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一章★

○●前言●○

請注意,這篇文章與《第二人生》、《風之旅途》同樣都是混文喔!
正如同資料夾的分類,這篇文章混合了兩部動漫--
黑子的籃球與刀劍神域~

主要背景為刀劍神域的遊戲世界SAO(Sword Art Online),
內容設定大綱為,黑藍的角色裡面的奇蹟之世代要是被困在遊戲裡面會發生什麼事情……

好吧,本人必須承認自己最近在追刀劍神域時,不小心腦補帶入了奇蹟之世代,
某雪當時在想,如果把他們丟進一個死亡遊戲的生存世界中,會發生什麼事情?
然後越是腦補……得到的結論為-猛獸出閘……(抖抖抖)
(那群可怕的高中生在現實中都只是打籃球的運動員真是太好了!((喂#))

可是因為越是腦補越是有愛,挖坑獸不小心就這樣一去不回頭地往下挖了,
於是某雪就在據說應該是某雪給自己的放假期間(二月下旬時)開始寫這篇文章~

○●食用注意事項●○

1.雖然說是混文,但這篇只是一篇單純借用刀劍神域世界觀的半架空文,但該作品之主角都不會登場(=不存在)喔!
(期待桐人與亞絲娜的孩子們請繞道吧!雖然某雪也很愛他們,但兩邊角色根本磨合不起來啊…)

2.SAO遊戲的創作者,也就是茅場晶彥應該會是本文裡刀劍神域作品中唯一會出場的角色。
(因為沒有他這個遊戲根本不會誕生啊!所以希茲克里夫也會出場!)

3.黑子的籃球裡面會正式登場的角色僅有奇蹟之世代七人~(算上幻之第六人與籃球經理)

4.私心設定應該算有? 不過這個設定本來就很不正常了! 所以出現任何設定都請不要大驚小怪~
(沒有人規定不能拿初中時的校名來當公會名嘛!)(喂#)

5.黑暗系劇情依照目前的腦補應該也會出現,但程度就跟《第二人生》差不多感覺吧?(歪頭)
(好吧,我承認我不擅長虐主角~((騙鬼!))

6.與《第二人生》一樣無CP,不管大家要如何腦補本人都會堅決否認到底!
(我想寫熱血青春小說啊!)(握拳燃燒)

7.籃球元素趨近零,雖然大家的設定還是籃球員沒錯~(欸欸)

8.戰鬥場面有!
(雖然沒有魔法概念世界的戰鬥真的好難寫啊~不過這種挑戰也讓人很有愛就是了~)(被揍)

9.殺人劇情有!
(遊戲裡面有種專門獵殺其他玩家、叫Player Killer的惡質玩家存在,不過我深深地覺得發怒的隊長大人比他們恐怖…就算隊長大人不殺人也一樣……)

10.隊長大人雙重人格有!

11.此篇文章的更文日期為每個星期的星期三喔!(一個星期一更)

12.最後……猛獸放出閘有,我深深地覺得把奇蹟們丟去這種世界根本找死啊~~

沒有問題的話,就請大家往下拉吧!
(深深地覺得寫這種設定真的是用來坑死自己的,但我好像也常幹這種事……)
.
.
.
○●正文開始●○
.
.
.

那或許正是「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的最典型範例。

其實對遊戲,他們都不太感興趣,比起虛擬的遊樂,他們更傾向於在籃球場上拚個你死我活。

只是在收到物品時,不小心稍微產生了一點點的興趣。

忽然寄到自己家中的頭盔,嚴格來說應該算是不明物品,只是隨物件附上的說明與各式各樣的名頭,讓已經習慣對生活找各種理由的人們輕而易舉地接受了。

並不是沒有懷疑過,但畢竟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所謂的興致一來,許多人都無法以理性壓制它,何況乍看下那不像是有問題的東西。

