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第二人生 ★第四百零八章★ (NEW) 9/23

「嘖,又來了嗎?」在競技賽徹底結束前都不打算鬆下警戒的夜行人種語氣不耐地說:「就不能去做些有意義的事?」

表面頂著一個白袍身分,本質實際上是紅袍的萊卡這三天幾乎都沒睡,刃金騎士原本就負責在背地裡調查情報,這些日子他忙著搜查那些襲擊者的背景。

偷襲與騷擾在競技賽正式開始前就已經相當頻繁了,由於代表隊員負傷,這三天更是變本加厲,讓原本已經很忙的萊卡忙上加忙,要不是已經被某位天使少主鍛鍊得非常習慣了,他肯定會成為第一個過勞死的吸血鬼。

在自己死之前,還是先讓這些傢伙全部去死好了!

雖然有些想動手洩憤,可是並不想在沒必要的情況下浪費體力的萊卡沒有抽出武器,畢竟保護選手是維安人員的工作,就算對方心裡正不高興,也不能怠忽職守,否則就有串通之嫌。

當比血更加紅豔的狂風捲起無數白雪時,慣於應對偷襲和算計的詩織已經反射性將原本設置在自家人身邊的結界提升了三個層級。

雖說她身後的騎士長們無論前世今生位階都比自己高,可是防禦是她的主要職責,要是自掃門前雪的話,回頭免不了要被秋後算帳。

「正主兒還在後頭。」海妖精已經開始從蛛絲馬跡中抽絲剝繭出這波襲擊的幕後兇手。

倏然殺出的血之雪暴不過是障眼法而已,鮮紅和雪白的兩道色彩將彼此襯得相得益彰,明明只是兩種色彩,卻能達到給人眼花撩亂的效果。

這點小聰明他們一望即知,因此沒有人對這突發變故露出過大的反應。

啊、沒反應的不包括心情正不高興的維安人員。

女仙人十分盡責,正如萊卡所預想的那般,哪怕心裡對敵校代表隊選手有再多不悅,她仍是沒有放任襲擊者的粗暴行徑,也不被允許這麼幹。

銳利到近乎是凶殘的仙氣暴力地切碎艷紅色的雪之風暴,鋒利的仙氣化成氣旋,一邊急速迴旋、一邊將他們面前的術法乾淨俐落地支解,連苟延殘喘的餘地都不留。

或許是想把心裡的不悅發洩在沒事跑來觸霉頭的白目們身上,女仙人話都不說一句,她不知何時抽出古色古香、古樸得像是該擺進博物館展覽的短雙戟,左右各揮一劃,瞬間將兩道黑影從雪地中打了出來!

「如果是劍揮出的就是劍氣,戟揮出的應該要叫戟氣……?」閒閒沒事幹只能看戲的詩織正思考著無關痛癢的瑣事。

但她沒有特意壓低音量的自言自語順著冷風傳入在場所有人的耳中,先不說對她的性格習以為常的原.聖騎士長們,身為當事人的仙人柳眉緊皺,顯然聽得懂人話的雪貂很人性化地回頭朝詩織翻了個白眼,還用尾巴安撫似地拍了拍主人的肩頭,讓她別被無關緊要的話語分心。

「那個是幻獸嗎?」被雪貂賞了白眼的詩織平時就不在意他人對自己的看法了,何況是初次見面的小動物,不過她的眼力雖然不怎麼樣,可是那隻雪貂總給她一種說不清的違和感。

才剛去過幻獸學院的她直覺那玩意絕對不是幻獸,但也並非成精的動物,死黨裡面就有一票動物,即使眼力再差,詩織也不至於認不出動物精怪。

「那是仙獸。」半精靈早在第一眼看見雪貂時就發現那隻小動物個頭小小但來頭不小。

雖然是混血者,但畢竟繼承了與自然、動物親和性極高的精靈血緣,艾梅和許多動物系的種族都有交情,他甚至在蓬萊島作過客,結交了不少仙人和仙獸。

曾在蓬萊島與眾多仙人、仙獸切磋過的艾梅深知仙獸的真正實力絕對不能看外表,不然絕對會死得不明不白。

儘管現在死得冤枉的應該是慣例來找碴卻不小心掃到颱風尾的襲擊者。

……嚴格說來,他們也不算冤,自己做死送上門來,被宰也沒話說。

武鬥派的女仙人下手乾淨俐落且毫不留情,雙方武力值差距非常明顯,不過對面若是有與高手硬碰硬的骨氣,打一開始就不會跑來偷襲代表隊,因此一發現苗頭不對,兩道人影立刻碎化!

