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霧之都的赤雷騎士 第三章

「啊、那就謝了。」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的確有食衣住行等問題,一直都依靠御主在解決這種瑣事的莫德雷德可說是後知後覺。

其實身為英靈的她,嚴密地說是沒有進食的必要,而且衣物、住所、行動等問題只要靈體化就能通通解決,不過莫德雷德自動屏除了這個選項。

現在有人主動提供,她自然沒理由拒絕。

主要原因還是傑基爾給她的感覺,雖然與人來往的經驗很貧乏,可是莫德雷德的識人能力不算差,昨晚的相處讓她明白,眼前的男性是個正義感高過本身實力的老好人,又加上對方沒有戰鬥力,怎麼想都不會成為威脅。

暫時安置(?)好莫德雷德,傑基爾把注意力轉回現況。

昨晚明顯有問題的濃霧,以及更有問題的詭異人偶已經造成大量死傷,必須要盡快掌握倫蒂尼恩的現狀才可以。

傑基爾的直覺告訴他,情況還會繼續惡化,必須快點採取行動,否則之後可能會寸步難行。

一邊在心底列出堆積如山的事情,傑基爾一邊整理外出用品,他等等想去拜訪一些友人,因此除了錢包等基本外出用品,他還帶上一個較大的提包。

「你要出門?」莫德雷德挑起眉。

「我想出去吃午飯,順帶蒐集情報、辦點事情……妳要待在這裡還是?」傑基爾覺得自己大概沒那份量讓叛逆的騎士替他看家。

「我也出去!」根本不想悶在屋內的莫德雷德立刻表態。

「妳最好換身衣服。」不管是盔甲還是此刻的輕裝,一穿出去肯定會引起行人的注目,傑基爾可不想沒事找事。

「拿來。」莫德雷德當然不可能有這時代的衣服。

「……稍等我一下。」千年前的騎士確實不會有十九世紀的衣服,所以傑基爾認命地爬回三樓,從自己的房間中翻出幾年前的舊衣服。

少了盔甲的遮蓋與加成,傑基爾已經看出莫德雷德的身高居然比大多數的同齡女孩子更嬌小,足足比他這個文弱的學者矮了二十公分有。

一想到這樣的少女居然成為圓桌騎士──之後更毀滅了不列顛──傑基爾就覺得歷史果然比小說還要更神奇。

在莫德雷德換上自己的舊衣服時,傑基爾用剛才順便翻出的黑布蓋住那座好像死過人的沙發,接著用繩子緊緊綁起。

「那個不要了?」莫德雷德覺得有點可惜,身為一個長年征伐戰場的騎士,她完全不介意拿沾滿血的沙發當睡床。

「換一個吧!」即使覺得有點可惜,傑基爾仍舊很堅定地決定要換沙發。

染滿鮮血的家具什麼的,怎麼看都是海德的喜好,傑基爾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樣的物品留在家中。

在莫德雷德的幫忙下,他們將包好的沙發扛到外頭,就這麼放在自家門前。

「好!先去吃午飯!」轉眼間將沙發的事情拋諸腦後,莫德雷德認真地觀察起昨天因為大霧而無法看清的街道。

「……我還以為妳會馬上跑得不見蹤影。」傑基爾沒料到她居然會安分地跟著自己行動。

「你不在的話誰付錢啊!」莫德雷德理直氣壯地說,她知道這個時代也是用貨幣進行交易。

在上次的聖杯戰爭中已經習慣讓其他人(大多時候是她的御主)買單的叛逆騎士一點也不覺得哪裡不對。

「……說的也是。」傑基爾則乾脆地認命了,不如說他一點也不希望看見傳說中大名鼎鼎的圓桌騎士吃霸王餐,那未免也太破壞所有英國人的幻想了!

