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遊戲 (初版) ★第八章★

赤司絕對是個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決定要做就不容其他人反駁與提出異議的隊長,這點他手下的隊員們從過往就體驗過無數次,現在也只是再度重溫了當初的辛勞。

今天已經是第七天了,這整個星期他們都過著早上八點集合,全體在旅店大廳吃早餐,九點來到練功地點,接著拼命與怪物作戰直到深夜的生活。

前面五天的重點在於讓每個人完成最低限度的個人訓練,相較初中時便習慣嚴酷訓練的黑子等人,初次跟著友人們一起被操練的桃井步上黑子當年的後塵,每結束一輪苦戰後,她連形象都顧不了地趴倒在草地上,每天晚上她都是由青峰揹著回去……不過黑子那邊也沒好到哪去就是了。

扣除身為封測玩家的赤司,其他人過往從未使用過武器戰鬥,畢竟身為安逸的日本學生,會碰到兵器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在完全沒有任何武學基礎的條件下他們只好靠著實戰來磨出戰鬥本能。

「第八十。」黃瀨用著冷冽的神色一劍刺穿野狼的眼珠,以遠快過低階怪物的速度,他迅速抽回劍並且翻轉劍身,從野狼的腦袋上貫穿下去,與他纏鬥快五分鐘的怪物瞬間化成碎片,「呼……還有一百二十隻。」

這就是赤司制定的訓練之一,不使用系統提供的劍術技能,而且還要直接與怪物一對一正面交鋒,在這條訓練中,組隊優勢也被捨棄了。

看在其他玩家眼中,這絕對是自廢臂膀的白痴行為,但卻能夠讓生活在和平社會中的他們快速成為一名真正的戰士。

雖然技能很方便,能給予初學者最大限度的優勢與輔助,並且得以快速提升等級,可也會讓初學者過於依賴等級優勢和劍技系統,反而忽略磨練玩家本身的技巧和戰鬥中該有的心理素質。

赤司相信在這場死亡遊戲中,比起身體能力跟自身等級,屹立不搖的精神力會成為另一個攻略關鍵。

要在最前線與怪物作戰,玩家首先必須要能忍受恐懼,如果一與怪物近身戰就嚇得發抖,那也沒有打的必要了,另外,對抗死亡的抗壓性也是重點。

因此他才要趁現在讓所有隊員們在無法使用技能的前提下,與那些怪物進行近身戰鬥,透過被迫與初階怪物們近身戰然後漸漸習慣「戰鬥」這件事情。

第一層的危險度遠低於其他層,要做如此冒險的事情就得在這層做,之後可就沒有餘裕讓他們慢慢適應戰鬥了。

所以赤司暫時停下隊伍的前進速度,以一個僅有基礎補給的偏遠小村莊為據點,用附近那些經驗值不算高卻也不算好對付的怪物來訓練隊員。

這種地方有個好處,那就是沒有其他玩家會來搶地盤,只是修行起來會十分辛苦,對於提升等級也可以說是毫無效率。

不過他們還是能勉強靠殺死的怪物數量堆出經驗值。

雖說無法使用技能會導致戰鬥時間拉長,但赤司可沒有手下留情,每人每天早上必須單獨殺死的怪物數量以一百起跳,配合大家實力增加與日俱增,沒達成訓練就不會結束。

剛開始這種訓練的第一天,為了等待速度最慢的桃井達成赤司制定的目標,他們在草原上耗到深夜才得以結束訓練返回旅店,而隔天同樣是八點得集合。

每日必須打倒一定的怪物數量,這個規則與赤司當年要求每個選手(黑子除外)得在每場球賽中得到基本分數的規定可說是如出一轍,唯一不同的是,這次黑子無法再例外,桃井這個原本不會下場打球的人也得乖乖參與戰鬥,並且確實擊殺赤司訂定的怪物數量。

千萬不要以為隊長自己也在忙著打倒指定數量的怪物就會疏於盯緊隊友,對非常善於掌控大局的赤司來說,一心多用可不算什麼,一邊跟怪物戰鬥他還能一邊去計算每個人已經完成多少「功課」。

「第八十一。」這麼說著的青峰一劍將纏鬥的野狼砍成兩半,他喘口氣的同時也挑釁地看向黃瀨。

「我才不會連遊戲裡面都輸!」本來就相當好戰的黃瀨一下子就點燃熊熊戰火,接著馬上去找下一隻怪物。

其實在赤司的操練之下,他們應該沒空也沒力氣互相較量,只是不相互提起彼此的競爭心和幹勁,實在很難堅忍不拔地達成魔鬼隊長越發嚴酷的訓練菜單。

黃瀨跟青峰這種稍嫌幼稚的競爭,赤司當然看在眼中,不過他一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正向競爭向來有助於團隊士氣和提升實力。

