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一百五十二章★

「嗯?隊長,現在還不到交班的時候。」非米安露出疑惑的神色看向雷瑟。

「我們今天沒課了,所以提早過來。」雷瑟簡單地解釋道。

「嗚嗚,太陽你明明說不會睡太久的,都已經睡兩個學期囉!再不醒來的話會留級喔!」艾梅(艾爾梅瑞)趴在床邊望著熟睡的天使呢喃。

雷瑟不打算打擾,反正接下來也沒課的艾梅(艾爾梅瑞)晚餐前都會待在這。

「隊長,最近的局勢不太好,先前的夜妖精事件後,還是陸續有其他種族意圖闖入。」非米安盡責地報告道:「目前依照您的命令以逼退為主。」

「乾脆抓起來嚴刑拷打算了!」一旁的艾德恨恨地磨牙,「那些夜妖精綁冰炎就算了,綁隊長要做啥!」

由於西亞(格里西亞)的身分,他一陷入沉睡後就由安因和艾崔斯特將情況通知了公會,畢竟戰靈天使少主消失絕對是件嚴重的事情,得知情況後,公會以安全需求將沉睡的天使移到了醫療班的特殊病房中。

畢竟西亞(格里西亞)治療戰靈天使族長的方式實在千古未聞,為了避免發生意外,待在治療士眾多的地方總是比較安全,但在醫療班先前受到夜妖精襲擊時,西亞(格里西亞)也同樣成為目標之一。

「太陽也能解讀古代語言,」艾梅(艾爾梅瑞)依舊趴在床上凝視著天使:「而且根據湖之鎮回傳的情報,夜妖精的目的是古代陰影封印,繼承六百年前戰靈天使血脈的太陽對他們來說應該有利用價值吧!」

「可是這陣子想來盜走隊長的種族不是只有夜妖精。」依菲亞冷靜地分析。

自從西亞(格里西亞)進入深眠,過往不敢伸出爪子的豺狼覺得這是個好機會,襲擊者甚至不只與戰靈天使有過仇隙的種族,幾個月前的夜妖精便是一例。

好在西亞(格里西亞)可能會受到襲擊還在他們的意料中,所以雷瑟一開始就替所有的聖騎士排班,西亞(格里西亞)的床邊至少會有六名騎士守護,每兩個小時輪班一次,每次一定會有一名騎士長坐鎮。

而且只要有空閒,其他人也會守在這,即使天使少主已經睡足一年,他們依舊沒有鬆懈,也不敢鬆懈。

「你還好嗎?」觀察著先前重傷時曾被勒令不得與自己接觸的友人,夏碎有些擔憂地問。

他被鬼族的兵器砍傷,身體裡的黑暗氣息讓他隨時有轉化為鬼族的可能,因此任何黑暗種族都不可以在那時靠近他,繼承了黑暗種族頂點血脈的雷瑟更是直接被列入探病黑名單。

「我沒事。」注視傳訊影像中的友人,只是與對方連繫確定他們沒事的雷瑟輕聲地說。

「那就好,那麼、等離開焰之谷後,你能來帶我們嗎?」夏碎記得雷瑟有著高深的空間法術實力。

「……你們到底在焰之谷做了什麼?」不管這趟旅程再怎麼不平靜,沒想到他們居然順便掀了人家老家。

「只是某些傢伙沒事找事。」影像裡擠入另一個好久不見的友人,混血精靈正精神奕奕地罵人。

看來治療是成功了。

冰炎的靈魂和身體被分開治療,擁有妖師詛咒的靈魂被寄放在時間交際之處淨化,身體則在醫療班內進行治療,他的狀況十二聖騎士都清楚,冰炎能順利清除掉體內的毒氣和黑暗氣息,他們的太陽騎士功不可沒。

但不管西亞(格里西亞)本事再大,完全被撕裂的平衡仍舊束手無策,何況後來他自身也陷入了沉睡,因此醫療班計畫在身體穩定後由公會派遣可以信任的袍級將冰炎送回焰之谷,由他的血親協助處理。

