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十九章★

「太…太陽……?真的是太陽?」已經可以確定是綠葉的少年眨了眨眼,眼眶中好像有液體聚集了起來。

「你……你居然是綠葉!」烈火率先叫了出來,他的表情一整個震驚到好像天塌下來了一樣。

他的話聽上去有點微妙,難道他和綠葉本來就認識,只是不知道彼此的真實身分?

「你是烈火?」綠葉目瞪口呆地回望烈火。

「對!」烈火拼命點頭,兩個人的眼神都異常激動。

「你和這幾位古族認識?」安因露出疑惑的神情,他先是觀察了下我們,又看了看他身旁的綠葉。

「嗯!」綠葉大力地點頭,放在膝上的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像是在忍耐著什麼一樣。

「原來如此,看來我今天帶他來似乎是帶對了。」安因的神色不變,不過他大概看出我們因為他在場而有所顧忌,因此即使眼神中多了一抹探詢,卻也沒有開口追問。

「讓我們先談正事吧!」雖然很高興看到綠葉,但是在有外人的情況下,我們什麼也不能做,因此只好速戰速決,快點解決事情,接著把綠葉扣留下來!

「好的,你們的情況我已經聽醫療班大致說過了,轉學手續我們這裡會派人協助你們,包括你們在原世界學校的轉出手續,聽聞你們幾位都沒有監護人,如果自己處理的話恐怕會麻煩一些。」安因一句廢話都沒有、直接切入這次會面的重點。

「真的是非常感謝您。」看來我連去要脅公會都不必了,這個學校的行政人員還挺負責的嘛!

那麼附近那些監視者就沒必要留著了!

「校方已經提前替你們將學籍安排好,因為年紀問題,你們五位會直接轉入國中部的二年C班,但我們擔心幾位忽然來到另外一個世界,會有適應上的困難,因此這個寒假會安排負責人員教導你們基本事項。」安因繼續說道。

「這倒不必,」我搖搖頭、拒絕了校方的好意,「我們這裡也有認識的人,只是要在另一個世界自保,問題應該不大,若是您擔心我們的學業進度會落後,只要提前將基礎科目的課本給我們,我們能自行處理。」

「不過你們是插班上二年級喔?」安因不太明白我為什麼那麼胸有成竹的模樣,畢竟轉學和升學不同,後者還會有開學的緩衝時間,轉學則是得無縫接軌校內的課程。

「請放心,安因前輩,他們幾位都沒問題,」旁邊的綠葉終於開口了,「而且如果只是要追進度的話,我平常在學校的筆記也能借他們,畢竟是轉學生,必須從基礎課程上起,應該不會太吃力。」

「好吧!」既然我們說得如此篤定,安因也就不再堅持,何況學校那邊或許原本就沒什麼額外的人力可以來指導我們,畢竟像我們這種情況不常見,臨時也不好抽調人手,「之後我們會去幫你們完成轉學的手續,而過幾天後,註冊單和學生自保手冊就會寄到你們現在這個住處。」

「請問註冊費要去哪裡繳?」不曉得另外一個世界收費的機構是什麼。

「『原世界』的一般超商就可以了。」安因很和善地說。

……

我突然發現原世界的便利商店真是強大,能買到大部分的生活用品,能影印能買票能繳費,有的還有廁所和桌椅供人休息,還能夠轉交洗衣、代叫計程車等等,現在連繳交另外一個世界的學費都行!

便利商店未免也太無遠弗屆了一點吧!服務範圍都擴張至另外一個世界的業務了!

「可以幫我們申請住宿嗎?」我提出另一個大問題。

「這個嘛……」原以為這問題不大,結果安因卻露出了為難的神色,「因為我們學校一般生的宿舍都在每學年一開學時就滿了,現在這時提出恐怕有困難。」

糟糕!難道以後我們每天都要兩個世界跑?!

感覺起來超麻煩!

「你們人數也不少,要當特例處理也不太可行,不然這陣子由學校出面,替你們在校外的商店街中代為尋找住處好嗎?」最後,安因提出折衷方案。

「好的,麻煩您了!」因為真的沒辦法,我也只能答應,畢竟我這棟小小的公寓快塞不下了呀!

