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二十三章★

「可以先換地點嗎?」看著遠處開始聚集的消防車和警車,冰炎提議道。

「好。」我也不想留下來被採訪或者抓進警局做筆錄,更別提這一帶的人大多認識我。

為了避開警車,我們幾個躍步跳上屋頂,直接用飛簷走壁的方式逃離現場。

不對,是「離開現場」,我們又不是肇事者!

「你有什麼事情要跟他說嗎?」回到家裡後,基於禮貌我招待了冰炎一杯茶水,然後我拍著寒冰的肩膀開門見山地問。

雖然冰炎剛才說是有話和我們說,但他的眼神從頭到尾都在寒冰身上。

「……你是冰牙族的精靈。」冰炎盯著寒冰幾秒,像是在做最後確認,然後用肯定句的語氣說道。

他的話讓我們幾個瞬間進入警戒狀態。

先前不是說我們這種失落種族的混血兒,身分很難被看穿嗎?

不過……我記得冰炎的身上也有很強烈的冰屬性,而且與寒冰身上的十分類似,難道他和冰炎是同族?

但是他身上並沒有精靈的感覺呀!

如果有的話,我不至於分辨不出來,畢竟我身邊有寒冰和綠葉這兩個混血精靈族樣本,但我根本無法辨認這個冰炎的種族,所以至少能確定他應該不是我目前為止見過的種族。

「你和冰牙族有什麼關係嗎?」看來就連審判也探查不出他到底是什麼來歷。

「聽說你們是古老種族的混血?」冰炎沒有回答審判的問題,而是用一種試探的目光觀察著我們。

「……我記得公會有說不會公開我們的種族。」我開始想去掀那個公會了。

「是,但我的情報不完全來自於公會,而且你們的詳細情況和種族資訊並未被流出,眾人即使曾聽聞公會最近找到古族後裔的風聲,但並不清楚你們的種族和確切的情報,包括你們目前的所在位置。」冰炎定定地望著我說,即使不用感知,我也能看出他沒有說謊,但他的解釋還是有古怪之處。

「我記得剛才那位阿斯利安說有聽說我們住在這區?」我似笑非笑地問。

「他說的『這區』指的是這個國家,畢竟這個國家只是座小島,在公會的劃分中,整個島嶼被劃作一個區塊。」冰炎簡單地解釋道。

「他說的沒錯。」旁邊的烈火跟著證實。

好吧!如果你問一個陌生人他住哪,而他跟你說他住在台灣,最好你會曉得他住在台灣的哪裡!

所以這個說法我可以接受,於是我沒再開口,只是靜待他說下去。

「先讓我問一個問題。」冰炎瞇起了銳利的眼,他流露出來的氣勢讓我們幾人不禁嚴陣以待,「扣除鳳凰族和螢之森的這兩位,你們其他幾位曉得自己為何在原世界的原因嗎?」

「不曉得,難道需要什麼原因?」雖然不希望我們的對話會透露出太多的底細讓這個陌生人知道,但我也懶得在這種你和我打啞謎,我和你說暗語的情況下談話,更不用說,他現在要和我們說的事情本身就有一定程度的複雜。

「需要,因為你們的這幾支種族不是已經滅絕,就是躲在守世界某些不容易到達的地區與世隔絕,所以你們會出現在外面的世界,絕對有其原因。」冰炎的語氣非常嚴肅,而且隱隱約約,我似乎感覺出來他好像有些擔心我們。

就算我不了解,從現在他的表情和語句來判斷,他口中的「原因」恐怕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接下來的事情也得請你們保密。」冰炎刻意換上比較平淡的語氣繼續說:「我也和這位伊希嵐一樣,是冰牙族的混血。」

「!?」眾人都無法克制住驚訝的情緒,特別是本來就聽過對方傳聞的烈火和綠葉。

不過我倒沒怎麼訝異,因為這樣就能說通我為什麼感覺不出來這傢伙的種族了,混血兒的力量比較混雜、不好辨認。

「騙人的吧!精靈族不喜歡和外族打交道,他們的混血兒幾百年也見不到一個!」大概真的很難以置信,烈火用很大的音量嚷了出來,「我們這邊寒冰和綠葉加起來就兩個了!」

先點頭同意了烈火的說法,冰炎才繼續說:「由於某些因素,大部分擁有精靈血統的混血兒都不會隨便讓人知道自己的身分,我的確切種族在公會裡,也只有最上層的上位者才曉得。」

