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二十二章★

來者是個年紀看起來和我差不多的少年,對方的外貌很奇異,如紅寶石般璀璨的眼,再配上在滿街的火光之中,依舊散發著淡淡光芒的銀髮,而他左額前的那搓瀏海竟然是種比周遭的火焰更加火紅的一搓紅毛,光看就知道他絕不是人類,而從他組合的屬性和周遭的力流來判斷,對方應該也是混血兒。

而且這傢伙還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少年,雖然我們只是半大不小的少年,不過他未來絕對會是個大帥哥,還是等陽那種最好快點殺掉、毀屍滅跡,以減少一個情敵的超高等級!

不過想是這麼想,我可不會冒然出手,這名少年身上的力流感很強烈,是個我完全看不出深淺的傢伙,而且他恐怕不只是個優秀的魔法師。

因為他的手上拿著一把銀紅交錯的美麗長槍,一看就知道等級和我們過去所拿的神器相差不遠,再加上他持槍的姿勢和神態以及走路的步伐,眼前的少年絕對被列入審判當年曾警告過我最好閃遠點的高強武者!

重點是從他的氣勢和體內的力量,就算是我居然也無法猜出他到底是武術高強的魔法師,還是魔法能力高深的武者。

因此我更不可能隨便動手了,就算是我在這種傢伙的面前恐怕也討不了多少好,兩敗俱傷還是比較好的情況,一個不小心說不定死的會是我,沒事找死可不是我的興趣。

「你在此的目的是什麼?」出乎意料的,少年沒有問我是誰之類的經典卻等於廢話的問句,而是直接問我在這裡做什麼。

「救人。」既然對方不打算說廢話,那麼我也簡潔有力地給了他兩個字。

「那我們目前就不是敵人。」少年顯然是個乾脆的人,一確認我不是敵人後,他便收起敵意。

「你的目標是那些蟲?」打量著對方身上的服裝,他穿著公會的白袍,可以確定他是公會成員。

「是。」少年用一個字回覆後,他回身放出我從未見過的奇異魔法轟掉想從屋頂上襲擊我們的巨蟲。

「了解。」看來我和他的確不需要起衝突,起碼現在不用。

然後我不再理會那名少年,一邊前進、一邊放出感知去確認其他人的情況,烈火似乎已經和那些人達成共識了,目前他正和其中一名一起行動,如果附近的異能者都是公會成員,那麼算上我身旁這個,這次的任務公會總共派出了四名成員。

讓我十分介意的是,我在其中一名公會成員身上感知到非常熟悉的光屬性,儘管很想快點過去確認對方的身分,但眼下還是得以處理這些巨蟲為優先。

「!?」感覺到強烈的寒氣,我在繞過下一個轉角後,看見了巨蟲冰雕展,那條巷子裡唯一沒有變成冰雕的生物就只有我們家的寒冰。

「太陽!」寒冰看了我一眼,在確認周遭沒有其他巨蟲後隨即跑到了我身邊,「還剩多少?」

「不多,暴風和白雲呢?」我反問道,既然寒冰會出手幫忙滅蟲,那就代表他們已經把能看到的傷者都救出這條街道了。

「暴風把最後幾名傷患移出這區,等等就會回來和我們碰頭,白雲不曉得……」寒冰露出無奈的神情,下一秒,他換上警戒的目光,「他是?」

「公會成員,不是敵人。」我瞄了一眼不知為何跟在我身後的少年,他正巧闔上手機。

「那我們先去跟烈火會合,白雲的話,等等他會自己出現……」不是我要說,但白雲騎士的雲蹤步未免也太變態,居然連我全力放出感知都找不到人!

「我在這。」一個很近的聲音這麼說。

「喝!」

「!」下一秒,回過神來的寒冰瞬間隔開一把長槍。

「……」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我們身邊的白雲也露出了罕見的僵硬神色,長槍鋒利的槍尖就停在他的臉側。

「你!?」我看著在眨眼間殺過來的少年,一時間我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他是你們的同伴?」少年狐疑地問。

「是的。」剛才擋下殺招的寒冰,眉目間透著濃濃的敵意。

等等!如果不是寒冰擋下,這傢伙剛剛差點殺了白雲!

回過神來,我立即聚集強大的風屬性準備反擊。

「抱歉,我以為是打算偷襲你們的敵人。」沒想到我都還沒發難,少年馬上將長槍收回去,然後用十足的誠意向我們道歉。

於是我的風刃只聚集到一半就散了。

白雲,我就說你老是這樣突然冒出來,遲早有一天會被當敵人幹掉……

「下次注意些。」我有些頭痛地說,基於少年沒有真的傷到白雲,我也就沒追究了,畢竟他剛才也是想保護我和寒冰。

何況這種事情其實並非第一次,剛開始還不熟的時候,有一回我和審判在談事情,白雲正巧來找我,他也是這樣突然出聲,結果審判想也不想地就給了他一劍,直接把他刺了個前胸通後背。

還是我反應夠快,馬上施展高階治癒術,否則神殿就要爆出審判騎士殺死白雲騎士的醜聞了!

