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九十五章★

「正常情況下我都是親切優雅又美麗的,現在也是,但我親切的對象不包括傷害我同伴的人。」我一點被激怒的情緒都沒露出,只是用著近乎可以稱之為和顏悅色的語氣抬頭問道:「而且你有資格說我嗎?」

上方的人是冰炎不用說,他此時殺氣騰騰的氣勢也在大家的意料之內,只是不少人都沒有心理準備看見他身後的冰棺和槍尖上勾著的腦袋吧?

和先前對付我的「永凍冰棺」不同,這次可是個不管橫看豎看都是棺材造型的冰棺,凡是有眼睛而且視力不算壞的人都可以輕易地看見冰棺裡有著無數的尖刺交錯,而那些尖刺此時正插在一團血肉上。

相信那團血肉模糊的東西原本至少也是人模人樣的。

而且從冰棺中隱約可以辨認的腦袋來判斷,冰炎那把長槍此時勾著的人頭和冰棺裡的那團爛肉應該是屬於不同主人所有,至於腦袋主人的身體去哪了……以冰炎的個性應該懶得回答。

「冰精靈版的鐵處女?」微微瞇起眼盯著冰棺兩秒,然後我笑了,但我周遭的學生卻不自覺地開始發抖。

所以,目前連同被我做掉的三個人在內一共是五名敵人陣亡。

「還愣著做什麼?」發現旁邊不少小朋友不是愣愣地看著他就是一臉呆滯地盯著我,冰炎用堪稱絕對零度的視線掃過所有人一眼,眾人彷彿被凍醒一般地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有時候真懷疑你到底是天使還是惡魔。」不遠處的刃金瞄了我一眼咕噥著。

「說句實話,我現在不過是在實踐我們戰靈天使族的教誨而已。」我微微偏過頭露出無辜的神情。

不只刃金,旁邊聽到的不少人全都有志一同地向我白眼,甚至包括其他小朋友們。

「你們以為……黑暗種族為什麼那麼痛恨戰靈天使?還有,除去戰靈天使有著極高聲望外,過往為什麼沒有任何其他種族想和他們為敵?」將某隻朝自己飛來的魔獸順手射成刺蝟,千冬歲非常冷靜地說道。

『!?』一聽到他這話,不少人都愣了一愣。

「根據火妖精王族的記載史料,戰靈天使性格兇悍,若是有種族挑釁他們就會全力反擊,若是傷害到他們的族民,他們就會大開殺戒。」冷冷地說出已經沒什麼人記得的事情,羅瑘的聲音不大,但卻冰冷地傳進所有人的耳中,「千年前曾有幾支好戰的妖精族和獸族因此被他們滅族。」

伴隨著他的話,我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烈,雖然我們一族鮮少主動對其他種族找碴,也嚴禁族人無端與外族發生爭鬥,但不少種族都會在私底下將我們描述成喜愛爭鬥的形象也是有原因的。

因為戰靈天使沒有「息事寧人」這種概念,我們這脈的天使甚至信奉著只要有任何種族膽敢攻擊,就絕對要加倍殺回去的信念,而且我們不殺到源頭把對方痛打一頓甚至斬草除根就絕不罷休,不管對方找了什麼樣的盟友和靠山來都一樣,這也是我們會成為黑暗種族死敵的原因。

畢竟黑暗種族喜歡主動攻擊光明種族已經是常態,大部分的光明種族都是把對方打回去就算了,通常不會不顧死傷一路向對方源頭殺過去。

或許有些人會說這就是我們被滅族的原因,但老實說,我作為戰靈天使一族的少主,雖然只有短短幾年,但從出生開始便從親長大人那兒傳遞下來的記憶告訴我,身為創世時便誕生的最初種族之一,曾在兩、三千年前族人稀少、實力弱小的戰靈天使一族若沒有這種剽悍的民風,根本無法在幾千年前的黑暗時期存活下來。

這就是我這次大開殺戒的真正原因,因為我不只是以「格里西亞.太陽」這個身分警告所有人膽敢傷害我的夥伴會有什麼下場,更是以「戰靈天使倖存者」的身分提醒所有種族我們這一脈天使可尚未死絕!

經歷六百年的時光,尤其是在和晨謠族的那件事情之後,我現在有必要確實地提醒眾人,戰靈天使絕不是需要其他天使族在身後當作靠山的柔弱天使。

何況,「有靠山的天使倖存者」跟「雖然有靠山,但他即使只靠自己也能讓你死無全屍的剽悍天使」,這兩者讓人忌憚的程度大相逕庭。

昨天海戰時,堅石的龍族身分讓米樏爾給認了出來,雖然對方沒有敵意,看起來之後也不會對我們造成威脅,但這件事仍舊令我深深地警惕起來。

我們這票人的身分也許哪一天就會曝光,也不曉得到那天其他種族還願不願意當我們的靠山,因此趁早用實力樹立起絕對強大的形象是必要的措施!