 

¯

 

街道的氣氛有些緊繃,惶惶不安的民眾加上昨夜的未知大霧,這讓倫蒂尼恩籠罩在某種恐怖平衡之下,倘若擦槍走火,恐怕會引爆可怕的動亂。

可是在那之間,城市大致還能保持一定的秩序。

倫蒂尼恩可是大不列顛的首都,無論是軍人還是警察都已經出來維持秩序,政府機關也著手制定各種應對,礙於安全因素,女王雖然無法親自出面,不過那一位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即使現在的大不列顛名義上是君主立憲制度,女王的影響力依舊強大。

「請給我一份報紙。」以傑基爾的人脈,肯定拿得到比檯面上更詳盡的情報和資料,不過他也希望掌握流通在檯面上的消息,這樣才能做出對應。

由於政府全力運作的關係,即使昨夜出現了眾多死者,城市的部分機能依舊維持著,街道有少許行人來來去去,部分店家也還有營業。

傑基爾的住宅在倫敦城區,是比較繁華的地帶,但即使如此,他們也找了兩條街才終於遇到一間有營業的餐廳。

莫德雷德的進食速度很快,可是她點的食物實在多得讓人咋舌,傑基爾不禁慶幸自己出門前有帶足金錢,因為他今天要辦得事情可不少。

其實如果不是身邊帶著莫德雷德,傑基爾應該會隨便買個三明治塞進嘴裡結束午餐,他現在沒什麼心情坐著用餐。

當他用完餐後,莫德雷德還在跟午飯奮鬥,不想浪費時間的傑基爾索性看起不久前買來的報紙。

「怎麼了?」注意到傑基爾的表情越來越嚴肅,莫德雷德挑起眉頭。

「昨晚出現超過千名的死者……事實上超過萬名。」報紙頭條用斗大的字體寫著死亡人數,讓人無法忽視。

政府隱匿的死亡人數通常會是公開人數的……七到十倍不等,而且人脈深廣的傑基爾剛才已經從電話中得知大概的數字,那是會讓人頭皮發麻的人數。

一直生活在和平的社會中,即使偶爾得知凶殺案,死者人數也不可能與這次的事件相提並論。

除了內心的黑暗之外,大抵活得很安逸的傑基爾此刻還能保持冷靜已經很不容易。

而且政府那邊的朋友有提到,他們正頭疼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大量的屍體,不快點的話,疫病就會蔓延……即使自己幫不上忙,傑基爾還是覺得十分頭痛。

順帶一提,這間餐廳裡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別桌客人,搞得好像包場一樣,畢竟能在中午悠閒地坐在餐廳裡用餐的多半是中產階級以上的居民,而且以紳士階級居多。

這類人此時要不被昨天的異狀給嚇得不敢出門,要不就在各式各樣的權力中心開會。

如傑基爾這般願意在散溢著動盪氛圍的街道上行走的人可不多。

不單是被昨日的情形嚇傻,更是因為人心惶惶往往會導致治安敗壞。

傑基爾走在路上時也曾被行為可疑鬼祟的人盯上,可是他一點動搖也沒有,他想、這應該是因為莫德雷德就走在身邊的緣故。

事實上,許多人也在看見這名外表美麗的少女時,莫名地感受到威脅,最終又退回了黑暗的角落。

人類還是多少存在生物的本能,特別是昨晚剛發生那種事情後。

「死因是?」見慣大量屍體和死者的莫德雷德面不改色地問。

「大部分是吸入那陣怪異的霧氣而中毒身亡,可是也有大約十多名的女性是遭人活生生支解,這些凶殺案大多發生在白教堂地區……警方已經將兇手命名為『開膛手傑克』。」傑基爾讀著報紙上的內容,將重點簡化告訴莫德雷德。

『喀啦。』清脆的金屬碰撞聲讓傑基爾疑惑地抬起頭,然後他毫無防備地跟瞇起眼的莫德雷德四目相交。

「開膛手傑克……」莫德雷德一字一字地唸道。

那個神色,彷彿她曾與這個名字的主人有什麼過節,而且還是會想將對方的首級凶狠砍下的那種恩怨。

「妳認識……?」傑基爾想不通圓桌騎士怎麼會和殺人魔有所牽扯。

當然、如果他們打過那就另當別論。

不過,普通的殺人魔能在圓桌騎士手下逃生嗎?

