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四章★

「涼太、大輝、哲也與五月都是近戰型兵器,一般來說,近戰系都必須在最前線近距離與怪物過招,並掩護後面的隊友出手。」說到這裡,赤司瞥了一眼明顯在發抖的桃井。

「這工作我跟小青峰來就好了,小桃跟小黑子不用上最前線啦!」黃瀨馬上出聲將前線工作給攬下。

「我反對,」黑子立即出聲說:「桃井さん是女孩子,的確不能讓她到最前線與怪物作戰,但是我的話沒問題。」

「話說不是還有你跟綠間嗎?」青峰完全不認為自家隊長是需要人擋在前面的後援組。

「……我看我還是用籃球的方式來跟你們解釋好了。」一時之間忘記眼前的隊友們通通都是遊戲新手,原本聽說他們的等級練得不錯,又有組隊,赤司還以為他們已經適應遊戲的規則,現在這麼一聽他馬上知道自己高估他們了,「先不論五月與哲也,以籃球來說,大輝跟涼太都是必須衝最前線的前峰吧?」

『……啊!』

「我跟真太郎是後衛,但我們在比賽中依舊有得分吧?」赤司繼續說道:「近戰系就類似籃球的前峰,可這不代表遠距離兵器的我跟真太郎就無所事事。」

「嗯、大概明白小赤司的意思。」代換成籃球後就馬上理解赤司在說什麼的黃瀨點點頭。

「之所以近戰系比較危險,是因為你們離怪物比較近,怪物有攻擊範圍,為了近距離攻擊怪物,比起我們,你們與怪物的距離一定比較短,怪物通常會先去攻擊你們。」赤司語調平穩地解釋道:「但這是在對付初階怪物的情況下,隨著等級越來越高,高等怪物、特別是BOSS攻擊範圍都會大大增加,甚至還有群體殲滅技能,這時站得遠近差異就不大了。」

「不過前面的人能當肉盾。」綠間相當無情地說。

「喂!」儘管知道綠間一般都是嘴上說得狠,真有危險,這傢伙即使拿的是長兵器也一定會衝過來,但聽到那種話青峰還是反射性不爽。

「所以為了不讓前線出現傷亡,必須要學會『切換』,也就是複數以上的玩家調換位置輪流攻擊怪物。」赤司一個眼神就阻止正要拌嘴的青峰和綠間,他們也曉得現在不是把時間浪費在打口水戰的時候,只好乖乖安分下來,「因此前線一般需要超過兩名以上的玩家,就是為了分散怪物的注意力,爭取回復與喘口氣的時間,相對地,在後面的玩家也能隨時補上來進行『切換』。」

「這的確是組隊戰鬥最大的好處。」桃井最近調查的情報當中也有這一條,「所以我們現在要來練習『切換』嗎?」

「沒錯,不然組隊要做什麼呢?」赤司理所當然地說,接著他看向一臉很有話要說的黑子,「哲也的部分,儘管你也是拿近戰兵器,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擔任過往『第六人』的職責。」

「……我一直都是負責傳球,所以現在要?」黑子一臉不能理解,難道要傳兵器?

「哲也的傳球需要準確的判斷力與瞬間脫出敵人掌握的行動能力,這在戰鬥中也適用,判斷力自不用說,那種行動能力稱為走位。」看著還一頭霧水、滿臉茫然的黑子,赤司覺得要來一次即席教學比較快,「等一下試一次就知道了。」

「好。」這次黑子就沒有猶豫了。

如果成為敵人,赤司確實是最讓人恐懼的敵人,但要是隊友,他就是「神一般的隊友」,那麼不管對手是多麼可怕的怪物,一定也不讓人害怕了吧?

