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十四章★

「你真的是太陽嗎?」暴風愕然地看著眼前的早餐問,旁邊表情一向不太多的寒冰也是一臉難以置信。

「在溫暖的朝陽下,今日太陽被光明神的溫柔耳語喚醒,特意為各位兄弟們準備了豐盛的早餐,不知諸位兄弟是否有何特別意見?否則在光明神的見證之下,未來的日子就由諸位兄弟傾囊相助了。」我彎起了燦爛的笑容這麼說。

「太陽說了啥?」烈火順著上輩子的習慣呆呆地轉頭向暴風問道。

「他說他今天早上不小心被吵醒,如果我們還繼續對他做的早餐有意見,之後的早餐就換我們來做。」看來雖然許久未見,暴風還是可以輕易地翻譯出我的太陽式光明神語。

「不、不,太陽真是非常感謝你了!」烈火馬上露出討好的笑容看著我,「我們絕對沒有任何意見!」

一旁的暴風跟著點頭,不過寒冰倒沒什麼反應,大概也猜到之後我遲早會把廚師的位子丟回去給他。

「夠了!快點吃一吃,等等要先去菜市場買東西!」我翻了個白眼。

這也是我今天認命地早起的原因,因為家裡的冰箱都空了,如果再不去買東西,冰箱就會鬧空城計,而我們家附近的菜市場中午過後就沒什麼攤販了,所以要去一定要早上去。

「太陽,你都去菜市場買菜喔?」烈火一臉驚奇地看著我,「和你的形象很不搭耶!」

「菜市場比較便宜。」我聳聳肩,而且菜市場離我家也比較近,這附近算是住宅區,地段雖然不錯,不過還沒到那種很可怕的天龍人價位,否則我和奶奶也住不起。

我是名符其實從上輩子省錢省到下輩子來……沒辦法,誰讓我命苦呢?

「等等我和你去。」審判的良心看來沒有忘在上一世,還知道不能把工作都丟給我。

「我也要去!」閒不住的烈火跟著說。

「不行!」我馬上拒絕。

開玩笑!烈火跟前世一樣都是一頭紅髮,看起來就像不良少年,帶他去我會很難跟攤販拗折扣!

「為什麼?」烈火露出很失望的表情。

「你的髮色在原世界太顯眼。」審判瞥了一眼烈火的一頭紅髮,「昨晚有提過,我們生活的這個國家,除非染髮,否則大多數的人幾乎都是黑髮黑眼。」

「確實。」大概早就發現自己的髮色跟旁人不同,寒冰點頭附議。

「那太陽不是也很顯眼?」烈火好奇地看著我說。

「還好,雖然我們國家的人都是黑髮黑眼,但是外國人有不少是金髮碧眼,而且我從小住在這裡,附近的人都看習慣了。」我用隨意的語氣說明道。

「那等等我們就負責看家囉?」暴風環顧眾人的髮色後,問道。

「要買的食物很多,暴風你也跟我去,反正你現在的髮色不仔細看,大致看上去也是黑色的。」暴風現在看上去非常正常,雖然還沒有回到過去的水準,不過也是個小帥哥一枚,帶著去菜市場應該蠻吃得開。

「也是。」暴風抓著自己的一小搓頭髮開始研究,「真不知道為什麼有時我的頭髮看上去會是藍色。」

「海妖精的頭髮本來就是藍的。」旁邊的烈火解釋道。

「是這樣嗎?」暴風露出疑惑的神情。

「水妖精的也是。」烈火補充說。

「那麼精靈族是白髮?」從我們開始討論髮色時,寒冰就已經在研究自己的頭髮了。

「要看是哪一族。」烈火搖搖頭說:「而且冰牙族聽說是銀髮,可能因為寒冰你是混血所以看起來比較偏白色,另外就是,精靈族是被神祝福的一族,所以他們不管何時何地看起來都像被聖光祝福過一樣的閃閃發光。」

真可惜寒冰不會發光,不然以後說不定連照明用聖光都可以省下來了。

「那不是走到哪都很像火把?」暴風面露古怪地問。

「沒那麼亮啦!」烈火想了想說:「而且精靈族很少見,他們通常不喜歡行走在外面的世界,聽說我們學校的行政管理員也有一個精靈,還是很古老的白精靈,記得他是管宿舍的,之後你們應該會有機會見到他。」

烈火,你們學校的行政人員真是無奇不有!

