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凡的學校生活★第二十章★ (坑底)【特殊傳說同人文--冰漾】

一個大魔王會讓你死無全屍,那麼兩個大魔王呢?

答案是除了沒有屍體之外,大概會直接魂飛魄散吧!

「哼!」冷笑了一聲,學長用沒拿槍的另外一隻手畫了幾個圓圈,一團白色的霧氣跟著成形,跟著學長不斷畫圈的手指轉,裡頭閃著冰晶似的光。

『濤雷之刃,七天南方之角,奔龍啕響,狂鳳之嗔!』夏碎學長的身邊左右各出現了一顆金黃色的光球,表面還不斷出現肉眼可見的劈哩啪啦的電擊。

「!」旁邊的學長突然鬆開了本來抓著長槍的那隻手,當然長槍並沒有掉到地上,還是憑空浮在學長觸手可及的地方,接著,學長雙手突然合掌,分開時驟然拉出了一道銀光。

白色的霧氣扭曲著從裡頭有什麼東西緩緩伸出,先是宛若鳥喙般尖銳的嘴,湛藍色卻銳利無比的雙眼,而後是細長的脖子,剛才拉出的銀光則形成了光束,從裡頭扭曲著有什麼東西跑來出來,自兩旁伸展開來,本來是尖刺卻延連成了整片的彎翼。

「我的天……」而夏碎學長身邊的兩顆金色的光球,也該始緩緩的膨脹,左邊的那顆拉成了長條的形狀,像是蛇一般,然後逐漸浮出了清晰可見的鱗片,但在頂端卻又拉出了兩條細長的鬚,前端也長出了爪般的四肢。

另一邊的金色光球則展開了雙翼,自頂端拉出了細長優美的脖子,尾端則伸出了兩隻宛如雞爪般細細的腳,和一片比孔雀更加優雅,如扇般的尾。

「龍和鳳?!」伴隨著一身吼叫和昂揚的啼聲,我傻眼的脫口而出。

最恐怖的是無論是龍表面的鱗片還是那隻鳳凰的羽毛,都不斷有細小的電擊捲曲著彈跳而過,僅僅只是待在觀眾席上,都能夠感覺得到的巨大的壓力。

「等等…冰炎學長叫出的那是……」旁邊的喵喵慘白著臉看著學長那邊。

「!?」我這才把注意力轉到學長身上。

很好,銀光和白霧所拉出的形體居然接上了,銀光之後還拉出了巨大的身體和經狀的尾巴,下方更是如巨岩般粗壯的腳。

尖銳的鳴叫驚駭了所有在場的人,學長喚出了也是一頭龍,但是迥異於夏碎學長,夏碎學長所叫出的是東方代表吉祥的長龍,學長身旁的則是一頭西方的龍。

我的媽呀……

你們兩個有必要這樣雷霆萬鈞嘛!

「!」猛然震動翅膀,學長前方的巨龍發出了巨大的鳴叫,尖銳地刺痛了所有人的耳朵,接著牠迅速的伸長了脖子一口咬碎了剛才那些打算偷襲的傢伙好不容易才設起的法陣。

如果我認的沒錯,那個法陣似乎是很高階的陣法,我們高三才會上到的那種……

這個實力的差距也太恐怖了吧!

「不用手下留情喔,雷龍、金鳳。」平伸出去的手掌上頭轉著金色的流光,夏碎學長的身邊忽然爆起了雷電。

一聲長嚎和啼叫,炫目的光芒劃過眼前,美麗卻致命的往敵人而去,毫不留情的爆出燦然的金光,而我們的前方徒餘金色的軌跡。

「你們該不會以為這樣就完了吧?」眼前已經夠花了,因為炫麗的雷光而睜不開眼,但我們這些場外的人卻異常清楚的聽見了學長的冷笑,下一秒,自場中而起的銀色光芒很迅速的遮住了金光,冰冷的霧氣瞬間拂過我們所有人的臉龐。

不過場內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一樣都看不見,靠!刺眼成這樣誰看得到啊!學長他們搞的也真是太華麗了!

