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五章★

在食物算不上美味的情況下,用餐時間並不長,將道具賣掉同樣也不需要花多少時間,在太陽下山後,赤司領著五名隊友來到自己投宿的旅店。

但裡面卻有一名玩家正在與NPC交涉……或說單方面強迫NPC?

「這裡真的沒辦法讓我住嗎?」拖著慢慢的音調,背後揹著雙手重錘,有著相當恐怖身高的玩家說:「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間旅店耶~」

「不好意思,我們今天已經客滿了。」AI不高的NPC說著制式化的回答,赤司將整間旅店都包下,對NPC來說就等於整間旅店客滿。

「好麻煩……還要再去找住的地方。」不斷在村莊裡迷路的玩家一點幹勁也沒有地說,可是NPC若不給他住房,他也沒辦法拿對方怎樣,普通人雖然會害怕他巨大的體型與威勢,但NPC可不具備恐懼的智慧。

而在轉過身之後,那名玩家與赤司等人視線相交。

雙方不約而同地眨了眨眼,然後又眨了眨眼,連赤司都難得地愣住。

「欸……?」看起來一直都是一副睡眼惺忪樣的重錘使玩家終於將眼睛完全張開了,「我睡迷糊了嗎?」

「不,我想我們不會所有人都一起睡迷糊的,紫原。」雖然心裡早就多少料到可能會碰上最後一名前隊友,但對於這種發展,赤司還是有點訝異。

「居然連紫原君都進來這個遊戲……!?」黑子喃喃地說。

他開始感覺到事有蹊蹺了,如果說赤司是因為家裡因素,他們其他人則是好奇心,那都還說得過去。

可討厭無謂的麻煩事,對與自己不相關的事情也毫無積極性和好奇心的紫原會踏進這個遊戲就十分詭異了。

即使遊戲主機擺在他面前,紫原大概也提不起一厘米的興趣吧?

更別提初次登入主機時,還得進行一連串個人資料登錄與操作,正常情況下紫原根本不可能有耐心做這種事情。

同時想到這點的還有桃井跟綠間,即使遲鈍如青峰和黃瀨,也多少感覺到不太對勁。

他們再怎麼有緣會剛好全部都集中到這個莫名其妙的遊戲裡嗎?

除了這點之外,他們也敏銳地注意到,剛才赤司喊紫原的稱呼與下午直接喊他們名字的方式不同。

他們多少都曉得赤司的某件秘密,所以沒有人開口點破。

「……你怎麼一身破爛?」向來一絲不苟的綠間皺起眉,儘管還有很多想問的事情,可紫原幾乎不堪用的裝備讓他很無法接受。

「我在樹林裡迷路,碰上一群怪異的食人花,因為牠們會噴腐蝕的液體,裝備好像有不少都快壞掉了吧?」紫原歪著頭,不太在意地說。

「看來明天得先陪紫原去治裝了。」儘管是意料內的答案,赤司還是略帶無奈地笑了。

這個世界的裝備一旦徹底損壞,就會出現與怪物死亡相同的效果,物件會碎裂成無數的小碎片,什麼殘骸都不剩下。

因此如果身上的裝備耐久度消耗到零的時候,便會直接爆開,到時身上可就只剩貼身衣物。

……若連貼身衣物的磨損度都到零,那麼下場不言而喻。

「這樣我先去找地方住喔?」紫原可還沒忘記自己今晚過夜的地方一點著落都沒有。

他已經在這城鎮迷路整個下午,好不容易找到有賣食物的餐廳,吃完那些超沒味道的東西後,卻怎麼樣也找不到能睡覺的地方。

「沒關係,這座旅店被我包下了,你可以使用其中一個房間。」赤司相當大方地對同伴們說道:「這個大廳無限制提供牛奶和麵包,此外還有大浴室。」最後的三個字,讓桃井與綠間的眼睛都亮了。

雖然遊戲貌似沒有髒污設定,但生性嚴謹的綠間與身為女孩子的桃井都快因為無法洗澡而忍無可忍!