謹慎的人確認了遊戲發行公司與資料,確定這並不是一場詐騙,馬虎的人在看了寄件名義後,也不疑有他地將其實來源根本是問號的頭盔戴上。

畢竟那是號稱可以將整個意識導入遊戲中,以近乎百分之百的感官來體驗遊戲樂趣的潛行遊戲。

年輕、勇於挑戰與嘗試新鮮事物的孩子們,一腳踏進了精細的陷阱中,他們戴上了,戴上了那個幾乎成為所有玩家夢魘的開端機器。

「啊咧?」拿著鏡子,上面映照出的並非進入遊戲時設定的臉孔,而是自己原本的面貌,「我設定了半個小時的說。」他感到有點可惜地。

雖然硬要說的話,他比較喜歡自己原本的樣子就是了。

而且在原本進入遊戲時大家各自設定的俊男美女外貌解除後,若將外貌化成數值,那麼周遭的人恐怕都是大幅下降的。

唯有他一人,當初進來遊戲時不想搞得太顯眼,甚至連原本在日本超醒目的身高都往下調整一些。

環顧一下四周,熟悉的視線高度與大多數人的頭頂都讓他明白,他不是只有臉孔因為手上的鏡子道具而變回現實世界的樣子,恐怕連身高體型都是。

只是如果用真面目,被認出後說不定會發生被圍住的慘劇。

越是慌亂的時候,人們越是容易隨便抓住他們自己認定的救命稻草。

不過目前還沒有這個問題,他周遭現在是徹底的混亂狀態,周遭的人都因為突如其來的變故不知所措,他很快地發揮在球場鍛鍊出來的臨危不亂能力。

不管是在什麼場合,只要自亂陣腳就會自取滅亡。

保持冷靜最少能夠確保一線生機。

「嗯……我要冷靜。」雙手環胸,他認真地開始思索:「只要不被怪物殺掉就不會死,外面的身體家人也一定會照顧,所以還不算太糟……再怎麼糟糕都不會有球賽已經到第四節,結果分數還落後三十分,隊長又是小赤司糟糕!」身為頂尖籃球選手的他直接把現況代換到籃球,這樣的猜測讓他忍不住抖了一下,儘管不是全部,但原本的慌張稍微消失了一點。

沒錯,特別如果還是全國大賽的話……啊嗚!不管最後有沒有贏得比賽,事後都一定被小赤司殺掉的!

儘管中學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而腦中的狀況模擬也是從未發生的事情,但想起鐵血隊長,他還是餘悸猶存。

如果真的在比賽中落後對手三十分的話……對於腦中的想像倒抽了口氣,再緩緩將那口氣吐出後,他的腦子順利恢復運作,當旁邊的人或是跪坐在地、或是歇斯底里、或是推擠碰撞的時候,他游刃有餘地閃開了開始暴動的人群。

「……咦?」然後他看見了,不遠處一名身高與他相當、皮膚黝黑的少年臉色猙獰地拉著身旁的少女閃開往前衝撞的人群。

「別離我太遠。」了解這種狀況最容易出事,無計可施的少年只能互助身邊最親近的人。

眨了眨眼,確認這不是幻覺後,在這種混亂中極為容易被忽略過去的情況下他從來沒有這麼慶幸自己身高,然後他扯開嗓門大喊道:「小青峰、小桃!」

神色不安的少女沒有聽見他的叫喚,但她身邊那個擁有如野獸般感官的少年卻在眨眼間用視線捕獲出聲者:「黃瀨!」於是少年也回喊過去。

敏捷地躲過還在推擠的人群,黃瀨迅速湊到兩名好友身邊。

「小黃怎麼也會在這裡?」桃井睜大了眼,不可思議地說。

「我才想這麼問,小桃就算了,小青峰怎麼看也不像是會對線上遊戲感興趣的樣子吧!」黃瀨苦笑著說,但心裡最後一點不踏實也跟著煙消雲散。

在緊張的時候若是看見熟悉的人,總是會讓人下意識感到安心。

「這種事情不重要啦!」青峰焦躁地回道:「我們先離開這裡!」

「也對,在這種暴動中,最容易死亡的原因反而是人群的推擠衝撞,如果不小心跌倒的話就糟糕了!」因為多了一名熟人在身邊,揪著青峰衣物的桃井總算恢復平時冷靜分析的幹練。

既然有共識,他們三人自然二話不說地擺脫人群,直直往無人的巷弄脫身。

廣場上,宛若無頭蒼蠅的人們喧鬧至深夜。

但在這之中,也有許多像他們一樣馬上壓住慌亂的玩家,大家不約而同地選擇甩開身邊的陌生人,各自踏上旅途。

「總而言之,這個城鎮不要久待比較好。」不是第一次玩遊戲的黃瀨開始思索起現況,雖然他不擅長動腦筋,但再怎麼樣都比旁邊的青峰好。

「我也這麼認為,如果這個遊戲……真的是……真的是生存遊戲的話,那麼大家彼此的『生存空間』遲早會發生衝突。」儘管平時沒有接觸遊戲,但桃井還是以現有的線索拼湊這個世界的運作方式。