在赤司的指揮下,他們很快地展開訓練。

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慢慢來,他們先從圍擊單一怪物開始。

不過若是挑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都可以隨便單挑打敗的小怪,那麼恐怕一點效果也沒有,於是赤司領著他們挑上附近等級最高的深藍色狼王。

那並不是鎮守每一層樓的BOSS,而是一般地區的小王,可以讓玩家提升等級順便打到高級一點的道具。

不過對他們六人的等級來說,算是越級挑戰了。

但團隊作戰的最大優勢就在於,只要配合得好,就能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力量。

黃瀨與青峰是主力輸出,負責最前線的作戰,毫無後顧之憂的兩人合擊怪物時,手邊的餘裕多了,攻擊程度比先前更加犀利不說,也更不容易受傷,因為隊友能從後方接替上來,他們一邊打著時間差攻勢、一邊集中火力步步進逼。

綠間與赤司則從側面夾擊,不斷吸引怪物注意力與牽制牠的攻擊,長兵器麻煩的地方在於近身戰不方便,要是被怪物近身就會很危險,但只要反應與戰鬥技術夠好就能彌補這種弱勢。

黑子與桃井則遊走在戰鬥較為邊緣的地方,一來他們必須要防止圍攻時有別的怪物衝進這裡的戰場,導致我方人員腹背受敵,二來他們也得隨時支援。

只要前線不小心捉襟見肘,算準時機的黑子以怪物的攻擊死角搶進怪物身側進行攻擊轉移對方注意,攻擊成功後,黑子絕對不會戀戰,他便快速閃出戰場,青峰與黃瀨會立刻接替上去。

桃井的工作與黑子類似,但沒有那種勇氣與眼力看出衝進戰場機會的她,只能在外圍的地方放出較遠距離的招式,好在曲刀的技能不乏攻擊距離較長的範圍技。

一瞬間的攻擊能將怪物的注意力從同伴身上引開,其他人會趁此機會攻擊。

畢竟是跳級太多,他們的攻擊對狼王而言傷害性都不大,好在眾人的默契太好,連擊速度過快,照理說應該是被耗死的狼王沒能撐上太久。

最後除了前線組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損血量之外,其他人都沒受傷。

「好輕鬆。」黑子讚嘆地說。

「以初戰來說,勉強及格。」在看見給怪物最後一擊的黃瀨打開道具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赤司像是忽然想到什麼般地說:「還有一點我剛才沒有說明,因為是組隊模式,大家的經驗值以及打倒怪物的收入是全部平分,至於道具部分就直接給最後拿到的那個人。」

「欸……不過我……」黃瀨嘴巴開開闔闔,像是在考慮什麼。

「不用告訴我們拿到什麼道具也無所謂,這是為了避免團隊因為瓜分戰利品而產生嫌隙。」封測時看過許多類似糾紛的赤司不會讓自己的隊伍發生這種事。

反正拿到什麼道具必須自己說出其他人才會知道,那麼乾脆不要說,其他人也不許問,這樣最方便。

「其他瑣碎的小東西就算了,只有這個我覺得我用不到耶!」黃瀨搔搔頭,接著他對桃井提出交易要求。

「咦?」桃井一臉不明所以,但還是反射性按下同意。

黃瀨二話不說地把剛才掉落的道具轉移到桃井手上,當然也沒跟桃井收取任何報酬。

在他的觀念裡面,怪物是大家一起打倒的,那麼戰利品誰有需要就給誰,既然是要彼此託付性命的團體,就不用計較太多。

當然如果對象換成外面的人,黃瀨就不會那麼好心。

「是把還算漂亮的軍刀喔!」先前有聽桃井說為何選擇選擇單手曲刀做武器的黃瀨笑瞇瞇地說。

「啊、謝謝。」東西都已經收下來了,桃井只能老實地道謝,「明明我……」她覺得自己剛才也沒出多少力。

「又沒差,這裡也沒有其他使用單手彎刀的人。」青峰雙手抱頭,同樣也不怎麼在意。

綠間只是一言不發地將視線轉到赤司身上。

「這是隊員的自發性行為,因此我不干涉。」赤司簡單地說:「不過大家的性格都那麼單純真是太好了。」轉過身準備搜尋下個狩獵目標的他嘴角勾起一抹不太明顯的笑意,但他的眼眸卻閃過一絲冷酷的光。