「我昨天的傷,應該就是那傢伙造成的。」莫德雷德這一結論根本沒有實際依據,純粹是直覺。

外加她不曉得為什麼,對「開膛手傑克」五個字感到異常在意。

「對了、妳昨天的確是被什麼人攻擊……」記得莫德雷德剛出現的時候,她明明還好好的,結果……莫名其妙肚子就被開了個大洞。

等等!他應該全程都在場才對!

可是、為什麼想不起來那究竟是在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傑基爾這才發現,他雖然還記得莫德雷德的傷勢,卻沒發覺自己竟然不知不覺地「遺忘」了莫德雷德受傷的事情。

「不用浪費腦力去想,我昨晚就發現自己已經忘了是誰攻擊我。」傑基爾略帶混亂的神色實在很容易看懂,莫德雷德沒好氣地說。

「咦?」他這個半吊子的魔術師也就算了,傑基爾沒想到身為當事人兼受害者,又是一名身經百戰的騎士,這樣的莫德雷德居然會遺忘敵人!

「我的記憶受到蒙蔽,我想不起昨晚在巷子裡攻擊我的傢伙,不管是對方的戰鬥方式還有我如何打退他……我通通想不起來。」莫德雷德咬牙切齒地說。

唯一還記得的,只有腹部那道猙獰的傷勢。

「……這是某種魔術嗎?」傑基爾遲疑的猜測。

「不,現代魔術對我沒用,對方也不是Caster,那麼只會是技能或寶具的影響。」即使沒記憶,既然是在暗中襲擊,那麼直接十之八九是Assassin。

「Caster?」傑基爾愣了一下,隨後想起筆記裡有提到,那是從者被召喚到現世的七個職階之一,「等等,所以那個開膛手傑克也是……!?」

傑基爾能大概能理解現代魔術傷不到身為英靈的莫德雷德,所以他對莫德雷德的說法不會感到難以置信,但是莫德雷德那番話的另一個意思,不就代表此刻正在倫蒂尼恩殘殺無辜民眾的殺人魔,真實身分竟然也是英靈嘛!

「沒錯,『開膛手傑克』應該跟我一樣,都是從那片霧裡現界的從者,那麼我們記不得有關他的情報,八九不離十是對方的技能或寶具在作怪。」莫德雷德勾起肉食動物的笑容,傑基爾毫不懷疑,若是開膛手傑克在這時出現,她肯定會馬上衝出去和對方廝殺。

「兇手竟然是英靈嗎?」傑基爾覺得很頭大,這代表普通人根本無法將那名殺人魔繩之以法,在打敗他之前,死者只會持續出現。

「一般人當然不是對手,不過你不必擔心,因為我絕對會宰了他!」吃飽飯的莫德雷德以拳碰掌,像是隨時準備要去幹架。

並非「像是」,現在的莫德雷德明擺著隨時都能開打。

就算不曉得被召喚的理由,莫德雷德也已經將曾經重創她的敵人列進殺戮名單,一旦有機會,她絕不會留情!

「那就拜託妳了。」傑基爾莫名地對渾身上下充滿著好戰氣息的少女騎士感到心安。

「另外,我不曉得你有沒有感覺到,不過昨天的大霧裡面蘊含著很高、高得令我都覺得莫名其妙的魔力濃度,那種程度,八成也是從者在搞鬼!」莫德雷德的下一句話讓傑基爾的頭再度痛了起來。

傑基爾多少察覺到了大霧的真相,卻沒想得那麼深。

「那的確不是普通人幹得出來的……」傑基爾嘆了口氣。

「所以,你現在打算怎麼辦?」把午餐解決後,莫德雷德好整以暇地看著對現狀完全派不上用場的傑基爾,「你們的政府根本處理不了吧?」

「我原本是指望魔術協會能出手……」傑基爾語氣艱難地說。

「結果?」

「……攝政公園一帶幾乎化為廢墟,那裡是魔術協會的所在地區。」傑基爾覺得倫蒂尼恩現在還沒有因為恐慌而發生動亂真是不簡單,「除了那邊,其他區域的建築物都沒有受害,可以肯定敵人是特別針對魔術協會下手。」

