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二十章★

「看來以後找其他人,還可以多加一條稀有種族了……」在聽完我們的種族後,已經震驚完的綠葉無奈地苦笑道。

「鳳凰族的族人應該不少吧?」我感到奇怪地指著烈火說,既然他們都可以包辦一個部門了,總不可能只有小貓兩、三隻?

「認真說來也沒那麼常見就是了。」烈火聳聳肩說。

「所以說,綠葉是『螢之森』的混血精靈?」暴風好奇地問。

「對,我也是前幾年才搞清楚的,」綠葉無奈地說:「不過螢之森的精靈其實習慣念另外一所學校。」

「已經不意外了。」我淡淡地說,從很久以前我便覺得有線在牽引著我們,光是一開始吃到寒冰做的藍莓派就夠「湊巧」了,到底要多少個湊巧才能夠讓我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陸續找回彼此呢?

明明以前努力了那麼久都沒有進展,那時都打算放棄了,現在每回遇上故人,一天之內都能碰到好幾個。

「這麼說來我們等等可以出去走走!」我忽然敲了下手說:「先前我遇到審判時,下午就跟著碰到了白雲,去找寒冰那天,不只先遇上暴風,之後還碰到烈火,這樣來看我們今天應該最少還能再碰到一個人才對!」

雖然想吐槽我哪有那麼容易之類的,但最後大家還是沉默下來,再怎麼樣我們這種湊法也太「命運」了。

「那麼我們等等去逛年貨大街吧!那裡人很多呢!」暴風提議道。

「好啊!之後也可以看要不要乾脆在那裡把晚餐解決。」因為年貨大街最不缺的就是吃的東西。

「我從來沒去過原世界的大街。」綠葉露出有些興奮的表情,「啊!不過我的髮色在這邊會不會很明顯?因為我不會變髮色……」

寒冰已經行動力很強地去張羅禦寒衣物了,並且順便丟了頂帽子給綠葉:「戴上這個,還有等等人很多,要小心別走散。」

我聳聳肩:「走散也沒關係,我已經把大家的屬性都記住了,就算人潮擁擠,我也能靠感知找到人。」

烈火感嘆地說:「太陽真方便。」

你是把我當成什麼萬能定位系統嗎?

「綠葉,你有這邊的貨幣嗎?」審判倒是想起了某個不大不小的問題。

「沒有……」綠葉露出很難為情的模樣。

然後審判就直接丟了一只錢包過去,那東西我倒是很熟悉,因為我們現在身上一人都有一個!

以前我奶奶做了很多那種古早花布的錢包,做工還不錯,有時也會拿去賣,雖然我們這樣的大男生用這種花色的錢包有些怪異,但在經濟拮据的情況下有現成的東西就將就吧!

「啊!謝謝!」綠葉趕緊道謝,「之後我再去兌換錢幣還你。」

「你改天幫我們介紹任務才是真的。」我聳聳肩說。

我們目前花的這些錢都是我和審判那天在療養院時滅掉鬼族賺的,當時賺得太輕鬆又沒什麼實感,花的時候自然更沒感覺,何況我也不怕綠葉不還我,看在大家兄弟一場的份上,之後我利息會收少一點。

嗯?是誰說最後一句才是重點的?我聽見了喔!

「任務的介紹就包在我身上吧!」完全沒發現我的打算,綠葉點點頭說:「不管是學校還是公會的任務,以我們目前的位階能接下的任務難度,以我們原本的實力來說都算輕鬆。」

「那就不用擔心啦!」我非常歡樂,要知道上次那種鬼族在我們那會直接列入不死生物中,而我又是不死生物的剋星||太陽騎士,想也知道會殺得很輕鬆,看來之後可以不用那麼窮苦的過日子了!

「那就走吧!」

接著我們一行人就浩浩蕩蕩往年貨大街的方向前進,結果我們毫無疑問地走散了。

因為我們人多,年貨大街的人更多,似乎比我以前來的時候還多上不少,最近剛結業式、又逢假日,解了禁的學生當然都跑來逛街抒發壓力。

「太陽。」正當我開始煩惱要不要去找大家時,後領就被人抓住了。

「審判?」我訝異地回頭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擠回我身旁的審判。

「人還真多。」審判無奈地說。

「你以前沒來過嗎?」莫非轉世到這個世界後,審判變得比我以前還宅?