黑色的人影剎那間分解四散,在純白的雪地之上化為無法計數的暗色蟲蠅,化整為零地重新進攻!

「這根本不只分解,還自體繁殖了吧!」詩織用著十分刻意的厭惡語調嫌棄道。

無數的黑蠅大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加,如今要是再度重組,其體積絕對遠超過剛開始的兩名刺客,若以同樣尺寸來組合,估計兩個人散出去的黑蠅可以組回六個人。

數量不斷擴增的黑蠅大軍除了虎視眈眈進攻阻攔牠們的仙人之外,一部分也嘗試繞道,準備越過維安人員來攻擊參賽者。

「……」當黑蠅撞上自家結界時,詩織的雙眸一冷,瞬間再佈下十來道的保護結界。

「被針對了。」在場所有人中,視力最為優越的艾梅清楚地看見那些黑蠅正在啃咬結界,最開始佈下、最外層的那道結界已經在眨眼睛被咬得坑坑巴巴,結界自帶的守護流光也被吞食不少。

「意料之內。」客觀來說,萊卡認為換成自己的話,他也會這麼做。

畢竟正選之一是眾所皆知的結界高手,而且偏科偏得很兇,那麼當然得針對她做破除結界的事前準備。

不如說,假如有隊伍沒有提前規劃應對結界的策略,那麼他們毫無疑問是來湊人數過個水!

「有完沒完!」隨隊的鳳凰族藍袍蘄克亞頭上擰出青筋,決定無視周遭的冰雪環境放一個大型火瀑!

火焰是消毒殺菌的好東西!鳳凰族專用的淨化之火尤其好用!

「讓我來吧。」一眼看出同伴想做的事情,不想搞得太過驚天動地、更不希望砸了雪國學院外門的艾梅自告奮勇,「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停止吵鬧吧!」

伴隨著包圍上來的大量黑蠅,鋪天蓋地的振翅聲更是令人心生煩躁,聽不下去的艾梅用手指彈出一顆銀色的鈴鐺。

核桃果大小的鈴鐺鳴響足以震動整片雪地的空靈鈴聲,不只將黑蠅無形的音浪全數彈回,更把具有實際形體的牠們全數震開。

彷彿是遭到不同方向的海浪猛烈拍擊,猶如黑潮一樣環伺他們的黑蠅立刻向後潰散。

艾梅的反擊並沒有到此結束,那道震響的莊嚴鈴聲勾起雪地的呼應,地面剎那間湧起純白的冰霧。

當艾梅再次彈響鈴鐺,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的冰霧瞬間滲入黑蠅大軍之間,眨眼間將牠們盡數凍碎。

半空中落下密密麻麻的漆黑蟲骸,可是剛落地就被晶瑩的白雪徹底覆蓋,彷彿從來不曾存在。

幾秒前擠滿黑蟲、吵嚷無比的雪原,轉眼間安靜得像是所有一切都陷入了沉睡,只有輕柔飄渺的冰霧靜靜飄盪。

「精靈族的幻鈴。」萊卡知道同伴使用的那顆鈴鐺是什麼來路,雖然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艾梅拿出那樣的物品。

「這是母親給我的護身符。」至少艾梅一直以來都把這顆精靈族手工出產的鈴鐺當成純粹的護身之物……直到上一次的學院祭,看見某位名義上是吟遊詩人的天使很不科學地拿一顆半路上撿到的鈴鐺一路輾壓敵人。

既然人家隨便拿顆鈴鐺都能玩音爆,隨身帶著精靈族特產幻鈴的艾梅總算想到該物盡其用。

由能與自然萬物溝通的精靈族親手製作,幻鈴的鈴聲能夠引發所有事物的呼應與和聲,不僅能在不造成多於破壞的條件下勾起自然之力壓倒性殺敵,那優美靈動的聲音同時還兼帶安撫周遭所有人心緒的功能。

聽上去很矛盾?

