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七章★

「那麼今天就先到這裡,」將這幾日的行動方針講解完之後,赤司直接宣布解散:「等等大家就各自去洗澡和休息,我先教你們設定鬧鐘,明天早上八點全員在大廳集合。」說著,他開始指導其他人叫出系統的鬧鈴功能。

「這個遊戲還有鬧鐘呀?」完全不曉得有這功能的桃井訝異地說,先前在野外時,她跟黃瀨、青峰都是輪流睡覺,因此沒有睡過頭問題,來到城鎮後,都是睡到自然醒,最先醒的人會去叫另外兩個人。

「確切來說是可以設置系統鬧鈴,鬧鈴的聲音只會出現在自己腦袋裡,就跟某些系統訊息一樣。」赤司詳細地解釋道,他太清楚自己只要省略某個環節沒有說明,他的幾名隊友可能這輩子都不會自己弄明白,「鬧鐘的聲音類型可以由玩家自行設定,不過目前只有系統提供的幾個基本聲音可選。」

「可以在腦袋裡面設鬧鐘就不會睡過頭了呢!而且也不會發生鬧鐘被打壞的慘事。」說到這裡,桃井看了一眼青峰。

「多久以前的意外妳還記得啊!」青峰嘖了一聲。

青梅竹馬就是這點麻煩,一些小時候的瑣事與糗事彼此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麼就明天早上八點再集合囉!」黃瀨想了一下,然後說:「浴室因為要大家輪流使用,就由身為女性的小桃先去洗澡吧!」

「咦!可以嗎?」桃井看得出來其他人也很想沖洗身體,只是沒有直接表達出來。

「無所謂,又不急在這時。」綠間用冷淡的語氣回道,但熟悉他性格的友人們都知道他是想禮讓身為女性的桃井。

「那我們其他人就猜拳決定吧!」黃瀨提議道。

「我最後就可以了。」赤司忽然說道:「反正我也還有其他東西要先準備一下。」

「那就謝謝赤司君了。」黑子十分有禮地道謝。

「大輝跟敦也得去清洗身體,這是命令。」從先前的反應與過往的了解中,即使不是赤司也猜得出來這兩名同伴一定是所有人中對洗澡一事最不在意的人,說不定還對遊戲內身體能自動保持清潔一事感到方便。

「好啦!」在其他隊友也紛紛將目光轉到自己身上時,在所有人無言的要求下,青峰只好配合了。

他並不是不愛乾淨,怎麼說也是個有高運動量的籃球員,每次運動完身上都會爬滿黏膩的汗水與體味,即使是青峰也會乖乖去洗澡。

但這個遊戲又沒這種問題,他當然就樂得省下多餘功夫。

「哎,好麻煩~」同樣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夠省略的事情乾脆就省下來比較好的紫原抱怨了一句,卻沒人懷疑他會翹掉洗澡,初中的那次事件過後,他就再也沒有忤逆過赤司的命令。

紫原在奇蹟之世代裡面性格最單純也最偏向小孩,同時也有部分很像動物,初中時反抗赤司是因為覺得沒必要聽從比自己弱的人,但赤司卻用實力證明他太高估自己了,等於被當頭棒喝的紫原這輩子大概都不會再生出挑戰對方的想法。

「話說……赤司君,可以告訴我們要怎麼把遊戲裡的衣服脫掉嗎?」遲疑了一下,想起了某個重大問題的桃井問道。

這個遊戲才剛開始七天,光是保命就耗盡所有初學者的心力,何況遊戲內沒有髒污設定,又無法沐浴,眾人沒有更換裝備之餘同樣也不曉得該怎麼將身上的既定服裝給脫下。

「想要脫去衣物也得透過系統操作角色才行。」赤司直接叫出自己的主選畫面現場說明──當然他沒有現場示範,「只要按下這裡的『武器防具解除』就能卸下裝備在玩家身上的武器和防具,接著再按下『衣物全解除』,穿在身上的衣服就會全部消失,這邊這個按鍵是『髮型解除』,未來五月如果有幫角色換髮型的話,就得用這個功能才能解開髮型設定,然後最後再按『內衣全解除』,玩家就會一絲不掛。」

「還真方便。」黃瀨感嘆地說,他們根本連脫衣服的時間都省了!