「八十三!」就像紫原在砸爆眼前的怪物時,也會跟著大聲地報出數字。

「哼!」目前才殺到八十二的綠間立刻從腰間抽出飛樁,原本就打算訓練投射技能的他比其他同伴多出遠攻優勢,儘管不發動系統技能他就無法把飛樁射得太遠,但只要謹慎地算準距離再利用迅捷的身手打時間差,他可以一口氣對付複數以上的怪物。

到了第七天,他們每個人都得在中午前獨立打倒兩百隻怪物,否則就不能吃午飯。

逐漸習慣近身戰鬥的黑子,儘管戰鬥模式與其他同伴不太一樣,可卻也漸漸趕上青峰等人的速度,差不多在他們結束早晨課題的半個小時內,黑子也能完成自己這邊的進度。

在等速度最慢的桃井時,扣除沒力倒在一邊的黑子之外,其他精力過剩的五名少年都會進行自主訓練,反正多打幾隻算幾隻。

而為了訓練之後的搭檔默契,下午赤司讓未來會在最前線擔任先鋒的青峰跟黃瀨搭檔,其他人則以較不固定的組隊模式彼此配合,當然也會有團體訓練。

由於怪物重新刷出的速度有限,不想浪費等待怪物重新出現的時間,他們從早上開始就是一邊打怪一邊往森林深處前進,午飯過後則用那座森林裡特產的飛行系怪物組隊圍殺。

這邊的森林就是他們目前最主要的訓練場,只是怪物重新刷出的速度有限,再加上他們又不再前進,因此大家是輪流組隊上陣。

其他人則趁著同伴戰鬥時恢復體力,畢竟早上已經消耗一輪,下午會比較累也是正常的。

「喝、喝……」青峰大口地喘著氣,若這不是遊戲,他早已汗流浹背了。

「不用劍術技能一口氣和這麼多怪物打真的好慢。」剛才與青峰一同組隊圍獵三隻怪物的黃瀨盤腿坐在地上,他已經完全不想動了。

「我們這幾天就會移往怪物更密集的地方。」赤司殘酷的聲音讓他們疲累的身心跌落新的谷底:「哲也,該你和五月了,起來,五月也一樣!」

「好……」黑子慢慢地把身體從樹蔭下拔起。

「遵命。」打一開始桃井就不覺得赤司是會對女生手下留情的領導者,只要成為他手下的隊員,基本上男女平等。

而在場地刷出新的大黃雀後,黑子與桃井一同上前圍攻。

「因為是簡單的怪物,大家的適應能力都比我想像中的好。」注視著桃井與黑子有模有樣把低AI的怪物耍得團團轉,然後再慢慢削減對方HP的戰鬥,赤司盤算著差不多能讓隊員們開始將技能銜接到戰鬥裡面。

只要將這個星期磨練出來的戰鬥技巧與劍術技能結合後,他們就能準備往再高幾個層級的地方前進。

最好是移動到有亞人型怪物的修練場所,儘管會增加危險度,卻能更快讓隊員將劍術技能與戰鬥技巧給結合起來。

亞人型怪物顧名思義就是還保留著動物特徵,卻是人型的遊戲怪物,簡單說牠們都能用兩腳行走,不僅能使用兩手攻擊,手上還會拿著兵器。

那類怪物AI不僅比動物系怪物高,同時還能像玩家一樣使用劍技,是SAO裡非常棘手的怪物,更由於劍技為遊戲的最大賣點,所以這種怪物未來只多不少,使用兵器與技能的技術也會越來越高超,必須趁早習慣。

也是因為這種怪物的存在,赤司才會斷定那些打算依賴等級數值的玩家會大量殞命,當雙方等級相當時,若怪物用劍技術比玩家好,玩家就會當場悲劇。

但沒有等級也不行,就算你劍用得比牠好,每次攻擊都無法造成確切損傷也打不倒怪物啊!

這真的是個讓人相當兩難的遊戲。

不過也讓赤司覺得很有挑戰性,所以他願意耐下性子先來提升隊友們的基礎生存能力。

何況這附近區域的經驗值雖然不高,但越打越多後,積沙也能成塔,實力往往就是在不知不覺間提升。

綠間大概都猜得到赤司的打算,也認同他的計畫,他只是對一點感到疑惑:「為什麼讓黑子和桃井搭檔?」通常下午的組隊訓練,扣除固定倆倆搭檔的青峰跟黃瀨之外,赤司最常讓黑子與桃井聯手圍攻獵物,但綠間覺得這組合非常不平衡,因為他們的戰鬥力在隊伍中偏低,再怎麼樣也該拆開跟紫原或青峰搭檔吧?

