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上)【因與聿的案簿錄同人】

他正在作夢。

明明是在作夢,但他現在卻很清楚自己正在作夢的事情。

夢裡的他從溫暖的被窩中爬起,接著下樓迎接和往常一樣的早晨。

不,或許有些不一樣,因為平常該坐在沙發上看新聞的紫眼少年罕見的沒有出現在那裡。

還沒有睡醒嗎?

他有點疑惑。

「大爸,小聿還在睡覺嗎?」轉頭剛好看見自家老爸將熱騰騰的早餐放上餐桌,但本來就有些心細的他眼尖的看到桌上不知為何只有三份早餐。

難到二爸昨晚又熬夜通宵,所以今天要睡到中午嗎?

「你在說誰呀,阿因?」回以對方一個不解的眼神,虞佟露出疑惑的表情,「你又看見了什麼東西嗎?」

「……」狠狠的愣了一下,剛走下樓梯的虞因眨了眨眼,他知道,他在作夢,所以夢裡就算出現不合理的事情也是正常的。

看著虞佟不像在開玩笑的臉,事實上虞佟也不可能開自己這種玩笑,所以虞因馬上明白了,他的這個夢裡沒有那個紫眼少年的存在。

這是個,沒有少荻聿存在的世界。

「擋在半路上做什麼啊!」兇惡的一聲伴隨著從腦袋上的一敲,虞因在第二波的攻擊降臨前往旁邊一跳,省得他家的大魔王心情不好又再來上幾拳。

「二爸,就算我擋在路中間,你也可以用說的叫我讓開啊!」就算用罵的也好,這樣突然從後面揍下來,不被嚇死也痛死。

不過為什麼他明明在作夢,還是覺得腦袋好痛啊!

「哼!用揍的比較快!」掄起拳頭,虞夏大有要再給眼前小孩補上一拳的意思。

「別玩了!夏,你等等不是要趕去收資料嗎?快點來吃早餐。」看著還想繼續跟自家小孩玩我揍你躲遊戲的雙胞胎弟弟,一家之主的虞佟發出了最高命令。

放棄了一大早的親子交流,虞夏在看見雙胞胎兄長那後面似乎散發著黑氣的溫和笑容後,他乖乖的坐到了餐桌前吃早飯。

而雖然虞佟是對著虞夏說的,不過虞因在收到自家老爸關愛的眼神一枚後,很乖巧的也坐到了餐桌前執行虞佟那什麼事情都等吃完早餐後再討論的最高指令。

明明過去也曾都是這樣的光景,不過卻還是讓虞因覺得很不習慣啊!

這張桌子明明該有四個人的。

雖然那個人總是很安靜的吃著自己的早餐,只有在很偶爾的時候會出聲說上一點點的話,但他卻也鮮明的佔據著自己的視線一角,或者該說,他也佔據著自己很大一部份的世界。

現在那個人在這個世界消失了,虞因忽然有種很不踏實的感覺。

「喂!」注意到餐桌安靜了好一段時間,虞夏擰起眉頭看著眼前常常不怕死跟自己抬槓的乾兒子,「今天怎麼那麼安靜?是不是又做了什麼虧心事?」

「靠!」虞因想都不想就先飆了髒話,「我偶爾也會有事情要想好嘛!別說的好像我一安靜就是又闖禍了!」

「通常不是都這樣嗎?」大概是注意到自家兒子的神色不是很對,不像心虛也不是生病,虞夏難得沒有發難,只是聳了聳肩。

而虞因也沒有繼續抬槓的意思,在跟虞夏對槓完那一句後又繼續低頭吃早飯,但吃飯歸吃飯,他不斷的分神想著那個不知道消失到哪兒去的紫眼少年。

也許說消失不太對,因為他似乎不存在於現在這個世界。

「阿因,你從剛才下來時就怪怪的,發生什麼事了嗎?」虞佟看著兒子魂不守舍的模樣,有些擔心的問道。

「大爸二爸,你們知道少荻聿這個人嗎?」虞因冷不防的問道。

「少荻聿……誰?」虞夏很認真的開始思索,既然是從自家兒子的口中聽到的名字,該不會又是在某年某月某日消失的不明人口,接著又在沒有人知道的時候變成了“鬼口”吧!