雖說冰炎的父母一千年前就去世了,但精靈王以及焰之谷的狼王可還健在。

沒想到變化永遠快過計劃,夜妖精襲擊醫療班時打斷冰炎的治療導致他的情況惡化,於是這段治療之旅必須馬上啟程,公會只好倉促找了一名黑袍、一名紫袍、一名無袍(之後又跟去另一名無袍)作為護衛人員。

若非變數這麼大,雷瑟最初也被編入護衛名單當中,偏偏夜妖精襲擊醫療班時同樣對西亞(格里西亞)出手,讓他們自顧不暇,雖然兩邊都是朋友,但要問雷瑟誰比較重要,所有認識他的友人都知道答案。

同樣的,其他十二聖騎士都無法協助冰炎的治療之旅,他們顧好自家聖殿之首已經是分身乏術,因為在夜妖精之後,竟有許多種族對失去反抗能力的天使少主伸出魔掌。

而冰炎這趟旅途從最初就註定不會平靜,沿途一直被捲入麻煩事,最後甚至被牽扯進兇影的爆發……應該說他們註定被扯入,因為夜妖精的目標打一開始就是兇影。

歷經種種事件後,冰炎總算被送入焰之谷的領地,結果差點回不來,除了焰之谷的王似乎希望將外孫留個三冬五載之外,還有各方勢力跳出來湊熱鬧。

冰炎一來不是會被外公關在家裡休養的乖孩子,二來脾氣也沒好到會老實被他方勢力捉住,於是他乾脆翹家了,為了甩掉諸多追兵,甚至還聯繫夏碎他們幫忙。

「我們再過一天後就會脫離焰之谷的領地,能麻煩你接應嗎?」夏碎努力將友人拖下來變成共犯,「可以約在契里亞城見面,我們家在那裡有據點,我能保證你不露臉。」夏碎也沒忘了雷瑟的立場有點微妙。

「我明白了,你們要進入契里亞城前再連繫我。」雖然是為了顧著西亞(格里西亞),但先前友人有困難時他沒出手幫助是事實,雷瑟本來就不是會對朋友袖手旁觀的人……的魔族。

「話說回來,那傢伙還沒醒?」瞇起銳利的紅眼,冰炎的口氣聽不出情緒。

「還沒。」知道他口中的「那傢伙」是誰,雷瑟只是照實回道。

「反正等冰炎回去後,他肯定會馬上跳下床。」很清楚兩名友人不對盤的程度,夏碎按住冰炎的肩膀,「我記得他也有不少帳要跟冰炎清算。」這麼說著的夏碎身上冒出一絲連雷瑟都看得很清楚的黑氣。

冰炎先前闖入鬼王塚送死的行為別說夏碎和西亞(格里西亞),就是雷瑟都有些光火,何況他們?