「這個功能應該有保護女性玩家的概念在。」綠間開始佩服設計遊戲系統的人了,那個製作者大概考慮到了很多道德倫理層面上的問題,並提前進行預防。

如果要脫去衣物一定得操作系統的話,就能防止強暴案件發生。

「我承認這個系統的確能有效保護女性玩家,但不管什麼樣的『規則』都會有漏洞。」不是要潑同伴冷水,但赤司認為還是早點讓他們明白,不管系統設計得多麼良善,只要操作的人懷著惡意,一樣找得到方法。

「怎麼說呢?」黑子微微皺起眉,他們隊伍內雖然只有一名女性,但考量到這個遊戲本身似乎男女失衡的很嚴重──當初在廣場上,大家恢復現實世界面貌時,黑子曾反射性觀察過周遭人們,那時他就注意到這個遊戲的男性玩家遠高過女性玩家──桃井還是有可能被某些心懷不軌的男性玩家盯上。

更別提在所有人恢復現實外貌後,她的容貌無疑十分出色。

「這個世界大多數道具都有耐久度,只要耐久度消失,裝備就會變成碎片,連殘骸都不會剩下,而不斷攻擊裝備就是快速消耗耐久度的方法之一。」赤司說得含蓄,但綠間跟黑子的臉卻整個鐵青,桃井則是倒吞了一口口水,「或者把武器架在玩家的脖子上,脅迫對方進行系統操作也可以。」

「這種恐嚇行為在遊戲內允許?」綠間驚愕地說。

「搶劫、偷竊和下毒也可以喔!」赤司的補充讓一票隊友臉色發白。

「總之五月之後還是不要一個人行動比較好。」或多或少聽出了赤司的弦外之音,先前沒想到這個層面的青峰嘖了一聲。

「畢竟遊戲才剛開始,目前除了系統強制的規範與約束之外,玩家間基本上都是無政府狀態,雖然大多數玩家的倫理道德尚未崩壞,但即使只有極少部分玩家走上極端道路,對於一般玩家來說都會十分危險。」比起怪物,赤司認為某些玩家更危險。

或許該說,不管在哪個世界,人類本來就是最需要防範的生物。

躲藏在暗地的攻擊,總是令人防不勝防……雖然未必完全沒有防禦辦法。

「我知道了。」桃井用力地點頭。

「旅館內部的安全如何呢?」黑子已經開始思考該如何保護隊伍的安全。

「旅館內不用擔心,只要被玩家承租後,除了該玩家的朋友、同個公會的成員之外,都無法打該房間大門。」或許是對黑子已經能考量到那種層次而感到滿意,赤司勾起一抹笑。

「房間有沒有入侵的可能?或者旅館房門受到攻擊時會不會被破壞?」黑子更進一步問道。

「在遊戲中,系統是絕對的存在,所以你上述說的那兩個問題答案都是不可能,玩家一旦承租房間,那麼在系統上該房間就有著絕對不可能從外部侵犯的屬性存在,即使修練開鎖相關技能或嘗試破壞房門都沒辦法。」頓了一秒,赤司突然握起拳頭用狠勁的力道朝旁邊的牆壁捶去。

「!?」完全沒人料到他會突然來上那麼一手,眾人在那瞬間只能愣愣地盯著赤司看,但他們馬上注意到了,在赤司用力地捶上牆壁的同時,一個非常顯眼的紫色六角系統框框與系統音效伴隨著捶打牆壁的聲音跳了出來。

『Immortal Object』紫色的方框上這麼寫著。

「那是什麼意思?」英文不好的青峰一頭霧水地問。

「無法破壞物件。」綠間皺著眉頭,在英文同樣不佳的黑子與黃瀨下意識將目光轉到他身上時,他補充說道:「那兩個單字是這個意思。」

「沒錯,SAO裡的所有房子都被系統賦予不可破壞的特性,即使你們想拆一片木板下來都辦不到。」親身示範以加深這群隊友們印象的赤司點頭說道:「當玩家想破壞任何被系統賦予『無法破壞』這項屬性的物品時,就會出現那道系統訊息。」

「……所以現階段的情況下,我們只要不隨便將陌生人加入好友,大致就不會有問題。」在腦中整理完赤司給出的資訊,黑子僅做出最保守的定論。

「小黑子在懷疑什麼?」黃瀨不喜歡思索過於複雜的東西,他覺得既然赤司都說房間不可能被入侵,那應該就不會有問題,所以想不通黑子為什麼擔心。

「我目前沒辦法好好說出我的違和感,而且我還不夠了解系統規則。」黑子搖搖頭,有點困擾地說。

「黑仔你會不會想太多了?」紫原打了個呵欠。

「或許真的是吧……」黑子覺得自己可能是因為這個星期一直都是單獨在野外行動,在不曉得危險什麼時候會發生的情況下,他只能不斷提高警戒心,結果現在像是驚弓之鳥,警戒過度反而變得有點疑神疑鬼。