雖然綠間也同樣承認,同為速度派的青峰跟黃瀨在戰鬥上搭檔起來,契合度實在高得沒話說,為了配合其他隊員而拆開似乎有些可惜。

「因為在未來隊伍的任務分配中,哲也與五月會最常一起行動。」赤司早已在盤算所有成員的適性和之後應該負責的位置,就跟打籃球一樣,大家都會有擅長跟不擅長的事情,因此才需要分工,把戰鬥技巧練上來可不等於把每個隊員訓練到萬能。

更別提攻略一個遊戲世界,可比打贏一場籃球賽複雜。

「……又是一副什麼都在掌握中的模樣。」綠間冷哼了一聲,對赤司的胸有成竹卻無法提出質疑。

因為赤司從來沒有說錯過。

「至於練習投射的真太郎,大概不會有搭檔的隊友,可是你會成為我們隊伍最重要的中堅支柱。」儘管綠間的槍術也不錯,但赤司還是看得出,綠間更偏向練習遠距離投射。

以初學者而言,這是個非常不智的決定,最主要也包含金錢考量,投射武器用完就沒了,購買是一大開銷,也不利於持久戰,因為當武器射完後玩家就形同被廢掉,這也是綠間會磨練槍術的原因,信奉盡人事聽天命的他,不可能只注重一個領域而荒廢其他地方。

但遠距類型的戰鬥成員若訓練得當,能在未來的戰鬥中發揮大功用。

「我想達到不用技能輔助也可以百分之百命中。」這幾天綠間也常常用飛樁拉怪戰鬥,如果以為不用系統提供的投射技能他就不搞遠距離射擊的話,那就太小看綠間真太郎了!

若不能使用系統技能,就無法依賴系統提供的命中輔助與準確度校正,必須全部自己手動瞄準,可是不靠技能進行完美的射擊卻是綠間的目標,否則技能冷卻時就無法出手的射手,算什麼神射手啊!

真的成為這種半調子射手(綠間認定),連綠間自己都會鄙視自己。

「雖說熟練度增加距離跟準確率也會提高,但這些數值有上限,SAO裡面最高的熟練度只到一千,換句話說,系統能輔助的射程和準確度有其極限,這點不管什麼武器都一樣。」所以赤司才說戰鬥時光依賴系統技能遲早會死得很難看。

不過其實要將熟練度練滿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因為SAO的技能熟練度沒那麼容易增加,可結果卻是一樣,總之,能提升玩家本身能力絕對利大於弊。

「只要我能增加自己的手動操作能力,即便是超過系統輔助上限的距離,我也能輕易命中……更別說我身體的力量與速度都可以藉由遊戲數據得到增益。」綠間很清楚,在等級練上來後他們就能發揮出現實中沒有的能力。

說起來很簡單,但這卻是個不只要盡人事,還得在各方面都拚盡全力都不敢說一定能達到的事,不過綠間別的不提,這種堅持和毅力他絕對有。

「赤仔,我這邊結束了喔!」相較於其他隊友,或許是因為一開始就不曉得技能不技能的事情,從初始之城鎮一路砸怪砸過來的紫原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他的速度時常是全部隊員中(赤司例外)速度最快的。

即使被複數以上的怪物圍攻紫原也不慌不忙,他的強大抗壓力究竟是因為自身的精神素質極高還是因為天生少根筋導致無法意識死亡危機就不得而知了。

「可以了,你先休息一下!」赤司揚聲道。

「我也得加油才可以。」眼角瞄到紫原輕鬆解決其他怪物,正在和一頭巨型黃雀對決的桃井只能咬緊牙關拚下去,儘管她跟黑子的對手是一隻外表上看起來還頗可愛的黃雀,對方的體型還是讓他們頭皮發麻,不要懷疑,本該嬌小的雀鳥在這個遊戲中體型比籃球還大,又尖又長的鳥喙正是牠最大的武器。

「飛行系的怪物打起來真的很累。」這幾天一邊戰鬥一邊思索應對方式的黑子在不斷躲開對方的俯身衝擊時,右腳踩了一個弧,迴轉身體避開攻勢並順勢將手中的短劍刺向黃雀毫無防備的身後。

「嘎!」黃雀發出尖銳的聲音,牠的飛行明顯變得不穩,可是因為黑子沒用系統輔助的劍術技能攻擊,因此沒法一擊將牠擊斃。

「嘿!」看準時間切進來的桃井則趁著黃雀來不及飛高時,一刀刺進黃雀看上去十分柔軟的白腹。

憑藉這幾日提升的等級參數而得以躍起現實中絕對無法到達的高度,黑子以稍嫌不夠熟練的姿勢朝飛升的黃雀背後再補上一擊──三天前第一次命中這個位置後,他就注意到那裡是對方的弱點。

