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三十章★

「好啦,差不多該回家了!」綠葉跳出來當和事佬,「再這樣耗下去,等等都可以直接吃晚餐了!」

「也對。」暴風附議道,其他人也跟著點頭。

「那就走吧!」畢竟本來就打算離開了,這次我毫無猶豫地拉開門,然後讓烈火和羅蘭帶路。

因為上次來這的時候,離開時是由月見大哥用傳送陣送我們的,那時我們並沒有從醫療班的正門離開。

「對了,孤月現在住哪?」走過陌生的走廊時,暴風再次跟旁邊的幾個夥伴聊了起來。

「目前暫住在公會找的臨時居所,為了生活能夠自立,我才開始接任務賺生活費。」孤月簡單地解釋。

「咦?所以你沒考慮要上學嗎?」綠葉疑惑地看著他。

「這麼嘛……先前沒有考慮到。」孤月抓了抓頭說。

「孤月的年紀應該比我們大吧?」寒冰也加入了他們的話題。

「這個真的不曉得,先前一直待在海底,肚子也不會餓,根本無從判斷時間。」孤月倒也不在意的樣子。

在那一片汪洋之中,日子過得寒盡不知年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反正公會的人也不曉得孤月到底多大,所以你自己說的算啦!你要不要乾脆也跟太陽他們一起轉到我們學校?」在前方帶路的烈火慫恿道,而且還直接轉過身來倒著走,完全不在意可能撞到人。

「這也是個主意。」似乎不怎麼排斥上學念書,孤月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而且已經轉了我們五個。」白雲淡淡地說。

「就是,校方那邊應該也不差多一個。」暴風接著說。

「烈火,你小心撞到人。」看著烈火的舉動,審判皺著眉提醒道。

「安啦安啦!」烈火蠻不在乎地回道,但在他走到轉角處時,卻直接撞上了一名正巧往我們這個方向轉過來的高大少年,「呃、抱歉!」馬上就出包的烈火馬上轉身去道歉。

「不,我也是沒注意到人。」對方以沉穩的語氣說道,從臉來看,他的年紀應當和我們相差無幾,不過他就是硬生生地比我高了一顆半的頭,而且還有著一身古銅色的肌膚。

等等,這個特徵怎麼有點熟悉!?

想起綠葉不久前的玩笑話,我抬起頭、死命地瞪著眼前少年的長相,旁邊的幾人也在看見他後愣住了,只要細看便會發現他長得和我們認識的某個人實在很相似,除了那雙一雙像是爬蟲類般詭異閃爍的眼。

當我對他放下感知後,我果然在他的身上探知到熟悉的光屬性!

「你是堅石!」我毫不遲疑地喊道。

「唉?你是……太陽!?」瞪著我,少年的眼睛張得老大。

「果然是堅石!」烈火很激動地看著對方說。

「烈火?」終於認出剛才撞到自己的人是誰,堅石的表情這下可以用震驚來形容了,然後他的視線輪流從我們身上掃過一輪後,走廊上便出現堅石石雕一具。

「該怎麼辦?是要帶回家,還是拖去剛才的治療室?」堅石看上去一時半刻還恢復不過來,暴風搭上我的肩膀問道。

我默默地看著那隻越來越自動的手,之前因為他是病人而沒多計較,結果這隻手倒是越來越超過……

「抱歉,反射動作。」暴風乖乖地將手收了回去。

「直接帶走吧!」我馬上做了決定,我實在懶得再回剛才的治療室,而且天曉得那裡現在有沒有人。

我的話剛結束,羅蘭和寒冰馬上上前,一人架住堅石的一隻手,然後由烈火帶路繼續前進。

「等、等等……」就在我們又繞過一條走廊時,堅石終於回過神來,雖然沒有掙扎,但卻露出了困擾的神情,「我來醫療班複診……」

「複診什麼?你生病了?」剛才對堅石放下感知時並沒有感覺到他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沒病也沒痛呀!

「不是受傷生病,只是……」堅石的神色看上去有些難以啟齒,但他這模樣和審判一開始不敢跟我說自己是黑暗生物的樣子如出一轍。

「如果是因為種族問題,那你大可放心,我們所有人都不是人類,所以不管你是什麼都沒有人會笑你。」我很認真地看著他說道,我們之中可沒有人是真正的小鬼,如果真有誰那麼白目,就準備來領教我這原.太陽騎士的厲害吧!

「……」聽到我的話,堅石再度石化了。

『!?』就在我們拖著堅石走到半路時,一種奇異的聲音倏然響起。

「這是醫療班的警報聲!?」瞬間收起先前玩笑的神態,烈火立刻進入臨戰態勢。

「警報?」暴風愣愣地重複道。

「而且還混有公會的警報。」側耳傾聽了幾秒後,羅蘭補充道。

「怎麼辦?」眾人頓時面面相覷了起來。

要當著沒事好像有點說不過去,但我們目前也不是公會的人,要幫忙也無處下手。

「呀!」正當我還在猶豫該不該管這件事時,一個尖叫聲傳了過來。

「米可蕥!」所有人都還沒能做出反應,烈火近乎是反射性地衝出去了!