「哼,魔術師們都被幹掉了嗎?」對魔術師素來沒有多大好感的莫德雷德對魔術師的死活不感興趣,她比較關注這行為背後的動機,「在襲擊這座城市的同時,第一時間幹掉可能反擊的勢力,很合理。」

「是這樣就麻煩了……」傑基爾本來冀望倫敦塔的魔術師們可以拿出解決方案,眼下……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

傑基爾完全不知道該拿那陣怪霧,以及藏在霧裡的詭異敵人如何是好了。

那種非科學的東西,警察與軍人都束手無策,今早起床時還慶幸此地擁有魔術師的大本營,只要凶手不是他們,肯定馬上就會有人暗地裡採取行動。

結果傑基爾還是太天真了。

他這個半吊子魔術師都明白的事情,此刻正無聲無息為倫蒂尼恩捎來毀滅的兇手又怎麼會不曉得呢?

正如莫德雷德所說,他們恐怕早在行動的同時,就把倫敦塔給處理掉了吧!

「哈!一臉絕望的表情,你要不要乾脆死了心,從這座城市裡逃出去?我說不定還能幫你一把喔?」莫德雷德愉快地欣賞著傑基爾變化莫測的表情。

傑基爾發現,這名少女騎士其實還頗有當反派的氣質,此刻的莫德雷德滿滿的惡人樣。

「請恕我鄭重拒絕。」沒有在意滿臉戲謔的少女,傑基爾正色道:「倫蒂尼恩是我的故鄉,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拋棄這裡。」

「喔?」

「派不上用場跟冷眼旁觀是兩回事,即使我什麼都做不了,我也不會放棄。」傑基爾很堅定地直視著莫德雷德。

「你這種人會死很快。」莫德雷德一針見血。

「或許吧,但總有一些即使明知會死也無法不做的事情。」即使被打臉,傑基爾也不打算改變自己的立場。

「這麼說倒也沒錯。」莫德雷德竟然異常乾脆地認同他,「那麼,你有想好要如何拯救你的故鄉嗎?」

「拯救的方式,目前還沒有頭緒,不過眼下該採取的行動,已經大致決定好了。」雖說底氣不太足,不過傑基爾決定腳踏實地、一步一步來。

「嗯哼。」

「妳又如何呢?」傑基爾忽然反問道。

「我?」莫德雷德挑眉。

「從妳昨天的話來推斷,妳似乎沒有把握自身的現況……吧?」傑基爾盡量不讓他的語氣聽起來像在踩人痛腳。

「一半一半吧。」莫德雷德不在意地聳肩。

「那麼、妳等等有什麼計畫嗎?」傑基爾不認為莫德雷德會和他一起行動,他也沒那份量讓叛逆的騎士當護衛。

「……」莫德雷德這次沒有馬上回話,而是以一隻手撐住臉頰,以由下往上的微妙視線注視著傑基爾,她臉上的神色似笑非笑又帶著點挑釁。

「……?」被她看得很莫名的傑基爾有點困窘。

「無用的試探就免了,有話直說如何?」莫德雷德嗤笑了聲。

她果然是當過反派的人!而且哪怕只是這樣不懷好意的笑容,也足夠壓人了!

