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下)【因與聿的案簿錄同人】

一定要找到少荻聿。

虞因不斷在腦中重複著這句話,高中時曾聽說過,一件事情只要反覆念上二十一次就可以記住。

所以他開始拼命念著這句話,並且不斷在路上搜尋著那個有著紫色眼睛的男孩,但就算他衝到了對方的家裡,看見的卻是被燒成灰燼的廢墟。

那裡沒有少荻聿這個人。

稍微向附近的鄰居打聽了一下,他們說,這家人都已經死光了,沒有什麼倖存的孩子。

所以這個世界,是個少荻聿已經死了的世界?

不可能,他很確定自己昨天的確和小聿擦身而過。

就不要跟他說那個是阿飄兄弟!

也不管旁邊的人向自己投來的怪異眼神,虞因又風風火火的騎上了機車飆去了昨天那邊。

可惡,小聿到底在哪啊?

向夢境裡面的所有人打聽,還特別跑進書局裡面去問,但就是沒有人看過一個紫眼睛的少年。

為什麼呢?這個世界明明就有少荻聿,但是大家卻似乎否定了他的存在。

開玩笑!他是他弟耶!

「阿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發現自己的兒子越來越焦躁不安,晚餐時虞佟很擔心的問道。

「你該不會又扯進了什麼怪事裡面吧?」似乎在夢裡面不需要加班的虞夏也這麼問道。

「沒有啦!」難得對兩個父親語衝的虞因暴躁的說:「我只是在找人。」

「找誰?」虞佟問道,畢竟他們都是警察,如果真的要找什麼特殊人士,他們兩個應該比虞因容易找到才對。

「一個叫少荻聿的紫眼少年。」虞因想都不想直接說道,到底為什麼這個世界的大爸二爸會不曉得他啊!

「又是這個名字,不過真的沒聽過。」虞夏皺起了眉,但他真的不記得最近經手的案子或者那些還沒抓到的通緝犯裡面有這個名字。

「他到底是誰呢?你找他要做什麼?」虞佟倒是問了個比較實際的問題。

「他是……」反射性的就要回答,但虞因卻愣了一愣。

是啊,少荻聿是誰?

自己找他到底要做什麼??

不對,少荻聿應該是他的……

他很重要的……

腦袋裡面忽然一片空白,他總覺得自己似乎又忘了什麼。

他要找人,要找一個叫做少荻聿的人,對方有著很漂亮的紫色眼睛,喜歡吃點心卻討厭豌豆,但他到底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為什麼自己那麼清楚他的事情?

又為什麼,我要找他呢?

虞因忽然覺得眼前一片黑。

再次恢復意識後,他發現自己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一轉頭發現餐桌那邊已經被清空了,很顯然虞佟虞夏已經出門上班,而且似乎沒有人發現他剛才失去意識。

這真是個奇怪的感覺,不過現在是在夢裡,所以不管發生什麼詭異的事情應該都還好吧?

對了,他不該在這邊看電視,他還得出去找人。

猛然想起這件事情,虞因馬上從沙發上跳了下來,但是,他接著又想到另外一個問題。

他到底要找誰呢?

他記得他要找人,但是到底要找誰?

他好像要找一個很重要的人。

虞因按著腦袋,很認真的開始思索。

但是就是想不起來,他好像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也忘記了很重要的人。

忽然感覺到身後有人一拉,虞因反射性的回過頭,但卻誰都沒看見。

終於開始在夢裡被阿飄兄弟找上了嗎?

這是虞因第一時間的想法,可是感覺又怪怪的,剛才那種拉著衣服的感覺似乎很熟悉,好像自己常常被這樣拉,早就習慣了一樣。

可是,是誰會這樣拉著自己的衣服?

在安靜的房子中,虞因忽然聽見了水聲,是從浴室的地方傳來的。

照理說這個時間大爸和二爸應該都出門了,想不到家裡應該還有誰的虞因順手抄起了旁邊的掃把,雖然如果對方是某鑑識人員口中的“不科學”的東西,那麼掃把似乎不會發揮太大的功用……

還是鼓起勇氣推開了浴室的門,打開了電燈後,虞因很快的注意到隔著浴簾的浴缸裡似乎有東西。

輕手輕腳的拉開了浴簾,虞因對上了一雙紫色的眼睛,那雙眼睛在浴缸的水中,隔著水和他對望。

「欸……」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浴缸裡面的人,他忽然發現那個人雖然是在浴缸裡頭的,卻好像更深了一些。

他家的浴缸有那麼深嗎?