「先前只有一個人,不會想來這種熱鬧的地方。」審判苦笑著搖頭。

這麼說也是,自我奶奶過世後,我也就不太來這種地方了,畢竟當周遭熱鬧一片時,自己相對應下來就會更孤單,那種難受程度真的會加倍。

「要先去吃點東西嗎?」現在才下午,吃點點心剛好。

「隨便。」審判聳聳肩,對周遭的熱鬧有點沒轍。

這也難怪,從他剛才的話裡來判斷,他真的名符其實從前世到今生都不曾來過這麼人擠人的吵鬧地方。

「好像有雞蛋糕的香味,我們一起去吃吧!」聞到有點懷念的味道,我馬上拉著審判往香味的來源前進。

我小學放學時,奶奶都會堅持要來學校親自接我上下學,然後放學的路上常常會買雞蛋糕,隨著時代的變化,這陣子沒那麼容易見到雞蛋糕的小攤子。

於是審判就被我拉著去吃雞蛋糕,認真來說,應該是看著我吃,雖然審判也承認雞蛋糕的香味很吸引人,不過他只吃了一顆就敬謝不敏了,畢竟雞蛋糕還滿甜的。

年貨大街對審判來說應該沒無聊的。

一來我們沒有要辦年貨,二來他又不太喜歡吵鬧的地方,三來年貨大街的小吃審判幾乎都不愛吃,舉凡甜的東西、油膩的東西和炸的東西他通通劃入拒絕往來戶內,一整趟逛下來幾乎都是他看我吃的時候比較多。

……不曉得其他幾個人的情況如何?

白雲我不擔心,他怎麼說也是從小在這裡長大,希望另外四人別被人坑了才好。

重點是白雲絕對不可能跟他們在一起的,就算白雲跟在他們旁邊,相信他們也不知道,在這種人擠人的環境中,白雲的隱形度絕對可以直接上升五十個百分點。

沒關係,如果要是真的有不長眼的傢伙敢坑我的兄弟,之後我一定會加倍坑回來!

我很快地放出感知找到其他人,暴風和烈火被幾個跟我們外表差不多年紀的國中女生纏著聊天,烈火似乎有點不耐煩,他本來就是個對女性視若無睹的傢伙,而暴風風流倜儻的又只有外貌,對女性的應對能力實在不高,特別是這種以我們原本年紀來看幾乎跟小娃兒差不多的小女生。

綠葉和寒冰停在一家龍鬚糖的攤位前,攤位裡的老伯正在表演龍鬚糖工藝,綠葉本來就沒來過原世界,所以不管對什麼都很好奇,而寒冰則對任何點心的技術都興致勃勃,感覺一時半刻不太想走的樣子。

白雲則根本就找不到人,糟糕,我忘記他的雲蹤步連我的感知都能躲過了!

算了,反正之後他應該會自動出現在我們哪個人的身後……

好吧!大家都還挺有默契的,走散後就各自玩各自的去了,畢竟在這種人山人海的地方找人簡直是浪費時間加浪費體力。

「審判,要吃一口看看嗎?」把手上的麥芽糖伸到審判的面前,我們幾個之中看起來最無聊的應該就屬他了吧!

「……」瞄了我一眼,最後審判還是意思意思嚐了一口,接著馬上拉長臉,「好甜……」

「過年就是要吃點甜的嘛!」我理所當然地說,我等等還打算去買些糖果,回家來放過年專用的旋轉型糖果盒,那種糖果盒我家有很多個,因為我從小就愛吃甜的,所以我家每到過年就會準備很多個糖果盒。

「你一年四季有哪一天不吃甜的?」審判白了我一眼。

不愧是我從前世到今生的好朋友審判,果然很了解我。

「嘿嘿!」我乾笑了兩聲,「既然你都那麼了解了,那麼審判,等等陪我去買年節糖果吧!」

「反正吃的人是你。」審判已經放棄跟我在甜食上糾纏了,事實上他打從上輩子就應該放棄了吧?

畢竟我嗜甜食如命這點在十二聖騎士之中是眾人皆知的!

之後我們找了一家攤販買了不少糖果,年節將近,不管哪一個攤販都有滿滿的糖果點心讓我們選,全部都在同一家買才可以省錢。

結帳時,店家才告訴我們現在年貨大街有舉辦抽獎活動,買到固定的金額就可以換到抽獎卷一張,頭獎好像是百萬休旅車一台,另外特獎則是北投溫泉會館的三天兩夜住宿券。

買完東西後,我總共拿到兩張抽獎券,因為不抽白布抽,於是我們的下一站就決定去抽獎。

聽說今年主辦單位砸了重金,所以獎品都很不錯!

幸好不是那種要填寫身分住址然後丟下去等他抽的那種,而是我們現場就可以抽獎的,否則到時我們去了另外一個世界,還真不曉得主辦單位有沒有辦法連絡上我們。

「嗚?免費的XX米兩袋?」雖然不是我們平常吃的牌子,不過也沒差多少,反正米就是米,只要是健康的食材什麼牌子都一樣。

「不錯,寒冰應該會很高興。」審判看著主辦單位提過來給我的兩大袋米這麼說。

「我也很高興啊!這樣就可以省錢了!」這樣這幾天可以省下買米的錢了,算上今天碰到的綠葉,家裡現在已經增加到七張嘴,大家不僅都是男生又是正值發育的青少年,一餐都要吃上八、九杯的白米,所以米缸清空的速度快得讓人心痛,因為一直要花錢買米!

