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cation★第十四章★【特殊傳說同人文--冰漾】

「!」我這麼一叫,所有妖才像是大夢初醒般的注意到這雙眼睛的主人。

「不錯,真的是很有天賦的孩子。」一個身穿白色短和服的女人說。

我相信不用有什麼淨眼的人都看得出來她不是人類,因為女人絲毫沒有變化那頭白色長髮,也毫不遮掩那雙銀白色的眼睛,更別提她那身我怎麼看怎麼覺得冷的白色短和服。

可是很奇怪的事,雪衣和飄雪一樣是一身白,可卻一直給我一種很活潑的感覺,而這個女人同樣全身雪白,卻帶種一種喪禮般的死氣。

「白夜,妳敢在我的店裡亂來?」櫻兒姊姊不知為何突然把臉一扳,露出很明顯的敵視意味。

「我怎麼不敢?」那個白衣女子完全不將她放在眼裡的說「不過是個百年櫻花精,別忘了我的"喪雪"還剋妳呢!」

「白夜,」狐葉也開口了「妳的"喪雪"是厲害,但若妳在這裡亂來,別說櫻,我們幾個又會坐視不管?」

「喔~"天狐"大人您居然護著人類和花精?傳出去豈不有損您的面子?」名為白夜的女子妖媚的笑道,不知為何,她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死氣,給我一種很討厭的感覺。

「我就愛護著他們,」狐葉冷冷的說「白夜,妳愛在這撒野,也先看看在座的諸位容不容得了妳胡來。」

「是嗎?」白夜的眼神不懷好意的掃過在座的人(?)。

我注意到櫻兒姊姊和蝶裳對她都有一股莫名的敵意,而雪衣和飄雪則嚇的抱在一塊,似乎很怕她的樣子,至於樹爺爺、狐葉和龍澟則是滿臉的不屑和厭惡。

「……」我怯怯的看向學長,發現他不再像剛才一樣的從容,跟櫻兒姊姊他們講話聊天的時候他都很自在,而且完全沒有任何的敵意和不悅,但他現在卻露出彷彿想把這個女人燒成灰的表情。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之所以那樣生氣是因為白夜還沒進來就先施了他們那一族的"幻冰陣",而她的目標自然是我。

本來她想在所有人都來不及發現的時候將我拐出這家店,只是沒想到我居然沒中她的幻術,反而一個大叫驚醒了眾人(眾妖!?)。

所以大家才對她抱著很深的敵意,因為她擺明了就是不懷好意,而且我一點也不想知道她到底抓我要幹麻。

「本來想趁著沒人發現的時候把你帶走呢!」白夜將視線轉向我然後勾起了一抹讓我發毛的笑容「真是不配合的小孩,現在大家都注意到我啦!可姊姊我也不怎麼想放棄呢……」

「離開這裡!」櫻兒姊姊氣勢很強的擋在我和白夜之間「很久以前我就警告過了,不論是任何的妖怪還是魑魅魍魎甚至是神魔,都不許在我的店裡放肆。」

「妳好大的口氣呀!」白風譏諷的說「妳管的了天下事嗎?」

「管不了,但只要在我的店裡,誰都不許胡來。」櫻兒姊姊不客氣的說,她雅致的面孔此時蘊藏著很強的怒氣。

「好個狂妄的櫻花精!」白夜也不甘示弱,瞬間,整間茶店裏面刮起了寒入骨髓的冷風。

「別太囂張了。」櫻兒姊姊冷冷的說,然後從她身上散發出了令人打從心底感到溫暖的花香。

詭異的是,飄著細雪的冷風和帶著茶香的花香就在店裡面對峙了起來,彷彿角力一般的互不相讓。

「哼!」白夜不屑的冷笑一下,下一秒,帶著像寶石一般銳利冰晶的冷風朝櫻兒姊姊襲去。

「我看狂妄的還不知道是誰。」龍澟站了起來,瞬間放出了強大的靈氣,一秒打散了所有的冰晶和冷風「妳冒然在此動手,完全不把我們放在眼底是吧!?區區一個雪女居然敢無視這裡所有的妖神,膽子到是挺不小!」

什麼!?這個白夜是雪女!?