所以呢,剛好現在有傻瓜自己送上門來讓我立威,於情於理我都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而且已經想到這一步的人或許不只有我。

「呀!」淒厲的慘叫聲從剛才逃過一劫的小鬼那邊傳來,眾人一回過神就發現他的左手整肢斷裂。

接著他的身體出現好幾個像是漩渦的東西,不少地方同時扭曲,臉、胸口、左腹部、右邊的肩膀、右腳,在他吐出一口鮮血的同時,那些地方也整個爆炸了,剛才沒被扭曲的地方也跟著被炸成碎塊!

「雷瑟,終於決定轉性了嗎?」我輕笑地望著身旁表情肅穆的審判。

剛才那個是空間扭曲,而且是局部性的精密操縱,順便一提,兇手就是我隔壁的審判。

「就形象來說你才是真的『轉性』的那個。」審判沒好氣地說,對於他有些莫可奈何的眼神我只能聳肩。

不過審判的空間法術似乎有著飛躍性的進步呀!

大概跟昨天被關進領域法術有關,雖然兩者不完全相同,但還是有一定的相似處,審判既然能憑一己之力逃出那個領域,想必在那方面也有了一定的突破。

而他的成果從不明不白被炸成一片血肉的倒楣果就可以看出一斑。

剛才那個小鬼所在的空間被扭曲了,不是整個,而是局部性,審判只扭曲了他身上的幾個地方,試想身上若有好幾處都被扭成麻花然後碎掉,其他地方還能沒事嗎?

當然不能,所以他才會爆炸!

『鳴雷之神,西方天空狂吼,秋之王者天雷動。雷爆之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用一隻手擰住某個敵人的腦袋,冰炎毫不猶豫地放出強勁的雷電之技直接爆了人家的頭。

等等,割下腦袋的一個、被關進冰之鐵處女的一個、剛才爆掉腦袋的一個……

糟糕!冰炎現在殺的人跟我一樣多!

由於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想輸給他,所以我馬上搜尋下一個目標,但另一邊的戰局卻很快地把我的目光給整個吸引過去。

「米可蕥,不要亂來!」烈火緊張地對自家居然挑上臠鬼的堂妹喊道。

「沒關係的,學長,這裡讓我們來處理就好。」一旁的詩織揚起隨意地笑容,「我們這些學妹有帳要算。」

「……需要幫忙嗎?」離她不遠的羅瑘問道。

「不、需、要。」詩織一字一句地說,下一秒她的手上捲起很強勁的力量。

「豆豆,我第一次看到那麼可怕的詩詩耶!」叫作罘利的白髮少年一臉發現新大陸的模樣。

「跟你講了幾萬次不准叫我『豆豆』,你跟詩織一樣都不聽人話嘛!」豆里直接暴怒地一拳朝對方的腦袋揍下去,「而且我不是早說過那傢伙才沒有外表那麼無害!」

「莉莉亞,找到它的弱點了嗎?」沒有理會正在討論自己的同伴,詩織轉頭看向綁著雙馬尾的嬌小女孩。

「找到了。」手上拿著繪有繁複花紋的羅盤,表情也有些猙獰的小女孩冷冷地說,「米可蕥,準備動手!」

「頭一次看到莉莉亞表情那麼恐怖。」不遠處的爾鳳一臉看好戲的模樣。

「聽說她昨天也有被臠鬼的血蛆攻擊,」大地聳聳肩說:「不加倍討回來就不像她了。」

「你們很熟?」沒像我這樣把所有人親屬關係和資料通通背起來的孤月對這兩個異母兄弟問道。

「我親生母親的堂哥的女兒。」爾鳳兩手一攤說道。

「原來如此。」孤月點點頭,早就知道他們家族譜異常複雜的他沒露出什麼驚訝的神色,旁邊的堅石等人也是,只有綠葉對著爾鳳愣了下,看來他知道那個小女生其實是奇歐妖精族的公主。

『綠意之芬,青芽之芳,我是你的主人,你信從我之命。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隱藏在草原之下的碧翠面容。夕飛爪,重現草嶺。』伴隨著米可蕥輕輕吐出的話語,她手上的爪子開始緩緩地變大,而且顏色也調換了過來。

「!」剛好在她完成型態轉換後,附近一隻魔獸往她的方向撲了過去,只見米可蕥在天空一個俐落地翻身躲開,在身體頭下腳上的那一瞬間,她毫不猶豫地用手上的爪子劃開魔獸的身軀。

「!?」眨眼間,從魔獸的傷口處冒出無數翠綠色的枝芽和藤蔓,沒幾秒就將整隻魔獸給牢牢綑死。

原來米可蕥那孩子也辦得到武器轉換嘛!

