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與辛香料★第一章★【特殊傳說同人文--冰漾】

★★★請大家一定要看這次的作者前言,否則被雷劈死本人恕不負責!!!!!!!★★★

好吧!我承認我欠打,

書卷情人的坑還沒填完就又開坑了……

先提醒一下喔!

可能很多人看標題就發現了,這篇是某雪在看《狼與辛香料》時生出來的妄想文,當然主角還是冰漾啦~

但是有雷到的人麻煩請慎入!否則雷死請不要來找某雪要醫藥費~

*☆~正文開始~~~

載貨車的輪子緩緩駛下坡,貨車上載滿了各式各樣的貨物,但前頭的兩匹馬兒依舊踏著悠閒的步伐,不過拉著韁繩的主人似乎也不急,掛在貨車旁的鞭子基本上純屬裝飾作用。

藍藍的天空配上雪白的雲朵,四周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只有馬車目前行駛的這條小路有另外用木頭舖過,若是繞別條路的話,恐怕車輪還會陷入泥土中。

平穩的風景配上舒適的天氣,是個讓人不禁想打瞌睡的午後。

「……」到達了山坡下,馬兒停了下來,因為眼前一隻接著一隻的白羊正從小路上通過,沒有任何的不耐,畢竟根本不趕時間,但手持長棍,披著深藍色披風,且蓋住臉孔牧羊人似乎驚覺自家的羊群擋住了馬車的路,於是他吹了個口哨。

「!?」一隻有著漂亮藍眼睛的可利牧羊犬竄了出來,訓練有素的馬上將羊群趕向另外一邊的草原,牧羊人這才匆匆對馬車的主人一鞠躬表示歉意。

「……」同樣用深色的披風遮住自己的面容,駕駛著馬車的旅行商人只是搖搖頭表示自己不在意。

「哇!」沒想到就在牧羊人轉身要離開時腳卻一個打滑,整個人只要摔倒在綠油油的青翠草地上。

「……」商人一陣無言,但看到人家都摔成這樣也實在不好當作自己沒看見,於是便拉了拉馬的韁繩,反正這條道路除了他以外也沒有別輛馬車了,就算把車子停在路中央也不會有事。