瞬間我對雪女所有的美麗幻想都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連青龍族少主都幫著這個微不足道的櫻花精是嗎?」白夜撇了撇嘴露出怨毒的表情說。

「若照妳的論點來看,我想妳也差不了多少。」龍澟冷著一張臉,發出的話語比平常的學長還要冷上好幾倍。

「……」雖然剛才已經動上手了,但店內目前的情況仍然叫做一觸即發。

我知道我是那個核心,也明白白風要的人是我,更清楚櫻兒姊姊他們之所以跟她槓上是為了要保護我,可我一點也不希望他們在櫻兒姊姊的店裡開打。

雖然我是第一次來這家店,但是我發現我很喜歡這裡,而且更喜歡這些才剛認識不久的朋友,雖然他們都不是人類,要是以前我說不定還會非常害怕他們,但現在的我,卻非常非常喜愛這一切,所以我希望能做些什麼。

「!?」就在此時,店裡面出現了另一種冰冷的寒氣,而且徹徹底底壓制住了白夜原本混雜進來的冷風。

我吃驚的轉頭望向那個散發出寒氣的中心--學長。

「……」所有的妖此時也將目光移到了學長的身上。

「你是冰牙族的精靈!?」本來像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白夜首次露出了畏懼的表情。

「哼!」學長沒有回他話,只是掛著冷峻的表情緩緩站起身來。

「……」學長的身形不算魁梧,而白夜的身高也沒有很矮,但學長一站起來,她的氣勢就完全被壓住了。

雖然學長一起身情況就完全扭轉過來,但我想我還是應該做些什麼的。

「米納斯,」我悄悄的拍了拍一直掛在手上只是被長長的和服袖子給蓋住的的老頭公,拿出了米納斯的寶石「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來犯者見識妳的絕姿。」我喚出了米納斯的第四型態-水紋扇,接著我轉動了水藍色的扇子,然後將剛才白風硬是送進來的寒氣和冷風給排出這家店。

「你……!?」白夜露出更吃驚的模樣望著我。

「好吃的果子未必容易入口,」我定下心神,毫不畏懼的直勾勾望向她的雙眼「打我主意的"種族"多的是,相信我,妳並不是我碰過最難對付的。」至少我相信安地爾就比她難纏一百倍。

「看樣子今天我是踢到鐵板了。」白夜冷笑著說。

「而且還是很硬的鐵板。」學長冷冷的說「現在,滾出去。」

「哼!」最後,白夜也只是冷冷一笑,然後化作片片白色雪花飛出整家茶店。

「褚,可以收回武器了。」正當我還在發楞時,學長這麼說。

「喔,好!」然後我乖乖的收回了米納斯。

「沒想到你還挺厲害的。」狐葉掛上了比剛才更加饒富興趣的表情。

「能夠使用幻武兵器的異能者雖然罕見但還不算少吧?」飄雪歪著頭看著我問「狐葉你剛才的意思是?」

「能使用幻武兵器的的確不算少,但能夠駕馭王族兵器的至今我還沒見過幾個呢!」這次開口的是龍澟,而他一說完,兩隻雪兔精和旁邊的蝶精都露出大為驚嘆的表情,不過其他人(妖!?)卻一點也不驚訝。

「英雄出少年呀!」樹爺爺的表情還是沒變。

「你們太誇張了……」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倒是,今天你們壞了白夜的事情,」雪衣有些猶疑不定的問道「我記得她是出了名的愛記恨……」

「幸好最後是漾漾哥哥趕人出門的,」飄雪露出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不過還是無法保證她以後會不會幹出什麼好事來……」

「我想她最多就是到我這來砸場子,應該不至於會對你們怎樣。」櫻兒姊姊露出完全不在乎的表情「別人怕她,我可不怕。」

「她很厲害嗎?」我好奇的問。

「……」兩隻小雪兔馬上點頭如搗蒜。

「漾漾最近出門要當心阿!」蝶裳語重心長的說「白夜一向不會讓自己看上的獵物跑掉的。」

「相信我,把我當成獵物的不是只有她。」想到安地爾他們我實在有些頭痛,我相信那位白夜真的不會比較難搞,再說今天只是因為我家式神都去玩了,否則若是平時的話,她們幾個也絕對不會莫不吭聲「跟其他的相較之下,就某方面來說我想白夜應該是最容易對付的吧!」

「哇!漾漾哥哥你是惹了什麼呀?」飄雪眨著大大的眼睛問道。

「鬼王高手。」我很含蓄的說。

「哈!」龍澟拍了拍桌子說「不錯嘛!看你這樣安安份份的,沒想到連鬼王高手都敢惹呢!」

「哪個鬼王的呀?」雪衣很好奇的問。

「……」雖然安地爾好像轉行到比申手下來,但他到底還是耶呂的吧「耶呂鬼王……」

「……」此話一出,在場靜悄悄的。

「漾漾有參予一年半前的鬼王大戰!?」櫻兒姊姊難以置信的問。

「我是Atlantis學院的學生,雖然是無袍籍可是大戰的時候私自竄逃參戰。」我伸了伸舌頭說,雖說我之所以被安地爾盯上並不是在大戰的時候,不過我想應該也差不多吧!