『啪擦!』隨著清脆的效果聲,上一秒與他們纏鬥的怪物化成無數碎片。

「儘管速度不夠快,但小黑子跟小桃也可以不受傷地打敗怪物了呢!」休息夠了的黃瀨再度與他們交換,他和青峰二話不說往新生成的大型甲殼飛蟲攻擊。

「因為受傷實在太可怕了呀……」桃井苦笑地望著兩名前鋒組的背影,她真的很佩服完全無懼於戰鬥的隊友,即使不去思考會不會死的問題,與怪物正面作戰還是有壓力,即使系統減少玩家疼痛的感覺,但只要是人,還是下意識會懼怕痛楚,然後反射性避開會產生疼痛的根源。

桃井就是因為這樣,打起來非常保守,因此速度總是快不起來。

「恐懼不是壞事,膽小謹慎的人往往才足以成為高手。」赤司溫言安慰道,而他也沒有說謊。

太過勇敢的人同時也太過容易大意,一失足成千古恨最常發生在那類型的戰鬥者身上,因此如果要說赤司在所有同伴中最擔心的成員,恐怕還是戰鬥力看起來最強大的青峰、黃瀨以及紫原。

現階段是因為他們對未知的世界還抱著一定的不安,所以對危險的嗅覺極為靈敏,不用赤司時時刻刻提醒他們也知道什麼時候該退、什麼時候該進。

生物為了生存,就會擁有名為野性的本能,儘管隨著成長會漸漸因為安逸的社會環境而流失,不過一旦人被重新扔到充滿危機的環境中,那種本能又會逐漸嶄露頭角。

但是等他們徹底適應並習慣這個世界後,那種危險嗅覺就會開始退化,當人類放鬆下來的時候,往往會忽略腳邊的危險。

這三人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在他們真正陷入危險之前,想出辦法來避免最糟情況就是赤司身為隊長的職責了。

不過身為隊長的他,除了必須動腦之外,實力上也絕對不能鬆懈。

所以在下一輪的黃雀再生時,他揮出鐮刀上前交戰。

「赤司君不愧是封測玩家,真的非常熟練。」剛才與黑子二打一圍攻一隻怪物的桃井注視著一打二的赤司,她一眼就能看出赤司跟她的實力差距。

「跟那傢伙早就知道怪物的行動模式也有關啦!」不知道是要安慰桃井還是自己也不甘心,綠間冷哼一聲,但不管他多嘴硬,綠間也看得出來赤司使用鐮刀的技巧非常嫻熟。

閃避與揮砍都已經完美剃除多餘的動作,赤司揮舞鐮刀的姿勢流暢得好像在跳舞,甚至他真正出手的次數也不算多,卻次次都是要害。

「小赤司的天帝之眼該不會真的能在遊戲裡照常使用吧!」結束一輪戰鬥的黃瀨一邊觀摩隊長的戰鬥一邊哀號。

「誰知道。」青峰撇了撇嘴。

「畢竟赤司君還比我們多了一個月的戰鬥經驗。」黑子一開始還不明白封測玩家的先天優勢,與赤司組隊的這幾天倒是迅速了解了,但赤司的表現實在太過游刃有餘,感覺就像是開外掛開到遊戲裡面。

……不過赤司連在現實中都能理所當然開外掛,在遊戲裡面繼續開貌似合情合理?

想到這邊,黑子微微偏過頭,但對於自己的隊長,他還是感謝居多,畢竟赤司身為玩家的實力遠強過他們一線,照理說不用陪他們在這裡耗時間修行。

「為什麼赤仔打的那麼輕鬆呢?」順手敲掉旁邊一隻小狐狸的紫原實在搞不明白,赤司手上的武器怎麼看怎麼難用,但赤司好像揮得很愉快?

比剛才的黑子跟桃井還少花一半的時間,赤司幾乎是同時消滅掉圍攻自己的兩隻黃雀,時間精準到讓人不得不懷疑他是故意為之。

「都站在那邊是想偷懶嗎?」赤司回過身,衝著幾名隊友微笑了下。

所有人眼皮抖了抖,然後十分識相地轉身去尋找下一個對手。

開玩笑,隊長大人在現實世界就夠可怕了,現在手上還拿著大鐮刀當凶器,傻子才去挑戰他!

雖然是在遊戲世界,他們可只有一條命能死!

而且沒人想嘗試脖子上被人架著鐮刀的感覺,那種電影裡才會出現恐怖的情節他們家隊長百分之百做得出來。

要是到最後沒死在怪物手下卻死在隊長手上未免太悲哀了一點。

.

.

.

作家的話

《生存遊戲》新的一章終於出現囉!
總而言之就是,所有人通通被隊長大人砍掉重練了~XD
赤司目前正著重於訓練大家的戰鬥嗅覺,之後就會回歸正常遊戲的玩法囉~(笑)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