「不知道喔!」虞佟也跟著翻查的腦中的資訊,這個名字聽起來很怪異,照理說如果看到或者聽過的話,應該是不會忘記的。

看著眼前臉人的反應,虞因更加的確定,這個夢裡沒有少荻聿,或者該說,他在這個世界的生活中,並不認識少荻聿這個人。

但這樣的認知讓他徹徹底底反感了起來。

因為虞因下意識的就是覺得他的世界還是該有少荻聿才對,沒有他的世界,感覺很怪,就像本來完整的一幅畫被人挖走了一角,就算知道這裡不是真實的世界,還是讓虞因有種渾身不對勁的感覺。

就算不是真實的世界,就算只是在作夢,他都認為,這裡應該要有少荻聿這個人。

本能的,他感覺到少荻聿或許也存在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只是還沒有人知道他而已。

所以,他會去把對方找出來的,如果在這裡他們還不該認識的話,而少荻聿也不知道他是誰的話,那他們就來重新認識就行了。

反正這裡是他的夢,該怎麼做他自己決定。

於是在早餐後,虞因騎上了自己的愛車開始在自家附近繞啊繞的,雖然今天疑似要上課,不過在夢裡翹課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他就不信老師會因為他在夢裡翹課而當掉他!

秉持著這裡是我的夢,所以我最大的原則,虞因開始到處晃,還繞到了少荻聿比較常去的書店和圖書館,但就是沒看到那個應該很熟悉的人。

虞因甚至不死心的連他們曾經一起去過的幾家點心屋都去找了,就是沒有少荻聿的蹤影。

發現在夢裡的他居然還是會餓後,虞因覺得先來解決一下這個在夢裡面照理說不該出現的民生大事,順便在他們常常去的餐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到少荻聿。

可惡,他的直覺告訴他,少荻聿應該在這個世界的,但為什麼他就是找不到呢?

吃著午餐的虞因很憤恨的開始盤算著自己還有哪兒沒找,不過想想他又覺得不對,因為他今天一早去找的地點好像都是些他帶著少荻聿去的地方,如果在這個世界他還沒有認識少荻聿的話,那麼少荻聿自然也不會去那些地方吧?

好像想通了什麼關鍵一般,虞因拍了一下自己的頭,怎麼自己現在才想到這麼重要的事情呢!

後來虞因後知後覺得想起他應該是知道少荻聿他家在哪的,衝動派的他匆匆吃完午餐後,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騎著車子準備殺到人家家。

但是才剛付諸行動沒多久,在轉了一個彎的時候,他發現一個有著熟悉身影的行人和他擦身而過。

於是虞因緊急煞車停了下來,接著下意識的往回頭,但那個有著紫眼睛的少年卻像是完全沒注意到自己一般,逕自繞進了虞因剛才轉過來的轉角。

「小聿!」喊了一下對方的名字,虞因很快的脫下安全帽,並且把車子擺到一旁,反正是在自己的夢裡,所以車子應該不會有被偷的問題。

在隨手把安全帽掛在車上後,虞因腳步很快的追著少荻聿剛才離開的方向而去,但在繞過了轉角後,他卻誰都沒看到。

不死心的衝回去牽起車子在那一帶又繞了繞,最後還是沒找到對方。

虞因開始認真的考慮要不要去附近的商店買一打布丁,然後沿途放在地上,說不定可以順利拐出某個小朋友。

是說,這種有點老掉牙的陷阱總覺得好像不太有人會上當的樣子。

發現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而現在已經黃昏後,虞因也只有乖乖的無功而返。

雖說是在夢裡,但是基於今天一早才品嘗過自家老子的拳頭,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在作夢卻還是會痛,因此虞因實在不太想去挑戰虞夏。

吃完晚餐後,他並沒有出門去找人的意願,雖然他在晚上看見怪東西然後被纏上的機率的確比較高,但主因並不是這個。

今天騎著機車晃了一整天,但是已經不跳針的眼睛卻沒有看到任何東西,想來虞因在夢裡面暫時還不會看見什麼,雖然從早上對虞佟的對話來看,他的眼睛應該還是會看見阿飄兄弟和阿飄姊妹的,只是他的夢很善解人意的沒讓他看,或者該說,他也不覺得在夢裡能看見啥。

真正不出門的原因是,他不覺得少荻聿會在晚上出門,所以就算晚上去找,恐怕還是找不到人吧!

