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十七章★

「太陽,你先回去,我先回先前住的地方去搬東西。」放學時,審判低聲地說。

「你要現在直接搬到我家嗎?」為了不讓旁邊的人聽見我們在說什麼,我也放輕了音量。

「對。」審判點點頭。

「那白雲呢?」我轉頭看向一直無聲地跟在我們身後,活像小弟似的白雲。

「我也回去搬東西,快學期末,宿舍裡的學生已經陸續搬東西回家。」白雲想了想說。

「需要我幫忙嗎?」看著身旁的兩個友人,我問道。

「不用,你快點回家吧!」大概是擔心寒冰和暴風,審判拒絕我的好意,一旁的白雲也跟著點頭。

「好,那我先回去了,你們晚餐前會過來吧?」分開前,我不放心地問。

「會。」審判和白雲異口同聲地說。

「那就等會見。」連揮手都懶,我邁步往家裡的方向前進。

雖然昨天早上有買過菜,可是昨天中午、晚上加上今天早上這樣煮一輪下來,冰箱再度被清得差不多,早餐時寒冰也說中午他會隨便用些剩下的東西和暴風一起解決午餐,再加上烈火說他放學後會直接過來,所以為了晚飯的食材,等等必須拉他和暴風陪我去離家裡比較遠的黃昏市場買菜。

我以前幾乎沒怎麼去過黃昏市場,奶奶還在世的時候,冰箱永遠都堆著滿滿的食物,之後剩我一人時,我會在周末買好整個星期的食材,因為每天只需要煮晚餐--之前我連早餐都出去外面買,中午則在學校吃營養午餐,因此不怕冰箱塞不下。

現在就不行了,家裡一口氣暴增到六張嘴,而且三餐都要煮--中午寒冰和暴風自己開伙--冰箱的容量只夠塞一、兩天的食材。

這讓我不由得擔心起伙食費的問題,畢竟我們幾乎沒什麼收入。

看來之後得快點去接那個什麼公會的任務來做,因為先前烈火轉交給我們的那兩張支票是要繳學費用的。

幸好這個星期考完就放寒假了,有足夠的時間去賺錢。

一回到家後,我馬上拖著寒冰和暴風出去買東西,雖然寒冰的髮色很容易招來別人異樣的目光,但他還得在這邊待一個月,總不能在去另外一個世界之前都把他關在家裡吧?

何況昨天我們買了一條頭巾給他,他也還蠻中意的樣子。

「為什麼不去昨天去的市場?」由於我帶著他們跑去比較遠的市場,暴風不解地問道。

「因為那邊的攤販只有早上才會出來擺,晚上的話只能來這邊的市場。」我簡單地說:「順便一提,這種開在傍晚的市場叫『黃昏市場』。」

「太陽,這是什麼點心?」看著旁邊人家擺了一整個桌面的麵包和點心,寒冰露出很感興趣的表情。

「那是甜甜圈,」順著寒冰的目光看過去,我說:「等等看要不要也買些點心回去,就算是你,完全沒吃過的點心也做不出來吧?」

「好。」似乎想著手研究這個世界的點心,寒冰點點頭。

雖然這邊的世界和我們原本的世界有很多食物和甜點都重複,但總也有少數幾樣是沒見過的。

特別我們以前住的地方比較偏向這個世界的歐洲國家,所以一直以來寒冰做給我們的都是這裡所謂的歐式甜點,中式和美式的點心上輩子幾乎都沒見過。

「太陽,你們這裡的貓有三顆頭九條尾巴是正常現象嗎?」視線凝固在某個位置的暴風愣愣地發問。

「正常的貓都只有一顆頭一條尾……」我反射性地回道,但說到一半時我卻忽然打住了,因為我似乎認識某隻貓,的確是三顆頭九條尾巴……

順著暴風的視線方向望去,我果然看見了一隻黑貓。

貓本身是稀鬆平常的存在,特別是在市場,但三顆頭九條尾巴的貓就一點都不正常了!