傑基爾似是無奈也似是感嘆,然後他索性直視著莫德雷德承認道:「正如妳所想,我想要請求妳的協助。」

身為一個長年周旋於上流階級的學者,傑基爾識人的能力頗為優秀,他明白莫德雷德屬於不耐煩繞著圈子說話的類型,如果想請求這類人的協助,必須要單刀直入地開口。

只是傑基爾必須非常努力才能不露出洩氣或心虛的模樣,畢竟他完全拿不出任何理由或好處來說服莫德雷德協助。

「行啊!」出乎傑基爾的意料,莫德雷德竟然想也不想、俐落乾脆地應下。

「咦!?」

「怎麼?我都答應了,你有什麼不滿嗎?」莫德雷德拉開一抹看得見虎牙的攻擊性笑容。

「不,沒有什麼不滿,只是想詢問妳的理由而已。」傑基爾將所有驚訝的情緒全部壓回心底。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不爽那些傢伙。」除了開膛手傑克之外,莫德雷德對於魔霧的主使者恣意殺害平民這點基本上是很不悅的,她雙手環胸還翹起腳、下巴一抬,用著自傲的眼神看向面前的學者,「況且,我怎麼可能讓那些莫名其妙的傢伙踐踏『我的所有物』?」

這是很狂傲的發言,這名叛逆的騎士理直氣壯地將倫蒂尼恩……或說大不列顛帝國視作囊中物,甚至包括居住於其中的居民們。

但即便只是暫時,她確實曾經奪下王位,儘管沒有得到亞瑟王的承認,可是大不列顛當時的諸多貴族與士兵的確認同這名叛將成為王──無論他們真正的理由為何。

那麼她要自稱是王,並將國家視為所有物確實不能說是毫無道理。

雖然最後將帝國導向毀滅的她,這回站到了守護者的立場未免讓人覺得有些莫名與彆扭。

「這就是妳被召喚到現代的理由嗎?」因為想弄清莫德雷德的出現與倫蒂尼恩的異變究竟有什麼關係,傑基爾一直在思考她究竟是為何被召喚。

「我被召喚的理由大概是、必須拯救父王所深愛的不列顛城市──倫蒂尼恩──於危難之中吧!」莫德雷德也不覺得這麼說有哪邊不對。

「……」傑基爾則是覺得哪邊都不對。

莫德雷德的宣言,實在很不符合歷史中的她所幹的行為啊!

傑基爾越來越納悶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總覺得莫德雷德當年的叛亂,搞不好有一堆黑盒子無人知曉。

否則為何莫德雷德千年前毀掉亞瑟王的國家,千年後又說要為他守護國家?

……而且她在提到「父王」的時候,語氣中並沒有流露出任何憎恨或不滿。

「反正也沒有召喚我的人,那麼我出現在此的理由當然是由我自己決定!」莫德雷德說得乾脆,只是聽得人很冏,但叛逆的騎士從來就不在意這種瑣事。

既然連御主都沒有,叛逆的騎士也不再猶豫,乾脆隨心所欲地大鬧一場好了!

能夠宰掉那些恣意殘殺平民的傢伙,還可以幫助父王一回,一石二鳥!

「我明白了。」傑基爾雖說還有點疑慮,不過眼下能取得莫德雷德的協助才是第一要緊事,否則他實在想不到其他能與諸如人偶大軍戰鬥的人。

而且在這樣的節骨眼去探討莫德雷德的歷史定位和她此刻的行為也沒什麼意義,不用想都明白那根本一時半刻說不清,還是別去討論極有可能讓她發怒的事才是明智之舉。

「你還有什麼疑問?」莫德雷德挑起眉,既然她已經把話講得明確直白,傑基爾還對自己有疑慮的話,那她可不會再客氣了。

她也看得出傑基爾尚未完全信任自己,不過傑基爾的想法跟她沒有關係、她也不在乎。

都已經說白了,傑基爾還有疑慮的話,那麼她也不需要再理會對方,反正莫德雷德是具有單獨戰鬥能力以及能夠應變任何情況的Saber職階,即便現在沒有御主的支援,她也完全能夠一人單幹。

休息的地方再找就有,叛逆的騎士也不排斥臨時「徵收」一間平民的屋子來用……乾脆直接徵收傑基爾他家好了!

 


 

上一篇:魔霧之都的赤雷騎士 第二章

下一篇:魔霧之都的赤雷騎士 第四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