事實上黃瀨跟黑子這幾日也為了洗澡的事情而渾身不自在,只是壓著不去想而已。

就像赤司說的那樣,初階城鎮的消費便宜,但服務也不怎麼樣,要找間浴室比找怪物還難!

更不用說他們在到達城鎮前是露宿荒野,即使不怕被人看,也得擔心水中有沒有怪物,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溪邊沐浴。

而設備充足的大浴室也是赤司看中這間旅店的理由。

初階城鎮的小旅店不可能在每個房間都附設浴室,旅店本身也不大,所以只建了一間公用浴室,不想與他人共用的赤司才會乾脆將旅店給包下。

「小赤司萬歲!」黃瀨歡呼道。

「總而言之,大家先休息一會、順便整頓一下心情和思緒,現在是晚上七點半,八點所有人到我房間集合。」赤司簡單地下達指示。

既然隊長發話了,雖然不曉得為什麼一定要休息半個小時,大家還是乖乖點頭應下,八點時,所有人準時來到赤司的房間,即使初中畢業已久,還是沒人想挑戰暴君的命令。

就算不能殺了你,赤司一定多得是讓人恨不得快去死一死的手段。

因為是初階地區的便宜旅店提供的房間,房間內的椅子數不多,因此大家乾脆坐在地板上圍成一圈來開會。

「在討論明天的計畫前,我想先問一下,大家為什麼會進來這個遊戲?」在所有人將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後,赤司問道。

「不就好奇嗎?像赤司你這樣有確切理由的反而很少吧!」青峰理所當然地說,不過其他人的表情也都和他差不多。

「不,你們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問,你們為什麼會拿到這款遊戲?家裡有兄弟姊妹的先不提,身為獨生子的大輝為什麼會買遊戲?」怎麼說都是第一款潛行遊戲,價格絕對不便宜,赤司可不相信青峰會花費大量金錢在線上遊戲上。

「快遞送來的啊!」青峰理所當然地說:「好像是老媽抽獎抽到的吧?」他知道自己的母親每次在超市買東西拿到抽獎券時,都會去抽。

用母親的說法是,總是要抽抽看才有可能抽到吧!

「……」沉默幾秒後,赤司繼續問:「其他人呢?」

「我也是、忽然收到的。」桃井遲疑地說:「上面寫的名目是爸爸上班的公司尾牙獎品。」

「我的話也是抽獎贈品,至少上面的名目是這樣。」開始發現不對勁的黑子面無表情地說。

「我這邊是事務所接到工作喔!」像是要打斷瀰漫在同伴間的詭異氣氛,黃瀨趕緊插話道:「好像是這款遊戲之後要找宣傳代言人,所以拿遊戲給我們這些預定人選體驗一下遊戲,好配合之後的工作。」

「我是因為姊姊上網網購大量的零食回家,結果累積到一定的消費金額才拿到的。」紫原懶洋洋地說。

事實上,他大姊網購零食也是為了愛吃的么弟,大量團購才能壓低價格,會因此拿到遊戲根本是始料未及的事,但家中沒人對這種遊戲感興趣,索性就塞給負責吃那些零食的紫原了。

「我的話也是網購,因為我常常在網路上買幸運物,好像是某一間賣場有特別贈送活動。」綠間推了推鏡框,然後暗暗地咬牙。

「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的遊戲都是『別人給的』。」赤司以一句話統整出詭異的現況。

「欸,可是……」知道赤司想暗示什麼,黃瀨覺得很沒道理。

「涼太,你知道拿到遊戲的其他模特兒是誰嗎?」不給黃瀨反駁的空檔,赤司拋出下一個問題。

「記得是幾個工作上的大前輩……」說到一半,黃瀨愣了愣。

就他知道的名單,那些被選上當代言人的模特兒都是業界赫赫有名的人士,根本不是黃瀨這個說穿根本就是打工仔的學生能相比的。

更別提黃瀨從高一時就把生活重心轉到籃球上,工作能推則推,知名度早已大大下滑,偶像與模特兒如果不持續維持注目度,就會非常「短命」。

好加在是他在年輕一輩的日本籃球界中知名度非常高──奇蹟之世代在會打籃球的年輕人中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國中時就上過周刊專訪──也因此讓他額外接到許多運動用品的代言。

這跟許多大型運動品牌會找有名運動員代言的道理是一樣的。

但遊戲類的宣傳為什麼會找他?

