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三十九章★

於是仗著那次任務拿到了不少賞金,我們這幾天都待在家裡乖乖上課。

賞金裡面也包含一筆三頭犬的消滅費用,甚至是醫療班支付的刺客抵禦費,雖然因為其中兩隻三頭犬的心臟被我們整顆毀掉不能用(被我燒成焦炭的那隻和審判他們一開始肢解的那隻),因此被小小扣了一點錢,不過總體來說還是有賺。

總之,沒有經濟壓力的話,目前就得以搞清楚守世界的事情為第一優先!

「太陽,拜託不要再把陣法做變化了!你這樣我們這些現役學生真的不用混了!」烈火一臉哭喪地說。

因為我只學了一個星期,結果已經能夠將基礎陣法進行各種變化,

我完全沒有理會他說的話,只是繼續在筆記本上畫出新的陣法。

原來陣法和符咒都是由基礎的元素而來的啊!

那麼、這個陣法再放些水元素會比較平衡。

我必須承認,守世界的法術有一定程度的複雜,我以前學魔法根本不需要用筆記本,隨便看看就會了。

「看來太陽不管到哪個世界都會是法術天才。」綠葉苦笑著說。

不管是陣法還是符咒,甚至是水晶我都已經可以靈活運用了。

「太陽,我幫你買『空水晶』回來了!不過你那麼敗家地買了那麼多空水晶到底要幹嘛?」刃金的手上正巧拿著一小箱的水晶回來。

「靠!你不是一直說伙食費很高所以要賺錢嘛!」一看清楚刃金手上的東西,大地立刻吐槽道。

「為什麼要買那麼多的空水晶?」孤月露出狐疑的表情。

「雖然是空水晶,但買那麼多還是很花錢耶!」烈火跟著說。

守世界的水晶很特別,每顆裡面都蘊含著不同的力量,堅石有解釋過,由精靈培養出來的水晶純度最高,而純度越高的水晶力量就越強,當然價值也不斐。

而我請刃金去買的『空水晶』則剛好相反,外表看起來就是透明水晶一顆,裡面雖然沒有多餘的雜質,但也沒有純度可言,顧名思義,那些水晶裡面沒有任何的力量,看起來很像普通的石英,若不是能夠將法術灌注在裡面,然後庫存起來使用,這些水晶恐怕會被守世界的人當成垃圾。

儘管如此,大家很少會使用這種水晶,畢竟要庫存法術的話,用更加廉價的符紙就行了,使用水晶實在不合成本,雖然空水晶和那些蘊含著力量的水晶比起來,價錢可以說是相當便宜,換算成台幣的話,一顆大概三百元(有品質的水晶隨便一顆都要台幣三、四千元以上),但三百元也能買不少張的空白符紙。

所以刃金手上那一箱空水晶,少說也有一萬多元。

不過我可沒有亂花錢,會叫他去買當然是因為會用到!而且我有經過審判同意了!

雖然我們家的基本開銷由暴風負責記帳,不過他負責的也只是計算日常的伙食費和生活費,而大家先前處理任務的收入主則由審判管理,畢竟管帳的人和實際撥錢的人還是分開比較好。

就算都是自己人,我們也不是信不過暴風,但我不希望兄弟們之間因為金錢之類的事情而出現爭執。

千里之堤潰於螻蟻之穴,有時細小的摩擦也會生成巨大的裂痕,特別是跟金錢相關的事情,所以在大家的生活費都算在一起時,還是一開始就弄得清清楚楚比較好。

因此我們身上除了基本的零用錢之外,其他的都是審判在管,我要買萬餘元的水晶當然也得跟他請款,自然我也得跟他報備我想幹嘛,而他會撥款當然是因為他同意了啊!