「不用震驚啦!」發現旁邊的人通通傻眼後,烈火沒好氣地解釋,「『夕飛爪』是她十歲的時候,叔母送給她的生日禮物,米可蕥雖然攻擊力不高,但是她跟兵器同步的速度很快,兩個月前才達到第二型態的程度。」

……就算如此我還是決定回頭要去掐羅蘭跟大地了!

「詩織!」沒有加入身旁兩名同伴抬槓的羅瑘倏然朝詩織的方向扔了顆寶石過去,如果我沒認錯的話那個絕對是幻武兵器的寶石。

「你給我這東西做什麼?」詩織沒好氣地問,的確不是誰一拿到寶石都能使用。

「既然要讓對方死,就讓它死得乾脆點吧!」羅瑘理所當然地說:「否則等等就換我讓妳死。」

……孩子,這樣光明正大威脅自己的同伴好嗎?

「妳還打算繼續裝弱嗎?」豆里跟著不客氣地說。

「我才沒有裝呢,只是動真格太累了……」詩織嘟著嘴,再度將視線轉到臠鬼的身上,「不過,果然生氣的時候還是應該好好發洩一下才對。」

「一點也沒錯。」旁邊A班的妖精族少女彈了下手指,她的身旁出現一個鷹頭人身,背後張著巨大羽翼、足足有好幾公尺高的半透明巨人。

那巨人的氣勢完全不輸給惡靈學院的禍鬼。

「那就是守護蘇.凱文一族的巨太神?」看來她就是那個叫歐羅妲.蘇.凱文的女生了。

下一秒,巨太神一拳打上臠鬼。

突如其來的重擊讓早就被結界捆住因此無法閃避的臠鬼掉下無數的肉塊,數不清的白蛆也跟著冒出來,但很詭異的是,黑血也好、白蛆也罷通通都繞過了巨太神,巨太神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光,就像是一層保護罩一般。

不讓白蛆靠近我方學生,在半空中突然冒出碧綠草藤交錯而成的網子將那些蛆蟲給擋了下來,恐怖的是,在那些白蛆反射性啃噬草藤的時候,草藤才剛被啃兩口,一隻接著一隻的白蛆就整個乾枯然後碎裂。

『九門盾甲,攻擊之變!』莉莉亞手上的羅盤發出紅色的不祥之光。

「開殺吧!」撐著繪有美麗花紋的紫色紙傘,詩織笑瞇瞇地說。

慢著!那種和現在狀況一點也不搭調的紙傘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盯著紙傘上的花紋幾秒後,我發現那把紙傘的色調似乎跟剛才羅瑘扔給她的幻武兵器寶石如出一轍。

姑且不論她能馬上和幻武兵器簽訂契約,一般人會把兵器設定成紙傘嗎?我由衷地好奇紙傘能做什麼?

我偷覷將幻武兵器交給詩織的原物主一眼,羅瑘的表情倒不是後悔把兵器給了詩織,只是看上去好像非常想馬上把自家同學給宰掉的模樣。

「攻擊就由我和莉莉亞,詩織和喵喵支援。」歐羅妲好整以暇地分配職責。

「那就拜託妳們了,歐羅妲、莉莉亞。」米可蕥毫無異議地頷首,雖然她感覺很想衝上去親手把對方大卸八塊,只不過她還是理智地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對方不合。

「廢話少說,動手。」莉莉亞冷哼了一聲,接著往臠鬼的方向衝過去。

臠鬼馬上發出咆嘯,但它還來不及叫完,在歐羅妲的指揮下巨太神重重地賞給對方一巴掌,力道之大直接將它的腦子打歪一邊,換了普通生物應該早就掛了。

不等臠鬼重整型態,莉莉亞直接將紅色的光芒打進它的身體裡面,不祥的紅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竄入它的身體內部,臠鬼的表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拉出無數條乍看之下好似血管的紅線。