「什麼意思?」青峰皺著眉問道。

「我們一邊往城門前進,一邊解釋吧!」意識到不能繼續浪費時間的黃瀨馬上拉著青峰與桃井準備離開這個城鎮。

「用阿大也可以理解的解釋方法來說的話……帝光籃球隊不是有一軍、二軍、三軍之分嗎?」深知以青梅竹馬的智商,想明白複雜的事情就一定得代換到與籃球有關的事物上才行,桃井開始舉例。

「這種事我知道,所以呢?」青峰不耐煩地反問道。

「擁有最好的資源、設備與指導的毫無疑問是一軍吧?」已經習慣青峰口氣的桃井接下去道:「這在很多團體與領域中都非常容易見到,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資源不足,無法讓每個人都公平地享受到,因此才會汰選出有投資價值,也就是較為強大的人來進行培育。」

「……也就是說,我們很快就會資源不足?」青峰一臉古怪。

在他的觀念中,這裡不是遊戲嗎?既然是遊戲,那應該就沒有現實那麼麻煩又限制一堆吧?

像是遊戲的商店街,照理說不該發生缺貨的情況啊!

即使是不常玩電動遊戲的青峰都知道,遊戲商店不會出現缺貨的窘境。

「小青峰,這是『人類』設計出來的遊戲,如果剛才那傢伙打算將這裡作為另一個世界,那麼就沒有『無限』這種外掛設定。」黃瀨十分嚴肅地說:「遊戲商店姑且先不論,城外的怪物一定有限!」

「啊?不是打了還會再生嗎?」

為了讓遊戲持續下去,那些怪物不可能打了就沒了啊!

「會,但再生有速率限制,換句話說,如果一個區域塞太多的玩家,那麼怪物再生的速度可能趕不上玩家打的速度,大家練功的速度勢必就會慢下來,能夠打的怪物少,得到的經驗值就少,等級會升不上去。」儘管接觸的遊戲也不算多,但這點常識黃瀨還是有的,「如果是在其他遊戲,通常大家會分散到不同地圖,許多遊戲的新手村會設置複數以上也是為了疏散人口密度。」

「而且以其他遊戲來說,玩家都是陸續加入,不會一口氣投入遊戲之中,等級練高的人會前往下個地圖與區域,自然就不會全部擠在初始地區附近。」桃井不安地抓著雙手,「可是我們現在的情況並不正常,大家全都擠在這個城鎮,等級也不高,不可能貿然前往太遠的地區,要是不小心被怪物殺死的話,就會……」說到這裡,她咬住嘴唇說不下去。

在不久之前,這個名為SAO,全名Sword Art Online的虛擬實境遊戲,成為一萬名玩家的囚籠,他們被關在這個遊戲裡面,失去登出遊戲、脫離這個世界的方法。

最糟糕的是,遊戲的復活功能被全面取消,也就是說,只要遊戲角色的HP血量歸零,那麼現實中的身體也會一同死去。

「但是繼續待在這裡的話,結果也一樣吧?」已經搞清楚現況的青峰反而平靜下來。

「想要活命的話,我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將進度超前其他玩家,按照剛才那個混蛋說的,往破關之路前進,另一個就是乖乖待在這個城鎮裡,等其他玩家去攻破這個遊戲。」說是這樣說啦,但黃瀨相信青峰會選的道路只有一條,而他也是,所以才會一邊解說一邊往城外移動。

那個把他們關進遊戲裡面的遊戲製作者茅場晶彥,只給了一條回到現實世界的道路,那就是攻破這個遊戲。

只要有一名玩家順利破關,就釋放所有玩家。

但在這之前,他們沒有任何方法自主停下遊戲,如果外頭的家人強行從他們頭上拆除這個將意識導入遊戲世界中的遊戲頭盔,頭盔就會立即釋放出強烈的電波把玩家的腦袋煮熟,當他們在遊戲中角色血量歸零時,也會遭受同樣的死亡懲罰。

「哈,老子怎麼可能坐以待斃?」青峰勾起好戰的笑。

「……其實待在城鎮裡面反而安全啦,至少沒有被怪物殺死的風險,應該也不能算是坐以待斃。」雖然贊成青峰的選擇,黃瀨還是忍不住吐槽道。

「不對,那是坐以待斃,因為我們的『時間』有限。」青峰的表情忽然陰沉下來,而且還夾雜著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恐怖。