想來夏碎已經和冰炎算過一回帳了,但他一點也不介意讓與冰炎實力相當的死對頭再和他算一次。

「這麼說也是。」無視冰炎黑掉一半的臉,雷瑟是真心地這麼認為,他很贊成冰炎最好得到一次教訓。

「我們再四天就會進入契里亞城,就在藥師寺家的產業碰頭吧!」收回玩鬧的笑意,夏碎認真地說。

「好。」計畫敲定。

雖說使用了空間法術,但夏碎他們的隊伍人不少,就是雷瑟也沒辦法一口氣帶著這麼龐大的人數跳移太長的距離,因此沿途得停靠許多地方休息,當然也拉長了時間。

偏偏中途千冬歲接到了情報,醫療班又受到襲擊了,目標明顯是那位尚在沉睡的天使少主。

雷瑟的表情當場就沉了下來,但他沒有慌張,因為他相信同伴的實力。

由於要出遠門,他老早就把西亞(格里西亞)的護衛安排成一班八名,每一班都會有兩名騎士長。

不過理智上明白沒問題,他仍是加快趕回的速度,即便壓縮到休息的時間,但進行空間跳轉的人都沒喊累了,勞煩人家來幫忙的人當然更不敢有意見。

「比想像中的嚴重。」看著滿目瘡痍的醫療班大廳,夏碎的表情不太好看。

「活像鬼族又打來了,守世界最近可真不平靜。」阿利嘆了口氣。

「醫療班的防禦機制被癱瘓了,即使我的空間法術原本就可以無視防禦法術直接跳轉進來,但我剛才一點阻礙也沒碰到。」雷瑟的表情異常冰冷。

瞥了眼已經注意到他們這夥援軍的襲擊者,冰炎直接撂下話:「這邊你們處理,先把我帶去『他』那裡,釜底抽薪比較快。」這話是看著雷瑟說的。

「好。」雷瑟也希望盡快讓西亞(格里西亞)清醒,當初同意讓他沉睡時沒料到大戰方歇,居然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襲擊者也是因為戰靈少主沉睡才敢出手,否則平時誰敢挑戰手段霹靂的「血腥天使」?

「褚,別給我腦殘!讓我回來知道你沒幫上忙的話,我們就走著瞧。」冰炎冷冷地瞥向正一臉哀怨,似乎在哀嘆公會怎麼一天到晚被襲擊的褚冥樣。

「我又沒有想逃走!」褚冥漾馬上替自己抱不平,這兩趟旅行危險得要死他都沒逃了,現在還逃個屁啊!

「我也沒說你要逃走,只是你要是又顧著腦殘發呆我就宰了你!」冰炎早就注意到大戰和兩趟旅行下來,這小學弟早就不像最初那樣怯弱,只是發現學弟在腦殘不出手修理一下就不是冰炎了。

「我們走。」沒有繼續打鬧的空閒,雷瑟一把抓住冰炎,再度跳轉空間。

「嗯……差不多也要讓這些傢伙知道,我們醫療班可不是好惹的。」由於兩位重要的主戰力離場,襲擊者立刻就撲上來,米可蕥召出了夕飛爪,碧綠的爪子反射出森冷的光。

『呼、呼……』溫軟的孩子安穩地睡在天使族長的懷中,抱著自己的孩子,平時連睡眠都帶著剛毅冷酷線條的臉也柔和了下來。

一個身體負擔兩個靈魂實在太辛苦,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兩個靈魂都進入沉睡。

天使少主的夢中、或說意識中,一直都豎著高高的古樹,古樹的枝葉盤繞著一座純白的神殿,那是他潛意識中塑造出來的幻境,但是在夢中,那些幻象就是最真實的東西。

無數的夜晚,失去族人的天使總是睡在座落於古樹懷抱的神殿之中、睡在他過往的房間,只有在夢裡他才能回到這裡,哪怕眼前的景象只是夢裡的幻境也能令他安眠。

輕柔的歌聲迴盪在枝枒間,與主人靈魂相連的幻武兵器能夠自由出入主人的夢境,也因為天使的夢實在太美,春神不由自主地駐足,或是一同沉眠或是歌唱。

沉穩的天使將軍靜靜地靠在樹梢上,六百年來的守護、轉換,以及大戰時解放力量對他的消耗太大,泰半的時間,他也是睡在自家少主的夢裡,此處對他來說,同樣是個瑰麗而溫暖的搖籃。

『魔族皇子、精靈少主,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有著五條尾巴的天使將軍沉靜地望向藉由幻武兵器聯繫而入侵夢境的不速之客。