但是精靈族原本就是慣於翩然剁掉敵人的種族,所以沒什麼不合理。

就連原本火氣挺不小的女仙人,在那陣鈴聲平息下來之後也跟著冷靜了,她對艾梅微微頷首、作為致謝,然後再次轉過身帶路。

俗話說夜長夢多,為了避免出現下一波襲擊,快點將競賽選手送入會場才是最佳方法。

雪地上的監視感並沒有散去,搞小動作的傢伙肯定還翹著二郎腳看戲,或許已經在著手下次偷襲的準備工作。

仙人絕大多數都能超脫對五感的依賴,所以不管對面的傢伙藏得多隱密,雪國祭咒學院的女仙人也能找得到視線的來源。

「……」面無表情的女仙人將灌注著兇猛壓力的目光迎上躲在暗處的窺視,直接將藏頭露尾的傢伙給暫時逼退。

儘管她整個人背對著代表隊選手,但身經百戰的聖騎士們並沒有漏掉引路人的舉動,順著仙人的威壓,原本就很擅長逮狐狸尾巴的紅袍們順藤摸瓜地找出了隱藏在空氣中的微弱力量。

那只是道聯繫而已,讓幕後黑手不用在場都能玩出各種把戲。

不過既然都說是「聯繫」,另一端會接到哪去自然是誰都猜得出來。

覷準機會,隊內公開的紅袍──海妖精希歐呼出了一小口透明的水霧,在白雪滿天飛、白霧繚繞的環境實在隱密得很,就連前方的維安人員都沒有察覺到不對勁。

倒是她肩上的小白貂敏銳地瞥了一眼希歐,圓滾滾的金色眼眸在雙方視線相交的那一剎那傳來絕冰的寒意和殺意。

好在充滿靈性的仙獸於第一時間理解到希歐的舉動針對的不是牠的主人,因此沒有多做反應,這讓希歐忍不住鬆了口氣。

「仙獸果然不可貌相。」希歐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喃喃地說。

只憑對方投來的那麼一眼,他立刻意識到自己上一秒是鬼門關前走一遭了。

那隻白貂肯定不是普通的仙獸,那瞬間的隱蔽威壓讓身經百戰的希歐立刻理解到一個很不講道理的事實,如果讓那隻看似無害又可愛的仙獸認真起來,擰死鬼王高手都不是夢話!

在嚴酷的低溫雪地下,配上甚至不到一秒的冷酷視線,希歐身上的冷汗都結冰了!

即便知道人不可貌相,仙獸的外表更不可信,但那外表未免太詐欺!

很明顯的,在場實力最強的恐怕就是看上去軟萌無害的小雪貂了,沒人規定強大的幻獸不能跟隨比自己弱的主人,沒準人家包了三餐和下午茶嘛!

……假如包伙食就能養隻能虐殺鬼王高手的雪貂,就算對方要求餐餐要五星級料理,希歐都能爽快同意。

除非對方只吃仙果靈花,那就沒轍了……或許可以問問他們家那位把房間搞成溫室的天使少主,那一位一向在奇怪的地方特別有辦法。

希望他此時此刻正一如既往地把在暗地裡搞鬼的混帳修理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一邊進行反追蹤,希歐一邊將現有的情報回傳。

明知肯定會有襲擊者,天使少主卻沒有多派幾名同伴隨行,自然是有其他的工作要他們處理。

敵暗我明只會沒完沒了地被動挨打,所以必須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

身為陰人的祖師爺,原.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正虎視眈眈地等待他們自投羅網!