「!?」浴缸裡面的那個人,嘴巴開開合合的,像是再說些什麼,明明泡在水裡卻沒有被水嗆到的跡象,甚至也沒有氣泡冒出。

『阿因……』慢慢的從對方無聲的話語中讀出對方在喊著自己的名字,虞因不知道是中邪還是怎樣,就慢慢的把手伸了過去,結果他卻很驚悚的發現自己的手伸不下去。

明明是水,浴缸裡頭的應該是很普通的水,但卻又向是鏡子一樣擋開了他的手,他從掌心感覺到了水的觸感,但他的手卻只能停在水面上,伸不下去。

接著,浴缸裡的那個人也把手伸了過來,就這樣隔著水和他掌心貼掌心。

『阿因……』他還是不斷的在念著自己的名字。

隔著一層薄薄的水,虞因似乎能感覺到從對方掌心上傳來的小小的溫暖,而且對方的手指彎來彎去,似乎也想把手伸過來抓住自己。

「笨小聿,我不是說要叫哥的嘛!」還沒有意識過來嘴巴就直接吐出了這樣的話語,虞因反射性的愣了幾秒,但就在這幾秒,對方像是忽然打破了什麼禁錮一般,他的手指抓到了虞因的手。

本能的回握住對方的手,虞因緊緊的抓著對方,不曉得為什麼,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再放手。

忽然感覺到一股很強的力量,接著在虞因還沒反應過來前,他被拉進了水中,但卻又沒有濕掉的感覺,本來明亮的周遭忽然變暗了,他沉到了漆黑卻溫暖的水中。

什麼都看不見,唯有掌心的溫度是確實的。

接著他又突然開始上升,就像有什麼力量拉著他往上浮一般。

破水而出的同時,虞因也睜開了眼,映入眼簾的不是自家浴室的天花板,而是同樣很熟悉的……醫院的天花板。

腦袋昏昏沉沉的,而且常常傳來某種不明的疼痛,但都感覺很遙遠。

動了動手指,他感覺得到,那個小小的掌心依舊和他十指交握著,而且很溫暖。

「阿因……」細小又微弱的聲音從他的耳邊傳來,在他虛弱的轉過頭時,他對上了一雙很清澈的紫色眼眸。

「笨小聿,不是說要叫哥的嗎?」嘴巴張了又閉,好不容易,虞因才吐出了這句話。

像是被他的話驚嚇到一般,他的床邊忽然又衝過來了好幾個人,在模糊的視線中他還看見了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不是都說要小心一點了嗎?」從小聿的另一邊,雙生子的其中一人撲過來抱住了他,就像先前他被拉去海底兜風而差點醒不過來時一樣。

「這次……應該不是我惹麻煩……」吃力的轉動著腦袋,雖然因為不跳針了,所以最近老是被阿飄兄弟和姊妹找麻煩,但虞因也越來越小心,就算是要幹那種去找兇手的事情,他也很有自知之明的會先找人,當然他會找的人都是警察。

雖然照理說警察不會因為一個大學生的推論而設點或埋伏,但是次數一多,會跟著來的警察也越來越多,當然也包括自家的兩個老子。

儘管每次幫忙別說記功嘉獎了,沒讓自家老子打進醫院就要偷笑,不過虞因還是常常被不請自來的阿飄逼著管這些事情。

而這次他記得很清楚,是個不相干的傢伙開車撞了他,那時他正拉著小聿的手要過馬路,因為這次去的點心屋開的地段在市區,市區不好找停車位,所以他們是將車子停在點心屋對面的,然後再走過去的。

在過馬路時,他們非常遵守交通規則的走在斑馬線上,當然也有注意交通號誌,但是卻有一輛違規的車子闖紅燈衝撞了他們,因為這陣子被虞夏壓著打學了不少的防身術,所以虞因很機警的拉著小聿跳了開來,雖然沒被撞上,不過也摔到了旁邊的地上,所幸只有輕微的擦傷。

還慶幸沒兩秒,沒想到那輛車子忽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迴轉,然後又朝他們衝了過來,而且還踩了油門加速衝來。

很明顯的,是針對他們而來的尋仇。

第二次車子撞來時,還沒完全站起身的小聿就來不及閃了,也沒站穩的虞因只好趕緊拉起小聿接著把他往旁邊一丟,自己才剛看清楚車上的那個人是個沒見過的面孔後就被那輛車子撞飛了,而小聿則是千鈞一髮的和車子擦過。

「肇事的車主已經抓到了,」本來在旁邊講電話的阿柳湊了過來,「確定是尋仇。」

車子撞倒虞因後,小聿很快的打電話求救和報案,那個開車撞他們的人,本來還想朝小聿撞過去,但剛好附近有巡邏的警車火速趕來,因此才火速逃逸的。

因為對方的那種撞法很明顯就是衝著自家兩個小孩來的,所以虞夏二話不說的把案子討來處理,馬上開始過濾監視器和目擊者口供。

本來證據都抓齊,就差沒有逮到人而已,結果醫院卻忽然發出了病危通知書。

虞夏難得被嚇到差點摔了手機,接著就被自己底下的小組組員拖來醫院,幸好他來了之後沒有真的接到死亡通知書,進到醫院後,虞因剛好完成急救,暫且沒有大礙。

才剛放鬆下來沒多久,虞因就醒了,然後就傳來抓到人的消息了。

也因此明明不是什麼重大人物的虞因才會一醒來就看見一大票警察窩在他的病房還圍著他的病床這種世界奇觀。

「你說尋仇,是尋誰的仇?」印象中,自家兒子最近的確很安分,至少沒有惹上向上次王兆唐那種狠角色,就算有幫忙破案,兇手也都被繩之以法,而警方對外也不會透露案子裡有虞因這號角色靠著非科學的力量介入幫忙,所以應該不會有人因此找上虞因才對,虞佟想不通這樣還有誰會針對虞因尋仇。