「欸?」桃井疑惑地眨眼,她不記得剛才那個將他們困在這裡的工程師有提到攻略遊戲有時間限制。

「我們的身體在外面世界不是嗎?」瞄了一眼兩名同伴的神情,知道黃瀨與桃井都還沒搞清楚狀況的青峰神色不佳地說:「即使有人在照顧,但一直躺在床上,再強健的身體都會變得虛弱,最後的下場不用我說吧?」

他們只有意識進入了SAO中,身體還留在現實世界,此刻他們的意識被關在遊戲裡面,形同於靈魂被迫與身體分開,無法恢復意識的身體就跟醒不過來的植物人沒有兩樣。

只要好好照顧也能存活不短的時間,可長久下來,身體終究支撐不住。

倒抽一口氣,至今都還沒考慮到這個問題的桃井瞪大眼。

而且照這個論點,那麼她的「時間」恐怕還會比青峰與黃瀨少,他們倆怎麼說也是身強體壯的運動員,能夠消耗的「本錢」絕對比她這個女孩子來得多。

「開什麼玩笑,老子可還有一堆事情沒做!」青峰惡狠狠地說,也替他們決定的未來道路蓋章。

「一點也沒錯,都還沒有one on one打敗小青峰一次,我絕對不甘心死在這個一點也不重要的遊戲裡!」黃瀨贊同地說。

拉著桃井,已經踏出城的青峰與黃瀨不約而同抽出武器。

接下來就是徹底的生存遊戲,如果在這邊就被怪物幹掉的話,也就不用談什麼攻略遊戲了!

好在下午進來時,他們就已經為了練功而購買好武器,雖然不是遊戲狂,但對青峰與黃瀨這種靜不下心的少年來說,出城打怪的吸引力遠高過在城內欣賞虛擬世界的景致。

「小黃的武器是細劍?」明知不該分心,桃井還是好奇地看向黃瀨手上十分樸素的兵器。

「對,它樣子看起來很像西洋劍,我覺得還蠻帥的就選了。」對武器沒有詳細研究的黃瀨點點頭說,順便警戒周遭,「小青峰的武器是大刀?」

「應該吧?」對兵器更加沒有涉獵的青峰隨口回道。

事實上,他對自己手上究竟是啥兵器一點也不在意,能砍就好!

所以當初買武器時,他根本是隨便選了一把看起來最順眼的雙手太刀。

「這樣可不行,對手中的兵器一無所知遲早會出問題,而且現階段也還有很多沒弄清楚的事情,到達下個城鎮之後,我也得快點開始蒐集情報!」馬上定位好自己的職責與位置,桃井很有幹勁地說。

沉浸在不安與恐懼對現況毫無建樹,而且還會增加破綻與扯後腿的機率,她不認為自己能衝前鋒成為第一線戰力,但她也相信自己能發揮身為籃球經理的情報能力。

「不是要把其他玩家甩在後面?」青峰眉頭一挑。

「不一定要從玩家身上蒐集情報啊!」黃瀨苦笑著解釋道:「遊戲中設定好的那些NPC也會被賦予一定資訊,想辦法從他們身上挖出資訊可是通關的關鍵之一。」沒說出口的是,若這是單機遊戲,想往前攻略的話NPC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

「感覺是個麻煩的工作,就拜託五月……」用著有點沒幹勁的語氣,但話還沒講完青峰就眼神一變地衝出去,原因是正前方出現一頭已經進入攻擊狀態藍色大野豬。

一邊衝刺的同時,青峰根本是憑藉本能擺出戰鬥姿勢,藍色的技能特效光輝壟罩住青黑色的刀身,在使用者揮出刀刃時,銳利而冷冽的青色光芒貫穿眼前的怪物,毫無疑問地一擊斃命。

