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三十八章★

『什麼!?』不只從小生活在守世界的烈火他們,就連最近才剛接觸守世界的成員都一起瞪大了眼。

「……是有這個可能性沒錯,因為鬼族是扭曲的存在,所以不是只有死者才會扭取成為鬼族,當擁有強烈意念和契機,甚至是遭到黑暗氣息以及鬼族的毒素侵蝕時,其他的種族都有可能墮落成為鬼族。」呆愣了幾秒後,綠葉這才替我們解說。

「這個我也聽說過,感覺很像聖騎士因為私慾和仇恨而墮落的模樣。」回過神來後,刃金跟著說。

「慢著!」我立刻打斷他們。

『?』

生者可以墮落成鬼族我是不太在意,畢竟如刃金所說,我們聖騎士都有可能墮落了,所以想深一層也沒什麼,但是……「綠葉,你剛才說如果被黑暗氣息和毒素侵蝕也會變成鬼族!?」

即使不確定我們接下來在守世界的生活,但以我們接任務的型態來看,我們之後絕對會頻繁地遭遇鬼族,要是被鬼族的黑暗氣息和毒素侵蝕就會成為鬼族的話,之後有必要來思考以備萬一的應對措施了!

「會!」綠葉還來不及發話,烈火就開口了,「所以鳳凰族裡面也有人專修壓制和清除黑暗氣息和毒素之類的能力,像你們第一次見到的月見大哥就是處理黑暗氣息的專家。」

「……不過,我們對鬼族的黑暗氣息和毒素應該都有一定的抵抗能力。」大地忽然開口說。

「你怎麼知道?」審判瞇起眼瞪著他。

「別這樣瞪我,我又不是自己找麻煩被鬼族攻擊!」大地聳聳肩說:「那時鬼族想要我們家族代代守護的妖精族祕寶而跑來攻擊我們,我和姊姊都因此受重傷,姊姊休養了很久,聽說若不是那時搶救得快,搞不好就扭曲成鬼族了!但同樣受到攻擊,小她五歲的我卻很快地康復,據說那時我體內的黑暗氣息和毒素在醫療班出手前,身體就自己淨化了,為此醫療班還把我抓著研究了很久。」

為什麼又是受到外族攻擊!

雖然這次是鬼族,但這種事情難不成在守世界很常見?

「這麼說來,我對黑暗氣息也有很強的抗性。」羅蘭接下去說:「國中時,我和哥哥們去執行一個本來很簡單的任務,但後來發生意外,大量的黑暗氣息襲擊那裡,我是唯一行動自如、完全沒影響的人。」

「我好像也有類似經歷……」烈火思索著說。

「同上!我明明是黑暗種族,結果居然還有聖光護身……」刃金苦著一張臉說:「十幾年來我可是完全瞞著家族不敢讓任何鬼知道,否則天曉得會發生什麼!」

聽到他這話我由衷地表示同情,而我也再次慶幸好在審判的同族死光了!

是說吸血鬼也有家族喔?嗯、這好像也不需要太驚訝,雖然我們那個世界的吸血鬼被歸類於不死生物,不過這邊很多故事裡面的吸血鬼的確都有生殖能力,第一次從電影裡面看到時我還驚奇了很久。

我們所有人再次將目光轉向綠葉,只見他露出尷尬的神色說:「別看我,我有一半精靈族的血緣,精靈族有主神的眷顧,所以百毒不侵,我也不曉得黑暗氣息和毒素對我沒用跟上輩子是聖騎士有沒有關。」

對喔!這件事情上次冰炎有說過,而且他那時還提到大部分的詛咒也對精靈沒什麼效用!

「好吧,那看來我們應該還算安全。」我嘆口氣說,接著我轉向堅石,「不好意思打斷你了,請繼續!」

堅石搖搖頭說:「沒關係,總之後來我的父親因為母親死了,所以在強烈的悲傷和憎恨下成為鬼族,他誓言要報復所有龍族的狩獵者和龍族。」

「報復狩獵者還可以理解,但為什麼要報復龍族?」暴風疑惑地問。

「父親認為母親會死是因為龍族見死不救,狩獵者襲擊我們的部落時,父親正好因族長指定的任務而離開部落,住在部落外圍的兄長和母親是首先被攻擊的對象,但其實兄長幾天前就發現了狩獵者的行蹤,只是其他族人不願意讓他和母親進入聚落避難,父親覺得母親會死,是因為族人的排擠,所以他要報復整支龍族。」堅石的表情非常平靜,好像在說的是和自己不相關的事情,「這些事情都是我從兄長那裡聽來的。」