等到光芒散去,而我好不容易揮開眼前的白霧後,映入眼簾的是好整以暇還站在半空中頗有要繼續打下去打算的兩人,而那些只會在傳說中出現的生物已經都消失了,至於場下的情況……

別說整個舞台,連同旁邊的觀眾席也被雷電燒焦了不少處,焦黑的模樣一整個慘不忍睹,但是地面卻沒有欺黑一片相反的還晶亮的連連反光讓人睜不開眼,因為上頭此是正附著厚厚的冰霜,還插著許多根美麗的冰柱。

至於那些被冰霜封起了人根本就生死不明,可見的肌膚上除了已經被電擊烤焦的狼狽和散著紫青色的凍傷,連我都開始替他們的安危擔憂了起來。

只是接著我也跟著發現,那些五顏六色的小鳥也跟著消失了,地上散著七彩的羽毛,想來牠們多半也……

學長,你們連那些小鳥都打落比賽是要怎麼繼續下去啊!

「是我贏了。」學長突然爆出了這麼一句話。

「!?」場外的人每個都倒抽了一口氣,包括我在內。

因為學長舉起的右手上頭,正夾著一片美麗的碎片,就算還沒合到手上的盒子裡,相信也沒有人敢懷疑學長會拿錯。

「可惜了。」夏碎學長卻露出了另外一抹有點兒狡猾的笑,接著舉起了手上的盒子。

「欸!?」所有人叫了出來,因為夏碎學長手上的盒子已經鑲滿了所有的碎片,接著他的手輕輕一按,盒子便自動打了開來。

「嘖!」知道被逆轉的學長,也沒有露出不服氣的表情,只是輕輕的嘖了一聲還是很有始有終的把手上的碎片鑲進了盒中。

這兩個人真是變態,剛才明明還看到他們在放大絕,沒想到卻又暗中搶到了東西,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時候出手的。

但我心中卻隱隱有著另外一個感覺,或許,剛才那樣也還遠遠不及這兩人的真正實力吧!

畢竟從頭到腳,雖然態度沒有不輕浮,但我一點都不覺得學長他們有認真的拼上全力。

「!」旁邊的千冬歲突然非常用力的握緊了一下拳頭,我想他應該是很開心的吧!

不過雖然學長輸了,我卻沒有多大的失落感,大概是因為,我已經在這場比賽之中,見識到學長的強大了,縱使他沒有拿出實力,或許該說,正因他沒拿出所有的實力,才真正讓人感覺深藏不露。

舞空比賽結束後便是午飯的休息時間,這次由於整天都在比賽的關係,所以我沒有帶便當,由於下午還要比賽,只有點心是絕對不夠的,於是學長和夏碎學長決定出錢帶我們去外面吃飯。