「不,這份考慮是好的,哲也你可以繼續思考你覺得會有問題的地方,這絕對是一件好事,因為越早注意到任何規則中的漏洞,對我們的安全越有利。」赤司用十分正面且堅定的語氣肯定了黑子的煩惱。

「……我明白了。」明白赤司的弦外之音就是要自己繼續學習思考這些攸關他們安全的問題,黑子也乖巧地點頭答應。

在聽見黑子的答覆後,赤司臉上的笑意似乎更深了。

儘管遊戲世界與籃球場上不同,可對他而言,「影子」的功用都是一樣的。

擁有影子的光會更加耀眼,在影子的支撐下,光也會更加屹立不搖。

「若沒有其他問題,那我先回房間了。」語畢,赤司相當乾脆地宣布解散。

「來猜拳決定誰接在小桃之後去洗澡吧!」黃瀨幹勁十足地說:「剪刀、石頭、布!」

所有人都配合地伸出自己的手,畢竟洗澡順序也得定下來,性格嚴謹的綠間和不想禮讓他人的青峰就都乖乖參加了猜拳。

「我說紫原你是不是慢出啊?」綠間很受不了地瞪了慢一秒半才伸出手的紫原,不過這句話嘴上抱怨的成分比較多,因為他知道紫原沒有作弊的意思,只是懶洋洋的性格所導致。

「嗯~有嗎?」紫原不太在意地反問道。

「居然是小黑子贏了耶!」快速地看完大家出的拳後,黃瀨宣布勝利者。

「我說哲,為什麼跟你猜拳總是贏不了?」青峰想起他們初中時每次猜拳,不管是多人猜拳還是兩人對決,除非有赤司參戰,否則最後贏的一定是黑子。

「因為我的興趣是觀察人類。」黑子理所當然地回道。

「猜拳也適用?」桃井半是佩服半是訝異地問。

「只要看大家的表情與揮手的角度,我可以大致猜到所有人要出的拳,不過沒有赤司君厲害,赤司君會抓住大家出拳的瞬間,用天帝之眼看穿所有人的出拳動作,再快速地決定自己要出的拳。」這也是黑子不管怎麼樣都猜不贏赤司的主要原因,以赤司的反應能力和出拳速度,他毫無疑問可以在最後一刻才改變自己要出的拳,所以不可能猜得贏他。

這個能力應該可以算是猜拳版的「後出手權利」。

「猜個拳有必要用技能嗎?」綠間的話讓青峰跟黃瀨都跟著點頭附議。

黑子只是聳聳肩當作回應。

「話說遊戲裡面小赤司還有辦法用天帝之眼嗎?」黃瀨的話讓眾人陷入短暫的沉思中,這是個目前還無解的謎,「我的話,就算模仿不同武器使用者的姿勢也沒用,不可能使出他們的技能。」

「因為這是系統設定。」即使剛接觸遊戲,黑子也曉得系統有許多無法被推翻的遊戲設定,何況這點剛才赤司已經強調、甚至還親身示範過了。

「這種事之後再考慮啦!」青峰不耐煩地說:「先決定洗澡順序再說!」

「一點也沒錯。」綠間同意道,對於在現階段怎麼想也得不到答案的事情上浪費時間,他可敬謝不敏,何況那跟他也沒有絕對關係。

最後洗澡的順序是桃井→黑子→青峰→綠間→黃瀨→紫原→赤司。

「小桃如果想好好泡個澡也不用顧忌我們沒關係喔!」大家各自回房間時,黃瀨對桃井眨眨眼說:「反正這個遊戲也沒有生病的設定……吧?」

他們前幾天用各式各樣克難方法露宿野外也沒生病,而且在系統上,玩家幾乎不會產生髒污,就算有也馬上會自己消失,沒髒污就代表沒有細菌吧?

遊戲裡面還有細菌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嘛!