春神句芒與冬神玄冥可以說是系出同源的四季之神兵器,彼此之間當然會有一定的聯繫,就是憑藉武器的這份特殊性,魔族的皇子才得以讓意識進入天使的夢,甚至多帶一名偷渡客。

『擅自闖入實在非常抱歉,但我們並非敵人。』樹下的雷瑟禮貌地應答,他知道自身的種族與對方互為世仇,天使將軍沒有當場拔劍相向可說是相當和善了。

『我曉得,哪怕大多數的時候都在沉睡,但我畢竟憑依於小少主身上。』正因為知曉,她才沒在對方入侵的那瞬間抹殺他們,哪怕眼前只是兩抹意識,僅餘靈魂的她也能重創他們。

『他還打算繼續睡下去嗎?』冰炎冷不防地問。

『小少主可不只是在睡眠,在修復族長的靈魂之前,唯有讓意識陷入深眠才能夠減少身體的負擔。』天使將軍皺起眉,這些孩子應該明白這件事。

『近一年的沉睡足夠穩定天使族長的靈魂,只要他的靈魂安定並且沉睡在天使少主的身體中,天使少主即使清醒也沒關係。』冰炎直勾勾地和天使將軍四目相交。

『……』天使將軍沒有回話,事實上,混血精靈說的沒錯,共存於同個身軀的靈魂只要穩定、身體也適應後,就不會造成太大的危害,何況他們還是血親。

但如果可以,她希望不斷經歷悲傷的孩子能夠繼續休息,雖然清醒的時間不長,她依舊知曉年幼的少主總是被依賴的那方,明明他是個未成年的孩子,卻沒有徬徨和迷失的權利,總是要咬牙撐起所有重擔。

『西亞,你還打算繼續睡嗎?』這裡終究是天使少主的夢,身為夢境的主人,他能夠知覺夢境發生的所有事,『你的同伴為了守護你而奮戰,你卻打算繼續睡得不省人事?』冰炎曉得天使一定聽得見他的話語。

『夠了!他也很疲憊,沒必要勉強他醒過來!』審判皺起眉,硬是拉住冰炎。

其實他也希望搭檔能夠好好休息,這也是他明明有辦法入侵夢境卻遲遲不動手的原因。

直到他的太陽騎士陷入沉睡,他這個審判騎士才曉得對方平時身上究竟扛了多少他們所不知道的責任。

『我不曉得原來你那麼沒用!』冰炎完全不理會雷瑟,直接彎起冷笑說:『只是多攬了些責任在身上就撐不住了?如果是這樣,你就繼續當你的睡美人好了!』

『你!』蒂璉瞇起銳利的眼,但她還沒動手,金色的鎖鏈直接往冰炎的方向射去,不過他頭一偏就躲開了,遭到攻擊的混血精靈臉上反而勾起另一種笑,他抬頭望向不知何時出現在古樹上的幼小天使。

稚氣的臉龐氣勢洶洶地俯視底下的冰炎,年幼的天使正站在巨大的古樹上,居高臨下瞪著他們,令他們吃驚的是,幼小天使的身後竟然站著天使族長。

『格里西亞?』雷瑟露出鬆口氣的神色。

年幼的天使沒有理會他,而是回身看向自己的親長,天使族長摸了摸他的小腦袋,接著輕輕頷首。

然後,天使伸出小小的雙翼,在天使族長罕見的溫軟目光下他振翅飛下,伴隨著落下的過程,天使的身體開始迅速成長,雙腳著地後,他變成與魔族和精靈年歲相仿的少年姿態。

『你應該可以清醒了吧?』冰炎雙手抱胸地,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

『關你什麼事!』的確是因為睡得太舒服,結果睡到不想起來的天使口氣很差地回道。

『族長。』蒂璉恭敬地對樹梢上的天使族長行禮。

『……』加利德法也回以對應的禮節,然後他轉身回到神殿。

『請放心,親長大人不要緊。』天使少主轉頭對守護他們的天使將軍說明,『親長大人接下來會繼續沉睡,但他的靈魂已經穩定,我的身體也能習慣複數靈魂的重量。』

無奈地嘆口氣,既然少主發話,身為天使將軍的蒂璉只能接受他的決定,然後她輕聲地忠告:『小少主,醒來後頭髮記得綁起來喔!你的武技不佳,空隙還是減少一點比較好。』她輕輕地撫著對方柔軟的髮絲。

『好的,』天使少主彎起笑,『那麼、該起床了。』

 

 


 

 

上一篇:第二人生★第一百五十一章★

一般留言 (1)

  1. 求更新 好久沒有更新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