「好痛……」牧羊人揉了揉自己撞到草地的腦袋低聲的說,因為剛才的跌倒,本來遮住面容的披風也滑了下來,露出一張頗清秀的臉。

牧羊人是個看起來沒有多大的少年。

「還好嗎?」商人走下馬車將牧羊少年扶了起來。

「謝…謝謝。」少年有些慌張的道謝。

「不客氣。」商人淡淡的說。

「汪!」毛色優美的可利牧羊犬馬上竄回了主人身邊,用著警戒的目光看著接近他主人的陌生商人。

「汪汪!」沒想到從商人的貨物車上卻傳來了更加兇狠的叫聲,商人和牧羊人同時回過頭去,一頭有著白色長毛的阿富汗獵犬帶著孤傲的眼神瞪著牧羊犬。

「……」雖然訓練有素的牧羊犬沒有回叫過去,但是卻也微微蹲低了身子擺出攻擊的姿態。

「米納斯,不可以這樣。」牧羊少年趕緊蹲下去撫著牧羊犬的頭說。

「烽云!」商人對貨車上的獵犬瞪了警告的一眼,獵犬很識相的把牙齒收回去(?),但目光依舊狠戾。

「對不起。」摸了摸愛犬的腦袋,牧羊少年歉意的笑了笑。

「不要緊。」商人毫不在意的說。

「請問……」躊躇了一下,牧羊少年望著道路另一端的森林說「請問您是不是要穿越森林到那裡的“溪流鎮"呢?」

「是的。」商人禮貌性的回答道。

「那片森林有成群結隊的狼出沒……」牧羊少年擔憂的說。

「我知道。」商人點點頭說,但他一點也不擔心,若是對狗稍微有些研究的人就會知道,他貨車上的那隻阿富汗獵犬就是古代王族專門拿來獵狼的獵犬。

「請小心。」牧羊少年疑惑的看了一下商人,似乎不懂商人為何如此的放心,但看見商人這樣的胸有成竹,也不好再說些什麼。

「你是從哪裡來的?」這回換商人好奇的發問了。

「溪流鎮。」牧羊少年簡單的說。

「你帶著整批羊群橫越有狼出沒的森林,卻沒有遭到攻擊?」這下商人對眼前的牧羊人更加好奇了。

「米納斯很優秀。」牧羊少年帶著有些靦腆的笑容說「!?」下一秒他卻注意到羊群因為他們兩人的對話而散了開來,接著迅速且熟練的指揮起牧羊犬重新將羊聚集在一塊。

看著牧羊少年俐落的指示,商人覺得也許羊群能安然橫渡充滿狼群的森林,這個少年大概也功不可沒吧!

簡單的聊了兩句話,兩人便又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分道揚鑣。

因為少年才剛從溪流鎮出來,而商人則正準備前往溪流鎮。

通往城鎮的樹林中,一切都很順利,雖然一路上商人確實有感覺到狼群虎視眈眈的眼神,但他車上那頭阿富汗獵犬可不是吃素的,牠的存在似乎也讓狼群有了顧忌。

總之,商人平順的到達了溪流鎮,那是個不大的城鎮,全鎮最高的建築莫過於那座聳立的教堂了吧!

城鎮雖然不大,卻有著幾間規模不算小的商行,商人仔細的比對了每一家對自己所載的貨物願意開出的價碼,順便再提高些價格,然後賣出。

這個商人比較奇異,他並不是個急於功利的人,所以一點也不趕著要再採購東西並且運送到下個城鎮。

所謂的旅行商人,就算長時間停留在一個地方也不會有任何的好處,所以沒有一個旅行商人會這麼做,也因此架著馬車奔波是他們最常見的形象。

不過這名商人,最初之所以成為旅行商人也只是為了能夠四處旅行,可能有目的,可能沒目的的到處看看,如果成為一個旅行商人的話,即使到處跑也不會有人對自己起疑心,還可以順便賺些盤纏在身上,這就是他當旅行商人的原因。

因此既然身上的錢夠用,這位奇特的商人當然也不急著賺錢,隨性的找了間舒適的旅館住下,商人打算悠哉的在這座城鎮晃個幾天,雖然這裡不是什麼大城市,但那份寧靜卻是哪裡都比不上的。