「換你抽。」拎著米,我讓出位子讓審判試試手氣。

「OO禮盒三盒。」審判一臉黑線地看著自己抽上來的東西。

「喔~看來我們家的點心又增加了。」我竊笑了一下,看來審判是那種標準的最不想抽到什麼,然後就會抽到那樣東西的代表人。

要知道他說不定寧可抽到鉛筆兩支,也不想抽到點心。

不過沒關係,反正我會幫他解決。

「喔喔!恭喜這位幸運得主!抽到了我們今天的最大獎!」正當審判無奈地接過禮盒袋時,旁邊正好爆出一陣騷動,從廣播裡傳出的話來看,似乎是有人抽到了這次的最大獎。

「恭喜這位小朋友,幫爸爸媽媽抽到這台日本進口的百萬休旅車!」那裡的氣氛很熱絡,周遭還圍著一票人拼命拍手,不過我和審判沒什麼興趣湊熱鬧,將剛才買的糖果放進裝著米和禮盒的大紙袋裡就準備離開了。

看來等等晚上如果還要繼續逛的話,得先把東西提回家去放,米好重!

……雖然拿的人不是我。

「請小朋友說說你的感想吧!」只見那裡的氣氛整個吵開了,主持人大哥非常熱情地說:「你也可以呼喊一下你還在逛街的爸爸媽媽喔!」

「……」只見人群那裡莫名地沉默了一下,廣播器也安靜了幾秒,然後我就聽到廣播器裡傳出我很熟悉的聲音,「太陽……怎麼辦……」那聲音聽起來都快哭了。

「!?」我和審判猛然回頭望向那個被人群包圍住的地方。

不會吧!光明神,請告訴我這只是個惡作劇……

聽到那聲音,我跟審判的臉整個都黑了,接著?接著當然就是往人群的方向擠啊!

好不容易擠到正前方,我們看到手上也拎著些袋子的寒冰一臉不知所措地看著身旁的人和手上抽出來的獎券,看那表情似乎想把那獎券撕掉的心情大過抽中頭獎的開心情緒。

旁邊的綠葉大概也知道問題在哪,所以他的表情也很尷尬。

我說、寒冰你也太強大了吧!隨便逛逛買點東西,抽獎就直接給人家中頭獎是怎樣!

而且既然都是抽大獎,你不會抽個溫泉旅行嗎?你抽一輛休旅車回來,一來家裡沒地方停,二來我們就算無視年紀,光身高也沒辦法開車啊!

「太陽……」看見我從人群中擠過來,寒冰露出求救的目光。

「寒冰,雖然這樣說不太對,但你沒事抽頭獎幹嘛!」我想大概沒人抽中頭獎會像我們這樣哀怨吧!

「我沒抽過…不知道會…會抽到,想說試試……」寒冰用著比大地騎士還要結巴的語句結結巴巴地說。

也對啦,誰會知道自己能中頭獎呢……結果你第一次嘗試抽獎,一抽就抽到了一台車是嘛!

「請問,小朋友你的家長呢?」發現我們幾個的反應不太對,主持人大哥不解地看向我們。

「沒有。」寒冰只能無奈地回望他。

「……沒有?」主持人愕然地重複道。

「我沒有父母,只有幾個同年紀的兄弟。」寒冰指著一臉頭疼,不知道該如何收場的我和審判。

「……」於是眾人都安靜下來了。

「你們的監護人呢?」主持人大哥難以置信地問。

「我們家唯一的奶奶去年剛過世,目前靠著社會局的接濟和獎學金過日子。」我用最誠懇的表情看向主持人大哥,事實上我這話也不算說謊,寒冰他們的確是我的兄弟,所以當然是我家的,而我奶奶也的確在去年過世了。

「不然……不然你們要不要去找剛才抽到溫泉旅行的人換?」或許是頭一次遇上這種情況,主持人大哥一臉尷尬地給出建議。

也是,一台車的價值絕對高過溫泉旅行,相信抽到的人應該會很樂意交換,就算家裡不缺車,也可以拿去賣錢。

嗯?你問我為什麼不把車拿去賣?

要曉得這種抽獎,獎品價值要是很高的話,是要報稅的!寒冰抽到的那台車還是百萬名車,光是稅大概就幾十萬去了吧!我們哪有那麼多的現金繳稅啊!

重點是就算要賣車,也不可能馬上賣出去,我家公寓沒附車位,根本沒地方停啊!

我們恐怕會成為第一個為了抽中頭獎而想撞牆的人!

「可是抽到溫泉旅行的人是我……」一個悠悠的聲音在我後頭說道。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