「這種事情之後再討論吧。」已經把盤內的早餐解決掉的審判回到買菜的話題,「總之,寒冰、烈火和白雲看家,我們三個人去採買食物。」

「我已經把你們昨天換下來的衣服丟進洗衣機,等等記得晾衣服。」既然家裡人口增加,那麼當然要把家事交代一些下去。

「太陽,你真的變賢慧了!」烈火一臉認真看著我。

「麻煩你閉嘴!」有沒有變賢慧我是不曉得,但我真的怒了。

從菜市場回來後,我就看見家裡的衣服已經晾好了,而寒冰和烈火翻出了我小時候玩的西洋棋,白雲則一反常態沒有窩在櫥櫃裡看書(也可能是我家櫥櫃太小窩不下一個人),靜靜地窩在旁邊的椅子閱讀。

「雖然這麼說有點怪,不過我有種回家了的感覺。」手上提著幾個塑膠袋,我有點感嘆。

果然家裡有人在等待的感覺就是不同。

「同意。」審判也點點頭說。

「太陽,有的東西要先放進廚房吧?」沒對我們說的話發表意見,暴風看著手上的東西說。

「以現在的時間來說,我們可以直接開始準備午餐了。」低頭看了一下手上的手錶,我無奈地說。

剛才買東西花掉了不少的時間,因為先前就算和審判、白雲一起開伙,我們買東西也都是分開各自去,所以市場的大伯大嬸們都是第一次看見我帶朋友去菜市場買東西,於是我就被拉著聊了不少事情。

而暴風果然不負我期待,在菜市場相當吃得很開,好在他還記得自己現在不是暴風騎士,所以沒有到處亂拋媚眼,不然我們可能要到下午才回得來。

但也多虧暴風,這一趟下來拿到不少免錢的東西,特別在我們提到暴風剛出院後,雞販的老闆娘乾脆送了我們半隻雞,說是剛出院要好好吃一頓。

看來今天真的可以加菜了!

「審判,快點來幫忙!」拍著旁邊突然發起呆來的審判,我直接把他往廚房拖。

開玩笑!現在有六張嘴要吃飯,沒有人在旁邊幫忙,天曉得我要煮多久啊!

「太陽。」沒想到正當我們把東西都拎進廚房後,寒冰倒是自己鑽進來了。

「你要幫忙嗎?」看見我們的御用廚師進到廚房裡面,我當然不會以為他是肚子餓進來要食物的。

「嗯。」寒冰點點頭。

「那我出去好了。」因為我們家廚房不算太大,看見寒冰進來,審判想了想就自己退了出去。

「欸?不能你和寒冰下廚嗎?」看著某個準備開溜的人,我不甘願地說。

「你家的瓦斯早就不用了,你不在誰開火?」審判似笑非笑地說,一句話就把我的抗議堵回來。

可惡!看來之後要叫新瓦斯了!先不說寒冰本來就不會火系魔法,現在的他充滿強烈的冰屬性,更不可能使得出來。

「工具真齊全。」我跟審判也不過講了這麼兩句,寒冰已經自動自發地研究起我家的廚房了。

「我奶奶生前喜歡烹飪。」在審判離開後,我只能乖乖回來幫忙煮飯,因為不管寒冰的功力再高,沒有火的情況下也煮不出午餐。

「可以用嗎?」指著我已經很久沒用的烤箱,寒冰問道。

奶奶過世後,只會做基本料理的我就算下廚也只會用到炒鍋、平底鍋、鍋鏟,而且因為我懶惰,所以炒鍋和平底鍋還絕對不會同時用到,連湯鍋都是最近審判、白雲來我家吃飯後才翻出來用的,只有一個人時我根本懶得煮湯,至於其他東西就只能放著生灰塵了。

「可以。」我想奶奶應該不會介意的,畢竟這些東西還是要讓人使用才有意義,「對了,我奶奶還留了不少食譜下來,你之後要看嗎?」

「好。」難得看見寒冰居然雙眼放光,原本就只有提到跟烹飪或者烘焙有關的事情寒冰才會感興趣。

而果然有寒冰速度就是不一樣,最後我變成只能在旁邊簡單幫手加控制火侯,畢竟以前寒冰只要一個人都能搞定我們全部了,何況現在還只有當年一半的人。

「哇!好久沒吃到寒冰做的東西了!」開飯後,烈火露出一臉感動的表情,我承認寒冰的手藝的確比我和審判好非常多,不過烈火你這副餓死鬼的模樣對昨天和今早下廚的我和審判不太尊敬吧?

結果不只我彎起了濃烈的笑容,連審判也淡淡地掃了烈火一眼。

「呃,太陽和審判煮的也很好吃!至少比我做的能吃多了!」看見我和審判的表情,烈火很識相地補充。

「呵……」旁邊的暴風和寒冰開始悶笑起來,連白雲都可疑地把頭偏到別的地方。

「等等還有點心。」寒冰補充道。

聽到這話,眾人(不包括審判)馬上對寒冰投以熱切的目光。

有寒冰果然還是比較好,因為就算跟奶奶學了這麼多年,我還是不太會做甜點,只要看我沒有天天做藍莓派給自己當點心吃就曉得了,不愛吃甜的審判自然就更不用說。

不過看著大家胃口大開埋頭苦吃的樣子,寒冰的心情似乎非常好,以前奶奶有說過,喜歡做料理的人當然也喜歡做給別人吃,不怪一直沒人捧場的寒冰會覺得很鬱悶。

這頓飯就在輕鬆愉快地氣氛下結束了,順便一提,在我和審判的眼神要求下,烈火乖乖地去洗碗了,因為剛剛聽說衣服是寒冰和白雲一起晾的,所以洗碗當然要交給從頭到腳都沒幫忙家務的烈火。