「對不起。」少年直接對白雲說。

「沒關係。」鬼門關前走一遭的白雲語氣很平淡,他這種經驗很豐富,因為不只審判,殘酷冰塊組的成員最初幾乎都有被白雲嚇到,而反射性直接朝他攻擊的紀錄,他的閃避能力會如此優秀也不是沒道理的。

而溫暖好人派之所以比較沒攻擊過白雲,是因為我們從小就混得比較熟,剛開始被嚇的時候大家都還沒什麼武力,除了瞬間閃躲到一旁外也沒法施展額外的反擊,而多被嚇幾次後我們也就習慣了。

不過與其說是熟悉到不會被白雲嚇到,不如說我們已經被嚇到麻痺……

「你……?」結束和白雲的對話後,少年忽然像是注意到什麼一樣,用一種不解的目光盯著寒冰,那眼神看起來像是在疑惑為什麼對方會出現在這裡一樣。

「我應該不認識你。」不明白對方幹嘛用那種眼神看著自己,寒冰直接說道。

「……」少年雖然看上去想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沒有開口。

基於現在不是追究的時機,所以我們也不打算追問。

「太陽。」這時,審判也解決了那邊的巨蟲,正好過來和我們會合。

「我要去和我的同伴碰頭,你們要一起去嗎?」看了一下我們幾個,少年突然邀請道。

「好,不過請等我們幾秒。」反正烈火本來就跟他的同伴一起行動,重點是他的同伴當中或許有人還是我們的夥伴,所以我當然馬上答應,至於要等幾秒的原因是……

「你們都愣在這做什麼?」幾秒後,暴風和綠葉從附近的屋頂上跳了下來。

「在等你們。」很好,這下都到齊了,接下來就去找烈火吧!

「請你帶路。」看見暴風和綠葉到達後,寒冰對那名少年說。

「……好。」少年用一種若有所思的目光瞥了我一眼,接著就直接起跑了。

他的速度不慢也不快,不曉得是不是為了配合我們。

「冰炎!」沒多久,我們就跟另外兩名少年會合,兩人的力量都不弱,開口呼喚銀髮少年的少年雖然看上去應該是人類,乍看下沒什麼特別,但細看卻會發現他的眼睛是種奇異的紫色。

「他們是?」另一位棕金色短髮的少年露出疑惑的目光注視我們。

「我怎麼覺得他長得很眼熟?」暴風低聲地向旁邊的寒冰確認,而寒冰也點了點頭。

你們當然會覺得這個人很眼熟啊!因為他是……!!

「羅蘭!」顧不得這裡還有外人,我脫口而出。

「……格里西亞?」皺著眉頭看了我半晌,確定自己的臆測無誤後,眼前的少年瞪大了眼。

「欸!?你是羅蘭?」綠葉露出驚訝的模樣,旁邊的其他人也是。

「你們認識?」銀髮少年瞇起了眼睛,來回地看著我們。

「認識。」我和羅蘭異口同聲說道。

「好吧,這樣至少能確定你們不是敵人。」黑髮少年的態度倒是很豁達,不過他的眼神只是乍看下平和,實際上仍然藏著一點戒備。

「……你們就是傳聞中的失落之子吧?」雖然沒指望能一直瞞下去,銀髮少年果然還是注意到了。

「對!」回答他的人不是我,而是前來跟我們會合的烈火。

「有聽說你們住在這區,沒想到會碰上,真不好意思,希望我們的任務沒給你們添麻煩。」跟在烈火身旁的另一位少年說,對方有著一頭褐色長髮,年紀比我們稍長幾歲。

雖然他這番話說得十分有禮,他也沒對我們散發任何敵意,但是他的話卻讓我們啞口無言、不知道該怎麼回覆才是,假如搗毀整條年貨大街還叫沒添麻煩的話,那我還真不曉得他所謂的惹麻煩的定義究竟是什麼。

難道要沉掉這座島才算惹麻煩嗎?

「您好,我是格里西亞.太陽。」由於不想引起無謂的爭執,我沒有說出內心的吐槽,為表友好,我直接向對方報上自己的名字,「請問您是?」

「我是席雷.阿斯利安,我為信奉忒格泰安之使者,在天空之下只要良善者都是朋友。」綁著長馬尾、有著褐色眼睛的少年臉上勾起了友善的笑容,「這次的任務非常感謝幾位出手幫助。」

所以說我們誤打誤撞幫他們解決任務囉?

不知道這樣能不能跟那個什麼鬼公會申請報酬耶!

「很高興認識你,我是雷瑟.審判。」對方怎麼看都不像惡人,審判也跟著自我介紹道。

「我也是Atlantis的學生,與冰炎殿下和夏碎閣下同年級,久仰兩位大名,我是螢之森的艾梅。」綠葉緊接著說道,從他的神態來看,綠葉似乎認識與我們同年的兩名少年。

而且從綠葉說出的稱呼來看,這兩位來頭還不小。

「螢之森的神射手艾梅,很榮幸見到你,我是藥師寺夏碎。」黑髮少年似乎也知道綠葉是誰。

「我是希歐.暴風,很高興認識你們。」暴風簡單地說。

「我是冰炎。」銀髮少年的自我介紹更短,然後他將目光轉向寒冰。

「伊希嵐.寒冰。」寒冰同樣簡短地報上名字,但我注意到在寒冰說出自己的名字時,那個叫冰炎的少年愣了一秒,莫非他真的認識寒冰嗎?