既然有人衝了,我們也沒有二話地跟上烈火的腳步。

「為什麼醫療班會有高階魔獸!?」衝進原本人來人往的大廳時,烈火隨即跳腳了,因為映入眼簾的是足足有一棟小平房那麼高的三頭犬!

是不是看守地獄大門的那隻我不曉得,不過有著三顆腦袋的猙獰巨獸,這座大廳裡足足有五隻啊!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攻擊者見識你的勇猛!』唸出我們頭一次聽到的咒語,烈火的手上突然出現一把劍,而且模樣還跟過去的烈火神劍如出一轍!

下一秒他舉劍殺向三頭犬,將本來朝米可蕥和其他幾個小鬼頭咬去的敵人給逼退了好一大段的距離。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襲擊者見識你的鋒利!』綠葉也唸出相似的咒語,出現在他手上的是一把弓,模樣自然是他過去的那把綠葉神弓,他旋即放出幾支箭將五隻三頭獵犬的注意力吸引到我們這邊。

「神翼術、聖光護體!」我很快地在所有人還有已經衝出去的烈火身上都加上了神術,包括剛才石化的堅石在內,所有人都在一瞬間動員起來。

暴風的速度依舊是所有人之中最快的,他眨眼間就衝到了離我們原本位置最遠的一頭三頭犬那邊,直接從對方的下顎賞了他一個踢腿,讓本來打算從另一條走廊逃脫的三頭犬再度退回大廳內。

「喝!」審判則是動作俐落地挑上離我們最近的那頭三頭犬,幾個攻防內便砍下牠的其中一顆頭!

「呀!」沒想到其中一隻三頭犬居然吐出火焰,幾個和烈火同樣服裝、原本正協助疏散人員的見習生們轉瞬間陷入火海。

我立即聚集起大量的水元素,召出水流滅掉困住他們的火焰,然後用那些水流纏住眼前的三頭犬。

「!」下一秒,纏住三頭犬的水流驟然結冰,徹底封鎖住三頭犬的行動,但問題在於那不是我的傑作!

「你們動作很快嘛!」早先離開的冰炎竟然跑回來支援,讓水流結成冰的冰屬性是他從身上發出的!

「彼此彼此。」我皮笑肉不笑地說。

我們也知道現在不是勾心鬥角、明爭暗鬥的好時機,所以我們同時抬頭看向又準備噴火的三頭犬。

我彈指間將身上的光屬性化成鎖鏈的型態,效仿過去我用的黑暗鎖鍊,果斷把對方的嘴巴纏個緊實。

這裡還有很多人在,特別是冰炎也在,我這個神聖屬性的天使要是使用黑暗屬性的鎖鏈,之後絕對免不了被追問,而且在有一大堆證人的情況下也很難呼嚨過去。

冰炎一個起跳,在三頭犬的頭頂上俐落翻身,抓準那一剎那,他的長槍刺穿了三頭犬的其中一顆腦袋!

「靠!」只見我們才順利對付其中一顆腦袋時,另外兩顆腦袋居然強行掙脫了『光明鎖鏈』,連同那些冰術都被弄成碎片!

能掙脫冰炎的冰術已經讓人傻眼了,沒想到我的光明鎖鏈也被扭成碎片,即使是第一次使用這招,剛才也無法說是出盡全力,但這可是我最拿手的屬性啊!

「嘖,高階魔獸果然麻煩。」冰炎冷冷地說,他翻身躲開了朝自己咬去的頭,而就在另一顆頭要從頭後面偷襲時,一條黑底金紋的長鞭捲了過去,死死地綁住三頭犬最有危險性的一張嘴。

抓著那條鞭子的夏碎可沒有能和三頭犬較勁力氣的臂力,所以抓準這個機會我馬上劈了一大堆的雷電過去,趁著三頭犬一個停頓,不給牠任何反抗的時間半秒內將那顆頭給電成焦炭。

「哼!」冰炎無縫接軌地放出更多的冰屬性,將對方的最後一顆腦袋結成大型冰塊。

「!」那隻只剩下一顆被結冰的頭的三頭犬馬上變得搖搖欲墜,巨大的身軀往我的方向倒下,但我還來不及放出風壓把對方推到別的地方,審判已經提劍趕來,三頭犬被他一劍劈成兩半,一分為二的身軀分別倒在我們的兩邊。

審判原先對付的那頭三頭犬早已被肢解掉了,看那傑作大約是審判、羅蘭和寒冰同時出手的結果。

不愧是當年劍術最好的前三名!