「你身上精靈族的感覺並不明顯。」審判皺著眉開口道。

「因為我的另一種血緣很強勢,我身上的精靈族特徵因此被蓋掉許多。」冰炎乍看下很大方地告訴我們這些被劃分為秘密的事情,不過從他沒有講明自己的另一種血緣,就明白他並不打算讓我們知道的太清楚。

「那麼、雖然你似乎已經說出了不少機密,不過在進入真正的重點前,我希望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制止其他人想要追問的動作,我的臉上勾起一抹笑問道:「為什麼要讓我們知道這些?」

如果只告訴寒冰的話,那還勉強說得過去,但連我們都說就有問題了。

從他剛才說的話來判斷,這傢伙的身分可能比我們的更複雜,必須保密,畢竟他自己都說只有公會最上層的上位者才能知道了,還能是什麼小事情嘛!

但他居然那麼輕易地告訴身為陌生人的我們!

而且,剛才一路上我都在盯著他,他完全沒有做任何防護措施,也沒有讓人跟蹤我們,就這麼放心地跟著我們踏進了我們的住處,甚至還將我們招待的茶水喝下去,連下毒之類的可能性都沒有提防!

「兩個答案,其中一個也是你口中的『重點』。」冰炎也彎起笑,不過他的笑容卻沒有溫度,「你們的立場和我相似,只是你們自己還不曉得。鳳凰族的這位,你應該聽說過古族的混血兒再現於世都有其意義。」

「呃……」烈火露出了某種遲疑的表情。

「或者該說,避世而居的古老種族以及應當滅族的失落種族忽然在原世界出現混血兒,此件事的背後就能牽引出許多埋藏在歷史之下的事件。」冰炎用漂亮的紅眼睛一一掃過在場的眾人。

其實他說的事情也是我最近得知我們幾個的種族後一直在擔心的事,即使忽略我們的靈魂是從另一個世界過來,而且還是原裝貨、連記憶都沒洗掉這點,我們現在所使用的身體本身也是一大堆的謎團!

就算軀體真的是光明神為我們挑選的好了,祂也不可能無中生有,這些身體一定是本來就存在。

那麼舉我為例--是什麼樣的情況,會讓一個滅絕的天使族後裔出現在人間?

而且還不是信仰相關宗教大本營的西方國家,而是在東方的一座小島!

「所以,你們的存在不會紀載於一般歷史之中,不過在你們進入守世界後可以去調查,應該能在表面的歷史裡找到蛛絲馬跡。」冰炎停頓了幾秒,接著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說:「如果這麼說還是讓你們感到疑惑的話,你們之後也可以去查查看,例如調查一下,冰牙族歷史之中曾經出現以及『可能出現』的混血兒有誰、又是什麼身分,說不定你們就能知道我和他的來歷。」

他話都說到這種程度,聰明如我當然了解他背後的用意。

看來不能再抱持著僥倖的心態得過且過、想著等到事情發生時再來解決,關於我們的種族之後不僅非查不可,而且還要有很難調查的心理準備。

但既然都使用了這個身體,那麼不管我們的種族和身分之後會惹出什麼麻煩,我們都得概括承受。

如同先前審判說的,我們既不能再投一次胎,也無法換個身體。

「不過之後不管你們查出了什麼,請保持緘默。」冰炎補上一句。

「那麼第二個理由呢?」我微微偏過頭問。

「即便你們因此發現了我的秘密,也構不成威脅,因為我這邊也曉得你們的種族,我們彼此間的籌碼相差不大……你們也不會希望我在學校說出這位噬月血魔族的種族吧?」冰炎此時的笑毫無疑問是冷笑。

原來如此,你有我的把柄,我也有你的把柄是吧?

但是從冰炎剛才那番話來判斷……

「其實你曉得我們之中其中幾人的身分吧?」我已經掛起太陽騎士式的燦爛笑容了。

籌碼相差不大?

我可一點都不這麼認為!