不過先前聽烈火說過另外一個世界的物價很高,看來我們過完年後必須快點去接外快、做任務,我可不想一去到另外一個世界就直接負債。

天曉得另外一個世界的利息是怎麼算的。

「如果你們之後有意接任務實習的話,除了公會那邊,我們學校本身也有發派的任務可供學生接下。」大概也從我這間小公寓看出我們幾個的經濟狀況十分堪憂,安因好心地提供一些能夠賺錢的資訊給我們,「或者像艾梅一樣,你們也可以考慮到學校的行政部門打工。」

艾梅?!

順著他的目光看向綠葉,只見綠葉露出了有點尷尬的笑容,旁邊的幾人也知道安因指的人是綠葉,於是不少人直接我在後面偷笑了起來。

看來綠葉你這世的名字直接改名叫艾梅了是吧……噗……

我也很想笑,不過為了保持我優雅的形象,我只能發揮當了二十幾年的太陽騎士的功力盡力忍住了。

「這幾張是基本資料,這幾日先填好,之後請艾梅轉交給行政組就行了。」安因突然從空氣中抽出一份資料夾,從資料夾裡面拿出了幾張紙交給我。

「好的。」低頭瞄了一下紙張上的空格,我皺起眉問:「請問我們的名字一定要填戶口名簿上的嗎?」

畢竟我還是喜歡「格里西亞.太陽」這個名字,而且要說戶口名簿的話,目前寒冰和暴風都還是無戶籍人口,哪來的戶口名簿這種東西!

「不,學校內有些學生由於身分特殊,所以也未必會使用真名,名字皆以你們填寫的為主,何況你們之中有人沒有監護人,那麼名字當然是自己決定。」安因想了想說:「不過旁邊的種族欄請盡量詳實填寫。」

照他這種說法,如果學生想要也可以填假名囉?

「你們應該沒有種族歧視問題吧?」瞄了一眼旁邊的審判,我決定還是先確定一下好了。

「沒有,只要不是扭曲的鬼族,校方都不會介意。」安因露出一抹要我放心的笑容,「不過學校內的學生都還年輕,難免會有些血氣方剛的舉動,血魔族的這位若不是必須,也請盡量不要張揚身分,否則有些種族可能會因過去的仇恨而前來找麻煩。」後面這段話,他是看著審判說的。

或許是因為種族對立的緣故,安因注視著審判的目光多少帶著點戒備。

「我明白了,感謝貴校的接納,也多謝您的提醒,我會注意的。」審判非常有禮地回應。

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在聽到審判的回應後,安因原本微微皺起的眉頭整個放鬆了,然後他也對審判露出原先那種發自真心的溫和笑容,剛才警戒的完全不曉得丟去哪個世界。

看來這個安因似乎喜歡有禮貌的人?

「若是之後真有不懂事的孩子做出太過逾矩的舉動,你也可以反擊,畢竟我們的世界本來就有一半等同是看力量來說話,你也不需要特別顧忌自己的身分而刻意挨打。」安因微笑著叮嚀。

也就是說,如果以後有不長眼的傢伙跑來欺負審判,那麼我可以把那些人直接做掉對吧?

嗯!我記下來了!

而且安因你真是個好人,更正,你真是個好天使。

之後沒多久,就由我作為代表和安因談妥大部分的事項,甚至他還同意私下幫我們和公會做協調,例如撤掉附近的監視者,替我們省了不少功夫。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安因起身說道:「艾梅要留在這,還是和我一起回學校呢?」

「我先留在這邊,」綠葉趕緊說:「我身上還有移動符,之後可以自己回去。」

「好的,那麼我就不打擾了。」安因非常體貼地說道。

「你不問嗎?」終於,我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就算不提我們這詭異的組合,見到綠葉時我們幾個的表情和反應就是瞎了的人都會發現不對勁,何況烈火和綠葉的那段對話怎麼想都很不對勁,這位看起來雖然和善但腦子應該挺精明的天使不可能沒注意到。

「無論是誰,都會有屬於自己的隱私和秘密,」掛著溫和的笑容看著我們,安因的表情早就連一開始的好奇和探詢都收得乾乾淨淨,「在守世界,大家各自的秘密又更多了,尊重身旁的人是我們的基本默契。」

原來如此,所以他們其實沒事不會問太多是吧?