但我們沒有因為殺掉第二頭三頭犬而露出任何勝利的喜悅,只是各自將注意力轉向另外三隻身上,相較於我們四人半分鐘內合作滅了一名敵人,其他地方就沒那麼輕鬆了。

烈火跟寒冰很順利地阻擋其中一頭三頭犬的動作,堅石手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大劍,如同過去一般,他將大劍舞得虎虎生風,逼得三頭犬只能後退。

棘手的是,他們的身邊還有一堆小鬼在,攻擊之餘他們一邊還得防禦三頭犬對小鬼們的噴火攻勢,一邊還得應付對方絲毫沒有停下來的猛烈爪牙!

另外一頭的戰況也不容樂觀,大地架起大地之盾擋下三頭犬的攻勢,可是,還沒有發育完成的身體硬生生地被逼退不只三尺,倘若不是綠葉用箭矢把還想進攻的三頭犬往後逼,他已經分身乏術被其中一顆頭咬了!

暴風從後頭一躍而起,狠狠地賞了三頭犬的某顆腦袋一腳,當對方的另一顆頭朝自己咬來時又一個側踢,那顆頭還因此撞上了最後一顆腦袋。

可惜他造成的傷害僅此而已,這些三頭犬不愧是有掙脫光明鎖鏈的實力,再加上暴風的腿力還沒有恢復上輩子的水準,接連挨了兩次踢擊的三頭犬攻勢不減,逼得暴風只能往旁邊跳開閃避。

好在羅蘭看準機會切入、擋下三頭犬對暴風的追擊,在羅蘭纏住三頭犬的幾個攻防間,如鬼魅般從旁殺出的白雲俐落地砍下三頭犬的其中一顆腦袋。

最後一頭的三頭犬則由孤月和一名白袍在對付,由於幫手較少,所以那邊的戰況無疑是最吃緊的。

我和審判對望一眼、立即上前支援,但在我們趕到的前一秒,已經有別的幫手加入了!

一個金色短髮的少年手拿兩把匕首、覷準時機,用一種乾淨俐落到我都想拍手說好的流暢身手砍下了三頭犬的其中一顆腦袋。

嗯?等等!那姿勢我怎麼好熟!?

對啊!那不就是以前刃金用匕首將幾隻狼人砍成碎片的身姿嗎!

「孤月?太陽?審判?」少年馬上發現身邊的人長得很眼熟,他先看見離自己最近、容貌與上一世一分不差的孤月,然後又將視線轉到趕來支援的我和審判身上,他的臉上是滿滿愕然。

很好,這下十二聖騎士全員到齊!

「小心!」孤月大聲警告道,畢竟現在是戰鬥中,哪裡能夠隨便分心,失去了其中一顆頭讓三頭犬變得更加狂暴,趁著刃金一個分心,銳利的爪子旋即甩了過去!

刃金的速度也不慢,三兩下就躲開了正面攻擊,不過手臂還是因為被餘風掃到而出現了傷痕。

可惡!居然敢在我面前傷害十二聖騎士!

不讓你這隻笨狗化成灰,我格里西亞的名字就倒過來念!

我一邊朝刃金丟了大量治癒術,一邊從三頭犬的其中一顆頭上扔下一大塊冰術,將牠砸了個眼冒金星!

而在牠的另一顆頭往我噴火時,我直接把我的怒火化成真正的火焰!

我不僅放出了火球術,而且還不斷加大威力,壓散牠噴出的火焰不說,甚至直接將牠的那顆頭燒成灰燼。

但我正想把目標轉向牠的最後一顆頭時,審判已經很不給面子地直接把對方劈成好幾段,並且身手矯健地閃開瞬間噴出的大量血花。

該說不愧是審判嗎?這傢伙的近戰速度甚至能和我施放魔法的速度一較高下!

不過為了不讓自己的名字被倒過來念,我仍是放出了火焰把那隻笨狗的屍體燒成灰。

「審判長果然還是好強大啊!」刃金露出了崇拜的表情看向審判。

「……」審判沒回什麼。

  給我把『長』字收回去,我們沒有打算讓這個世界的人知道我們的身分。

在刃金還想開口說什麼的時候,我趁著冰炎忙著去支援羅蘭他們那裡時,用感知傳話對刃金說道。

他這話如果被其他人聽到那麻煩可就大了,更不用說刃金和我們現在應該要「不認識」才對。

「!」他的表情一開始呆愣了一下,但幾秒後就回過神來,乖乖地點頭。

是說,剛才對他放感知的時候,刃金身上的黑暗屬性也很強烈,雖然遠比不上審判,不過擁有那種程度的黑暗屬性,刃金八九不離十也是黑暗系別的種族。

但我剛才的治癒術還是能治療他身上的傷口,恐怕他的情況也和審判一樣,因此我同樣在他身上放下了聖光護體和神翼術,接著才轉頭與審判一同去援助其他組的戰鬥。

羅蘭他們那邊有冰炎和夏碎協助,這組合讓人相當放心,烈火那頭則由於有一群小鬼在絆手絆腳而較為麻煩,要支援的話,當然得選他們。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