或者結界,要不就找尋看起來能夠躲避的地方,只可惜在一波接著一波的法術攻擊之下,他們的努力顯得很徒勞。

就連身為隊長的阿斯利安都被這波攻擊打得異常狼狽,雖然風壁被打破,但他依舊努力撐住並且想辦法補強剩下的部分,因為他也知道一旦保護他們陣營的屏障整個垮掉,他們絕對會死得更難看。

『水紋之界!』眼看下一顆好似隕石的法術直接往自家隊長的腦袋砸,少女當機立斷衝出去。

以她伸出的左手為中心,她所放出的結界像是漣漪一般,薄薄地、一道一道地向外擴散,怎麼看都和強大扯不上邊但卻真的擋下了一顆又一顆的法術隕石。

「嗚……」只是伴隨著結界上頭傳來的衝擊,少女的手逐漸地顫抖,緊咬的牙關幾乎都要溢出血絲。

好不容易挨到法術隕石雨終於有稍微停歇的跡象,法術落下的頻率漸漸變低,少女正準備鬆口氣時就聽到來自下方的一聲爆吼:「詩織,快回來!」

她第一次聽到阿斯利安那麼大聲的說話。

「!?」回過神來,她發現周遭環繞著腐爛的血味,那種味道讓人第一聯想到的絕對是鬼族,但若仔細辨認的話就會發現不一樣,「啊!」不等她整個反應過來,一隻巨大的手掌直接將她拍飛!

就像是破碎的布娃娃,叫作詩織的女孩用背部重重地撞上他們班僅存的幾根柱子之一,正當她好不容易吞下竄上喉嚨的血,一睜眼就是一隻帶著腐爛鮮血的巨大手掌往自己這邊拍了過來。

詩織倒抽一口氣,但她也只來得及做出這些反應,或者該說已經耗盡力氣的她也只能做出這樣的反應,下一秒她就直接閉上眼準備乖乖去保健室排隊復活。

她不禁暗暗地慶幸幸好她長得還算不錯,應該不會被保健室的變態鳳凰族拿來練繡花。

『舞火之神,南方荒原燃熊,夏之續技烈火湧。燎火之技。』冷然的嗓音從她身旁傳來,伴隨而來的是不該出現在水中的熾熱溫度,接著她發現自己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環住腰,瞬間帶離剛才的位置。

「羅瑘!?」睜開眼睛後,她發現救了她的是剛才跑來進攻他們的敵對陣營選手。

「別告訴我妳沒力之後就打算等死!」綁著赤色馬尾,身為火妖精上個朝代王族後裔的少年用著冰冷的嗓音說道:「連飛勒斯菲都知道遇到危險要逃命。」他銀色的眼珠以冷漠的視線掃過詩織的臉。

憑良心而言,他說話的語調也不兇狠,但卻讓人打從心底感到冰冷和恐懼。

不過詩織卻完全不受這種冰冷語氣的影響,此時的她甚至想說一些為什麼你這傢伙明明是火妖精,結果每次說出來的話都比冰精靈更讓人結凍的吐槽,不過她還來不及開口,眼角就注意到他們現在的處境不太妙。

「……我知道你說的一直都很有道理,但對不起我現在真的動不了了,還有奉勸你還是把我扔下然後逃走比較好因為不管那是啥總之有東西追過來了!!」說到最後,詩織不僅連標點符號都省了,她的語音甚至整個拔尖,因為她一向視力良好的眼睛瞄到他們後方有一群白色、正在蠕動的東西朝他們快速前進。