當初接到時只覺得新鮮,根本沒想那麼多的黃瀨忽然覺得自己被設計了。

可是誰要設計他?

他不是沒得罪過人,自己的性格自己清楚,但是要用這個遊戲當圈套的前提是必須要知道遊戲有問題吧?

連赤司這種家族有參與投資開發的財閥繼承者都不曉得了,甚至還因此被困在遊戲裡面,這代表普通人應該無法提前得知這場陰謀才對。

「我們被設計了。」黑子平靜地說出所有人心底都已經有數的答案,「但很奇怪,知道遊戲有問題的人,應該就是把我們困在這裡的那位遊戲開發者。他自己也說他的目的是要創造出另一個世界,『將玩家困在遊戲世界』本身就是他的最後目的,那為什麼他要選擇目標呢?」

「我們毫無疑問是被鎖定的玩家,而我們的共通點……」說到這裡,綠間皺起眉。

「我們都從帝光中學畢業,待過帝光籃球部,而且至今也都與『籃球』有所聯繫。」赤司接下去說:「可是按照我進入遊戲後的觀察,絕大多數的玩家都與籃球無關。」

「很多玩家都是矮子或胖子,性格又懦弱,根本不像能打籃球的樣子,甚至還有年紀很小的小不點。」紫原一臉慵懶地說出非常傷人的話。

「即使要將共通點轉向『帝光中學』,就像紫原所說的,有些孩子根本還不到能進入初中的年紀。」黑子的神情流露出困惑。

「而且這個遊戲也有公開販售吧?網路銷售先不提,實體店面有賣耶!難道它還能鎖定販售的玩家嗎?」雖然不怎麼關心這類訊息,可也因為新聞媒體大肆播報的關係,黃瀨多少有聽說一點銷售情況。

赤司用手輕靠著下巴,他靜靜地整理手邊擁有的情報:「目前可得知的事情一共有二,進入這個遊戲的玩家有兩群,首先是對遊戲有興趣而購買的一般遊戲玩家,然後還有被鎖定、且由各式各樣名目被贈與遊戲的玩家,畢竟遊戲販售數量由遊戲公司所控制,沒有人會實際去計算放在網路上銷售的遊戲數與幾個實體通路販售的遊戲數加起來是否等於一萬總發行量,只在一萬份的遊戲中抽起一千份左右的遊戲數還不至於會被發現;另外就是,我們這些被鎖定的玩家都有共通點,那個鎖定我們的人恐怕還經過各種調查,否則不會連五月這個經理人與存在感薄弱的哲也都被算計在內。」

「不過小黑子自從高一的Winter cup之後就很有名吧?」黃瀨歪著頭說,那時的黑子還被稱為最初的技巧之星呢!

「但也得實際調查過黑子的背景才會知道他是帝光籃球部出身。」綠間搖著頭反駁道。

「這麼說也是……」

「你們在這個遊戲中,目前還有看見什麼認識的人嗎?」赤司又問,「不一定是要實際認識,單純『知道他是誰』也可以。」因為在那場騷動後,每個人的外貌都還原成自己原本的面容,若有曾見過的人出現在遊戲中,應該多少能認出。

「我好像有看到剛才提到的那些模特兒前輩。」儘管當初是驚鴻一瞥,也完全不想與不算太熟的他們扯上關係的黃瀨沒有上去搭話,不過他確定自己不會看錯,「因為都是些在模特兒界十分有名的人,所以我應該沒有認錯。」

「儘管不認識對方,但我有看見鋼琴音樂組全國大賽冠軍。」即使不認為這條情報有用,綠間還是聊勝於無地說道:「此外也有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得到冠軍的女孩,因為她是秀德高中的學生,之前我有在校刊上看到照片。」