堅石的母親之所以亡故,理由看來和我們先前猜測的相差無幾。

不過,堅石提到龍族時,他的情緒還算平靜,想來他看得還算開,並沒有因此自怨自艾或者被憎恨支配,但據說是他父親的那隻龍看來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那你父親現在?」暴風小心翼翼地問道。

「不曉得。」堅石沉重地嘆了口氣,「兄長也在找父親的下落,但一無所獲,何況我因為提早離開母體的關係,年幼時身體非常虛弱,若不是我體內的靈魂是個充滿聖光的聖騎士,否則我應該活不下來。」

「那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已經穩定了吧?」為了謹慎起見,我問道。

「在兄長的調養和鳳凰族的協助下,只要不受到嚴重傷害都沒問題。」堅石露出要我們放心的笑容。

不管是什麼種族,若是受到「嚴重的傷害」都不可能沒有危險吧!

「既然如此,你到外面的世界生活,你的族人應該不會反對吧?」大地微妙地轉移話題的方向。

「是不反對,只是他們表示如果我要離開部落,那就永遠不准回去。」堅石聳聳肩。

「……」我們一起沉默了幾秒。

看來守世界每個種族對於混血兒的態度是百百款。

先前安因對我就是親切又和善,綠葉也沒聽說被自己的族人排擠,下午的海妖精雖然一度和我們動手,但那也是為了試探暴風有沒有自保的能力,以及我們有沒有保護他的實力,基本上他們也是站在關心以及擔憂暴風的立場上來和我們交涉。

「你哥哥怎麼辦?」羅蘭想到堅石還有一位家人。

「兄長已經同意了,當初為了尋找能夠幫我調養身體的東西,以及將我送到醫療班接受治療,兄長與公會一直都有聯繫,若不是族規不允許,他大概早就拿到公會的紫袍了!」堅石彎起了輕鬆的笑。

「所以你們兩兄弟要一起搬到外面世界?」綠葉很高興地問。

「是,」堅石點頭說:「兄長也贊成我進入學院就讀,畢竟兄長一直很擔心父親,若我入學,那麼他就能放心去尋找父親的下落。」

「原來如此。」看來堅石的這個哥哥是個好人……

呃,據說他們是龍族混血所以不算是人,但好像也不是真正的龍……算了,總之是個好哥哥就對了!

「另外兄長也同意我寒假時住這裡,不過他說希望能見你們。」說到這裡,堅石露出了一抹尷尬的神色。

「不意外。」寒冰說。

「能夠理解。」審判接著說。

是啊!都那麼擔心弟弟了,怎麼可能把他隨便放到不認識的人的家中!

如果堅石的哥哥對我們這些忽然迸出來的朋友沒有疑問的話,我才會覺得奇怪!

「他要什麼時候過來?」這是目前比較重要的問題,「還有,他知不知道你擁有前世記憶?」

「兄長說要過來前會連絡我,他也知道我有前世記憶,我告訴他你們是我前世能交付性命的夥伴,否則他不會那麼輕易就同意。」堅石環顧了我們一眼。

「了解,拜訪的時間確定後,你再跟我們說,另外如果你哥哥要在我們家裡用餐也要先講,否則冰箱食材會不夠。」因為我們家的冰箱每餐都在鬧空城計!又多一隻龍要來吃飯的話……光是想想就很恐怖!

「我知道了。」也知道我們在擔心什麼,堅石老實地同意了。

「好,那麼最後只剩刃金和大地。」我轉頭望向剩下兩人。

「幹嘛?」大地反射性地問,刃金也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

「先從刃金來,你的身世正常嗎?」我直接問道:「有沒有混血之類的?」

不能怪我為什麼要追問,畢竟我們之中半數以上的人背景都不太正常。

「沒有混血,是完整的吸血鬼。」刃金老實地說:「不過我現在和原本家裡的人都沒有來往。」

『!?』

「我說過我不喜歡喝血,而且從小就喜歡曬太陽。」刃金聳聳肩說:「我的父母覺得我很不正常,可是給醫療班檢查時因為我刻意裝傻,所以沒被查出什麼所以然來,隨著我越大,跟吸血鬼特徵的歧異度就越高,後來乾脆就被丟著不管了。」

『……』

刃金露出了苦笑,然後兩手一攤說:「我表哥是在某次家族聚會中把我撿回去的,他和我是旁系的親戚,認真來說,我們也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就是人家所謂的一表三千里吧!因為我原本的父母在家族中並沒有特殊地位,而表哥家卻有貴族身分,表哥甚至還是伯爵,所以當他提出要帶走我時,誰也不敢說話,我父母一來不想要我,二來不想得罪我表哥,後來乾脆就跟我切斷關係。」

