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十三章★

「審判,你穿得下我的衣服嗎?」吃完飯後,又來了一個大問題,原本就沒有預計會在我家過夜,審判和白雲都沒帶任何換洗衣物,身無分文的寒冰跟暴風就更不用說了。

雖然烈火有幫我們事先想到,不過他從醫療班偷拿回來的也只有基本換洗的內衣褲,重點是就算有衣服也都是病人服。

暴風和寒冰直接表明寧願穿我的舊衣服,也不想再穿病服了!

好在大家年紀差不多,身形也相當,他們還可以穿我的衣服充數,可是寒冰和審判的個子都比我高。

寒冰還好,他只高了我幾公分,而且在療養院大約也沒有好好吃東西,儘管還沒到暴風的程度,但也是瘦的不得了,所以衣服還穿得下。

問題在於審判,他硬生生比我高了快十公分,身形也比我壯碩了……不只一點點,假如不是因為我奶奶幫我買衣服都習慣買比較大一點的話,他還真穿不下去!

「可以。」審判點點頭,雖然袖子短了一小截,不過他看起來不是很介意的樣子。

「這件衣服太陽你真的穿得下嗎?」烈火看了看審判身上的衣服,開始上下打量我的身材。

「那是我奶奶買的,老人家買衣服習慣買比較大,以免小孩子長得快衣服馬上就穿不下。」我聳聳肩說。

「換我進去洗喔!」接在審判後面的是暴風。

「先去搬床墊和舖棉被吧!」看了一下還在排隊等洗澡的其他人,審判這麼對我說。

我想了一下,然後點點頭說:「也好,避免感冒,得多翻幾條冬天的厚被出來。」我相信奶奶不會介意的。

先前幾次來已經進過我房間,所以我去拿被子時,審判就負責把床和書桌都移好位置,清出比較大的位置讓他們睡,並且把地板整個掃乾淨。

「我也來幫忙!」烈火還算有良心,看我一個人手上拿那麼多東西,也跟著跑來搬。

等大家都洗完澡後,我們就窩回房間裡頭準備休息。

今天這樣折騰了一天,除了烈火以外,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疲憊。

「大家晚安。」確認所有人都進到房間、各自找好舒服的地方躺之後,我就不管他們直接躺平了,「需要光線的人自己點聖光。」

整間屋子打從入夜後就由我點起聖光取代電燈,既然我現在要睡了,當然會順手熄掉聖光。

「快睡吧。」審判躺在我的另外一邊,已經閉起雙眼準備入睡。

於是,我們都睡著了。

隔天一早,我是在一陣窒息中醒過來的,外頭的天空根本還是漆黑的,所以在看不到時鐘的情況下,我完全無法判斷現在的時間,但我卻已經被迫清醒了,原因是有兩隻手正緊緊把我抱著。

「嗚……審判!?」我用著還沒清醒的嗓音低啞地喚道。

我說,審判你睡迷糊了嗎?居然拿我當抱枕!

我們警戒心超高的審判騎士長居然一點鬆手的跡象也沒有,而且在聽到我的聲音後竟然給我抱得更緊。

審判……我快悶死了……

現在是冬天,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大家擠一間房,房間內意外的溫暖,平常我都冷到縮成一團,但就算是冬天,被審判這樣抱著我還是悶得喘不過氣,重點是我和審判還是面對面的睡,這樣不就變成相擁而眠了嗎?!

靠!就算對象是雷瑟.審判,老子對男人也沒興趣啊!

唉……算了,只掙扎了兩秒我就放棄了,畢竟就算只是在睡夢中,審判的手勁還是比我大很多,我根本掙不開,而且越是想辦法移開他的手,他居然還給我抱得越緊。

但是我可不希望其他人起床時被他們看到我這副慘樣,雖然大地不在,而且他們也沒膽子取笑審判,可是我還是有很大的機率被笑上好幾天的……

「雷瑟,起來!」我輕輕推著雷瑟的肩,不斷低聲地說:「不要再睡了!你要睡的話,至少先放開我……」

「嗯…格里西亞……」總算是有清醒的趨勢,雷瑟睜開還有點迷濛的眼睛,接著低頭看了一下我。

是說這真是讓人可恨的身高差距,昨晚洗澡換衣服時已經很想打他了,現在我更想掐了這傢伙!

