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一百三十八章★

落地後,我發現地面上的情況完全不比天上的輕鬆,天上一堆高階鬼族和妖魔已經很討厭了,地上同樣一大群鬼族,裡頭還混著一個鬼王高手。

審判和孤月當然不會把已經無力再戰的我帶到大陣仗裡面。

「還好嗎?」臨時用結界畫出光陣讓傷兵得以接受治療的艾崔斯特擔心地看著我,他也是跟著援兵一起轉往這邊的兩名黑袍的其中一位。

「……不算沒事,但很好。」報仇之後,我心情總算稍微好了一點,雖然我的眼皮一直跳,感覺好像還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

兩名黑袍與其他趕來的袍級聯手對抗大群的鬼族和妖魔,雖說是援軍,但數量不多。

「大多數的援軍都先轉往四大園了。」發現我正在數援軍的人頭,艾崔斯特簡單地說明。

「你怎麼沒去?」我有點疑惑,身為黑袍的他是主要戰力,艾崔斯特是介在法術型和戰鬥型之間的黑袍。

「你不也沒有乖乖聽從公會的安排?」艾崔斯特挑眉反問,我知道他在轉移我的話題,而會讓他需要轉移話題的原因向來不多,配上他現在根本撇開別人忙著幫我治療這點來看……

「原來老師當年請你照顧我啊!」我早該猜到的,亞戴爾說過,老師他們是在某一天消失的,而在親長大人的記憶中,有十二個人和光明神做了交易,希望我們可以轉世擁有新的生命,交易者的身分呼之欲出。

以老師那亂來的性格,離開前順便拜託艾崔斯特完全不讓人意外。

他大概是說:『如果你以後有機會見到我那欠打的學生,替我照顧一下。』老師說不定還以為自己只是請艾崔斯特順手幫個小忙,卻沒想到他的「小忙」讓艾崔斯特甚至要動用複雜的魔法將記憶刻在靈魂中。

「……尼奧說得對,你這孩子真的很敏感。」艾崔斯特搖搖頭。

我彎起笑,可惜這笑容持續不到幾秒。

淒豔的歌聲令我的臉色如墜冰窖。

『亡者的骸骨堆成塔,

生者的靈魂化成沙。

太陽殞落於血月下,

星辰臥躺疾夜低啞。

海浪拍毀斷崖,

冷風吹落殘花。

惡鬼咧牙,

妖魔笞打。

晨曦之所無可到達。』

妖媚的嗓音打斷了我們的談話,被重重鬼族護在後頭的莉可莉絲再度張嘴吟唱震動所有人靈魂的歌謠,這次她的歌詞我們聽懂了,但並沒有比較好,事實上是更糟!

雪上加霜的是,不遠處傳來狼的咆嘯,我感覺到某種強悍的力道重擊了我的靈魂。

我們卻完全看不見對方在哪,而下一秒,除了孤月、羅蘭和白雲之外,在場僅存的武軍以及紫袍階級以下的人全部倒下,落地前他們已失去氣息,就算是鳳凰族的高位者出動也救不了,因為他們的靈魂被震成碎片。

即便是我們,就算撐過莉可莉絲的歌聲,在那聲狼嚎下也搖搖欲墜,看來鬼族也來了其他援軍啊!

而且那個女鬼族……

剛才沒空觀察,但我想,我知道她是什麼了,能夠以歌謠殺人的種族也不過只有這麼一個,再配上她手中的紅刀,我深深地希望事情不要是我想的那樣,不過我最近的希望總是在落空。

「那個是晨謠族的獲罪之子,」艾崔斯特臉色蒼白地說,他也已經猜到對方的身分,「帝摩斯他……」

「他不要緊。」連我們都看出來了,白雲恐怕一眼就認出對方了吧!

但儘管如此,他還是選擇站在最前線。

狼嚎的主人尚未現身,但讓其他鬼族和妖獸替自己當盾牌的莉可莉絲依舊不斷吟唱著,即使是沒有歌詞的歌聲也帶著魔音穿腦的毛骨悚然,讓人恨不得抱著腦袋去撞牆,最好把自己撞昏、撞死,好逃避這種恐怖。

『點起微光,

燃燒意志亮起溫暖。

天使震落不同色彩的羽毛,

黑色與白色的淚水滑過臉龐。

黑色的淚滴,

是為了沒有月亮的夜晚。

白色的淚珠,

是為了沒有朝陽的黎明。

兩幅魔術師的畫,

在心的兩頭、彼此對望。』

我熟悉的嗓音也唱出歌謠,白雲的火侯還不及莉可莉絲,但他很聰明,他沒有硬扛莉可莉絲的攻擊而是將它轉化,白雲的歌謠像是蜿蜒的橡皮繩,將莉可莉絲的歌聲彈回從而降低殺傷力,也順便擾亂其他鬼族。

