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二章★

「首先,我們得努力接任務賺錢才可以。」到達新的城鎮兩天後,正努力將遊戲大概摸清楚的桃井一邊叫出用系統紀錄的筆記一邊說。

他們正坐在飲料店外頭的露天座區,圓桌一共有四張椅子,桃井坐在黃瀨與青峰的中間,這個位置分配也方便他們兩個觀看桃井手邊調查到的資料。

……儘管青峰與黃瀨根本有看沒有懂。

不過在桃井去蒐集情報的時候,他們兩個也沒閒著,兩個人一起在城鎮附近狩獵怪物,獲得的經驗值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們得賺住宿費與餐費。

好不容易來到城鎮,還得露宿街頭就太悲傷了。

「嗯,小桃請解釋!」明白動腦不是自己強項的黃瀨十分信任地將指揮大權交給桃井,一旁的青峰也同樣願意聽從桃井所提的計畫與建議。

即使沒有與他們一起站上球場,可桃井也用自己的方法支援著他們。

對於桃井的情報調查能力與分析統合能力,青峰嘴上不說,上場時不一定會仰賴,但卻也信任著。

「這個世界玩家身上沒有『魔法』的設定,換句話說,玩家要自主大幅度回血是不可能的事情。」桃井豎起食指說道:「所以必須要用道具輔助才可以,初階地圖這裡還無所謂,但越往高等級地方前進,回血與輔助道具是必要物品。」更不用提他們隊伍的人數非常不足。

青峰、黃瀨與桃井目前組成一個小隊伍。

雖然也能和其他玩家組隊,可先不論黃瀨,青峰與他人的磨合度是很差的。

如果是認識的人,那麼外表看起來非常兇狠,但其實多少會照顧自己人的青峰還能夠勉強收斂脾氣與亂來的行為,可要是不認識的人,青峰沒那麼好講話。

深知這點的桃井明白自己接下來的方針,必須朝向以小隊伍挑戰為模式的方向來安排。

多少猜得到桃井的打算,骨子裡其實與青峰有些相似,同樣不會主動配合陌生人的黃瀨也不想隨便與他人組隊。

更何況這已經不是普通遊戲,而是血量一歸零,就會直接死亡的死亡遊戲。

那麼組隊的同伴毫無疑問就等於彼此託付性命。

某方面來說比青峰更現實與利己主義的黃賴可絕對不會把自己的性命託付在自己根本不信任的人手中!

「在這個遊戲中,死了就是死了,為此我們必須多上幾層保險才可以。」要承認自己貪生怕死也無所謂,桃井毫無猶豫地將大家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來考量,「除了回復與輔助道具之外,我相信應該有快速移動的道具。」

「為了方便玩家與加快遊戲進行,大多數遊戲的確都有類似道具沒錯,不過通常價格都不便宜。」黃瀨開始感覺到經濟危機了。

除了準備這些必要物品之外,他們也不可能穿著破爛的裝備去打BOSS,之後一定還有治裝費用。

武器部分也是一大考量,性能先不提,耐久度一定要時時確認與保持,要不然打到一半手上的兵器斷掉就好笑了!

這可不是乾笑兩聲就能解決的事情,因為命只有一條,這個遊戲根本沒有重來的機會!

「我在這個城鎮的所有店鋪都繞過一圈了,初階城鎮果然都沒有好裝備,而且根據從NPC那邊打聽的情況來看,那些店裡會販售的武器與防具性能都很普通。」桃井快速地盤算著,「所以我覺得我們除了修練之外,等級提升,技能欄增加後最好還得再學習生產相關的技能,自己製作武器!」即使打怪或任務偶爾也能取得道具,可考慮到大家使用的武器都不同,掉落的武器也未必能配合自己,還是自己製作比較有效率。

「如果只能靠自己的話,這的確是必要的。」黃瀨點點頭,一般遊戲還能向其他玩家購買,可是這個遊戲才剛開始,至少得等一段時間後,才會有專業匠人一類的玩家出現,在這之前得先自力更生。