不動聲色地對冰炎放下感知,結果我還來不及探知什麼,對方馬上朝我投來凌厲與帶有警告意思的目光,於是我瞬間收回感知,表示自己沒有惡意。

他果然不簡單,我常常使用感知,但很少有人能夠察覺。

「我是帝摩斯.白雲。」大概是怕又被誤砍,所以這次白雲躲在我後頭,然後用從我身後探出來的方式登場,雖然夏碎和阿斯利安愣了幾秒,不過沒有出手攻擊。

喂喂,白雲你這樣從我後頭冒出,要是他們跟剛才的冰炎一樣反射性動手的話,我有可能被砍到耶!

「我叫蘄克亞,是鳳凰族的實習生。」烈火好奇地看了冰炎和夏碎幾眼,從眼神上來看,就連烈火都知道這兩人的身分。

不過烈火跟綠葉同班,而這兩人好像跟他們同年級的樣子,不僅如此似乎還挺有名,那麼烈火會知道他們也就不奇怪了。

「我叫羅蘭,席雷.羅蘭,請多指教。」最後開口的人是羅蘭。

看來羅蘭沿用著上一世的名字啊……

不過等等,他剛才說「席雷」?

「是的,我們兩個是兄弟。」在我下意識地看向阿斯利安時,他也毫無隱瞞地承認了。

雖然這兩人身上的屬性組成確實很相似,只差羅蘭身上多了聖騎士的光屬性,但就算不說長相,我怎麼覺得他們的髮色也不是很像呢?

因為這位阿斯利安的髮色是褐色,羅蘭的髮色則跟上一世一樣,是種介在金色和褐色之間的髮色。

算了,米可蕥和烈火的髮色根本完全不一樣,但貌似真的有血緣關係。

「欸!你是羅蘭?」剛才錯過相認的烈火露出驚愕的表情,烈火可能本來就覺得他很眼熟了,只是因為我們幾個沒什麼反應,所以才當作是巧合。

我們純粹是剛才已經驚訝完了,至於反應的話……這裡還有外人在,是能有什麼反應啊!

「是。」羅蘭點點頭,這回輪到據說是羅蘭此生哥哥的阿斯利安一臉訝異。

「……總之,現在還有任務、不是聊天的時候,我回家再來慢慢問你吧!」若有所思地看了羅蘭一眼,阿斯利安決定不在這時深究。

「任務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夏碎建議道:「現在就趁著原世界的記者和好事者還沒到之前離開吧!」

「說的也是。」阿斯利安說道:「我們先回公會回報,等等會有人來這邊善後。」

幸好他們沒把被弄得亂七八糟的年貨大街放置不管,不然我有預感明天的頭條肯定就是這個了!

「我可以留下嗎?」出乎意料地,提出留下請求的不是羅蘭而是冰炎。

「怎麼了嗎,學弟?」阿斯利安疑惑地問。

「我有事要找他們。」冰炎雖然這麼說,但從他剛才看寒冰的眼神來判斷,他想找的應該只有寒冰。

「好吧!」或許是認為冰炎應該是真的有事,阿斯利安也很爽快地同意,「羅蘭也要留下嗎?」

「不,」再度讓我們驚訝的是,羅蘭露出嚴肅的表情拒絕阿斯利安的提議,「雖然我的確有很多話想跟他們說,但不是現在,這是我第一次接下白袍等級的任務,我必須有始有終,而且我答應大哥,任務結束後要去找他。」

「啊啦!他老是這麼擔心,都跟他說我們已經長大了。」阿斯利安無奈地聳聳肩,接著轉頭對冰炎說:「那麼學弟,我們學校見。」

「任務的回報就麻煩你們了。」冰炎將任務後續交給同伴。

「格里西亞,抱歉,我之後再去找你們好嗎?」羅蘭的雙眼流露出歉意。

「沒問題,記得要來。」雖然有幾分失落,但羅蘭這傢伙本來就是個認真的人,會堅持要將任務完成也不難理解。

「那麼幾位小弟,啊!好像有聽說你們要轉學到我們學校,我想我應該能改口喊你們學弟了。」阿斯利安露出了爽朗的笑說道,「各位學弟,開學見囉!」

「屆時也請學長多多指教了!」畢竟要到一個全新的地方生活,能增加一個朋友是一個,何況這個人是羅蘭的哥哥,我們完全沒有拒絕他的善意的理由。

「再見。」說完,阿斯利安在腳下開啟我們已經見過幾次的傳送陣法,連同羅蘭和他身旁的夏碎,他們三人一起從我們眼前消失。

「那麼、你有什麼話要說呢?」既然是羅蘭認識的人,這位冰炎也不會是什麼壞人,因此我的戒備比最開始的時候少了些。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