「不好意思還讓學長們請客了!」喵喵的臉上出現了淡淡的紅暈,露出非常不好意思的表情。

因為這頓飯兩個學長已經擺明要付錢合請了,而我跟千冬歲自然也是跟著的,既然我們兩個都去了,當然也就不好撇下喵喵和萊恩,雖然他們一開始不太敢跟。

「謝謝學長們的招待。」萊恩也非常有禮貌的點頭說。

「不會,吃飯人多才好,何況六個人也能湊一大桌。」負責定位的夏碎學長這麼說。

「要去哪邊?」我轉頭問站在旁邊的學長。

「附近隨便一家,下午還要比賽,不能去太遠也不會吃得太高級。」學長簡單的說。

我想也是,畢竟中午就吃得太油膩,下午身手會變鈍的。

不過雖然學長說不會吃得太高級,而我們去的那家店,裝潢低調是低調,不過那個價位一整個很恐怖,明明是很普通的菜呀……

但是一來付錢的不是我,二來這裡的氣氛真的很不錯,所以我也就吃的很優閒就是了。

「對了,」吃到一半,千冬歲像是想到什麼般的開口問,「漾漾是什麼時候有幻武坐騎的?」

「對吼!」本來因為學長他們的關係還有點拘束的喵喵馬上恢復常態的看向我問,「都忘記要問漾漾了!」

「記得你前一個晚上才再問我要怎麼收服不是嗎?」學長皺起眉也跟著看向我。

於是我馬上被五道目光攻擊,我有一種要是我敢隱瞞的話,這幾人絕對跟我沒有完沒有了。

「你要是不說的話,我們也不會怎麼樣,只是這頓飯就你請。」學長用著沒什麼大不了的語氣這麼說。

嗚……

這不是擺明是威脅嘛!明明知道我是可憐的窮小孩,沒良心的學長……

「凱爾色洛芬娜是我很小的時候得到的,是屬於水棲妖精的一種……」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始解釋。

其實本來也沒那麼不甘願,只是被學長這麼一威脅就覺得自己好委屈,不過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委屈啥就是了。

「等等,水棲妖精-“凱爾派”!?」千冬歲露出震驚的表情說。

不愧是有著人形圖書館之稱的千冬歲,一下子就是破我家坐騎的來歷了。

也難怪他會有這樣的表情,因為在民間傳說之中,凱爾派實在不是種很好的妖精。

「“凱爾派”是什麼?」喵喵歪著頭問。

「一種在蘇格蘭的傳說中水妖精,據說每一座湖泊和河流中都有守護的凱爾派,但是牠們會為了守護自己的地域而在旅人接近時化成駿馬的模樣引誘旅人騎上,然後跳進水中淹死旅人。」出乎意料,接下去的人是萊恩。

想想也沒錯,畢竟萊恩是從英國來的,所以知道隔壁蘇格蘭的傳說也沒什麼大不了才是。

「而且在某些蘇格蘭高地人的傳說中,凱爾派和另外一種會吃人肉的“水馬”原為同樣的水精靈,所以也會吃人肉。」千冬碎補充道,於是本來就注視著我的五道目光變的更加的銳利。

「色洛芬娜比較不一樣啦……」我乾笑著說,「雖然本來應該也有前科,不過至少她當出沒真的淹死我,而且現在也不會害人了啦!」

雖然我實在很懷疑當初色洛芬娜搞不好也是打算要吃了我的說。

「總之,我是在小時後某次出國遊玩時碰上她的。」我搔了搔臉頰說,「她剛好住在我們住宿的旅館附近的湖泊裡面,當地人多少知道她的存在,所以都不敢接近,但是我還小的時候很皮又貪玩,趁著大人們不注意時和姊姊偷偷跑去玩水。」

那時老姐大約也不把色洛芬娜放在眼底吧!畢竟她那時都已經有幻武兵器了,甚至還有神獸等級的座騎在了,何況她本人也是強的很見鬼的類型,所以根本就沒在怕的。

只是我們也沒想到,那時在湖邊看到的,會是一個雙腳被釘在地上,歌唱著哀戚誦曲的美麗女人。

確實是小孩子似的單純和好心,但是即使是我也早就知道她不是人類了,因為她的頭髮裡頭有著沙子和水草……

畢竟在我們來到旅館住宿時,當地人就有警告我們了,因為在民間傳說中,分辨凱爾派的方法就是看他們的頭髮裡面有沒有沙子和水草。

但是那時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怕她,不說老姊,連明明沒有任何力量的我都不怕,不怕到想辦法拿出釘住她雙腳的鐵樁,當她用著催眠般嗓音問我們要不要騎著她遊湖時也不怕,明明已經聽說了她會殺死騎上她的人,甚至當她載著我們衝進水下時,也沒掙扎著鬆開手依舊覺得好玩。

只能說出生之犢不畏虎是真的。

不過真沒想到那頭老虎最後會跑來當我的座騎和我走就是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