『你……』停下歌唱,莉可莉絲看著僅將她攻擊彈回就氣喘吁吁的白雲。

白雲只是微微地抿唇,他沒有回話,恐怕也想不到該說什麼。

不久前才和親長大人對陣過的我完全明白他的心情。

『!』下一秒,趁著鬼族的陣型亂掉,羅蘭的劍劈向莉可莉絲的頸子,她倒也乾脆,雖然刀法不差,不過連我都能看出她無法和羅蘭用武器對招,所以她一個閃身躲入空間之中。

「嗚!」下一秒,纖細的手猛然出現在白雲眼前,他來不及退開,紋有火紅圖騰的手臂一把抓住他的嘴。

『原來如此啊……你是弟弟。』莉可莉絲妖媚的臉龐出現在白雲的正前方。

晨謠族的禁忌之物一共有三個,獲罪之子也有三名。

吞吃「血厄之果」的白雲,使用「災毀月琴」的白霜,以及拿起「殺戮之刃」的……白雲的姊姊。

白雲曾經說過她的姊姊「應該是在殺死那個男人時被血紅色的刀反噬而死」,但他也說「應該」,換言之,受到反噬的少女沒有死亡而是被扭曲成鬼族,細看之下就會發現,莉可莉絲有著與白雲相似的輪廓。

三樣禁忌之物皆由過往扭曲為鬼族、甚至成為鬼王的某位晨謠族所創,使用者也有很大的機率成為鬼王。

儘管太過年輕而無法成為王,但她如今已是最強鬼王手下七大高手,難怪晨謠族會如此害怕獲罪之子。

『所以,你就是吃下血厄之果的弟弟。』莉可莉絲像是現在才發現白雲的存在,『與我同樣觸碰鬼王留下的遺物,你應該也和我一樣……比任何種族都容易扭曲成鬼族吧?』血色的刀往白雲的胸口刺去,不過白雲很快地掙脫對方的束縛避開,莉可莉絲的動作極快,在白雲還沒有完全重整態勢的時候,她的刀已經劃過白雲的手臂,強烈的黑暗之氣馬上纏住白雲的身體。

老實說,看到這幕我不怎麼緊張,我們不是什麼準備都沒做就走上戰場,比較讓我感到麻煩的是……

「該死!」已經聽見他們對話的公會紫袍反射動作就是拿武器往白雲的方向劈過去,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趁白雲還沒有被扭曲成鬼族前將他消滅。

不過他的武器沒有傷到白雲,因為同樣使用空間法術轉到那邊的審判一劍隔開他的殺招。

「噬月皇族!你果然……!」紫袍的表情扭曲了,其他袍級的臉色也差不多,在他們眼中,身為噬月血魔皇族的審判,以及吞吃果實又接觸大量黑暗氣息隨時可能化成鬼族的白雲,兩人都是隨時會倒戈鬼族的存在。

審判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事實上我也差不多。

然後,狼嚎再次響起,這次的聲音比上次更近,所有人的身體都是一頓,接著我附近還維持著蛇型的孤月猛然被撞飛,他的身體爆開大量的白色血花。

「孤月!」突然從空間竄出的巨狼在撞飛孤月的同時咬住他,白血在我的眼前飛散。

我馬上朝巨狼放出火焰,艾崔斯特更是扔出好幾種法術,可是我們的攻擊卻在接觸到狼皮時直接被彈開。

「有法術抗性?」艾崔斯特臉色一沉,不可能讓人咬好玩的孤月立刻反擊,他猛然扭動的蛇身硬是甩開咬在他身上的狼,但也讓他的身體被咬下一大塊肉,但他隨即以牙還牙地咬了回去。

他的牙齒劃過狼的身軀,混雜著黑色的白血灑落,可是狼的速度比他更快,而且孤月的毒液完全沒用,兩頭巨獸的勝負沒多久分出了,被對方咬得遍體麟傷的孤月遭到甩飛,重重摔在地上的他沒有變回人類的模樣,染滿白色鮮血的巨蛇倒在遠處。

我馬上站起身,但卻立刻被艾崔斯特喝住:「待在這!」他抽出自己的兵器,那是一柄短刀,我想起艾崔斯特的身手本來就比大多數的刺客好。

只是他還來不及衝出去,忽然出現在孤月身前的巨大盾牌讓向他撲去的巨狼因為後座力而彈開,跟著從天上落下的是全身跟血人差不多的大地,雖然是貴族等級的兵器,但他手中的大地之盾在一連串的惡鬥後留下許多損傷,看起來不像能夠擋住巨狼的下一擊。

在巨狼重新撲向他們時,燦金色的火焰憑空冒出,並且直接將剛才彈開法術的巨狼逼開,我注意到牠的身上被燒出好幾塊焦皮,而後出現的是一陣尖銳卻不刺耳的鳥鳴。

遠方滿是鬼族的天空飛來燦金色的鳳凰,背上還載著某位仁兄,帶著火焰的羽翼硬是從鬼族中間燒出一條路,但周遭的鬼族彷彿感覺不到痛楚地向牠攻擊,鳳凰的身上滴下金色的鮮血,牠背上的人更是渾身浴血,鳳凰滿是傷痕的羽翼依舊堅決地朝我們這邊飛來,在我看清牠背上的人時,我知道來者是「他」不是「牠」。