『開!』沒有收回武器的仙人倏然用其中一把短戟向著滿是濃霧的方向虛揮一劃,好似是被切開的白紙,無形的霧氣被筆直切出平整又俐落的斷面,『以吾聲為鑰,解六花之鎖!』

當白霧向兩側分開後,離地大約兩公尺左右的位置浮現出一朵碩大的半透明銀藍雪花,中心的六角形大得足夠擋住兩、三個人,外圍有六根狹長且粗壯的銳利冰柱緩慢地轉動,捲起更多雪白的冰霧。

眾人還沒做何反應,雪花的中心隨即湧現一圈又一圈的漣漪,僅限那個區塊顯現出完全不同的景色。

「啊、芝麻開門了嗎?」詩織恍然大悟,原來眼前被召出來的雪花是通往雪國學院的門扉。

完全沒有招呼身後的外校者,仙人以仙鹿般優雅的身手縱身一跳,優雅地躍入那扇雪晶之門的內側。

「不知道可不可以提出抗議,這高度太不友好了!」面對必須得抬頭才能看見的雪晶之門,詩織真心慶幸自己幾年前就找回上輩子的記憶,並且有乖乖鍛鍊身體的基礎能力,否則這會兒哪有可能說跳就跳進離地兩公尺高的門啊!

「快點進去吧!」艾梅無奈地催促道,不看氣氛的學妹不管怎麼說都是他們隊伍名義上的代理隊長,必須最先進入才可以。

其他四人也紛紛往兩旁退了一、兩步,讓出一點空間給正在做簡單的暖身運動,大概是想來個小助跑的詩織。

詩織也不覺得讓一群聖騎士長讓位有什麼不妥,自己的舉動夠顯眼的話,正好還能掩護他們。

畢竟她此次的任務,就是當一個顯眼的靶子!

身為太陽小隊的地下副隊長,詩織即使沒有感知能力,隨意擺動四肢做簡易暖身運動的她並沒有漏看他們隊上的吸血鬼隊員腳下的漆黑影子正以緩慢、不起眼的速度轉淡,彷彿被周遭的雪地給稀釋,也像是滴入清水中的墨汁,一點一滴地擴散到水中。

「嘿、咻!」即使訓練過了,先天素質不佳的詩織還是得用神術偷偷強化身體並且小小地助跑,才能不鬧出笑話地一躍而入。

相較她,後面的另外五人輕鬆多了,他們只要膝蓋稍微使力就能跳得起來。

不過在進入之前,明明是目前的隊伍中位階最高的兩名紫袍之一,卻從頭到尾都十分沉默的狩人羅蘭警戒地回望一眼乍看下什麼都沒有的雪地。

「伏明,櫻吹雪。」羅蘭揮出幻武兵器,狠戾揮下的深色兵刃在剎那間捲起狂亂的櫻花風暴。

銳利得不似花瓣的櫻之颶嵐攪起漫天狂雪,瘋狂且暴力地席捲整片雪原,將藏身於雪霧之後的各方不速之客冷酷地大卸八塊。

掃尾之後,毫不在乎那些人究竟是生是死的羅蘭矯健地在雪晶之門即將關上的瞬間鑽入門扉的內側。

 

 


 

上一篇:第二人生 ★第四百零七章★

一般留言 (6)

  1. 这个礼拜有更新嘛,我很期待😳

  2. 啊!糟糕重複發到了…抱歉啊雪姊姊,忽略就好

  3. 雪姊姊~~你可不可以也把之前的織夏情放來網路上?我是沒錢的國中生,從小學就超~迷戀太陽和審判,拜託,不然等到我有辦法買的時候恐怕都買不到了…

  4. 雪姊姊~~你可不可以也把之前的織夏情放來網路上?我只是個沒錢的國中生,我從小學就超~迷戀太陽和審判,拜託嘛!不然等到我有辦法買的時候恐怕都買不到了…

  5. 新章! 好開心!!!
    想要問一下,雖然已經跟原著合不回去了,而且第二人生是太陽的故事,冥漾還能有那種發威的機會嗎?

    • 有啊~ 漾漾在第二人生裡面,也是時不時就會展現一下實力的!
      畢竟上回學院祭竟然打破了冰炎學長的零死亡紀錄,競技大賽不好好發揮的話,學長第一個不饒他~XD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