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四十一章★

『偉大又慈愛的光明神啊!請傾聽我等卑微的願望,我等願意以任何的代價作為交換,只要不傷害到不相關的無辜者,無論何種代價我等都願意,只求祢能給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再度見到最珍愛的人。』

這是一段讓我陌生又熟悉的禱詞。

恍惚間,我似乎看見了光明神殿的祈禱室,不過這間祈禱室裡面的人可真多,即使不仔細算,我也能確定這房間裡至少有超過兩百個以上的人。

我這輩子……更正,我上輩子根本沒看過那麼多聖騎士同時聚在祈禱室裡。

每個人的表情都一臉虔誠,但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雖然看不清他們的長相,但聚在這裡的聖騎士們,年紀似乎有點大?

因為聖騎士是危險又辛苦的職業,所以超過四十歲就得準備退休,即使貴為十二聖騎士也不例外。

這一屋子的聖騎士似乎已經明顯超標了,剛才發話的那人,雖然臉孔看上去沒有特別老,但頭上的白髮可真不少。

我一直盯著那人的輪廓,我總覺得他長得好眼熟,就算看不清楚,但我依舊覺得自己不該認不出他。

『隊長……』那人喃喃地念道,並且低下頭在心裡祝禱,旁邊的聖騎士們也紛紛低頭,有些人更是低語著某個名字,但好像不只一個名字。

他是……!?

聽到了非常熟悉的稱呼,再配上眼熟的輪廓,我瞪大了眼,彷彿這樣就能把所有人給看清楚一樣。

那個對光明神獻上禱詞的人是亞戴爾!

我猛然睜開了眼,和一屋子也是忽然驚醒的人面面相覷。

「太陽……」我感覺到不少人的視線從黑暗中望向我。

現在時刻應該是半夜不知道幾點,整個房間漆黑一片,雖然大家憑藉種族優勢或者訓練而擁有的良好夜視力,讓我們能在黑暗中看見彼此,不過從外頭的天空根本沒有變亮的跡象,我知道現在絕對還是深夜。

於是我直接點起了幾團聖光,將房間整個照亮,然後又瞄了一眼放在床頭邊的手錶,剛過兩點。

「剛才做了怪夢的人舉手。」然後我看見了眼前舉起了十一隻手,連同我身旁的審判也一起。

「夢裡面看見有人對光明神許願的人手舉著不要放下。」我又說道,而我眼前的手一隻也沒放下。

「……」很好,看來大家真的一起做了怪夢,於是在我的示意下,所有人還是將手給放了下來。

「最初那個說話的人,好像是亞戴爾?」綠葉露出疑惑的神情。

「對。」就算蒼老了很多,但我自己的副隊長我怎麼可能認不出來!

「我有看到我自己的小隊員。」烈火突然說道。

「我也看到了!」

「狄倫他們也在……」

「我的隊員也在場。」

看著大家紛紛附議的模樣,很好,這下我確定我們所有人都做了相同的夢。

「這是光明神的旨意嗎?」審判皺著眉問。

「那麼我們所看到的夢就是真實的了!」我馬上接下去說:「我們的副隊長和隊員真的向光明神許了願。」

「他們到底許了什麼願望?」暴風露出困惑的神情。

「我記得他們好像說希望見到最珍愛的人。」孤月仰起頭來思索著說道。

「我有聽到維達叫我的名字。」審判忽然說。

「我也有。」寒冰跟著說。

「好像其他的隊員也喊了各自隊長的名字。」堅石吞了口口水說。

「我的副隊長還哭了。」白雲面無表情地說。

「我家的副隊長和小隊員也是每個都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大地露出不耐煩的模樣,但眼神裡卻有著藏不住的擔心。

「他們到底想做什麼?」綠葉露出擔憂的神色,所有人瞬間安靜了下來。

「不是他們想幹什麼,而是他們到底幹了什麼!」我很確定剛才的畫面已經是過去發生的事情。

「嘖!怎麼我們都轉世了還得擔心他們!」刃金忍不住毒舌了一句,但他臉上的表情卻是一臉憂心。

「啊!」刃金的這話倒是讓我想到了一個很不妙的可能性。

『怎麼了?』所有人馬上看向我。

「大家都還記得我們那時死過一次吧?」拜託!千萬不要是我想的那樣!

亞戴爾你一直都是我最可靠、最聽話的副隊長,求求你千萬不要想不開!

可是回想起亞戴爾過去每次聽到我出事的『不良紀錄』,他想不開的機率還真是高到讓我很想哭……

「該不會……!?」審判似乎也猜到我想到的東西,他露出僵硬的表情。

「你們到底想到什麼!」烈火緊張地問。

「雖然我們當年已經退休,而且死的時候身邊沒有其他人,但是史上最強的十二聖騎士不明不白地消失,不可能不被發現吧?」我緩緩地說道。

「不會吧……」腦袋裡面也迅速轉出各種可能性,暴風瞪大了眼。

「不可能沒人追查這件事,至少,老師他們一定不會不管,」我太了解老師,不管平時再怎麼欺負我,我若出事,他永遠是衝第一個的人,「而且有艾崔斯特的幫忙,說不準就算審判最後有幫大家把屍體燒毀、沒讓我們曝屍荒野,恐怕還是會被他們發現我們死了的這個事實。」

「前十二聖騎士同時被殺,就算神殿將消息壓下,紙終究包不住火,尤其是對神殿內部的人。」審判接下去說,表情非常凝重,「那麼、聽到我們死亡,除了我們的老師和學生之外,誰會最吃驚?」

『……』所有人都沉默了。

就算不再解釋下去,即便是腦袋死板的羅蘭也猜得出當時亞戴爾他們口中的「最珍愛的人」是誰了!