「我唯一知道的只有一個有名的女作家,在日本小說界很有名氣。」曾經拜讀過對方作品的黑子說道。

「我這邊完全沒注意到,當初匆匆忙忙離開初始之城鎮時,我有點緊張。」這幾天也沒怎麼碰上其他玩家的桃井用著充滿歉意的語氣說。

「我也一樣。」青峰的口氣就顯得理直氣壯了,他隔壁的紫原也是,他們甚至覺得在那種混亂下還有本事去注意別人的其他人才奇怪咧。

「當初在廣場陷入混亂時,我有觀察過周遭人群,有見到一名在日本將棋界頗有名氣的明日之星,還有一名代表日本參加國際西洋棋賽,並且奪得亞軍的選手。」統整到這邊,對被挑選的條件赤司已經很清楚了:「因此被當成目標的玩家,恐怕是在某個領域有著龐大名氣或頂尖實力的人。」

「欸!所以我們是因為籃球很強才被盯上!?」黃瀨感到不可思議般地說:「這樣我們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啊!」

「笨蛋!應該要憤怒才對。」已經開始上火的綠間如此說道。

「我一定要捏碎那個傢伙。」紫原素來懶散的聲音透出一絲危險。

「這樣也就說通,遊戲製作者為什麼會在我拒絕後,還硬塞一份正式版遊戲給我。」進行完封測後,覺得自己可以功臣身退的赤司本來沒打算去購買正式發售的遊戲,但遊戲公司卻又送了一份到赤司家,說是遊戲製作者希望赤司能以玩家的角色繼續參與這份遊戲。

那時多少有嗅到一點不對勁的味道,但也是好奇對方究竟想搞什麼花樣的赤司才會再次登入,結果就大意掉入了這個精緻的陷阱裡。

「那個人想做什麼實驗嗎?」綠間瞇起眼,「特地大費周章取樣,恐怕有什麼目的吧?」

「若他不打算干涉遊戲內部運作,我想他是打算觀察吧!」赤司神色平淡地接下去說:「觀察我們這些特別取樣的實驗體與為了遊戲本身而進入的實驗體究竟有什麼差別,再考慮到這個遊戲是『死亡遊戲』,遊戲製作者說不定還想試驗最後的生存數。」

「可惡!」盤腿坐在地板上的青峰用力地捶向身旁的地面,「老子可沒打算當白老鼠!」旁邊的黃瀨與綠間也煩躁起來,就連紫原跟黑子的表情都跟著變得很難看。

「那麼就只能努力把遊戲打通了。我們所在的世界名為艾恩葛朗特,一共有一百層,要攻略遊戲就必須要打通一百層。」赤司幾句話就鎮住整個場面,「就讓我們看看,那個自豪於自己遊戲的自大狂發現他所設計的死亡遊戲被人攻破後會出現什麼表情。」

「破關之後,一定要去揍那傢伙一頓!」這次連理性派的黑子跟綠間都不想否決黃瀨的粗暴提議,被人算計到這種程度,他們的脾氣可沒好到能忍氣吞聲。

.
.

.

作家的話

紫原的武器是雙手重錘喔!
毫無疑問是鐵製的~(廢話!)
為什麼會是這個武器呢?
因為紫原給某雪的形象除了重兵器之外還是重兵器!
雖然要重兵器的話,除了鐵鎚還有斧頭,可是以紫原單純(或說怕麻煩?)的性格,一定是通通像打地鼠那樣敲下去最快!
而且這樣剛好也能配合上紫原的灌籃絕招–破壞的鐵鎚~XD

於是,黑籃的角色終於全部下完啦~(灑花)(又不是在下餃子!)

然後今天的劇情再次讓某雪我見識到自己不管怎麼樣都想把劇情合理化的功力了~(欸!)
就像當初寫第二人生,十二聖騎士轉世要理由,
奇蹟們就算會全部進到同個遊戲也一定要設定原因~XD

然後因為目前都還是過度章節,所以今天一樣有兩篇喔!
希望壓線來得及~(望天)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