「攻擊到要害了?」下午略略琢磨過這遊戲的黃瀨並不訝異眼前的戰鬥,「那個藍色的光應該就是小青峰的技能了。」

「不愧是直覺系的阿大,就算沒有指導書也能馬上找到使用技能的方法。」下午就見識過青峰一拿刀便使出技能的桃井深深地慶幸自家青梅竹馬這種時候非常地靠得住。

他們現在所在的世界,是個將意識整個導入的虛擬實境遊戲,身為遊戲玩家的他們,自然能夠使用遊戲所賦予的角色技能與能力。

但前提是自己要知道該怎麼操作,今天下午買好武器點開琳瑯滿目的技能列表時,青峰可是整個傻眼傻在那。

因為使用不同的武器就必須裝備不同武器的特有技能,導致系統裡的技能選單長長一列,舉例來說,使用細劍的黃瀨就必須裝備「細劍」的技能,使用雙手太刀的青峰就得用「刀」技能。

明明連系統中的技能欄都看不懂,還是在桃井的幫忙下才裝置好技能,但抽出武器後,青峰卻很自然就能進入戰鬥狀態。

青峰幾乎毫無滯礙的融入遊戲之中,就像他原本生活在這裡一般。

「那我也不能輸給小青峰!」眼角瞄到不遠處出現一頭野狼,黃瀨用著略遜於青峰,卻遠快過一般玩家的速度飛身掠出,因為兵器較小也較輕的優勢,他揮劍的速度居然快過青峰,金色的光芒也在那一瞬間貫穿野狼的身軀,由最前端的鼻子到最後面的尾巴,一直線地被整條爆開。

儘管系統提供的「技能」有許多輔助功能,但玩家本身的素質也會產生影響。

就像黃瀨使用的招式只是細劍技能中最基本的「線性攻擊」而已,但黃瀨的姿勢卻乾淨漂亮得讓人想拍手叫好。

潛行遊戲與一般遊戲最大的差異在於,戰鬥的人不是玩家操縱的人偶,而是玩家本人,因此還有許多無法數值化的玩家個體能力會影響戰鬥,所以即使是同樣的技能,不同人使出的效果與玩家整體姿勢也都不太一樣。

「我原本的速度比較快。」青峰皺著眉說出會讓許多玩家吐血的心得。

下午時他就有這種感覺了,反應速度還好,可除了發動技能時,其他時候的力量與攻擊速度似乎都被目前的角色數值給限制住,這讓青峰覺得有點掃興。

「同感。」另一邊的黃瀨點點頭說:「因為我們都還是新手的關係吧?說不定很快就會變成遠超過正常現實會有的速度喔!」

嚴格來說……你們兩個現實的速度都超過正常普通人該有的啦!

桃井無奈地在心中吐槽道。

「五月,快離開那裡!」因為往前衝刺而與桃井拉開一段距離的青峰在看見草叢冒出的另一隻野狼朝桃井攻擊時,扯開嗓門爆吼道。

「!」被青峰的音量嚇到而反射性照做的同時,桃井也拔出腰間的刀,與青峰那種一人高、與腰寬同粗的大彎刀不同,桃井的武器是正常尺寸的曲刀。

雖然初階兵器的外型樸素,但只要等級提升後,能拿到的裝備一定也會更加精緻,因為小時候對在腰間裝飾軍刀的外國軍人有的些微憧憬,讓桃井選擇了這種形狀與尺寸與軍刀最相近的單手曲刀。

正當青峰馬上回防過來時,桃井抖著聲音喊道:「阿大、小黃,你們先別過來。」揮著刀與野狼面對面僵持的桃井用力地握緊手中的武器。

努力不讓握著武器的手發抖,決定要振作的桃井堅定了微洩軟弱的眼神。

「小桃?」

「我……我也得有基本的自保能力才可以,否則以後該怎麼面對更強大的敵人?」百密總有一疏,即使依靠的不是自身的武力值,也不代表桃井能完全不具備戰鬥能力,否則光提升等級配合身旁的夥伴都會是個問題!