本來他以為這幾天都會這樣平淡的度過,接著繼續踏上旅程,卻沒想到偶然間的重逢在他一成不變的旅途中成了個轉捩點。

「你到底使用了什麼邪術!?為什麼狼群都不會攻擊你?」金黃色的夕陽灑落街道,隨意漫行著的步伐卻讓一陣斥責的聲音打亂了。

「!?」順著聲音望去,商人發現行人異於平常好事的個性,正快速的走避,看熱鬧的人居然一個也沒有。

「我…我…我沒有用邪術……」一個才剛聽過不久的聲音怯怯的說。

「……」本來也不打算多事的商人,卻因此停下正打算離開的腳步。

「哼!那為什麼你從來沒丟失過羊隻?在森林不受到野狼的襲擊,就算在危險的地方也不被傭兵攻擊?」教堂外一名修士激動的斥責著,批著深色披風的身影不斷低著頭。

「馬上給我滾出去!」修士一巴掌打長那纖細的人身上「這裡是神的眼下,容不得你這妖魔放肆!」瘦弱的身體禁不住那狂暴的對待,一個重心不穩摔倒在地。

「汪!汪!」看見自己的主人受到攻擊,本來只是在旁邊的待命的牧羊犬迅速衝了過來,雖然還沒撲上去咬人,但兇狠的神情一表無遺。

「你……顧好你的狗!」修士露出了慌亂的表情,但卻依舊斥責著少年。

「米納斯……」少年趕緊出聲道。

「……」牧羊犬稍微收起了兇惡的表情,但不屑和憤怒的目光卻仍然掩不住。

「……」驚慌的模樣一覽無遺,修士很快的扔下他們一人一犬回到教堂去了。

「……」少年露出了擔憂的表情,不過他剛失業了,擔心也是應該的。

「沒事吧?」怎麼說也算是有過一面之緣,商人上前簡單的問候道。

「啊!我不要緊。」少年有些緊張的回說,由於商人身上還是匹著先前的深色披風,所以少年一下子就認出他來了。

「是嗎?」商人是個不愛管別人閒事的人,儘管五湖四海的亂走,卻也沒交到什麼朋友,很大的原因在於他那冷淡的個性。

這次他也沒想過自己為何會跟個牧羊少年攀談,就算在路上曾碰過,以他的個性也不可能會多管,和對方的身分無關,只是因為他懶。

不過不可否認他對這名少年的確有著濃厚的興趣,能夠帶著羊群通過狼群出沒的森林,說實話,他根本不信少年有用什麼邪術,先別說他本來就不信這一套,重要的是少年墨色的雙眼如子夜般的澄淨,就某方面來說,他甚至認為這名少年比剛才那個修士更適合當個神職者。

儘管連認識都稱不上,他卻已經看出了少年擁有很乾淨的靈魂,雖說當商人只是方便,但即使在眾多爾虞我詐的商人之中,他依舊可以算是頂尖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從來沒有看錯過,不論是看商品還是看人,他一眼就可以看穿是上一切事物的本質,而之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沒無聞的原因,純粹是因為他一點也不想跟別人爭什麼。

「擁有優秀牧羊能力的牧羊人居然失業了?」並不是在故意諷刺對方,但你仍然覺得剛才上演的鬧劇實在荒唐。

「……」少年默不作聲,似乎正在想自己該何去何從,他一直都是靠著這個教會的幫助才能活過來的。

自幼就是孤兒的他,除了會牧羊以外啥都不行,他住在教會所提供的一個小小的、破爛簡陋的小房子裡,靠著幫忙教會牧羊而生,現在他被趕出教會了,他等於連同一個可以去的地方都沒有了,這世上沒有一個正常人會收留時常被當成魔鬼的代言人的牧羊者。

只不過他不曉得在他眼前的商人完全不能被劃分在正常人的範疇裡面。

「吶,」商人的腦袋裡面開始轉起了一筆不錯的生意,雖然賺大錢不是他的本意,不過有生意上門時他何樂而不為呢「我在這座城鎮休息幾天,過不久就要往北方出發,先前鬧了風雪凍死了不少牲畜,因此我正好要買些羊毛載過去賣。」

今年的北方很冷,又死了不少牲畜,失去了可以製作棉衣的原料,他相信這會式一筆好生意。

「……」少年乖順的抬頭用不解的眼神看著突然說起自己計劃的商人。

「羊毛當然可以直接買現成的載過去,但若中途碰上不佳的天候也實在惱人,」商人彎起了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所以我想買現成的羊隻帶去,剛好這做城市有賣一種羊毛品質很不錯的綿羊。」

「……」逐漸聽懂商人的意思,少年的眼中流出了一絲絲的希望。

「去北方的路上當然少不了狼群,何況綿羊也需要有了解的人來照顧和管理,所以我現在剛好欠一個牧羊人,一個優秀的牧羊人。」商人斗蓬底下的臉笑意更濃了。

「所以…你想雇用我?」少年怯怯的問,他不敢相信,居然會讓他碰到這麼好的事情。

他一直都很想離開這座對他極不友善城鎮(事實上顯少有城鎮會對牧羊人友善),而他剛才也失去了唯一的依靠,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居然有人願意帶他走,並且給他一份目前聽起來應該算是不錯的工作。

就不知道商人是否真的是個好心的人,或者是只是想把自己拐去賣而已。

「我不信神,所以不向神發誓,但我是個商人,所以我用自身的名譽擔保我和你是雇主與受雇人的關係,而我沒有虐待自己勞工的習慣,還有就是我不會將你拐去賣了,何況你這種年紀和長相也不大值錢。」開玩笑似的加上了最後一句,商人明顯的就是在逗著少年玩。

「呵。」明顯被逗笑的少年露出了已經許久不見的笑容,雖然只是個牧羊人,但他也曉得商人是很重視自身的名譽,因為若是失信於人,往後又該如何讓人信任並且與他做生意呢?

於是他不再多想,答應了商人。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