於是虞因決定等等要早點去睡覺,明天養足了精神再去找!

是說,在自己的夢裡睡覺還真是有夠怪的,而且他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真正醒來啊!?

這種事情他還真是頭一次遇到。

不過想太多也沒什麼幫助,因此虞因還是很實際的決定去睡覺,而且詭異的是,他居然真的在夢裡睡著了。

他都要懷疑這該不會是現實吧?

但虞因很快的否定了這樣的想法,現在的這個世界絕對不是現實世界,因為這裡沒有那個紫眼睛的少年,而且他的眼睛也看不到另外一個世界。

隔天,虞因在夢裡的早晨醒來,而且還是那種很迷糊的醒來。

結果原來在夢裡是真的會睡著……

當下虞因只有這個感想。

一邊抓著亂七八糟的頭髮一邊走下來,虞因看見了一如往常的早晨景象,大爸還在廚房忙碌著,而二爸大概還沒睡醒。

等等吃完早餐後,去幫機車加一下油,然後今天要繼續出門去找人,昨天就差一點了,明明擦肩而過,為什麼一轉身人就不見了呢?

有沒有這麼神啊!

真是的,讓你哥我找的那麼辛苦,就算是在夢裡還是不可原諒,等我找你看我怎麼教訓你。

虞因開始計畫等他找到人後要怎麼修理人,乾脆真的讓他三餐吃苦瓜茄子和豌豆好了!

不過,他剛才是不是想到“你哥”這兩個字?

奇怪了,他什麼時候有弟弟的?

記憶之中,他應該是獨生子才對。

可是這樣一來的話,他剛才到底一直在計畫著要去找誰呢?若他沒有兄弟,這個家就應該只有他和大爸二爸才對,沒有第四個人呀……

走下樓梯後,虞因下意識的看向沙發的方向,那裡好像少了什麼人?

對了,小聿不見了!

應該說,這個夢裡的世界沒有少荻聿這個人。

他昨天就是出去找少荻聿,結果找了一整天也沒找到。

奇怪,他剛才為什麼會有一瞬間忘記小聿呢?明明自己下樓梯時還在計畫著要去找小聿,但是只記得要找人,卻忘記要找什麼人。

虞因抓了抓頭,忽然有種很不踏實的感覺。

「你又擋在路中間做什麼?」跟昨天一樣朝眼前的褐色腦袋摜了一拳,虞夏發現自家大兒子雖然乖乖的閃開,卻很反常的沒有嗆聲回來。

虞因抱著腦袋痛了一下,但卻難得的沒有理會揍他的虞夏,他很認真的開始思索剛才的怪異,為什麼他記得自己要找人,甚至記得他討厭吃什麼,卻忘記了要尋找的人本身呢?

虞因忽然有種很冷的感覺,他有種,如果再不找到對方,說不定自己真的會忘記他的感覺。

討厭,這個世界真討厭,為什麼他醒不過了呢?

本來還不怎麼急著要醒來的他,忽然很想快點清醒,一想到若是自己真的會忘記少荻聿的話,他突然有股不明的恐慌。

「阿因?」旁邊傳來了虞夏不解的叫喊聲,但虞因卻只是搖搖頭,接著也沒有多做抬槓的坐到了餐桌前去吃飯。

快點把早餐吃完,接著要去找小聿。

不然真的會忘記他的。

狼吞虎嚥完餐盤裡的東西後,虞因也不管身後兩個人的叫喊包包一抓就直接出去找人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