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十六章★

那個少年看上去沒什麼特別,黑髮黑眼,和我們差不多年紀,長相跟身邊的人也差不多,烈火如果沒有特別看過去,我們根本不會特別留意到那位路人甲。

「格里西亞,那孩子身上似乎有某種力流。」審判走到我身旁低聲地說。

早在烈火指出對方時,我就在那孩子身上放下感知,他的狀況很容易就能探查到:「一種淡淡的力流,雖然應該不是力流原本的顏色,但那個力流呈現淡黑色,而且混雜著其他力量,可是他似乎完全不會控制。」

「應該沒事,」這麼說著,烈火走過去將留在原地好奇地盯著人家看的米可蕥拉了過來,「只是個還不會控制自身力量的小孩,米可蕥,要走了。」

「好。」可能也只是好奇才把視線轉到人家身上,米可蕥點頭說。

「呀!」正當我們要繼續前進時,少年那裡卻忽然傳出尖叫聲和一些撞擊聲,反射性地轉頭望去,我們發現少年突然被一大堆餅乾紙盒給埋了起來。

好在只是餅乾紙盒,所以重量不重,因此他應該沒受什麼傷,只是埋住他的紙盒太多了,所以他一時間爬不出來。

「!?」我發現環繞在少年周遭的力流變得有點不穩,而且那種淡黑色的力流開始加深。

我倏然感知到少年上頭堆著飲料紙箱的架子傳出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違和感,硬要敘述的話,像是種搖搖欲墜的感覺,但架子明明很堅固,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倒的樣子,可不知為何我就是沒法當成錯覺。

「審判、暴風,救人!」我二話不說馬上對旁邊的兩人下令。

雖然不明所以,但審判和暴風沒有質疑,立刻衝過去把那名少年從紙盒裡頭拉了出來。

「上面!」正當他們剛把少年拉出紙盒堆時,寒冰低喊道。

果然那個看起來應該很堅固的鐵架突然垮了,上頭的飲料箱砸了下來,但審判和暴風又不是普通人,迅速地往旁邊踩了幾個腳步就躲開那堆朝他們落下的飲料箱。

「漾漾!」旁邊一名婦人隨即向還被審判抓著的少年衝去。

「老媽……」剛才的情況不管是誰來看都會覺得很危險,假如不是審判和暴風把少年從那堆紙盒中拉出,真讓他被那些飲料砸中的話,那個少年肯定得在醫院去住上好幾個月,但明明遇上如此千鈞一髮的危機,少年的表情雖然狼狽卻沒有太大的驚慌,也沒有哭泣之類的恐懼反應。

「不好意思,謝謝你們。」婦人一邊檢查少年有沒有其他地方受傷,一邊對審判和暴風道謝。

「舉手之勞。」審判不在意地說,但他和暴風不約而投對我投以疑惑的眼神。

  我的確是發現飲料架會倒才叫你們救人,不過不要問我為什麼,就是直覺它會倒。

因為在場還有很多外人,我只能用感知傳話的方式告訴他們,即使這個回覆讓他們更加不明所以。

「漾漾,沒有哪裡受傷吧?」婦人還在檢查男孩。

「我沒事。」少年很成熟地說,沒有像普通小鬼那樣一點小傷就大呼小叫,「我們還要多久才回家?」

「如果你沒受傷的話,等等陪你伯母買完東西後,還要一起去吃飯。」婦人這麼回答道。

不曉得為什麼,少年聽到這句話整個臉都拉下來了,他偷偷瞄了一眼附近一名正用一臉嫌惡目光看著他的女性。

「可是以我的衰運一定又會發生意外,」少年低聲地說:「到時伯母又……」

「少來!哪有那麼多意外好發生!」不讓他把話說完,婦人輕聲斥責。

「明明就有。」這麼說著,少年回望了一眼身旁那堆倒得亂七八糟的紙盒和紙箱。

感知到伴隨著少年說的話,他周遭的力流顏色似乎又變暗了一些,於是我想了想後,走到少年身邊對他勸道:「不可以這麼說,一直說會發生壞事的話,壞事就會真的發生。」

「……就算我不說,還是會發生。」呆呆地看了我幾秒後,少年有點陰沉地說,而且隨著他的話語,周遭的光流又暗了幾分。

「那麼就少說一點吧,就算只是少發生一點也是一點,這樣擔心你的人才不會一直擔心。」說著,我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婦人。