「真麻煩。」完全不是生產類型的青峰抱怨道。

「我也沒有期待阿大你啦!」桃井嘟著嘴說。

不管橫看豎看,青峰都是屬於前線組。

「但我們人少,大家至少都要負擔一兩個比較好吧?」黃瀨歪著頭,他也不是很看好青峰能夠學會什麼樣的生產技能,甚至他自己對生產技能的興趣也不怎麼高,只是現實非常嚴峻。

儘管擁有身體上的優勢,但在遊戲經驗與敏銳度上他們遠不如其他玩家,甚至很多遊戲方法也搞不清楚,即使會拖慢升級速度與攻略進度,他們也必須嘗試多方面探索遊戲內的各種系統。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想我也能幫忙的。」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感覺小黑子你在生產技能上應該比小青峰來得更有可塑……」說到這裡,黃瀨忽然打住話語。

青峰與桃井也用著見鬼的表情看著忽然坐在青峰與黃瀨之間的少年。

全場一片靜默。

一秒、兩秒、三秒……

「呀!」剛才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在跟誰說話的黃瀨嚇得跳了起來。

「我靠!哲你什麼時候出現的!」猛然往椅背一靠,要不是及時抓住椅子恐怕會被嚇得從椅子上跌下去的青峰驚嚇地說。

事實上,如果不是初中時動不動就被嚇,青峰此刻大概會發揮過人的反射神經逃離桌邊……或者一刀砍過去。

「哲君你怎麼也在這個遊戲裡面!?」桃井抖了一下,雖然黑子是自己愛慕的對象,但冷不防被這麼一嚇,這可不是驚喜而是驚悚了!

「總之就是……不小心進了這個遊戲。」黑子一臉平靜地說。

他第十次感嘆自己那沒必要的好奇心,能夠親身體會的網路遊戲這個噱頭對他們這種年輕人的吸引力真的很大,他並不是對遊戲有什麼特別的興趣,只是抱持著好奇心想進來看看而已。

會被困在遊戲中出不去完全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實在太大意了,以後要更加小心才可以。

「呃,小黑子,你該不會是跟著我們來這座城鎮的吧?」黃瀨還是忍不住抖了抖,他根本沒發現身邊什麼時候多了個同伴啊!

MISDERCTION在遊戲中也能正常使用嘛!?

這能力未免太變態了吧!

「不,我是在進到這個城鎮後,看見你們坐在這裡討論才加入的。」黑子仍舊是一張撲克臉,完全沒將同伴們被自己嚇到心臟快跳出來的反應放在心上。

……而青峰、黃瀨與桃井雖然在聊天,卻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身邊竟然多了個人。

桃井也就罷了,對於警覺度極高的青峰與黃瀨來說,這真是必須深刻反省的事情,如果今天神不知鬼不覺摸到他們身邊的人不是黑子,而是其他不懷好意的玩家或者怪物,那後果可真不堪設想。

但說是這麼說,他們也很懷疑這世上還有其他那麼沒存在感的人嗎?

居然有人能沒存在感到,連進了遊戲都還跟透明人一樣這點比較令他們不知道該吃驚好還是佩服好。

手上抓著一杯飲料,黑子平靜的藍眼睛直視著身旁的好友們。

「不過多了個小黑子也好啦!這樣就不會寂寞了!」驚嚇過去後,黃瀨馬上發揮平時黏人的本事纏上黑子。

「話說哲,你是怎麼到這個城鎮的啊?」青峰納悶地問,他們這組人馬的速度算快了,也因為桃井的情報蒐集與帶路能力,再加上青峰那野獸般的直覺讓他們避開許多不必要的危險,才得以在一個星期內來到這個城鎮。

但明顯是單獨行動的黑子又是怎麼過來的?