「明白了。」擋下旁邊還擔心地想靠過去的黃瀨,青峰也曉得桃井的考量,所以他不打算阻止桃井。

「如果小桃妳的血量低於一半,我和小青峰會馬上介入喔!」還是比較在乎同伴安危的黃瀨提出但書,以他跟青峰的速度,這種距離要救人並不困難。

「嗯,我知道。」沒有拼命這種打算的桃井理智地同意。

她沒有青峰與黃瀨那種速度與力量。

儘管這只是虛擬遊戲,但現實中一些基礎能力還是多少會影響到他們現在的行動,就像青峰與黃瀨對周遭的風吹草動都極為敏銳,反射速度與瞬間判斷力更是遠高過普通玩家。

這些都是長期在球場上進行激烈較勁的他們所擁有的優勢。

而桃井擅長的則是分析。

仔細地注視著野狼的一舉一動,這只是個小怪而已……雖然看起來很兇,但牠無論攻擊模式還是移動步伐都由系統控制,單調且無變化。

幾次攻防間,桃井已經可以輕易閃過對方的攻擊,就算還不知道該怎麼反擊也不會被對方所傷。

沒錯,只要不慌張,就算是她這樣的初學者也能辦到。

因為這場遊戲才剛開始,這裡又是初始之城鎮的附近,遊戲的怪物不可能一起頭就安排太難,一般來說都會讓玩家循序漸進打上去。

「小桃,用技能!」黃瀨喊道。

桃井的個體攻擊力與速度一定比不上他與青峰,手動瞄準與反射神經就更不用說了,戰鬥時能仰賴的,扣除她自身的分析與判斷能力外,攻擊部分只能依靠由系所賦予的技能。

無關現實能力,在這個遊戲中獨一無二的劍技系統中,只要擺出相應的姿勢系統偵測到後就會自己發出技能,而且還會自行鎖定目標。

因為下午已經和青峰練習過一輪,在拉開跟怪物的距離後,桃井擺出架式開始蓄力,在野狼衝過來的瞬間,算準距離將曲刀揮出。

儘管無法發揮青峰與黃瀨那種爆發性的威力,但多砍個兩次,還是足以消滅一頭初階怪物。

她所不知道的是,黃瀨所用的細劍,一般來說並沒有足以媲美雙手大刀的威力,只是黃瀨攻擊的時機與位置實在拿捏得太好。

下午的時候他們都打過怪,但有沒有性命壓力,果然是不一樣的……

相較戰戰兢兢的桃井,青峰與黃瀨倒是馬上就能適應這種壓力。

他們最熟悉的籃球淘汰賽,都是輸一次就得直接打包回家的比賽。

那種若要前進就唯有贏得勝利一途的經驗讓他們更快適應生存壓力,更不用說他們也經歷不少次那種不到時間結束就無法確定輸贏、在哨音響起前一秒也不能鬆懈的比賽。

激烈的比賽與密集的賽事讓他們鍛鍊出堅韌的精神力。

儘管桃井也算是參與者,但待在場邊的她,在這方面的抗壓性絕對沒有實際上場的青峰與黃瀨來得高。

因為原本就在這樣的世界,又不再受制於現實世界,他們兩人說是被放出閘的猛獸也不為過。

而這個世界的猛獸,絕不只有他們。

.

.

.

作家的話

好了~接下來是蒐集隊友時間~(喂#)
請放心,第五章時就能全部集完了~(欸!)

有沒有人要來猜猜看下一個出現的人是誰與剩下的人的武器是什麼咧?
雖然就算猜中也沒獎~(被揍)

大家所分配的武器,是某雪寫這篇的最大原因之一!
黃瀨之所以配細劍(西洋劍),是因為把黃瀨帶入西式風格的背景裡,他給我的感覺很像那種貴族~
特別是初中時的白目程度與目中無人程度~(喂#)
不過我還是很愛他,感覺他打扮成那種習武貴族的模樣非常帥氣~(開小花)

青鋒的武器是直太刀,看起來像是放大版的菜刀(?)~
最主要原因是,青峰是野獸系的,比起十分講究技巧的劍,更適合可以直接砍的刀~
(某雪以前在國術社時曾經問過學長,為什麼野盜之流比較常用刀? 學長說,因為使劍需要一定的武學基礎,不會用的人根本發揮不出任何威力,但用刀的話,即使只會劈砍也能造成大傷害)
(雖然某雪不曉得這個概念對不對啦,不過還是下意識相信了學長的話~((欸欸))如果大家覺得不對的話,歡迎來跟某雪討論~XD)
總之,我覺得大太刀那種粗曠(?)的風格很適合青峰~

直於桃井的武器是彎刀(軍刀),這點完全是私心設定~
一部分是配合她跟青峰的青梅竹馬屬性(?),所以都用刀~(我必須認真澄清,這部絕對沒有青桃!)
另一部份則是我覺得她若換上軍服,腰間配把軍刀,會是個精明幹練的女少校~(笑)
(桃井氣勢不夠強,感覺當不上將軍之類,但應該也是個很能幹的少校)

至於其他四人的武器,就等文章寫到之後再公布囉~
(儘管我覺得應該蠻多人都可以猜到~XD)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