「真是人不可貌相呀!」飄雪露出很崇拜的表情看著我。

「沒想到漾漾哥哥這樣厲害!」雪衣也跟著點頭說。

「呵呵……」我乾笑著,其實某方面來說我也算是挺厲害的,我本來還以為我會在那場大戰之中翹掉的說,沒想到到現在還活跳跳的。

「如果你很想翹掉的話,我可以幫你。」坐在我前方的學長,悄聲的送來了這麼一句話。

不,不用了,不勞大人您動手。

「這樣看來漾漾也挺有本事的,」狐葉撐著頭勾起了好看的笑容「不過最近還是小心點為妙,現在已經是冬天而且再過不久就會開始降雪,在雪天之中白夜的幻術特別容易得手。」

「就是說!」蝶裳也跟著點頭說。

「這位冰牙族的混血精靈也幫著注意一點吧!」樹爺爺看向學長說道。

「我會的,」學長點點頭「我的"東西"可不容人搶!」

你說誰是你的東西呀!!!

「有意見?」學長用一種居高臨下氣勢看著我。

明明同樣是坐著的,我卻突然覺得自己的地位無限縮小。

沒有,摸摸鼻子,跟了這種學長我也只能自認倒楣了吧!

「跟著我你很倒楣就是了吧?」學長用更危險的語氣說。

不不不,跟了大爺您是小的三生有幸!小的上輩子不曉得燒了什麼好香才能在這輩子結識您,說不定小的這時幾年來如此倒楣就是為了要遇見您呀~~~~~

雖然我不喜歡當什麼風向雞,不過因為對象是史上無敵可怕的學長大人,所以還是放聰明點吧!

「……」學長冷冷一笑,頗有”你知道就好”的意味在。

「對了,漾漾這個給你。」櫻兒姊姊突然地給了我一張古色古香的木質名片,上頭有著淡淡的茶香。

「這個是……!?」名片上只寫了大大的一個"櫻"字,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店裡的名片,有這張名片的話下次來的時候就不用那麼麻煩了!」櫻兒姊姊溫和的說。

「謝謝!」我很感激的說,因為以我家的衰運來看,他們剛才說的那一大堆別人失敗的事情都很有可能發生在我的身上。

「這個精靈也拿一張吧!」說著,櫻兒姊姊又遞了另外一張名片給學長。

「……」而學長在接下名片時給了她一個點頭致意。

「漾漾哥哥不嫌棄的話,這陣子請暫時帶著這個。」雪衣突然走過來說,手上還捧著一顆圓形的銀白色珠子。

「飛雪玉!?」櫻兒姊姊詫異的望著那顆珠子說。

「只要帶著這顆白玉就不會迷失於飛雪之中。」還坐在位子上的飄雪很認真的說。

「雪女一族最擅長引領旅人在風雪之中迷失,所以漾漾哥哥一定要帶著這個東西。」雪衣用堅定的眼神望著我說。

「謝謝。」既然人家都那麼堅持了,推來推去也不好看,所以我就乾脆的收了下來。

「雪衣。」樹爺爺突然喚道。

「什麼事?」本來站在我旁邊的雪衣好奇的走過去問。

「把這個拿給那小朋友吧!」樹爺爺不知道拿出了什麼東西交給雪衣,然後朝我的方向點了點說,從我這邊的角度看不見他們到底拿了什麼東西。

「啊!這是……!?」雪衣有點驚訝的拿著那個東西走回來。

「?」我這才看清楚說那是一片散發著古老香氛的樹枝。

「那個可以當作護身符,收下吧。」坐在原位的樹爺爺很慈祥的看著我說。

雖然不明白這個上面還插著一片翠綠樹葉的樹枝有什麼作用,既然人家都要我收了,那麼我還是乖乖的收下來吧。

「小朋友,最近千萬要小心呀!」蝶裳媚笑著說。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找你眼前的精靈就對啦!」龍澟也走到了我們桌旁,然後用有點挑釁的目光看了一眼學長然後才轉向我說「不過其實你本身也沒弱到哪去就是了!」接著他拍了拍我的頭。

我很少被別人拍頭耶!有種被長輩照顧的感覺……

不過這好像是廢話就是了!因為這位青龍族少主用膝蓋想就知道他的真實年齡絕對比我大,搞不好都能當我老祖宗也不一定。

「好了!我族中還有事情,所以先走一步了!啊!錢我放在桌上了!」龍澟很瀟灑的說,然後轉身離開這家溫暖的小店。

「褚,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離開吧!」學長突然說。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