或許先前月見會劈頭發問,是因為他跟烈火熟識的關係。

「謝謝您。」我由衷地說。

「不,我今日所做的事情都是份內之舉,」安因的語氣依舊和善,「你叫格里西亞吧?我們同為天使族,之後若你碰上麻煩,歡迎來找我,雖然是混血兒,但各支天使族已經兩百年沒出現新生兒了,相信各族的族人在得知你的消息時應當會非常的欣喜。」

兩百年沒有新生的小孩,這也太誇張……

還是說長命的種族都是這樣?

「非常感謝您。」看來就算同樣是公會的人也是百百款,眼前這個天使即使知道審判的種族也一直掛著笑容,沒有隨便喊殺喊打。

「這個是我們中午做的小點心,請帶回去享用。」寒冰應該也對這位木之天使很有好感,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打包了一盒簡單的點心,讓安因帶走。

「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你們。」沒有推託,安因接過了寒冰給的點心盒,然後轉身和我們道別,「希望我們開學時能見面!」

「請慢走。」我也禮貌地說。

這位木之天使是真的很客氣,或者該說他很有教養,直到踏出玄關走出公寓後,安因才開啟傳送陣離開。

「綠葉!」在現場終於只剩我們自己人了之後,我直接往旁邊的綠葉撲了過去。

「太陽……」或許是因為中間還卡了一段和安因談話的時間,綠葉已經沒有一開始的激動,只是眼淚還是忍不住掉了下來。

「綠葉,沒想到我們居然同班了一年半……」旁邊的烈火一臉哀怨。

「就是。」綠葉的表情也很無奈。

我可以理解,就算看起來很相似,只要平常沒怎麼在相處,又沒刻意去認的話,也的確會沒發現的,就像我和審判還有白雲那樣……

「綠葉是什麼種族的?」暴風馬上問道,因為我們先前輪流被彼此的種族嚇過一輪了,所以現在一碰上新的夥伴,大概劈頭就會是這個問題。

「你們要不要猜猜看呢?」擦乾了臉上的淚,綠葉露出了有點俏皮的笑,「烈火不准說喔!」

「反正我也不曉得,綠葉你的種族好像沒什麼人知道吧?」烈火聳聳肩說。

「因為族人要我不要隨便張揚身分。」綠葉的表情倒不算嚴肅,應該不是有麻煩的難言之隱。

「不過我已經猜出來了,有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忘記喔!」我終於放開綠葉,雖然不曉得精靈族的身分有啥好不能亂說的,不過要是有必要,我的確可以「不知道」。

「不用啦!別說出去就行!」綠葉笑笑地說。

「那麼另外五個人猜吧!」這次換我露出惡作劇的表情看著剩下的幾人。

「我也跳過,剛才已經感覺出來了。」審判很乾脆地自行跳過。

不會吧?審判現在的感知能力是不是真的變得很強?

「對,」一眼就看出我在想什麼,審判聳聳肩說:「而且我變強的似乎還有眼力。」

看審判說得這麼胸有成竹的樣子,大家當然也不會懷疑他打腫臉充胖子不懂裝懂。

「欺負我們嘛!」暴風馬上發出了抗議。

「……」旁邊的寒冰倒是很乾脆地開始打量起綠葉,「你有混血嗎?」

「有。」綠葉很乾脆。

「……」暴風他們更加無言了,聽說混血的種族會更難判定。

「可以給提示嗎?」白雲悠悠地問。

「提示就太明顯了。」我搶在綠葉開口之前駁回要求,畢竟要給提示,大概就是「寒冰」了吧!

「要公布答案嗎?」看他們一臉苦惱,果然就算轉世也還是好人的綠葉也不忍繼續為難。

「公布吧!」不管怎麼觀察都看不出個所以然,寒冰索性放棄了。

「由太陽和審判公布。」似乎有點懷疑我們兩個是不是真的看出來,旁邊的烈火插嘴道。

「綠葉應該有精靈族的血統。」審判直接說道。

「而且還跟剛才的安因一樣,是植物系的。」我補充了一句。

「好厲害,完全正確。」綠葉拍拍手露出很佩服的表情看著我們,「先不說原本感知就很強的太陽,沒想到連審判都看得出來。」

「多少跟我現在的種族能力有關。」審判的語氣間流露出無奈。

「你們是什麼種族?」綠葉好奇地問。

「這個嘛……」我們幾個賊賊地笑了,然後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