說不怕是騙人的,特別身為女性的她尤其對那種會蠕動的生物更加反胃,但詩織可是一點也不希望拖著這個剛進入國中時就結識的人一起沒命。

不說是「朋友」,是因為她也不確定他們算不算朋友,畢竟這世上應該不會有哪個「朋友」動不動威脅要滅了自己、甚至直接動手意圖宰掉她……不過他們很熟倒是真的。

總而言之,以這傢伙心高氣傲的個性,要是這麼不明不白地被她拖累而死在這種地方、打破他的零死亡紀錄,想也知道事後會倒楣的絕對是自己。

俗話說長痛不如短痛。

於是她一秒決定大義滅親,喔不、是她決定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閉嘴!」只可惜抓著她的火妖精似乎不打算讓她成就如此壯舉,只見羅瑘一個利索地轉過身,毫無畏懼地面對朝他們襲來的生物,「蛆蟲嗎?」他彎起冰冷的笑,用沒抱著詩織的另一隻手召出赤金色的兵器。

『暴風招來。爆裂之風。』不過他還沒動手,狂烈的風就從他們的下方捲了上來,伴隨著強大的水流,在水中依舊銳利的風刃瞬間將白色的蛆蟲撕裂大半。

『帝鳴,天火雷動。』完全不驚訝風暴的出現,羅瑘揮動手上的鐮槍冰冷地放出照理說在水中根本不該出現的燦金色火焰,眨眼就將剛才沒被風刃撕碎的落網之魚燒成灰。

「嗚哇,這根本違反常理,為什麼水中還能出現火焰!就算這只是學校搞出來比賽用的場地也不能偷工減料啊……」詩織開始碎碎念道。

「妳再多說一句我就把妳一起燒成灰。」羅瑘直接丟出一句以詩織對他的認識絕對會成真的威脅。

「……」於是詩織只好乖乖地摀住自己的嘴,以免她不小心說出什麼會引火自焚的話。

「那是什麼?」很快地游到他們的身邊,看見遠處一個巨大人影的阿斯利安深深地蹙眉。

遠看那像是一個體型龐大的泥偶人,但組成對方的卻不是泥沙或者土塊,而是貨真價實的肉塊,上頭還不斷流出散發著惡臭的膿血,數不清的蛆蟲正從對方的身體一隻接著一隻鑽出。

「惡靈學院的『血之臠鬼』。」羅瑘用的是肯定句。

「為什麼惡靈學院的東西會出現在這?」發出這個問句的不是阿斯利安,也不是還被羅瑘像貨物一樣拎著的詩織,而是用水流捲開壓在自己周遭的柱子後飛快游上來的暴風。

已經知道守世界不只一所異能學院,對「惡靈學院」的壞名聲也算久仰大名的暴風皺起眉頭。

「好問題。」羅瑘雙眸中的冷意越發冷凝。

「我說……」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更加陰寒的氣息,詩織縮了縮身子,她徹底忘記羅瑘剛才的警告直接罵道:「你明明是火妖精,可不可以不要再散發寒氣了!這裡是水裡耶,再這樣下去我都要凍死了啦!」

『……』聽到這與現在情況完全不搭嘎的話,阿斯利安和暴風同時無言了。

「那妳就燒死好了!」語畢,羅瑘真的朝手上的女孩放出火焰。

「等等,現在不是內鬥的時候吧!」看著說動手真的動手的火妖精少年,驚覺他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真的要下殺手的暴風馬上用水流捲滅對方弄出的火焰,然後在眨眼間伸出手要將女孩拉過去。

雖然是不同隊的,但上輩子身為騎士的他也不好眼睜睜看著一個女孩子被燒成灰,儘管他也覺得在剛才那種時機點說那種話真的是討打,不過再怎麼樣把人家燒成灰都不是什麼可以放任的舉動。

「不關你的事。」出乎意料地,羅瑘居然沒有趁機把手上不會看情況的女孩丟給別人,在暴風要把詩織救下的那秒,他用著像是換手拎塑膠袋一樣的動作將手上的女孩從左手轉移到右手,不讓暴風把人救過去。