這麼看來刃金的表哥應該也是個好人……好吸血鬼。

刃金淡淡地嘆口氣說:「順便一提,我最初來上學的學費也是我表哥幫我出的,因此如果可以,其實我不太想和他起衝突,只是他很喜歡逼我喝血。」

「逼你喝血大概也是為了你好,再怎麼說,你的種族就是吸血鬼,不喝血會讓力量衰弱。」烈火用很同情的視線看著他。

「我知道。」刃金無奈地說:「所以我通常都會老實喝下。」

「那麼接著就剩大地了。」不想對別人家的事情過度深究,反正我本來也就只是想確認大家的背景有沒有問題而已,於是我把注意力轉向最後的大地:「你的家人知道你有前世記憶嗎?」

我記得他已經說過他是純種的妖精族,麻煩應該會比我們這些混血者來得少。

「不知道,因為我不想增加多餘的麻煩。」大地很乾脆地說:「我老姐老是擔心東擔心西的,讓她知道我還有清靜的日子嘛!」

大地這話簡直就是模範生,不孝子之中的模範生!

我們幾個無奈地看了他一眼,最後還是沒對人家的家務事發表意見。

不過聽他這口氣以及他那副沒什麼好談的樣子,他應該是普通家庭的孩子。

「那我們明天有沒有什麼計畫?」暴風對我問道。

「目前沒有特別的事情。」我想了一下,大家今天都把各自的事情處理完了,是還能有什麼事情啊?

冰炎那天送來的公會酬勞高到讓我的心臟整個麻痺,因此伙食費的危機暫時解除了。

既然如此……

「明天開始特訓吧!」因為我們要中途插班轉到另外一個世界的學校,當然要趁著現在寒假,抓緊時間學習那個世界的常識和法術!

也明白我的意思,在座的十一人沒有人提出異議。

「你們幾個有在學校念書的人,有比較拿手的科目嗎?基本科目就行!」我的眼神往從小就住在守世界的幾人掃去。

「劍法。」羅蘭一秒說道。

「劍術除外!」我黑著臉說,劍術還需要你教嗎!在座的所有人通通都是用劍高手啊!

嗯?是誰說不包括我的?我的劍術也只是比他們差一點點好嘛!

於是羅蘭陷入了深思,我們乾脆將目光轉到剩下幾人身上。

「關人!」烈火很認真地說。

「……那是科目嗎?」我扶著額頭說道。

「呃、因為要關人,所以結界類的法術還蠻熟。」烈火想了想然後補充道。

好吧!算你合格!

「可惡!」大地忿忿地說,「鳳凰族不是應該擅長治癒或者異種學嗎?」看來他比較拿手的也是結界。

不過那個異種學是啥?

「太遲了,請想下一個。」我用沒得商量的語氣說,不是我偏袒烈火,但是先說先贏。

「歷史。」深思了一下,羅蘭又說。

「應該是守世界的吧?」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問道。

「對。」羅蘭點點頭說:「不過我們只有上大歷史動脈和事件而已。」

「好、可以。」我爽快地說。

「什麼!歷史也行!」大地很不服氣地說。

「這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很重要。」開口的人是審判。

「畢竟我們幾人的種族都有其複雜性,要先有基本的了解才能深入調查下去。」我接下去說。

「嘖!」

「那個,雖然我沒上過學,不過在兄長的教導之下,我還蠻擅長操縱水晶。」堅石忽然說道。

「水晶嗎?」想起最初和那對二人組的戰鬥,我想水晶應該也是這個世界的常用手段之一,「好,那就麻煩你了。」

「我比較拿手的是『靈修學』。」想了很久,刃金跟著說道。

「那啥鬼?」因為聽起來真的很奇怪,我一秒反問道。

「守世界的基本理論課程之一,不過那其實是高中部的課,我算跨級選修。」刃金聳聳肩說。

「可以這樣嗎?」烈火疑惑地問。

「我跟那個老師很熟。」刃金毫無隱瞞地說。

原來是走後門的啊!

「好吧!」姑且先聽刃金講解看看,不行再逼他換就好!

「那我教基礎符咒!」大地立刻接著說。

「這個也行。」符咒感覺在這個世界也是必修能力!

「那我來教初階陣法還有基礎元素吧!」綠葉想了一下,最後提了兩個聽起來應該也是比較實用的科目。

「其實你擅長的科目很多吧?」怎麼看都覺得綠葉這個好人會最晚提,根本是為了讓前面幾人先選自己拿手的科目,然後他再撿人家剩下的。

「我的功課還不錯。」綠葉笑笑地說:「之後也可以幫你們講解這個世界的基本種族概要。」

「那就麻煩你了。」我點點頭說,看來這一票「人」裡面最可靠的似乎是好人綠葉。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