「這才不是敗家。」我翻了個白眼說。

我一手從箱子裡面拿出一顆空水晶,一手抓起旁邊的粉筆,直接在家裡的一小塊地板上畫起了陣法,反正等法術進到水晶裡面後,粉筆的痕跡就會消失,所以我當然不介意這麼做。

「這是光明神的標誌!」綠葉驚訝地說。

「你在旁邊參了風屬性和光屬性的元素?不過很微量,是要用來平衡嗎?」審判研究起我畫的法陣。

「所有人都給我安靜看好。」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在完成法陣後,我將水晶放到了法陣中間,然後放出了光屬性作為啟動陣法的能量,為了提高成功率我的嘴巴裡也唸出了一長串的咒語。

「這是『聖光護體』的咒語。」終於聽出我在念什麼暴風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我。

「!」在我的咒語唸完後,法陣發出了光芒,但我卻沒有讓法陣完全運轉起來,而是在它逐漸散發出力量時,用精神力直接將那股力量封進了擺在法陣中央的空水晶。

隨著我的動作,本來透明的水晶逐漸染上淡淡的金色,完成以後,水晶就從透明的空水晶變成了透著光屬性的光水晶了!

「你把聖光護體封進了水晶裡面!?」終於明白我做了什麼,烈火啞然地問。

除了我已經事先告知過的審判外,其他人也全都是啞口無言的模樣。

「對!不信的話捏碎就可以發動了!」我直接將手上的水晶丟給了一臉難以置信的大地。

「……」大地半信半疑地將水晶給捏碎了,我們所有人都在那剎那間感受到聖光護體的魔法波動,大地的身體也環繞著聖光護體特有的光芒。

刃金還不信邪地拿匕首去砍,就算大地什麼防禦都不做,匕首也無法在他身上留下傷口。

「我也曾用符咒嘗試過,但是符咒的效果不好,而且成功率也低,目前實驗結果是空水晶最合適。」看著他們目瞪口呆的神情,我用著很滿意的表情解釋道,「我們幾個之後總會有分開行動的時候,為了以備萬一,我才要做這個聖光護體水晶,花個三百塊能夠用一次聖光護體應該還挺划算吧?」

只見眾人馬上點頭如搗蒜。

我用著輕柔的語氣繼續問道:「那還有誰覺得我亂花錢?」

於是眾人立刻拼命地搖頭。

「扣掉我,還有十一個人身上要帶水晶,請問我需不需要買多一點的水晶來灌法術?」我再度問道。

然後眾人繼續賣力地點頭。

「現在還有誰有意見?」我彎起了燦爛的笑容看著他們。

所有人很乖巧地一起搖頭。

當然沒有加入點頭搖頭運動的審判忽然問道:「你能灌其他法術進去嗎?」

「目前只有聖光護體成功,上次實驗神翼術,水晶似乎無法同時承受光和風兩種屬性,結果就碎了。」我有些遺憾地說。

如果只是用來平衡或者輔助的其他屬性能量就罷了,但似乎只要同時灌入兩種以上的『主屬性』進去,這種空水晶就很容易支撐不住。

「要再試試別的媒介物嗎?」審判詢問道。

「當然要繼續試,不過我還沒想好接下來要嘗試什麼。」我兩手一攤,「目前只確認符咒和水晶都不行。」

審判想了想問道:「不能用符咒是因為很難將力量封入吧?」

「對!」我點點頭說:「用符咒的話,力量很容易一個不注意就又溢出來。」

「那你要不要換成咒歌的形式?」審判想了想,這麼提議道。

無視其他人一頭霧水的模樣,我馬上會意過來他的意思:「原來如此!不是用引出自己力量的咒語,而是用可以借用自然之力的咒歌!」

「對,不過我擔心除了你,其他人大概沒那麼容易同時引藉兩種屬性的力量。」審判再度思索了起來。

這些東西本來就是要做給除了我以外的人用,如果搞到最後還是只有我使得出來那就沒意義了,於是我也開始思考解決方案:「那麼其中一種力量就用水晶或者符咒支援如何?」

審判疑惑地問:「但是這樣哪個要主哪個要輔?」

「讓我想想……」完全無視旁邊一個頭兩個大的眾人,我直接走去抓起我的筆記本開始塗塗寫寫,審判也自動自發地坐到我旁邊和我討論,果然這種東西還是要有另一個人一起研究才會想得比較快!