那隻一點都不普通的貓此時正窩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牠朝我們笑了下,然後鑽進旁邊的某條巷子裡。

其實動物你很難看得出來牠臉上的表情,不過那是指一般的動物,三頭貓再怎麼樣都不能被稱為是一般動物,再根據我對牠的認識,牠剛才那抹笑容的意思應該是叫我跟過去。

「跟我來。」我對身邊的兩人說道。

「太陽?」暴風疑惑地看著我,只見我突然跑到旁邊的攤子去買了一杯冬瓜茶,然後就往不久前貓咪鑽去的巷子裡面跑去,沿路經過一家車輪餅店時,還順道買了奶油、紅豆和芋頭三種口味各一的車輪餅。

「你和那隻貓認識嗎?」寒冰一頭霧水地問。

「對。」我領著他們二人一起鑽進巷弄中。

「好久不見呀!小天使。」彷彿確信我一定會跟上,三頭貓咪好整以暇地端坐著。

對喔!這傢伙從最初見面時就叫我小天使了!

那時還以為牠在揶揄我,現在這麼看來,牠可能早就發現我是天使族了吧?

「好久不見,蒲閣殿下。」我也對牠打招呼,其實我會認識這隻貓,主要原因也是因為我家奶奶的關係。

我的奶奶是在醫院過世的,而蒲閣殿下就一直守在她的身旁,那時和我一起照顧奶奶的護士有陰陽眼,是她在發現我也看得到蒲閣殿下時,擔心我害怕牠因此才告訴我蒲閣殿下的身分。

也好在她有告訴我,我本來以為三頭貓要對奶奶不利,原本還想要用聖光把牠炸到天邊懺悔去……

「太陽,這隻貓咪是?」暴風很好奇地打量起幾步之遙的貓,因為不管在我們原本的世界,還是在這邊的世界,三頭貓都不是很常見……一般來說是根本見不到!

「這位是蒲閣殿下,牠是死亡的守護者,會陪伴死者走過他的最後一程,並且為死者驅離痛苦。」我簡單地解釋了一下,然後走到貓咪的面前放下了剛才買的車輪餅和冬瓜茶,「蒲閣殿下,那時謝謝您了。」

當年奶奶快過世時,那幾天我都沒去學校,一直待在奶奶的身邊,而牠也一直窩在床邊,當心電感應圖拉成直線後,縱使擁有超過五十歲的靈魂,我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而這個死亡使者非常友好地頂了頂我的手。

接著,我看見奶奶的靈魂摸了摸我的頭,她告訴我要保重以及好好照顧身體,之後便啟程到另一個世界,而蒲閣殿下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守護她。

甚至在將我奶奶送過去後,蒲閣殿下曾在我某天放學時,好心地跑來通知我這件事,要我放心。

理論上來說牠其實不該這麼做,而牠也沒必要這麼做,所以我一直都還滿感謝牠。

「不會,那也算是我的工作。」知道我在說什麼,貓咪笑了一下,雖然話裡說得很客氣,但牠的動作可一點也不客氣,牠馬上輪流用三顆頭去喝那杯冬瓜茶,喝完茶後一顆頭咬起了一個車輪餅。

「總之還是謝謝你。」該還的禮總不能欠著。

「吶、小天使,你似乎已經去過另一個世界了。」一邊咀嚼車輪餅,貓咪一邊用一種奇異的目光看著我,問道:「好玩嗎?」

雖然有點驚訝牠居然知道守世界,但既然牠老早就看出我是天使族,那麼似乎也沒什麼吃驚的必要。

「目前還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我老實地答道。

「那你的小妖精朋友和小精靈朋友對那邊的世界感覺如何呢?」貓咪的六對眼睛朝暴風和寒冰看去。

「他們和我一樣,都還在適應中。」我無奈地幫暴風他們回話,雖然知道我們的種族,不過這隻貓的叫法還真是讓人無言,等等……「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是守世界的人?」

照理說,暴風和寒冰都是守世界的種族,一般情況下,牠應該會推論他們是我在那裡認識的新朋友才對,但牠剛才卻問他們對那個世界感覺……!?

「呵!兩個小朋友先前都住在療養院裡面,我早就看過他們了。」貓咪已經將車輪餅吃掉了,接著牠又用三顆頭輪流去喝冬瓜茶。

事實上牠的舉動讓我覺得蠻奇妙的,牠不管用哪顆頭吃東西應該都一樣吧?因為牠只有一個胃呀!