「我沿著溪流行動。」黑子想了想還是決定要提前說明一下,「視線誘導雖然能夠照常對玩家起作用,事實上效果似乎更好……可是對遊戲中的怪物沒有用處,不過只要謹慎觀察怪物的行動模式與外型特徵,就能抓出觸動牠們攻擊的距離跟範圍,小心避開的話就能在不戰鬥的情況下前進。」

「不愧是以觀察人類當興趣的小黑子……」黃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所以溪流邊比較沒有怪物嗎?」桃井歪著頭問。

「確切來說,那邊是水中怪物與陸上怪物的空白區域。」黑子一臉平淡地繼續說下去,「後面高等級的地圖我不敢保證,但這邊初階地區水裡的怪物不會主動攻擊路上的人,所以走在溪流邊可以不用防範水中怪物,而陸上怪物因為被系統設定的活動範圍,除了特定怪物之外,其他的行動區域都被侷限在某些地形裡,例如山豬和野狼,牠們只在草叢與道路行動,即使溪邊也有草叢,但那裡因為太靠近水區,有時會被系統誤分為水區,牠們自然就不會靠近。」

黑子不可能具備識破系統劃分怪物活動範圍這種能力,事實上除了設計遊戲的工程師本人外,這種能力玩家不該有,但靠著觀察怪物的行動模式,他還是謹慎地找出一條安全的道路前進,將戰鬥次數壓到最低。

而他之所以選擇離開城鎮,是因為那裡的玩家太過慌亂,暴動的玩家某種意義上比怪物還危險,因為沒有人能料到失去理智與約束的人們會採取什麼行動。

因此黑子當機立斷決定要離開初始之城鎮。

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僅供自保……說不定連自保都還有問題,所以對扔下周遭人們他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何況只要不自殺或自相殘殺,也別隨便踏出城鎮,基本上就沒有生命安全疑慮。

若是自己離開城鎮來到野外,那麼自己的性命就該由自己保護。

在那名遊戲製作者宣布他們被囚禁在遊戲裡面時,黑子不是沒慌亂過,但拜平時也常碰到各種危機所賜,他已經習慣了,只能說人類是一種奇妙的生物。

當聽到逃出遊戲的唯一方法就只有攻略整個遊戲時,黑子用鋼鐵般的意志力硬是壓下心裡的慌亂,冷靜地找出此刻的自己能採取的最佳方案。

他那時選擇的方案就是馬上到NPC商店裡面購買最便宜的黑麥麵包,直接買了兩個星期的份量作為備用食品,然後立刻踏上旅途。

──但後來他才發現這是個浪費錢又毫無意義的辦法,雖然這裡是遊戲,食物沒有發霉的問題,可遊戲內的所有道具都有耐久度,食物的耐久度相較其他道具又更短,只要耐久度磨損到零時,食物就會自己消失。

雖說NPC商店裡賣的雜糧麵包保存期限遠高過玩家們自己製作的食物,但一個星期也是極限了,好在黑子途中還有經過別的小村落,否則他大概得挑戰這個遊戲究竟會不會餓死人。

「話說哲,你的武器是什麼?」青峰忽然問道,就連桃井與黃賴在聽到這個問題後,也難掩好奇。

黑子則是面無表情解下腰間的短劍,然後放到他們面前。

「簡單說小黑子無論如何都是暗殺型就對了。」黃瀨乾笑兩聲。

「我原本不是暗殺型,短劍也不是暗殺型的道具。」黑子一口反駁道。

「配合MISDERCTION搞不好可行?」無視黑子的話,青峰則開始思索讓他的前搭擋在這個遊戲當暗殺者的可行度有多少。

「……」黑子默默地喝了口茶,反正這幾名好友不聽人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這種時候還是省點打口水戰的力氣比較明智。

「不管怎麼樣,哲君先和我們組隊吧!」桃井立刻對黑子發出組隊訊息。

「這可真是幫了我大忙,非常謝謝你們。」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在遊戲裡面單打獨鬥當獨行玩家的黑子二話不說按下同意組隊的圈圈按鍵。