「呃……」原本還以為對方一定恨不得擺脫手上女孩的暴風愣了愣,一時間也不曉得該不該繼續救人。

「放心吧!禍害遺千年,這女的死不了!」冷冷說出這句話的是飛快朝他們游過來的碧綠色短髮少年。

「喂!『死綠豆』你說誰是禍害啊!」詩織不甘願地抗議道。

「妳又說誰是『綠豆』!?」少年瞬間炸毛,淡藍色的眼珠充斥著殺氣。

「詩織、豆里,哪個再吵我直接送保健室復活!」像是受不了開始拌嘴的兩人,羅瑘隨即用一句話讓他們噤聲,為了避免自己不小心和同伴抬槓或者又不小心說出什麼會被送復活的話,已經沒力設結界保護自己的詩織再度伸出手,用比上次更強的力道摀住嘴。

「你的耳朵?」注意到對方的模樣和先前看到的不同,阿斯利安露出訝異的神色。

「我是風之妖精混血蛟族。」與阿斯利安同為B班的豆里面無表情地解釋了一句,不過這句話也讓在場的所有人明白為何他的耳朵上會出現水族特有的鰭。

豆里作為蛟族的血緣並不深,只有在陷入危機時才會顯現出來,整個學校中幾乎沒人曉得他有相關血統。

「是我平常沒在注意,還是我們學校這幾年的混血者真的越來越多呢?」阿斯利安露出苦笑。

「你的錯覺。」知道自己和自家那些兄弟絕對是原因之一的暴風有點尷尬地回道。

「這種事情不重要。」羅瑘冷哼了一聲。

「你們在做什麼?」打斷這段閒聊的是游過來和他們碰頭的寒冰,同樣因為善水而逃過一劫的人魚蒂安娜以及水系獸族飛沫也在,只有剛才跟暴風對峙的水妖精因為保護同伴的關係,被柱子砸中腦袋而陷入昏迷。

「惡靈學院的東西為什麼會在這裡?」同樣也認出那玩意的蒂安娜瞇起眼,露出危險的神色。

「看來似乎有惡靈學院的人潛進我們學校。」飛沫很乾脆地下了結論。

「而且還狠狠招呼了我們一番。」已經知道先前那波法術隕石雨的罪魁禍首是誰,羅瑘的身上散發出刺骨的殺意,被那股殺意首當其衝的當然就是還被他拎著的詩織,或許是記取剛才真的差點死在對方手上的教訓,這回她倒是緊緊地遮住嘴、沒有讓心中所想的話說出,雖然她還是忍不住拼命朝對方翻白眼。

「那是……?!」猛然注意到A班那邊出現了變異,忽然竄出的巨大蟒蛇一口咬上也是不知道從哪忽然冒出的巨大鯊魚,接著蟒蛇狠狠地用尾巴纏住鯊魚的身軀,把牠整條甩飛出去。

被甩出的鯊魚撞上碎裂的冰柱,也不曉得那些碎冰塊會不會插中底下來不及逃跑的學生,只見鯊魚像是完全不痛不癢,猛力一個擺尾、打落更多的碎冰柱後,迅速地往蟒蛇的方向游過去。

看著令人非常無法冷靜的畫面,阿斯利安雖然下意識地擔心起被自己派去進攻A班陣營的弟弟,但身為B班隊長的他還是壓住想趕去救人的衝動,先不說現在周遭滿是傷兵,不遠處的臠鬼絕對是來者不善。

「那啥,海底大蟒蛇對上巨無霸大白鯊?現在又在演哪齣戲?!」看著眼前上演的海底怪獸大亂鬥,詩織再度忘記要管好嘴巴。

「……」只是這回羅瑘沒對她發火,認識對方那麼久,他難得地認同詩織嘴上的形容詞。

「孤月!」神色愕然地看向忽然轉成海蛇型態衝過去與那隻突然冒出的大白鯊拼命的同伴,靠著躲進影子中才逃過一劫的刃金整個人愣在原地。

不是不能理解對方為什麼這麼做,現在的他們確實沒力氣和一隻明顯是幻獸的鯊魚打架,而且他也早就曉得孤月的真身是一條大蛇,不過第一次看見的他還是震驚了一下。

「他是蛇精?」跟著刃金躲到影子中而沒受到太大損傷的夏碎同樣難掩驚訝的神色。

這邊要解釋一下,之所以會連夏碎一起保護是因為剛才法術打下來時,和孤月打得沒分沒解的夏碎是離刃金最近的人之一,刃金在當下判斷出這波攻擊不是A班的傑作後,他立刻拖著孤月與夏碎一起躲進影子避難。