算了,有些事情還是別探究太多比較好。

「你還會去不同的醫院串門子啊……」我有些無言地看著這隻好像很閒的貓咪。

「哪裡有死者我就去哪囉!」貓咪很輕鬆地說,「何況都在附近而已。」

「……」我身後的暴風和寒冰露出了滿臉的黑線。

「今天來找你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沒想到你們幾個小朋友居然認識,你們都是可以長命千歲的種族,要好好珍惜友誼喔!」在把冬瓜茶整個喝光後,貓咪站了起來,牠伸了伸腰,看起來懶洋洋的。

「我會的,謝謝您的忠告。」看來我們幾個活個幾千歲不成問題了……

「另外,你們雖然壽命很長,不過有時候太逞強也是會短命的,小天使你看起來就是個很愛逞強的人,小精靈和小妖精要看好他喔!」牠眨了眨眼用貓爪指著我說。

「謝謝提醒,我們會的。」不像一開始看到時驚訝到說不出話,暴風用一隻手搭著我的肩膀這麼說,旁邊的寒冰也跟著點頭。

「那麼我要回醫院躲寒流了,這幾天真冷。」自顧自說完後,貓咪就一溜煙竄進了別條巷子不見蹤影了。

「這種……這種『存在』在原世界很常見嗎?」似乎想不到什麼好的稱呼,寒冰有些苦惱地問道。

「不常見,我見過的也不多。」我搖搖頭說:「就算是蒲閣殿下,算上這次,我也只看過牠三次。」

「你說牠是死亡守護者?」暴風有些好奇地問。

「對,牠陪著我去世的奶奶到另外一個世界。」蒲閣殿下那死亡守護者的的身分應該無庸置疑。

「難怪你那麼大方,還請牠吃東西。」暴風一臉恍然大悟,他應該從剛才就在思考這點了。

「得了,快點回去買晚餐吧!」我直接把話題轉開,在離開前,我倒沒忘了要把貓咪喝完飲料的塑膠杯和車輪餅的紙袋給撿回來,在走回市場時順手丟進了旁邊的垃圾桶裡。

「所以你們還碰到了三顆頭的貓喔?」晚餐時,烈火好奇地問。

由於任務的關係,所以烈火一下課就繼續跑來我們家窩著兼吃晚飯了。

事實上我懷疑這傢伙根本就是藉著任務的名義,名正言順跑來蹭著吃寒冰做的晚餐。

「我以前倒是從來沒有看過。」審判微微地蹙眉。

「我有看過。」白雲忽然說。

「欸!?」大家不約而同把視線轉到他身上。

「以前上醫院時曾經看過,不確定和你們看到的是不是同一隻。」白雲想了一下說道。

「牠好像本來就住在醫院裡。」回想當年那名護士告訴我的話,再加上醫院本來就是死者和生者最多的地方,就算醫院裡很容易看見死亡守護者也沒什麼好驚訝。

「對了!剛才我們買東西時,某個老闆娘提到過一陣子會有『年貨大街』,那是什麼?」暴風忽然問道。

「這個國家的曆法分兩種,一種是我們日曆上在過的陽曆,又稱國曆,一種則是用另外一種方法計算的陰曆,又稱農曆。」白雲開始發揮他身為活字典的功用,「陽曆十二月底的時候,會有跨年的活動,那時會放鞭炮,而農曆十二月底的時候,這個國家的人會更熱鬧地慶祝,稱之為過新年,通常農曆的過年都在陽曆的一月底或者二月初,每年新年的前後,特定的街上會有擺設特殊的攤販,那被稱為『年貨大街』。」

「簡單說就是這個國家有兩種曆法,然後這裡的人會過兩次年,一次國曆一次農曆,然後他們比較注重農曆年,所以農曆年會有慶祝活動,還會擺特殊的攤販?」暴風很快地擷取重點進行統整。

「每年的『年貨大街』除了會賣不少零食糖果外,也會有不少傳統點心,記得以前去時還蠻熱鬧的。」奶奶還在世時,每年過年都會帶我去,去年她過世後我就沒去了。

身邊的街道那麼熱鬧,自己卻只有一個人,想到就有種很討厭的感覺。

「那之後大家一起去吧!」烈火似乎對年貨大街起了興趣,「我一直挺好奇原世界的過年是怎麼樣的。」

「不然守世界的又是怎樣?」我有點好奇地反問道。

「大家的都不一樣喔!不同的種族都有自己的曆法和新年,過節的方式也各不相同,有的種族是單純的慶祝,也有的種族要舉行某些儀式,總歸來說大家都很忙就是了!」烈火聳聳肩說。

烈火的這番說明讓我忍不住用懷疑和打量的目光看著他,從那番話來判斷,他應該也是其中很忙碌的一員吧?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