「謝什麼啊你!」受不了黑子過於客氣的話語,但也了解黑子向來非常有禮貌的青峰只是口頭抱怨了聲。

「嘿嘿,能夠多一個可以信任的隊友是件好事啊!」很難隨便相信人的黃瀨對於黑子的出現感覺像是得到一陣及時雨。

「那麼我們等等就到城外嘗試組隊後的團體作戰。」桃井開始擬定下一步。

「不是說要先蒐集道具?」青峰挑起眉,一臉莫名其妙。

「但是沒有錢就萬事不用談!」黃瀨揮了揮手,「即使之後要搞生產技能,也得要有基本材料才行,我們現在手頭沒有餘裕去買那些東西,先從怪物隨機掉落的物品進行蒐羅比較可行。」

「即使一定不會剛好掉落我們需要的物品,至少能夠賺錢,我想『錢不是萬能,沒錢萬萬不能』這點也適用於遊戲世界。」黑子用著毫無起伏的語調說。

這句話很常聽見、也很普通,但在這時卻讓青峰、桃井、黃瀨聽在耳中十分不舒服。

因為實在太適用於他們目前的慘況了!

「錢不是萬能」,他們不管在這個世界賺到再多的錢也回不到現實世界。

那個把他們關進遊戲裡的瘋子不可能讓他們以虛擬的貨幣換取得到自由的機會。

「沒錢是萬萬不能」,更是目前必須面對的迫切問題。

明明就身處虛擬世界,但肚子依舊會感到飢餓這點讓所有玩家最開始時都差點跌破眼鏡過,為了讓在遊戲世界遊玩的人類們能確切體會到這是「另一個真實存在的世界」,這個系統設定實在貼心到可憎。

「……一定要從這個世界離開。」桃井緊咬著嘴唇,「不管有多困難。」

「我們現在就盡各自最大的能力去努力吧,雖然努力不一定有結果,但不努力就真的什麼結果都不會有。」無視青峰明顯有話說的表情,黑子心安理得地將他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抄襲過來,「不管最後是死是活,至少我們都能對自己問心無愧。」

「而且直接放棄也實在太不適合我們的性格了。」撐著下巴,黃瀨彎起一抹能讓眾多女性為之瘋狂的笑。

「那還用說。」青峰撇過頭去。

他們原本就不會放棄,不管身處於再絕望的比賽,從一開始,「放棄」這個詞語就徹底剔除在他們的字典之外,就連黑子這個國文程度極高的文學少年都不例外。

何況在現實世界中,他們放棄的也不過是一場比賽的勝利與榮耀,或許還有和同伴一起堅持過來的努力跟誓言等等,但在這個虛擬世界,他們要放棄的卻是貨真價實也無法重來、不可替代的性命!

.

.

.

作家的話

認真來說,比起賺錢,在SAO裡面想生存最重要的應該還是等級跟實力~XD
(不過有錢的確比較好辦事沒錯~((欸欸))
因為桃井沒有接觸過遊戲,所以還沒辦法完全弄清楚狀況也是情有可原的~(笑)
何況她不是隊長,等到隊長大人登場後,隊伍行動方針又會再次被扭轉~XD

然後黑子的武器是單手短劍,之後會繼續縮短,最後會真的變成匕首喔~
簡單說,黑子就跟大多數人以及他家隊友猜測的那樣,會變成貨真價實的暗殺系~
至於Micderction在這種完全潛行遊戲裡面的能力發揮,之後會再提到!
對這點有問題的人還請靜待之後的劇情解釋!(合掌)
相信大家都曉得,某雪我是個很龜毛的作者,總是努力把設定合理化~(欸欸)

另外給大家一個小小據透,黑子未來會成為PK玩家們最害怕的存在~
呵呵,說到帝光公會最讓人害怕的存在,除了隊長外就是他了喔!
呵呵呵呵~(奸笑)(妳到底想寫什麼啊!)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