露出痛苦的模樣,臠鬼開始掙扎想要去攻擊最近的莉莉亞,但卻被巨太神給攔住。

「呵呵。」目睹這樣的畫面,看起來好像很閒的詩織發出笑聲,然後她優雅地轉動起手上的紙傘。

花色古雅的紙傘在劃出一個又一個圓的同時,傘緣的部分拉出一條條細絲,那些絲閃著淡紫色的光芒,彷彿有意識般地全部往臠鬼的方向捲去,雖然是纖細的光絲,卻將臠鬼巨大的身體勒得變形。

「!」同一時間,臠鬼附近的幾隻魔獸忽然開始抽搐,明明有著即使被利爪劃過仍舊可以繼續攻擊的強壯身軀,但牠們此刻卻開始在半空中掙扎、拼命打滾。

「!?」無數銳利的藤蔓與枝芽從牠們的身體中爆出,以魔獸的身體作為養分,植物狂亂地生長,接著筆直地刺進臠鬼的身體中。

「還不錯嘛!」望著四處攻擊魔獸將牠們化作養分好更加加強植物威力的米可蕥,就是我也忍不住讚美,下一秒,我把視線掃向正準備從背後偷襲詩織的某個小鬼身上,「句芒!」我毫不猶豫地抽出幻武兵器,只是不等我動手,一把戰錘直接將那個想偷襲的小鬼給狠狠揍飛!

「這種不入流的手段你們以為能來兩次嗎?」綁著黑色馬尾的壯碩少年露出兩顆尖銳的虎牙咆嘯著用手上的長戰錘追擊偷襲者。

這邊幫大家增加一點小知識,所謂的戰錘其實和榔頭的構造很像,不過當然比榔頭有氣勢得多,總之它的一邊是平頭可以打飛人、一頭是尖銳的刃器,敲下去絕對貫穿保證。

「難道惡靈學院的人只會偷襲這招?」背後綁著金色辮子,明明還是個國中生卻已經俊美到已經可以列入男性公敵的少年彎著幾乎可以稱為邪媚的笑,隨手扔了個法術在偷襲者身上炸出一團烈火。

「嗯?四肢發達的笨蛋野狼和卑鄙陰險的狡猾狐狸也在啊?」撐著紙傘露出驚訝的表情回過頭,詩織對著少年眨了眨眼。

「詩織好過分吶!我們好歹同班耶!居然沒注意到我們!還有人家明明只是喜歡偶爾耍點小心機嘛!我哪裡卑鄙陰險了!」背後散開五條金色的尾巴,叫作「胡鈴」的五尾狐學弟用著非常刻意的委屈神色申冤。

「從頭到腳。」距離我不遠處的豆里低聲地說。

「嗯,我同意。」旁邊的罘利一臉認真地點頭。

……艾德他們給我的資料裡,關於這隻五尾狐的介紹上沒有寫到這點,看來還是加進去比較好。

「妳說誰是笨蛋!剛才沒有我們,妳現在就掛了好嗎!」本名是「一郎」,據說本尊姿態就是一頭雙尾狼的少年用著高傲的語氣惡狠狠地瞪著詩織說:「還再拖拖拉拉做啥!再不快點把那個爛東西幹掉,等等換我幹掉妳!」

……是我的錯覺還是她的同伴都很喜歡威脅她呢?

難不成滅掉自己人是異能學院的一般常態?!

「這還需要你說?」詩織白了對方一眼,接著她又開始轉動那把紙傘,這次是幾顆紫色的光球從紙傘裡頭飛了出來,光球迅速地飛到了臠鬼的正上方,而後十幾條的紫色光絲從天而降,像是雷射光一樣地把臠鬼的身體射穿好幾個洞!

原來結界還有這種用法呀!

那些光絲乍看下就只是一般攻擊,不過每條光絲其實都是一個細長的結界,就跟橡膠水管的道理一樣,裡面雖然中空但因為外頭的形狀,所以打起人來還是很痛。

「太陽,告訴我你現在不是在研究這些招式。」偷瞄我此時此刻的表情,烈火苦著臉問道。

「……沒有研究的必要。」盯著他兩秒後我還是忍不住笑了,我抬手放出好幾顆金色的光球,一個彈指後那些光球全部化成銳利的光絲,並且飛速射穿下方某隻被我當成示範教材的魔獸。

附近一票學生全部嚇傻了,特別是剛才使出這招的詩織。

「有種意外又不太意外的感覺。」不知道什麼時候晃到我旁邊的白雲靜靜地說。

「同意。」旁邊的寒冰點點頭,順便一提,他手上拿著的那把劍此時正沾著鮮豔的血,估計應該是剛才和白雲聯手腰斬某小鬼時留下的。

 

 


 

上一篇:第二人生★第九十四章★

下一篇:第二人生★第九十六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