「你們仔細回想一下監視器的畫面,對方似乎不只是針對被圍毆的同學喔!」旁邊某個撈過界撈進別人病房的法醫這麼說:「如果不是警車趕去的快,對方好像也打算撞死小聿的吧?」

被他這麼一說,眾人的背後滴下了冷汗,確實,因為虞因的傷很重讓他們都沒注意到這點,的確那時那輛車子又迴轉過來打算要衝撞小聿。

「沒錯,」剛才接到消息的阿柳點頭說:「已經完成審訊了,開車的人真正要報復的對象是老大。」

於是眾人一秒將視線轉向了旁邊黑著臉大概早就猜到始末的虞夏。

「上次那個小鬼的父親?」虞夏冷冷的說。

「對。」阿柳點點頭。

「哪個小鬼?」嚴司很好奇的問道。

「前陣子夏他們抓到的販毒少年,因為牽涉販毒、恐嚇、傷害和強盜等罪嫌,所以全部被夏抓了起來。」也知道這個案子的佟跟著冷了臉,「的確其中一名家屬揚言說會要夏付出相同的代價。」所以才攻擊虞因和小聿。

當時,被抓的其中一人因為意圖逃逸和攻擊警察所以當場被夏修理了一頓,之後有人的家長很憤怒的在警局裡頭叫囂,說著自己的孩子是無辜還有警察動用私刑什麼的……

結果虞佟稍微耍了點小手段把對他們有利的資訊流給了媒體,特別是家長來警局鬧事的那段,以及那些小鬼把某個目擊者打成重殘的事情,於是整件事情鬧的很大。

那些小鬼都和虞因差不多年紀,都已經成年了,而且犯的罪嫌又大,真的被起訴一定留案底的,而且留案底還是小事,其中幾人因為被打成重殘的目擊者後來傷口惡化過世,罪名就被加重成了殺人罪,所有刑責加下來後大概要去蹲好幾年的牢。

因此在事情被整個揭穿後,又有家長一反先前囂張的態度私底下送錢來拜託虞夏手下留情之類的。

想當然的,虞夏怎麼可能會答應。

之後就又起了口角衝突,虞夏倒是很客氣的沒有把人家打趴,不過對方倒是放了狠話,吼著說既然虞夏要毀了他兒子,那麼他也會同樣的報復回去。

他們所有人都是冷笑,他的兒子根本不是被任何人毀掉的,而是自己毀掉自己的,警察抓犯法的人本來就是應該的,何況那個人毀掉了更多的人。

所以當下虞夏並沒有很在意,反正這種威脅他也聽慣了,何況又不是沒有人真的跑來蓋他布袋,幹警察這行他早就習以為常,也很歡迎對方來找他麻煩,因為他可以光明正大且名正言順的打回去。

但他沒想到對方所謂的報復居然是這種方式。

這件事情在場的人多半都有印象,所以很快的就知道虞佟在說什麼。

因此這次虞因真的是無辜被牽連的了……

「所以這次我不用挨打囉?」大概聽完始末後,虞因虛弱的傳了這一句。

「嗯…的確不用被修理,」嚴司很認真的點點頭說:「畢竟你已經很倒楣被牽連還被撞了,重點是和對方結仇的還是老大,如果老大再修理你好像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不好意思請無視他。」猛然伸出手把某隻法醫拖到了後面,同樣也是來探望人的黎子洪露出很尷尬的表情,眾人也是一打黑線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會被二爸修理就好。」據說不到一個小時前才差點被發出死亡通知書的虞因露出很安心的表情。

「阿因,你也太不緊張了。」玖深說出了所有人都有的感想。

「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差點掛掉了……」虞因乾笑了一下,「而且我相信二爸應該不會讓對方好過。」特別每當某警員開始動用私刑時,旁邊這票只要沒掃到颱風尾就只會看戲的傢伙絕對會撇開頭包庇同僚。

「你也一樣不會好過,」虞夏惡聲惡氣的說:「居然連車子都閃不過去,我看要重新訓練!」

「欸!二爸,我是重傷患耶!」床上馬上傳來了某人的哀嚎聲。

在哀嚎聲之後,是一群低笑聲。

能叫就代表,應該已經沒事了。

低著頭眼眶還有些淚水的少荻聿也低笑了起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