即使是一般的網路遊戲,也容易因為利益分配而產生嫌隙,在擁有死亡壓力的殘酷生死遊戲中,想要與同伴一起變強、團隊一起得到的戰利品屬於所有人等等,那種單純的想法最後都容易變質,而後成為團隊信任破裂的導火線。

這也是心思細膩的綠間和了解人性的黑子沉默不語的原因。

更別提團隊破裂對他們來說可不是沒發生過的事情,儘管現在與當時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只不過將眾人的情感維繫下去、凝聚隊伍向心力,就是隊長的工作了。

既然決定要努力前行並以攻破遊戲為最終目標,身為隊長的赤司就得開始考慮未來的事情,將任何災禍的根芽提前拔除也是他的職責。

第一個與他們相識的赤司,說實話並不願意再看見初中時的情況,何況都準備升大學了,要是還重蹈覆轍那豈不是白活這些年。

而第二個赤司思考模式則較為現實。

現在的情況可不是初中那種小孩子打鬧的程度,當時是因為成長後的他們比起勉強磨合,單打獨鬥更能發揮彼此的實力,但此刻的團隊若是四分五裂,對於攻略這個遊戲恐怕百害無一利,弄個不好可能就得全體把命送在這裡。

他不希望同伴們死在這不過是個人生插曲的遊戲裡,也不容許自己的生命在虛擬世界中劃下句點,因此過往的事情絕對不能再發生,不管是因為什麼理由。

所以無論用什麼手段,他都要將那份純粹的同伴情誼給延續下去,而那說不定也能讓他們的團隊得到其他隊伍所沒有的優勢和力量。

「哇!」看著自己的個體數值,黃瀨忍不住發出讚嘆聲:「明明我們這幾天也是組隊在練功,沒想到今天人數變多,打得怪物也沒比前幾天增加多少,大家平分經驗值後居然那麼有效率。」今天一整天,他們平均一人都升了一到兩級,其實這個速度在玩家中並不算特別快,很多封測玩家倚靠著封測時的經驗和當時磨練的技術,早已將等級遠遠拉高,但黃瀨也不可能知道這件事。

「因為我們能夠應付的怪物等級變強了吧!」黑子彎起幅度極小的笑容。

他們狩獵的怪物數量和等級已經遠高過新手玩家了,最重要的是,這個今天才剛成立的團隊狀況可以說是十分良好,在隨時有可能喪命於怪物的龐大死亡壓力以及面對未知世界的不安感之下,他們沒有任何一名成員出現適應不良與精神失常的徵狀,隊伍本身與隊伍內成員的安定感都遠超過普通玩家甚至封測玩家。

「不管怎麼樣,先去找交易所賣掉商品,找個住宿地方才是當務之急。」綠間非常實際地說。

「關於這點,不介意的話大家可以來我入住的小旅店,一個晚上只要90柯爾(這個世界的貨幣)。」赤司叫出系統地圖,確定交易商店、餐廳與旅店位置後,他決定先到餐廳吃飯,這樣比較順路,反正他們手邊都還有錢。

即使不賣掉打怪掉落的道具,打倒怪物一定會有收入,而這種初級城鎮裡面的消費也不高,各項服務也不怎麼樣,就像他入住的旅店雖然大廳有無限提供牛奶和簡單的麵包,卻沒有正餐,必須自己去找餐廳吃飯。

「嘿~這是打三隻野豬就能賺到的金額。」桃井一直都有在紀錄打倒每種怪物會掉落的金錢與物品。

先前她和青峰、黃瀨到達城鎮時,為了過夜當然也有租房間,不過他們此時是跟著赤司來到另一個被他當成暫時據點的小村落,桃井原本就因為重點放在怪物和遊戲情報而來不及調查完細部的民生資訊,現在換了一個地方自然更是一翻兩瞪眼。

