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三十一章★

「夠了,躲遠點別礙手礙腳!」烈火暴躁地把身邊某個想衝出去跟三頭犬廝殺的小鬼往後拖,事實上不用特別觀察,從那小鬼的呼吸和步伐就可以看出他就算衝出去,也只有變成三頭犬飼料的份。

「你以為……!」那小鬼基本上和我們身體的年紀差不多,他馬上不甘示弱地準備對烈火開罵。

死小孩就是死小孩,完全不會看人臉色也不會看狀況!

「過來!」米可蕥倒是比較會看情況,她馬上上前把那個小鬼往後拖,事實上在那堆見習生中,她的實力算是比較好了,雖然還無法和三頭犬正面作戰,不過最少她沒礙事,而且還多少能做到支援烈火他們。

我注意到,米可蕥的手上並沒有空著,她的雙手套著雙翠綠色的爪套,所以能夠輕輕一勾就拖住剛才和在跟烈火嗆聲的小鬼的後領。

「寒冰,快退!」烈火突然爆吼,寒冰立刻猛力往地上一踏,身形迅速往後退去,不遠處的堅石也跟著閃開,只見那隻三頭犬的腳下突如其來地轉出奇異的法陣,下一秒從牠的腳邊竄出許多的幽靈怨魂!

喂!這算犯規吧!

書上不是都說三頭犬會吃靈魂嗎?從來沒聽過三頭犬能喚靈啊!

而且從型態和黑暗屬性的能量來判斷,那些明顯還不是普通人類的靈魂!

眾人的臉色轉為鐵青,雖然不曉得這邊世界的靈體類如何,但我想靈體類的共通性應該都是殺傷力不大,但應付起來卻有十足的麻煩性。

不過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烈火瞬間放出一大片除靈火焰,一口氣將離他們最近的靈體燒個一乾二淨。

「算你們倒楣,老子最拿手的剛好是淨化怨魂!」烈火露出惡狠狠的表情,直接將火焰纏上劍,繼續往前進攻,一劍劈掉一隻怨魂。

旁邊的寒冰和堅石當機立斷,既然他們沒有確實的攻擊手段,那就到正忙著對付怨魂的烈火身旁支援,除了靈體類的敵人之外,那裡可還有一隻三頭犬虎視眈眈伺機進攻!

「鳳凰族的應該擅長治癒才對!誰跟你擅長淨化怨魂!」正當烈火衝上前去對付那些怨魂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轉頭望去竟然是稍早離開的烈火老爸帶著一群藍袍和其他袍級跑來支援。

「大伯!」米可蕥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

而在那些支援加入後,戰況徹底倒向我們,羅蘭那邊的三頭犬在冰炎和夏碎的幫忙下很快就被剁成肉醬,不過他們也被那堆怨魂擋著抽不出身過來這裡支援,雖然以冰炎的實力要閃過這些怨靈過來也行,但畢竟不是只有三頭犬要砍,這些怨靈也不能放著不管,得清乾淨才行。

奇異的是,那些到處亂竄的怨魂雖然不斷地恫嚇全身上下散發光明屬性的我,卻沒有任何怨魂敢靠近,觀察幾秒後,我發現怨魂幽靈大軍害怕的是我身旁的審判。

原來如此,大概是審判的種族位階比較高吧?

總之,趁它們顧忌審判而不敢靠近,烈火那邊有其他袍級加入、戰況不那麼吃緊後,我同樣放出除靈之火協助淨化周遭的怨靈。

「老爸,其他人交給你,我和我朋友馬上剁掉那隻笨狗!」在自家老爹趕過來時,已經將旁邊的怨魂滅得差不多的烈火直接將剛才護在身後的小鬼們交給袍級,然後跟寒冰、堅石再度對上三頭犬!

「你給我慢著!」因為三頭犬是高階的魔物,烈火的父親難掩緊張,不過烈火根本不甩他。

「一人一顆頭,速戰速決。」寒冰無視旁人擔心的目光,瞥了烈火和堅石一眼說道。

「收到。」烈火完全不理會自家老子的阻止,眨眼間跟寒冰他們一起衝出!

少了拖油瓶,這三個人打得全無後顧之憂!

寒冰的速度最快,電光石火間便砍瞎了三頭犬的眼睛,並趁著那顆腦袋亂晃的時候將它砍下!

堅石同樣是三兩下就用手上的劍將三頭犬的一顆頭劈成了兩半,又因為他使用的是巨劍,靠著揮動時的風壓還直接將那顆頭搗成碎片!

烈火並未落於那兩人之後,他在進攻的同時還一邊用火焰淨化掉四周的殘餘怨魂,然後一心二用地直接從三頭犬朝他咬去的嘴巴將三頭犬的腦袋割下!

「小心!」米可蕥擔憂地喊道,接著往地上一拍,從她拍的位置冒出綠草和藤蔓,蔓延而出的草藤將失去所有腦袋、原本要倒下的三頭犬的身軀給牢牢綁死。

喔!還不錯嘛!