「不,他是北歐神話巨蛇--『耶夢加得(Jörmungandr)』的後代。」回答這話的不是刃金,而是從另一邊快速游過來和他們會合的冰炎。

刃金也不驚訝冰炎會曉得孤月的身分,畢竟據自家老大所說,在審判都還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世時,冰炎就已經跑來提出忠告了,那麼他會知道孤月的身分根本不讓人意外。

「情況有變,暫且休戰如何?」和冰炎一起過來的羅蘭提議道,敏銳的他已經看到不遠處的臠鬼,雖然不曉得惡靈學院的人為什麼出現在這,但很明顯那傢伙是蓄意打斷他們的比賽。

「同意。」刃金立刻和他達成共識,現階段下他也不想與能和自家龍頭老大打成平手的冰炎為敵。

「那是……?!」夏碎忽然瞇起眼,只見纏鬥的大蛇和鯊魚之間突然張開了一個黑色的空間,那空間像絲絹一般的柔軟,下一秒,從裡頭揮出的劍氣居然避開大蛇,乾淨俐落地將那條鯊魚剖成兩半。

「審判長!」看著掙脫黑色的空間、終於從A班某位同學的領域法術逃出來的審判,刃金露出鬆口氣的模樣。

雖然先前是敵對狀態,但說到底還是自己人,他不可能完全不擔心。

因為和刃金他們有段距離,所以審判沒注意到他們那邊的動靜,他微微瞇起眼望著眼前的巨蛇,剛才他出手時有特別留心避開對方,雖然沒有看出巨蛇的來歷,但他身為審判騎士的直覺告訴他不要傷害對方。

「……」原本凶狠地跟鯊魚互鬥的蟒蛇低下了頭,本來還殺意十足的巨蛇竟然收回了滿是鮮血的利牙,對眼前的審判露出了馴服的神態。

「……孤月嗎?」也是頭一次看到孤月的真身,花了幾秒辨認,最後也不曉得是從哪兒看出來的審判伸出手輕輕地摸了一下孤月的蛇鱗。

「……」已經恢復真身的孤月無法說話,但「他」還是點點頭表明身分。

「還真是第一次看見你這樣的姿態,」審判淡淡一笑,隨後重新擺出嚴肅的神情望向附近散發著巨大壓力的臠鬼,「那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弄出來的嗎?」雖然Atlantis學院的學生各式各樣,但他直覺那種散發著詛咒般不詳氣息的東西應該不是出自他們家學生之手。

果不其然孤月馬上搖頭了,儘管他本人也是一知半解,但他很確定那東西以及剛才那隻和他廝殺的鯊魚絕不是他們學校的學生所為。

由於眼角瞄到幾個飛快接近的身影而擺出備戰姿勢,卻在看清楚來人後,審判收回了劍:「看來是決定休兵了吧?」只看一眼一起行動的冰炎等人,審判很快地弄清眼下的局面。

「對,」冰炎重新將目光投到臠鬼那邊,「那是惡靈學院的臠鬼,有老鼠混進我們的比賽。」

「學校那裡有傳來什麼消息嗎?」審判不覺得校方在發生這種事情後會默不作聲。

「目前還沒有,看來我們得靠自己對付那東西!」冰炎冷笑了下,因為那隻臠鬼終於開始採取行動。

「那是……?!」羅蘭露出訝異的神色,伴隨而來的是飄散的黑紅色血花以及白色的蛆蟲。

「嘖,麻煩了。」冰炎露出不耐煩的神情。

 

 


 

上一篇:第二人生★第九十章★

下一篇:第二人生★第九十二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