「這個可能得問赤司了。」這幾天也一直在想這件事的綠間蹙眉道:「不過桃井妳不用在意我們沒關係,我們的身體都比女生強壯,而且這群笨蛋也不可能因為晚洗澡而感冒。」

「喂,你說誰是笨蛋啊!」本來不想加入話題的青峰抗議道。

「呵呵。」桃井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就先說聲謝謝了喔!」

「嗚……我去大廳喝牛奶好了,我今天都沒吃到任何像樣的食物。」對伙食不滿很久的紫原抱持著沒魚蝦也好的心態,他平常沒有特別喜歡喝牛奶,只是對餐廳提供的茶水感到失望。

「我也去吧,桃井さん洗完澡後,再到大廳叫我。」黑子向桃井告知自己接下來的位置後,二話不說地撇下還在吵嘴的其他同伴,跟紫原一起到大廳中尋找食物。

大廳裡確實如赤司所說提供無限量的牛奶,儘管不是什麼高品質的飲料,也沒有特別好喝,至少喝起來是熟悉的味道。

「好想回去現實世界。」紫原無限想念房間裡庫存的點心。

「就是說,大家一定很擔心。」黑子嘆了口氣。

雖說他們高中最後一屆的Winter cup已經結束了,但還有大學升學考試必須準備,即使要用高中的體育成績去推甄,也得先到基本門檻分數才行。

這樣被困在遊戲裡面,實在很不妙。

可是都已經過一個星期,外面世界卻一點消息也沒傳來,時間拖越長,就代表從現實世界獲救的可能性越低。

從之前自己一度斷線過的情況來判斷,黑子知道自己的身體應該被移到醫院了,這名遊戲主宰者當時允許外面電源切斷十分鐘與網路切斷兩小時等條件,大概就是為了方便外面世界的家人將他們轉到醫院接受照顧。

現在的他們,就跟植物人一樣。

即使最後能夠清醒,要是已經因為這段時間的昏迷而對身體產生什麼影響的話,光想到黑子就不寒而慄。

他並不像其他同伴那樣擁有極高的身體素質,如果一年、兩年,甚至十年沒辦法活動身體,那麼他即使離開這個遊戲,還能夠打籃球嗎?

「黑仔的表情好陰沉。」坐在黑子對面喝牛奶的紫原忽然說道。

「我在擔心現實的事情。」雖然不希望讓同伴也陷入與自己的恐慌中,但黑子還是略略將自己的憂心說出。

「嗯……我是覺得黑仔想太悲觀了。」紫原不擅長思考太複雜的事,只是有一點他很確定,「我們一定可以打贏,因為有赤仔在。」

紫原並不清楚赤司是封測玩家的事情,只是單純覺得,赤司不可能輸給一個小小的遊戲,哪怕他現在也被困在遊戲裡面。

「這麼說也是。」黑子同樣承認自己當時看見赤司時,內心湧起的第一股情緒不是驚訝,而是安心。

真是不可思議,明明和赤司同隊的事情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

先前與赤司比賽時,他也曾對赤司的冷酷感到憤怒和不滿,但卻還是近乎本能地去信賴他,不得不承認,赤司確實是與生俱來的領導者,那種氣質與人格魅力無法在後天得到。

「而且身體可以慢慢養好,再說黑仔本來身體就沒多強。」紫原一句話讓黑子更加陰沉了,「但是啊~黑仔還是打敗過我呢!」

「那是大家的努力。」黑子可不會自大到認為只靠自己就能打敗紫原。

「但是沒有黑仔,我早就把他們捏碎了。」紫原可沒忘記,升上高中後黑子是第一個突破他的防禦射籃成功的人,也是因為他的成功,誠凜才得到贏的機會與希望,「所以啊~黑仔的力量不是身體能力啦!」不然就說不通身體素質最差的黑子為何能打敗他們了。

雖然那個太過熱血的火神似乎也有一份功勞。

紫原歪著頭,放任思緒隨便亂飄。

「也是呢。」黑子終於露出淺淺的笑,「一直擔心外面的事情也沒有用,現在還是將注意力放在破關上吧!越早攻略遊戲,我們就越早回到現實世界。」

「而且我也想去別的地方找找還有沒有其他食物。」這幾天快得到點心不足症候群的紫原煩躁地說。

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那麼長時間沒有進食甜食。

「也對。」同樣快得了奶昔不足症候群的黑子同意道。

.

.

.

作家的話

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 今天沒能準時壓線真的很抱歉!(合掌)
好了,這章終於公布目前的時間點囉!
目前角色們是處於高中要升大學的那個冬天~

嗚,先前好像有瞄到有人發問關於刀劍神域的原作角色,
基本上,除了遊戲製作者之外,某雪得再度提醒一下,其他的角色都不會出現喔!
詳細說明已經放在第一章的「食用前說明」中! 請大家要好好去看說明喔~
所以這邊基本上算是跨領域架空文~
謝謝支持!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