「我拜託你們兩個有點初學者的樣子好不好!」烈火看起來真的快哭了,旁邊的刃金已經默默留下了男兒淚,綠葉和堅石則是一臉無奈,大地乾脆逃避現實去了。

『不好。』我跟審判難得異口同聲地回道,不過相較我滿臉鄙視的表情,審判則是無可奈何的成分居多。

寒假也不是說有多長,之後還得繼續出門做任務賺錢,雖然學習的速度看上去很快,但我們幾個根本就是速成型的,在底子還沒完全打好之前,當然要多做點預防措施以備萬一!

為了提升執行任務的基本安全,現在哪有時間慢慢磨蹭啊!

你們幾個死小孩到底曉不曉得我們兩個那麼拚是為了誰!

居然還敢給我抗議!皮太癢嘛!

『……』

時間寶貴,不理會這群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傢伙,我和審判繼續埋頭討論要如何將神翼術『量產』。

「唉,反正坐在那裡的兩個怪物一個是(兼當魔王的)原.太陽騎士,一個是(能剋魔王的)原.審判騎士,說到底一來他們是自己人,二來他們本來就是我們兩邊的龍頭老大,這麼想就會好過些了!」暴風拍拍烈火的肩膀說。

「這麼說也是……」烈火自暴自棄地說,刃金乾脆窩到牆邊去懺悔了。

我跟審判當然還是繼續無視那票傢伙繼續研究,不過這時就能看出誰比較認真了!

因為寒冰、羅蘭、綠葉、暴風、堅石、白雲和孤月都很快地抓著筆記本蹭到我們旁邊來聽,烈火、大地和刃金他們則繼續裝死。

最後我和審判順利將神翼術改成用咒歌來發動,因為能夠引介自然的力量,所以就沒有自身能力、特別是光屬性不足的問題了!

我們先用元素的咒語做了一首雙屬性咒歌,只要抓到力流就能自然而然地在吟詠的時候發動神翼術,不過除了我和白雲之外還是沒有人能夠辦到,白雲是因為種族的天生能力與咒歌方面相關才能輕鬆成功。

所以我和審判又改良了咒歌。

我們使用咒歌的目的是要從自然之力中借出風屬性來使用,然後以純光屬性的水晶來作為發動的核心,接下來只要自己稍微抓好比例,就可以握著光水晶然後靠著吟詠簡單的咒歌來發動神翼術!

「不過光屬性能量的消耗有點快。」審判有些傷腦筋地看著只發動兩次能量就見底的水晶。

我也露出不是很滿意的表情開始想辦法改良水晶。

雖然可以重複再灌,比較沒有成本問題,但我又不是隨叫隨到的充電器!

更正,是充(聖)光器!

等等,充電器嗎……

我記得好像有東西叫作太陽能板和風力發電之類的……

這個構想不錯,我和審判交換了一個眼神,似乎都想到了差不多的東西。

乾脆調整成能夠用太陽能充電好了!真是省時省錢又省力的方式!

不過應該需要法陣輔助和聚集能量。

我看見審判的眼神傳來上述的訊息。

那當然,我也沒蠢到會認為曬曬太陽就能搞定好嘛!

也對……審判的眼神有些無奈。

「等等!拜託你們兩個不要在那邊心電感應、玩什麼心有靈犀一點通之類的!你們用眼神交流我們看不懂啊!」在旁邊認真聽講的暴風直接跳出來抗議道。

『就是說!』其他人紛紛附和。

「能通才有鬼!而且誰在玩心有靈犀一點通啊!」我馬上開火罵人,連審判都挑眉轉頭看著他們。

「明明就有!」大地一臉義正詞嚴的模樣,在我和審判討論到一半的時候,他跟烈火和刃金就已經乖乖加入旁邊聽講的學生行列了。

所以我和審判早就被十個人團團圍了起來,而這十個人正一起發出莫名其妙的投訴跟抗議。

『並沒有。』我和審判冷冷地說。

「哪沒有啊!」

「連說的話都一樣!」其他人開始起鬨了。

於是,兩個人對上十個人結果會是哪方獲勝呢?

當然是我和審判啊!

搞清楚我們兩個可是聖殿兩大龍頭,怎麼可能讓他們造反啊!

在我們兩個的眼神威逼之下,其他人只能摸摸鼻子閉嘴,不過我還是很「好心」地把剛才和審判用眼神討論的事情講了一遍給他們聽。

看我多有耐心!要給我感恩懂不懂!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