在鳳凰降落前他背上的人揮著巨劍跳下,還想攻擊孤月他們的狼被那把可以斬碎岩石的巨刃逼開,而鳳凰也化成火焰降落,落地的金色火焰炸開並將周遭的鬼族全數燒盡,在扭曲的高溫中我看見熟悉的人影。

『盛陽之空、炎燥之力,我是你的主人,你信從我之命。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隱藏薰風之後的夏之面容。南方重黎,重現夏暑。』沒時間替自己治療,才剛重新變為人型的烈火抽出兵器後旋即轉換第二型態。

「太陽,公會的第二批援兵和醫療班的人馬上就要趕過來了!」不遠處的堅石對我喊道。

難怪烈火一趕到就開始消滅鬼族,醫療班是後勤部隊,雖然不是沒有戰鬥能力,但趕來這裡支援的他們會在第一時間成為鬼族的攻擊對象。

同為鳳凰族,又如此高調登場的烈火在第一時間成為眾鬼攻擊的目標,更多的鬼族憑空冒出,不只妖獸,來援的高階鬼族更是拴著無數魔獸踏出空間之中。

烈火的身邊裂開好幾個空間,但是不等那些鬼族爬出,翠綠的箭矢筆直地射進空間殲滅掉裡頭的鬼族。

在火焰的高熱之後,冰冷的空氣從不遠處蔓延,靠近我的鬼族一隻接一隻地變成冰雕,然後碎成冰塊。

「太陽,我帶來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臉色蒼白的綠葉無視在場其他黑袍,直接走到我身旁報告。

「長話短說。」望著不遠處加入戰鬥、正和烈火一起消滅鬼族的寒冰,我知道,全員到齊了。

「妖師一族與螢之森精靈族的聯軍攻下西之丘鬼王塚只是時間問題,」說著怎麼聽都該是好消息的情報,綠葉的臉色卻不太好,「大多數的妖師和精靈都在忙著淨化、消滅剩下抵抗的鬼族,但不少鬼族眼看據點不保,他們害怕鬼王降罪而轉往學院,決定將這裡搶下將功抵過。」

這可真是天大的壞消息,因為這代表會有更多鬼族湧入學院。

「!」驟然發現不少鬼族開始往躲在遠處保護親長大人的亞戴爾那裡過去,我的心頭湧起狂怒,『飛躍的創世女神,請借予妳的斷罪之鑰。回應我的請求,戰靈第四神具,碎光絞刃!』

由刀刃組成的鎖鏈剎那間絞碎了鬼族,但更多的鬼族卻向我們這邊撲來,明明我還站在艾崔斯特的保護法陣裡面,他們卻悍不畏死地用爪子和血肉汙染陣法試圖入侵。

綠葉沒發呆,他眨眼射出如雨般的箭替那些鬼族的腦子打洞,不遠處的審判護著還在對抗黑暗氣息、同時也對抗體內血厄之果的白雲後退,耶呂鬼王七大高手當前,但剛才來援的袍級卻分出人手對付他們,連被高階魔獸和鬼族絆住的奴勒麗和黎沚出聲喝止都沒用,另一頭的羅蘭分身乏術,因為他正和莉可莉絲纏鬥。

「我去幫忙。」艾崔斯特的臉色不太好看,看著在莉可莉絲的歌聲下節節敗退的羅蘭,他只能加入戰局,只是在他離開後,我周遭的法陣忽然縮小,幾乎只將我和綠葉容納進去,光芒變得更加耀眼,但我們兩人卻都臉色一變,因為這不只是保護的法陣,同時也是束縛之陣,換句話說我和綠葉被困住了!

「你做什麼!」我厲聲對不遠處一名黑袍喝道。

「戰靈天使的少主,請您和旁邊那位精靈族的閣下待在那直到戰鬥結束。」剛才和艾崔斯特一起轉來這裡的黑袍義正嚴詞地說,表面上他的舉動像是要保護我,但我曉得他是不打算讓我插手審判和白雲那邊的狀況。

烈火跟寒冰都陷在鬼族和妖獸的圍困中,遠處的孤月雖然沒有失去意識,但他似乎傷到要害,不斷顫抖著身子卻怎麼樣也爬不起來,因為要保護體型龐大的他,一時間面對巨狼的大地和堅石陷入苦戰。

整個西大門又混戰了起來,艾崔斯特沒有注意到這裡的狀況,我的體力也還沒恢復到可以強行破壞一名黑袍的陣法,而後,變卦從空中開始。

天上的海流散掉了,混在大群鬼族中出現的比申鬼王七大高手咧開笑,摔落的是帶著水花的藍色人影。

 

 

 


 

 

上一篇:第二人生★第一百三十七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