畢竟我們最少要一起住一、兩個月,房子雖然不大,還是要好好分配家務才行,否則雖然奶奶是火化,不會從骨灰罈裡跳出來罵我,但難保她老人家不會半夜託夢跟我碎碎念家裡太亂之類的抱怨。

「那麼、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暴風一邊幫忙收拾餐桌一邊問。

「等等要去賣場幫你和寒冰買幾件衣服。」這是目前需要解決的當務之急,因為現在是冬天,我又住在北台灣,大家都知道台灣的北部冬天容易下雨、衣服常常晾不乾,我的衣服又不算多,再加上最近天氣非常冷,大家身上最少都得穿兩件衣服,所以我家的衣服根本不夠給他們兩個人穿。

我可不希望看見冰精靈或者海妖精因為著涼所以感冒的糗事!

「還得再添床墊吧?」審判想到的則是另一個同樣現實的問題。

「需要我們一起去嗎?」烈火的聲音從廚房裡傳出。

「烈火,難道你也要住我這?」記得烈火跟我們的情況不一樣吧?

「有什麼關係,反正在家只會被逼著學一堆有的沒的,乾脆跟你們一起住。」烈火說出打算翹家的發言。

「學什麼?」暴風很好奇地問。

「跟醫療班相關的東西啊!」烈火的語氣聽起來很苦惱,「我哪裡分得清楚那些藥品的功用,還有那堆治療法術要怎麼用啊!」

呵!看來烈火似乎投錯胎了!

我們幾個在彼此的臉上看見了相同的表情。

「不過你跟我們待在這裡好嗎?不用去醫療班幫忙?」審判倒是問了個很現實的問題,因為我們一開始就是碰到在那裡幫忙的烈火。

「不用,因為我已經接下任務了。」烈火直接說道。

「什麼任務?」正在洗碗的烈火看起來根本不像接了什麼任務的樣子。

「看著你們啊!」剛好洗好碗走出廚房的烈火用理所當然的表情說道:「因為你們都是古老種族的後裔,公會不可能放心把你們隨便放在原世界不管,特別是在寒冰你們的族人來之前,一定要有人幫忙看著你們,以免發生意外才行。」

「你這個任務也真輕鬆。」我忍不住吐槽。

「不然你們希望公會派其他人來這裡監管你們嗎?」烈火兩手一攤。

「哼!那個人會被我埋到陽台上的花盆當肥料!」想到昨天的二人組,我就不可能對那個公會放下戒心,至少在我還沒搞清楚另外一個世界的情況前,怎麼樣也無法全面信任他們。

「那等等大家要一起去買東西嗎?」暴風忽然問,「要買衣服的話我和寒冰一定得去,總不能把烈火和白雲丟在家吧?」

畢竟烈火說到底是來看著我們的。

……是說那剛才我們去菜市場時他怎麼沒堅持要跟啊?

烈火你這任務執行德也太隨意了吧!

「本來就得一起去,床墊很重。」我從旁邊的櫃子裡面翻出帽子,「寒冰和烈火的髮色還是蓋住比較不引人注目。」

「那白雲呢?」暴風有點疑惑地看向白雲,雖然白雲有自體隱形的功能,不過應該還是很醒目的。

「我自己有。」白雲不知何時已經飄去拿他的書包,拿出一頂款式簡單的棒球帽。

畢竟他都住在原世界那麼久了,我和審判都不意外他自己會有帽子。

「我不用了。」沒想到烈火只是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兩下,接著他的頭髮居然像是潑上墨水一樣地變成了黑色,「剛才想起來以前有人教過我改變髮色的法術。」

「這個比染髮劑還好用。」暴風半是訝異、半是羨慕,假如上輩子就有這樣的魔法,歷代暴風騎士肯定能省下很多功夫!

「守世界的人多少都會一些法術。」眨眼間就把自己轉成黑髮的烈火聳聳肩說。

「之後你也教一下寒冰吧!」我們還要在原世界住上一段時間,寒冰的髮色能藏就藏,而白雲則是因為他已經頂著那個髮色在這裡待很久了,忽然換成黑色的話,要是被認識的人看到反而會被懷疑。

「好。」烈火也沒有不答應的理由。

事情還很多的我們沒多浪費時間,髮色問題一處理完,當然得馬上出門採買。

只是在我一打開公寓的大門時,迎面而來的卻是一個綁著雙馬尾的可愛金髮少女。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