再說她對這個遊戲的運作模式還不夠熟悉,她也不能將蒐集籃球情報的方法直接套用在遊戲裡。

「因為旅店不大,我就直接包下來了,可以不用擔心有被其他玩家偷聽情報的風險。」赤司說出讓身後所有隊員動作一僵的話。

「哈哈……真不愧是小赤司。」居然全包整間旅店,明明才剛開始玩這個遊戲耶!

即使赤司是封測玩家,但那時的角色在遊戲正式營運後會被刪掉,因此在數值方面,赤司照理說和他們一樣都是從零開始才對。

「綠間君與赤司君是什麼時候碰上的?」注意到綠間也因為赤司的話而僵住兩秒,黑子疑惑地問。

「我今天早上剛到這個城鎮附近時,才在那邊的樹林碰上以這一帶為據點,出來練功的赤司。」想當初綠間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我也完全沒料到會在這裡碰上大家。」赤司承認自己真的沒想過他的前隊友們居然會跑來玩線上遊戲,「總之,閒話家常晚上回旅店後再說,現在先去吃飯吧!」

「贊成。」青峰二話不說地同意。

「我也好餓。」黃瀨跟著說,他與青峰今天的活動量遠高過其他人,前線是個非常消耗體力的位置,何況他還採用速度系打法,不斷高速移動的身體都快餓扁了。

明明他在現實世界也常常進行高強度訓練,但怎麼感覺這個虛擬世界似乎餓得更快?

不過他們今天的活動量也的確是先前個別行動時的好幾倍,所以進到餐廳後大家都點了比平常多一倍的食物。

「我想吃肉。」對單調的菜單內容非常有微詞的青峰用力地咬了一大口黑麥麵包洩憤。

「雖然食物也不是難吃,總感覺非常普通。」喝著濃湯的黃瀨一起抱怨道:「不過這個黑麥麵包真的不好吃。」

「我比較介意的是,這個遊戲不是日本人設計的嗎?為什麼會都採用西洋風格的食物?最少要有一碗味增湯或紅豆湯吧!」習慣傳統日本料理的綠間一進遊戲就對這裡提供的食物頗有微詞了。

「而且雖說是西方食物,也沒有香草奶昔呢……」食物的話題顯然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就連黑子也小聲地碎念道。

「也沒看到蛋糕之類的點心。」桃井對戳著食指。

難得在遊戲裡面可以完全無視甜點的熱量大口大口享用,反正不管她在遊戲裡吃了多少東西,那些虛擬食物也不可能真的進入她現實中的胃裡,結果她卻根本找不到販售點心的店面。

「勸你們要快點習慣,遊戲裡面的NPC店面大半不會提供太精緻的食物,較高級的食物得到比較上層的地區才找得到,而且多半大同小異,雖然應該有特殊料理,但只有特定地點才能買到,也得靠運氣才能找出那種店。」赤司的話馬上讓所有人哎哎叫。

「既然如此,只能努力往上攻略了!」已經吃膩麵包的黃瀨憤慨地說。

「沒有肉真的很煩!」囫圇吞棗地吃下手中麵包的青峰語氣一樣煩躁。

「你們是不是搞錯重點了啊!」綠間忍不住吐槽道。

若有所思地望著身邊對伙食都十分有意見的同伴們,赤司喝了口熱飲,連帶在心裡琢磨著可以一石多鳥的某個解決方案。

.

.

.

作家的話

這篇算是開始埋伏筆的過度章節,對不起還是沒能讓紫原君登場~
他在下一章的開頭就會出現囉!(笑)
然後隊長大人即使在遊戲裡面也依舊有當土豪(被揍死)的潛質~(欸欸)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