雷瑟原先的身高就比我高了,結果轉世過來這邊後,竟然還是比我高!

就是因為他現在的體型整個比我大了不只一號,所以才會出現我被他當成抱枕抱在懷裡的困窘處境。

「雷瑟,放手好嗎?」我試著用最溫柔的語氣哄。

拜託!你堂堂審判騎士長,睡到把旁邊的人當抱枕也太誇張了吧!

「呃……格里西亞?!」似乎終於清醒過來了,雷瑟以一種很詭異的眼神看著還被他抱著的我,然後又瞄了一下自己的手,最後他終於驚慌地放開我了。

「終於醒了……」我小聲地碎碎念。

「抱歉……」露出很尷尬的表情,雷瑟有點慌張地說。

還真難得看見雷瑟.審判露出這樣的神色,如果不是因為我沒有手機,此時真該拿支手機照下來。

「沒關係。」終於可以拉開跟他的距離,我動了動有點僵硬的身體。

「真的很抱歉……」坐起身,雷瑟現在的表情真的很失調,像是覺得抱歉又像是覺得尷尬。

「算了。」我打了個呵欠,也懶得和雷瑟計較這種小事,要知道我以往只要到了周末都是睡到自然醒,昨天為了去找寒冰已經算是大大早起了,今天應該要好好補眠才對,何況現在天根本還沒亮,因此我二話不說的倒回去繼續睡,「再睡一下吧!等等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靜靜地看著我,又轉頭瞄了一眼根本還沒天亮的窗,雷瑟最後還是躺了下來,就算是他,也不至於在這種時間起床。

只是睡沒幾個小時,我再度發現自己無法呼吸,於是我只能苦著張臉,狠狠地瞪著那個不知道為什麼,睡一睡又把我當成抱枕的傢伙。

看著雷瑟睡得一臉香甜的樣子,再對照我快窒息的模樣,要不是怕雷瑟驟然被打醒會有起床氣,順勢把我海扁一頓,否則我還挺想一拳打過去!

不過再怎麼樣也是他理虧才對,畢竟把我悶醒的人是他啊!

「雷瑟.審判,給我起床!」為了不吵醒其他人,我只能咬牙切齒地地對他低吼,還用力地捏了一下雷瑟的手。

「怎麼了?太陽?」這次倒是很快就起來,雷瑟輕輕地打了個呵欠,然後給我皺眉,一臉我幹嘛沒事吵醒他的表情。

「不是我要吵醒你,不過我快被悶死了。」我冷冷地說。

「嗯!?」接著他就注意到我們兩個又回復成先前的窘況,於是他再度驚慌得放開我,「抱歉……」

「我有那麼像抱枕嗎……」我哀怨地瞪著他,怎麼我記得他以前沒這種習慣啊!

當年大家每半年帶我出城消耗暗屬性時也會在外頭野營,畢竟要找無人的地方消耗暗屬性,當然不可能離城鎮太近,所以消耗完後我們都會在附近找地方紮營,那時也沒看到雷瑟有這個毛病,就算我跟他睡同一個帳篷也沒這問題。

「呃……」先是尷尬了幾秒,想了會後,雷瑟竟然用很認真的表情、正經八百地回答說:「你現在小小的,抱起來剛好。」

靠!誰跟你小小的抱起來剛好!

為什麼大家現在明明都一樣只有十二、三歲,都還沒進到發育期,這傢伙居然會比我高那麼多?

我看我以後每天早上起來都喝牛奶好了!