「既然是同族,那麼我會曉得他的身分也不為過吧?」瞄了一眼寒冰,冰炎平淡地說。

他這話確實說得合情合理,可我還是聽得出他說得避重就輕,於是我繼續用燦爛的笑容看著他。

「如同你的猜測,我曉得這位噬月血魔族的身分,如果可以,你之後還是隱藏種族和來歷比較好,」明白瞞不過我,所以冰炎微微挑眉,後面幾句話他是看著審判說的,「你是噬月血魔族的高位者,不只如此,在高位者中你也是特別的存在,讓人發現的話說一定會惹來殺身之禍。」

他這番話就很有意思了。

很明顯的,這位冰炎擺明知道審判的身分,但他卻沒有明確地說出。

目的有兩個,一是要我們主動去查清楚,才能自行迴避危險;二,就是暗示他沒有說出來害我們的意思。

無論答案是哪個,都可以再推出兩個結論。

這個叫冰炎的傢伙很不簡單、也很棘手,他的底細甚至比那些公會成員更讓人摸不著底,如果可以,之後得盡量避免與他為敵;另外一個總結就是,冰炎沒有惡意,至少目前是連一公克都沒有!

「你是基於和寒冰的同族情誼告訴我們這些的嗎?」我有點疑惑,雖然他最初的確是一直盯著寒冰看,但他告訴我們的這些,若說是因為我們和寒冰是朋友,他是愛屋及烏才同樣告訴我們,那未免有些牽強。

「不算是,我最先確實是疑惑為何會在原世界遇上冰牙族的混血,名字也不是精靈族會取的名字,但後來比對了記憶中的幾個傳說後,我已經知曉這位的身分,再自行推理後當然也就知道他出現在這的原因。」瞥了一眼寒冰,冰炎聳聳肩說:「要論我為什麼會跑來找你們說這些事的原因,是因為你們與我的立場有些相似,再這樣一無所知會非常危險。」

「同病相憐是嗎?」我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

「哼。」只是輕聲的冷笑,冰炎這次沒有回答。

看來我們真的得快點去調查我們的種族了,憑我的聰明才智當然早就聽出冰炎的弦外之音。

他知道寒冰的身分是因為他比對了記憶中的幾個傳說,正常人會被記載在傳說中嗎?

用膝蓋想都猜得到,寒冰這個身體的身分地位大概不是很尊貴就是很麻煩,更有可能兩者都是!

這樣的話,如果我們還繼續對自己的種族懵懵懂懂那真的會有危險,而且是非常危險!

看了一眼我的表情,冰炎應該也從我的眼神看出我已經聽懂他話裡的涵義。

「另外,倘若你還疑惑我為何什麼防備也沒做就和你們過來,那我可以直接告訴你,即使你們有七人,要對我不利的話,我還是能夠反擊,就算打不贏,全身而退並不算困難,更別說你們有半數的成員都還不曉得該如何活用種族能力。」冰炎忽然露出了一抹奇異的笑,「還有就是,精靈族即使是混血也擁有主神的眷顧,所以我們百毒不侵,即使是詛咒也對我們無效。」

難怪他喝茶喝得那麼放心……看來我們還真是被小看了!

雖然我們確實還無法好好運用種族之力,但別忘了,我們擁有超過五十年的記憶和戰鬥經驗,不少能力也被帶到這一世,哪怕現在這副還沒成熟的身體無法完全發揮,也不至於到他說的那麼悽慘的程度。

不過腦袋裡面想歸想,我可沒打算要糾正,儘管冰炎似乎知道不少事情,但應該可以確定他不曉得我們擁有前世記憶這回事,既然他沒有這項關鍵情報,我何必多嘴讓他有可以發現的機會呢?

特別這傢伙一看就知道是個腦子很聰明,甚至可說是和我不相上下的傢伙,那麼更不能多嘴!

「我要說的話已經結束,就不多做叨擾了。」這麼說著,冰炎放下手上的茶杯、站起身準備離開。

「謝謝你。」在我們對話時,基乎沒開口的寒冰向他致謝。

「沒什麼需要謝的,那麼、先告辭了。」冰炎說完,也不用我們招呼便自己往玄關的方向走。

「還是謝謝你告訴我們這些。」身為屋主,我掛上禮貌的笑容送他到門口,「開學再見了!」

沒再回話,冰炎只是隨便地點了下頭,一走出門外就用傳送陣直接離開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