「……」少年也跟著看向自己的母親,沉默了一下後還是乖巧地點點頭。

「希望你有個愉快的一天。」最後,和他分別前我這麼說道。

「難得看到你主動和外人多話。」在我跟其他人會合時,暴風一臉古怪地說。

「那個少年身上的力流很奇怪,他無法控制就算了,每當他說出負面的話語,那些力流就會變黑。」趁著米可蕥的注意力被旁邊的小點心吸走,我低聲地和其他人說明。

「大概也是能力者吧!」烈火聽了後,想了想說。

「原世界這樣的能力者似乎不少。」回想著先前我找其他十二聖騎士時不斷放出感知的結果,每個人的身上都會纏著淡淡的力流,但普通人身上的就真的淡到幾乎看不見,那些力流隨著屬性不同也會有不同的顏色,而能力者的力流就會更明顯,顏色也會更明確。

「原世界和守世界在世界歷史的背後中一直都有在交流,原世界也因此有許多根本不清楚自己有特殊能力的能力者,其實你們幾個廣義上來說也被分類於此。」烈火聳聳肩說:「剛才的少年或許以後我們還會再碰上,他身的力流很明顯,最後也會被引導然後進入異能學院學會控制。」

「被引導?被誰引導?」我皺著眉頭問。

「名為命運的東西吧!」烈火咧開了一種有點奇妙的笑,發現其他人正用一種懷疑他是不是被怪東西附身的眼神看著自己時,烈火沒好氣地補充:「這些話是很久以前我家老爹說過的啦!」

「命運嗎……」審判喃喃地說。

「我們真要說也是被命運引導的吧!」暴風彎起一抹苦笑。

「那種事情怎麼樣都無所謂,」我搧了搧手,把這個話題結束,「繼續把該買的買一買,然後就回家吧!」

不管是因為神明的操縱也好、命運的必然也罷,我們在此相遇然後重新開始另外一段故事都是既定的,那麼我已經決定要笑著去過這一段了。

當晚我們本來已經很擠的桌子更擠了,因為米可蕥怎麼樣也不肯回家,大有晚上也要窩在我家的氣勢。

「抱歉,太陽。」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堂妹,晚餐結束後烈火有點尷尬地和我道歉。

「沒關係。」看著主動跑去找寒冰幫忙洗碗的米可蕥,其實我沒有很介意,因為米可蕥至今為止的舉動都不算太任性,就算是使點小性子也不令人生氣,反而讓人覺得她很可愛。

「對了,你們明天有什麼打算?」正在向白雲學習這個世界文字的暴風忽然問。

「上學。」我正經八百地回道,要知道下個星期五才結業式。

「我們的課從早上八點上到下午五點,明天得麻煩你們顧家。」審判有些不放心地看著暴風說。

「放心啦,只是一天我和寒冰還不至於拆房子。」暴風聳聳肩說。

所以說超過一天的話你們還是很有可能拆房子嗎?

「我們需要做什麼嗎?」洗好碗的寒冰走出廚房問。

「白雲有幫你們整理這個世界的文字學習,你們先學一下我們國家的基本語言,雖然之後去了另一個世界可能又得學別種語言。」我想了一下這麼說。

說也奇怪,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身體因素,我們不用特別學習就能聽得懂這個世界的語言,和旁邊的人都能對答如流,而我們原本世界的語言我們也還是會講,像是從上輩子被我們帶過來一樣,一點遺忘也沒有。

不過文字又是另一回事了,和語言不同,若是不學那就真的看不懂那些文字在寫什麼,寒冰和暴風應該會很辛苦,我和白雲、審判從小就在這個國家長大,所以還好,但聽說中文可是跟法文並列為這個世界最難學的兩種語言||假如你不是使用這兩種語言作為母語。

算了,反正我剛才也說了,我們很快就要轉到另外一個世界,所以他們只要學些基本的,之後能幫我去跑腿買東西就行了!

「不過米可蕥,妳明天不是也要上課嗎?」終於想起自己和自家堂妹也是學生,烈火疑惑地問。

「我有帶換洗衣物過來,書包也帶來了,明天可以直接去上課!」米可蕥很有朝氣地舉手回答道,就像是個乖巧的學生一般。

怪了,她早上有帶那麼多的行李嗎?難道是放在四次元空間?