雖然就算三頭犬的身體倒下也壓不到身手夠快的烈火等人,但米可蕥出手的時機抓得挺好,那些青草也沒妨礙到退開三頭犬身邊的烈火他們。

「真是的,醫療班到底為什麼會出現高階魔獸啊!」烈火抱怨道。

「是某個袍級從任務裡帶回來的,結果因為技術性上的疏失而掙脫術法。」米可蕥無奈地說。

「我們絕對會把那個袍級揪出來,居然敢給醫療班惹麻煩!」烈火的父親一臉火大,一旁正在替傷者們醫治的幾名藍袍臉色也都不太好,讓人忍不住擔心起那位闖禍者。

「還有你這小鬼!三頭犬是什麼等級的魔獸,你居然給我直接衝出去!」烈火的父親凶狠地瞪向自家兒子開罵,不久前被烈火罵的小鬼還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又不是什麼不能應付的對手,別的小鬼對付不了,可不代表你兒子也沒轍!」烈火馬上頂了回去,「何況我身旁還有夥伴幫忙!」

「你!」烈火的父親顯然還想繼續罵人。

「好了啦!」一個看上去很像土著,但卻穿著醫師袍的傢伙拍了拍他的肩,「你家的小蘄克亞很能打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然平常在醫療班惹事的袍級是讓他修理假的啊?上回你兒子還一口氣修理兩個紫袍咧!」

「那是因為那兩個紫袍很沒用!」烈火的父親冷冷地回道。

「別這樣說嘛!好歹這裡還有其他紫袍在場,你這樣說人家會傷心呢!」像土著的大哥似乎在打圓場。

「哼!」

「不過話說回來,小蘄克亞和幾位小朋友的身手都不錯嘛!這麼輕鬆就滅掉了三頭犬呢!」土著大哥笑笑地望著我們,不過不曉得為什麼,明明他的笑臉還算親切,但我就是不太想接近這個人。

烈火不在意地聳聳肩,順便轉移話題:「提爾哥你不是都待在學校保健室嗎?為什麼會跑回來?」

「被抓回來開會啊!今天醫療班的幹部總集合開會呢!所以才會那麼慢才來支援,大家開會開到一半聽說醫療班被攻擊後,可是個個摩拳擦掌要來修理人咧!」名字叫提爾的土著大哥笑得一整個爽朗。

「難怪這裡只有實習生。」烈火恍然大悟。

「我記得你也是實習生的一員吧……」提爾露出無奈的表情,「雖然戰鬥力是紫袍級的。」

「隨便啦!」烈火的語氣很隨意,「何況我本來就是戰鬥力強過治療能力。」

「戰鬥能力強過治療能力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嘛!」烈火的老爸又開罵了。

「反正我現在也有認真去學治療了啊!你上星期開的功課我都寫完了耶!」烈火不甘示弱地回道。

「喔~」提爾和其他藍袍居然一起幫烈火拍拍手,還露出讚嘆又佩服的眼神,看來這些藍袍和烈火都有一定程度的熟稔,不過畢竟同樣都是鳳凰族,會熟也正常。

「堂哥你決定要考藍袍了嗎?」米可蕥睜圓了漂亮的祖母綠眼睛。

「是啊!」烈火聳聳肩說,旁邊幾個人聽到後跟著瞪大眼,烈火的老爸仍是一臉難以置信。

「加油!以堂哥的實力搞不好會成為第二個黑藍雙袍!」米可蕥幹勁滿滿,好像要考的人是她一樣。

「哼!」旁邊和他們差不多年紀的小鬼冷哼一聲,擺明就是不看好烈火。

但是不說烈火,連米可蕥都沒在意他。

「……總之,你們幾個小朋友都沒事吧?」無論他內心到底是怎麼想的,烈火的父親倒是沒有公然漏自家兒子的氣,他轉過頭來對陸續到他們那裡集合的我們問道。

但他這一問簡直多此一舉,我們根本來不及開口,凡是有受傷的人,不管是小擦傷還是瘀青通通都被那群藍袍拖去旁邊治療了,由於怨靈和三頭犬都被清個乾乾淨淨,在場還有其他袍級在警戒,所以其他人也紛紛解除武器的型態鬆下手、乖乖接受醫治。

「嘖嘖,這就是後生可畏吧?」剛才和孤月一起戰鬥的白袍大姊勾起十分期待的笑容,「雖然是多人一起聯手,不過這麼簡單就殺光三頭犬,看來幾個小朋友之後會成為公會重要的戰力呢!」

「好說。」我掛上有禮的笑容回道。

「艾維,下次別這樣隨便插手,你的身體受了傷不容易好。」一旁正幫堅石檢查身體的藍袍說出的話瞬間吸引了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力。

「怎麼了?」大地完全忘記我們必須裝成剛認識的樣子,上前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因為我是龍族,但是出生前碰上一些意外,提前離開母體,所以先天性上有些不足。」想了一下,或許是想起不久前我對他說的話,堅石坦白說道。

喔!原來如此,那麼、用我們那邊的說法,堅石是早產兒囉?

不過堅石的種族還算正常嘛!不過就是龍族……等、等等,龍……?!