「抱歉。」雷瑟看起來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吵醒其他人,瞪了他半分鐘後我還是決定放棄追究。

不過連續被吵醒兩次就算是我也很難再睡下去,重點是就算繼續睡,誰知道會不會又莫名其妙變成抱枕,看著已經有不少陽光透過來的窗簾,我轉頭望向睡得很香的寒冰和暴風,最後我默默地爬下了床。

「格里西亞?」審判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我。

我搖搖頭示意他安靜,替居然在寒冬夜晚把被子踢到白雲身上的烈火蓋好被子後,躡手躡腳地溜出房間。

完成簡單梳洗後,我先把大家昨天換下來的衣服丟進洗衣機洗,然後從冰箱裡頭翻出冷凍的包子、饅頭和蘿蔔糕開始準備早餐,平常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家時,假日我都是睡中午自然醒,自然也沒有吃早餐的問題,而假日的中午我一向懶得煮太多菜,都是煎個蛋餅、蔥抓餅或者蘿蔔糕充數。

事實上我會做的菜也不多,為了不讓自己吃膩,我周末也固定會去大賣場買些冷凍食品擺在冰箱,例如剛才提到的抓餅或者包子一類。

也好在我有這樣的習慣,所以我們現在才有食物可吃,不然昨晚我們可把所有的生鮮食材都吃光了,冰箱現在只剩下幾顆蛋。

現在也快八點,如果大家的作息都和上輩子差不多的話,估計等等不用我們叫,他們也會自己爬起來。

把包子和饅頭放了滿滿一個盤子,接著我先用炒鍋裝好一些水,然後在裡頭擺上小不鏽鋼架,把盤子放在架子上並且蓋上鍋蓋後,我就在直接炒鍋下放了個小火球術開始蒸起包子和饅頭,雖然我家也有蒸籠,不過基於本人不想增加自己事後收拾的麻煩,所以只要能用基本工具搞定,我通常都不會自找麻煩。

「需要幫忙嗎?」看著認命地爬起來做早餐的我,審判平常的酷臉難得地柔和了起來。

我毫不客氣地命令道:「去幫我把剩下的雞蛋都拿出來,還有醬油膏,啊!順便把蛋都打成蛋花好了。」

如果不是因為還有暴風他們,我其實比較想啃前天在學校福利社買的藍莓麵包了事,但肯定還沒吃下去就會先被審判白眼,他一向不愛我吃這種防腐劑加太多,即便放隔夜也沒關係的食物。

一邊想著無所謂的瑣事,我一邊用俐落的刀法把蘿蔔糕切塊,然後熱了油下去煎。

「好香……」明明只是煎蘿蔔糕,不過鳳凰族的嗅覺似乎還不錯,或者可能是烈火的特別好,因為本來還在睡覺的烈火竟然揉了下眼探頭進來,「呃,太陽!?」他瞬間清醒了,露出一臉驚嚇的表情看著我。

「有意見等等就不要吃。」我冷冷地說,把審判幫我打好的蛋花倒下平底鍋。

「天啊!你真的是太陽嗎?!太陽不是一到假日就睡到日上三竿!?」烈火的神情非常震驚。

「如果可以我今天也想睡到中午……」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但我用哀怨的目光瞪了一眼旁邊的審判。

「偶爾早起也沒什麼不好吧?」審判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我今天被你弄醒了兩次!」我幽怨地瞪著他。

「……抱歉。」想想似乎是自己理虧,審判最後還是乖乖又道了一次歉。

「發生什麼了?」烈火露出很好奇的表情。

「沒事。」我和審判異口同聲地說,而且同時對烈火投以警告的眼神。

看來不管是我還是審判,都一致認為睡到一半變成人家的枕頭,或者是睡一睡把旁邊的人當成抱枕,兩件都不是什麼值得讓人知道的事情。

「好吧,你們說沒事就沒事。」接到我們兩大龍頭的眼神,烈火只好摸摸鼻子,乖乖走去浴室梳洗。

沒多久,暴風、寒冰和白雲也跟著起床,當他們發現我竟然早起做早餐時,居然也跟著烈火一樣晴天霹靂,只有白雲一個人非常平靜,但他看了看審判,然後又看了看我,看起來似乎是知道我早起的原因。

我也不是很意外,雖然我那時有壓低聲音,不過白雲睡的離我們最近,而且以白雲的功力,就算他真的被我們吵醒,不說我,就算審判也不會注意到吧!

「白雲,不管你今天早上看到什麼、知道什麼都不准說出去。」在把早餐端出去時,我低聲地對白雲說,被一個男人當成抱枕這種事情怎麼樣也不是可以大肆宣揚的事,就算那個男人是雷瑟.審判也一樣!

從以前就很乖的白雲當然不需要我開口威脅,馬上就點頭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