「妳有跟家人報備嗎?」寒冰微微皺眉。

「有,早上就跟媽媽說今天會待在蘄克亞堂哥這裡。」米可蕥點頭說道。

「那妳今晚和我一起睡吧!」烈火最後也只能無奈地聳肩。

可明明今天已經買好新床墊,眾人依舊不肯去睡別的房間,他們將昨天的被毯收起來,然後改舖床墊在地上,全員再次窩進我的房間,這回還多了個米可蕥。

「算了吧,太陽。」拍了拍我的肩,審判的表情像是在說就隨他們高興吧!

好吧!反正我也不是真的很介意,而且大家擠一間房也比較不會那麼冷。

看著滿室睡了一地的人,我也不想追究了,乖乖地往床的其中一邊躺下。

「大家晚安。」我一邊打呵欠一邊說。

「晚安……」

「雷瑟.審判,其實你是故意的對吧?」我哀怨地看向審判。

「抱歉。」審判一臉歉意地看著正在煎火腿片的我。

「如果你是想有人早起幫忙做早餐的話,我相信寒冰很樂意接下這個工作,不需要你每天早上用那種方式叫我起床……」將火腿片翻面,其實我現在比較想把旁邊的審判抓來煎一煎。

是的,今天早上我又在窒息中被迫醒了過來,那個讓我被迫醒來的傢伙仍舊給我睡得一臉香甜。

他睡得好我沒意見,但是睡一睡把我當作抱枕我很有意見!

雖然我們本來就要早起去上課,可是如果不被審判弄醒的話,我至少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可以睡!

「對不起,真的是不自覺……」審判露出很抱歉的表情,然後在旁邊的烤麵包機跳起時,重新放了新的吐司下去烤。

「好香的味道~」正當我還想罵下去時,和昨天一樣已經有人聞著早餐的香味摸進廚房了。

「米可蕥,先去梳洗才能吃早餐,」早就發現有人起床了,審判一點也不驚訝地說道,「烈火也是。」這句話是對跟在米可蕥身後一起朝廚房探頭的烈火說的。

「好。」米可蕥是因為本身就很聽話,烈火則是根本不敢反抗審判,所以這對堂兄妹很乖的點頭然後往浴室前進。

「審判,幫我拿培根出來。」順便一提,我今天的早餐要做三明治,非常簡單的那種,大概就是兩片烤土司夾蛋、肉、起司還有小黃瓜,不過由於我們人口眾多,除了米可蕥之外,其他人的胃口也都不小,所以平均一個人都得做兩份以上。

發育中的男生本來就特別能吃。

「太陽,其實你轉世的時候撞到了頭對吧?」看著餐桌正中央疊成一座小山的三明治,暴風用無比認真的語氣發問。

「吃你的早餐。」我已經不想回答了。

「有人要喝點什麼嗎?」正從廚房的冰箱裡拿出牛奶的烈火揚聲問道。

「我要果汁牛奶。」我朝廚房喊道,昨天我們在大賣場買了不少口味的牛奶,因為寒冰做點心需要鮮奶,而既然都買了,我們也順道買了一些當早餐,不過本人絕對不喝沒有味道(?)的鮮奶,所以當然買了很多種不同的口味。

「鮮奶。」寒冰同樣朝廚房喊話。

「太陽,你們等等幾點出門?」暴風好奇地問。

「七點十五。」從這裡到我學校,如果不想引起人注意的話,怎麼走都需要十五分鐘,而我們學校是七點半打鐘。

「哇!好早!」烈火和米可蕥異口同聲,接著烈火補充道:「我們學校至少是八點才開始上課。」

「從小到大已經習慣了。」我有點哀怨地說,要知道以前我們這些小騎士上課時也沒有那麼早啊!

「有什麼家事需要幫忙嗎?」可能是覺得待在家裡很無聊,寒冰偏過頭問道。

「等等我把大家昨晚換下來的衣服丟到洗衣機洗,記得晾衣服。」其實每天固定需要做的家事也不算多,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太懶,「杯盤也記得洗就行了。」

「好。」寒冰點頭說。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