所有人都慢了半秒才會意過來,然後目瞪口呆地瞪著堅石。

而且,龍不是從蛋裡面孵化出來的嗎?那跟離開母體有什麼關係?

不曉得是不是有想到相同的問題,眾人繼續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瞪著他。

「小朋友,你們幾個都是稀有動物,有必要用這種眼神看人家嗎?」提爾有些好笑地說。

「……」這傢伙居然知道我們幾個是古老的稀有種族,若不是公會或醫療班洩漏了我們的情報,那就是這傢伙也是擁有強悍眼力的上位者……這個世界果然臥虎藏龍,連這種看起來像土著的傢伙都小看不得!

『轟轟轟!!』正當大家都放鬆下來時,不遠處驟然響起幾個爆炸聲。

「靠!又怎麼了!?」烈火神色暴躁,藍袍們在聽到聲響時馬上展開行動,速度快的幾人立刻朝騷動的來源直奔而去。

「今天真是多事之秋。」夏碎微微蹙眉,他看了旁邊的冰炎一眼,眼神像是在問對方要不要插手。

「嘖。」冰炎看上去似乎也想要動身過去的樣子,只是他身旁還有一名藍袍正替他治療。

「已經打過兩輪的人通通給我待在這裡!」看見我們幾人正互相交換眼神、一副伺機而動的模樣,烈火的父親出聲制止道:「這些事情大人會處理,你們不要亂來!」

其他人先不說,我們這方的人馬在聽到這番指示後,眾人隨即將視線轉到我這邊。

「原地待命。」我簡單地下令。

烈火的父親說的沒錯,先前那堆鬼族加上後來的三頭犬以及怨靈大軍,即使沒有受傷,大家應該多少也累了,種族優勢無法彌補身體尚未發育完全的缺陷,我們幾人絕對不會有以前還是聖騎士長時那麼耐久耐打。

特別是才離開醫院的寒冰和暴風,只靠幾日的訓練,自然追不上其他人的進度,他們和上一世的自己落差最大,速戰速決的戰鬥還沒有太大問題,可一旦拉長變成持久戰,長時間累積下來的鍛鍊就很重要了!

「……」烈火的父親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安分下來的自家兒子,然後又望向我。

「怎麼了嗎?」我們都乖乖不去淌渾水了,他還有什麼不滿嗎?

「只是在好奇我兒子什麼時候會聽人話了,明明連我這老子都管不動。」烈火的父親斜了自家兒子一眼。

喔!那是因為忤逆你最多挨罵,忤逆我……哼哼,那我會讓他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喂!」一旁的烈火馬上抗議。

「我有說錯嗎?」烈火的父親挑眉說道。

「哼!」

「你也別去吧!」應該也覺得連戰的消耗對現在的我們來說相當不利,夏碎走到冰炎的身旁勸道。

「這種程度我還不放在眼裡。」冰炎毫不在乎地說,而且還有意無意地看向我。

「嗯?實話來說我其實也不算太累,不過多替身旁的夥伴考慮一下如何?」迎上他的目光,我微笑著說。

冰炎的確游刃有餘,但是沒有明顯表現出來的夏碎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真礙眼的笑。」偷瞄了夏碎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刺到痛處,冰炎冷冷地瞪著我說。

「面帶笑容是基本禮貌喔!」我臉上的笑毫無動搖。

我們兩個對看(互瞪?)的「眼神」再度響起劈哩啪啦的電流聲。

「哎呀!?第一次看見小冰炎和人這樣交流耶!」留在這區以備萬一的提爾好奇地看著我和冰炎的互動。

「這兩人是怎麼回事?」難得看見我明目張膽跟人互瞪,對象甚至是一個以我們的靈魂年紀來說,都能當我們孫子的人了,刃金悄悄地向旁邊的大地詢問。

「我哪知!」大地沒好氣地說:「這兩人犯沖吧!」

「今天的第三次。」白雲補充道。

「以太陽來說,這還真少見。」刃金一臉不明所以。

「還好吧?這傢伙看不爽的人很多不是嗎?」大地不改以往的嘴賤。

可惡!給我把皮繃緊,回去你就知道了!

「不過太陽以前從來不會表現出敵意,都是偷偷在背地裡陰人!」刃金理所當然地把我的八卦爆了出來。

「啊!這麼說也是!」大地馬上認同了。

你們兩個是很想在好不容易相認的當天,就慘死在我的手上、重新去投胎嘛!

「蘄克亞堂哥,格里西亞哥哥跟冰炎學長認識嗎?」米可蕥歪著頭道。

「算認識,先前有一面之緣。」烈火簡單地說。

冰炎都跑來我們家喝過茶了,如果要細究交情的話,我們應該比「一面之緣」還多上一點。

「是喔……!?」米可蕥似懂非懂地說,下一秒烈火忽然大手一抓,把她拉到自己身後,在面露愕然的米可蕥驚呼出聲前,我聽到了液體滴到地上的聲音。

烈火徒手抓住一把無預警出現的匕首,嫣紅的血從他的手心緩緩流下。

那把匕首的另一端自然是有人拿著!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