正確說法,他們口中的人不只一個,而是有十二個人!

「不過,我們也不需要那麼擔心吧?就算他們真的像光明神許願,光明神也不一定會實現他們的願望,不是嗎?何況他們都已經退休了……」堅石用僵硬的笑容緩慢地說道。

「就是說!而且就算他們真的跑來找我們好了,應該也沒什麼不好吧!」大地接著說。

即使覺得他們兩個說的很有道理,所有人的心中、包括他們本人依舊有著揮之不去的不安。

「問題就出在……」不是我要讓大家擔心,而是情況說不定有些失控,「他們那時說了『願意以任何的代價作為交換』。」我面如死灰地說。

「但以前教皇曾說那必須是和光明神最接近的『太陽騎士』才做得到的!」暴風馬上反駁道。

的確,能夠和光明神做交換的人,只有最接近光明神的太陽騎士才辦得到,但……

「我就怕在他們用數量來填質量啊!」亞戴爾會召集那麼多人一起祈禱和許願不是沒道理的!

就算抵不過太陽騎士好了,但幾百個聖騎士一同許下相同的願望,還是有可能會傳進光明神的耳裡吧!

「而且,若他們只是許願,但什麼也沒發生,那為什麼我們會同時做相同的夢?」審判一句話直搗核心。

『……』這真是讓人不得不面對現實的鐵證。

「問題不只這個,光我們會在『今天』做了『過去的夢』就是個很大的疑點,若說十二聖騎士終於到齊,那我們老早就該夢到了!」雖然是半夜爬起床,但我的腦袋已經徹底被驚醒了,於是我很快地分析起來。

「會不會……我們最近就有可能遇到他們呢?」羅蘭小心翼翼地問。

「這是目前最有可能也最好的情況。」我不得不點頭道。

「我們明天的行程是什麼?」烈火直接問道,然後開始拼命地回憶。

因為既然是我們在深夜做的夢,若這個假設成立,那麼就是我們剛才已經確定好的事情了。

「要去接下一個任務。」回答的人是暴風,畢竟這是我們吃完飯後就決定的事情。

「儘管原本預計要去的人只有一半,但現在看來我們全員出動比較好。」我環顧了一眼在場的人,只見所有人不約而同地點頭。

「太陽,你是不是還想到了什麼?」審判忽然問道。

畢竟我剛才說了:「『光』 我們會在……」這句話代表我所想到的問題不只一件。

「你自己剛才也說了……」我嘆口氣說道:「我們死得不明不白,誰會抓狂?」

『……』然後所有人的臉都一起綠了。

「或許艾洛他們還因為身為『在任』的十二聖騎士而無法採取什麼失控的舉動,但已經卸任了二十年的前前任呢?」我苦澀地說出另一個讓我覺得更不妙的問題。

先前真的沒去細想,反正死了都死了,都已經要過這一輩子、而且還又不是人類,回到原本的世界恐怕也無望,所以我一直沒去想以前的事。

如今,我發現死了真的不可能一了百了,因為活著的人還很多。

「不要說你的老師,我的老師也不可能默不吭聲……」烈火的表情僵硬。

『……』

最後,今晚成了不眠夜,大家雖然各自躺下,但我們之中沒有人睡得著,光是想到我們死後可能會發生的種種事情,我們就嚇得睡不著,心裡像是被重沉沉的石塊壓著。

「羅蘭,這次的任務是什麼?」所有人望向負責接洽任務的羅蘭,此時羅蘭已經將我們帶到一處偏僻的老舊住宅區。

這附近沒什麼人,聽說以前是眷村,但隨著附近都市的發展人口逐漸外移,所以現在已經沒住人了,不久後政府要派人來拆除。

「先前原世界的人要在此處進行工程,卻遭到不明阻礙,所以委託公會來處理。」回答的聲音卻不是我們十二個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冰炎殿下?!」傻眼地看著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人,綠葉露出驚訝的神色。

「你們也接了這個任務?」我皺起眉頭問道。

我可沒蠢到在任務地點看見他,還以為他和他旁邊的夏碎只是路人。

「對,公會先前有派過其他人來這裡,但遭到了攻擊,根據推斷應該是被汙染的幻獸所為,而且數量共有六頭,因此才讓我們過來支援。」回答的人是夏碎,冰炎則是在觀察周遭的情況。

「嘖,又是人類自作孽。」烈火翻了個白眼。

「什麼意思?」寒冰不解地問,怎麼說我們幾個上輩子都是人類,聽到烈火這麼說自然會覺得很奇怪。

「就算是科學發達的原世界,依舊還有許多特殊的住民,例如幻獸和遙遠的古老守護神,但是這些古老住民常常由於人類過度的開發環境而失控,甚至因為開發而產生的汙染物而受到汙染。」烈火翻了個白眼解釋道:「雖然我以前沒來過原世界,不過原世界這方面的問題很頻繁,公會老是要派袍級處理。」

「上次公會派了兩個無袍,但是遭到反擊而受重傷,所以這次我上報想要十二個人一起接下任務時,公會立即就同意了。」羅蘭接下去說。

「既然知道情況了,那我們就快點上工吧!」似乎還介意著昨晚的夢,暴風看上去想要速戰速決。

不只他,其他人也有差不多的想法。

「太陽,你能感覺到附近有任何奇異的能量嗎?」綠葉習慣性地看向我問道。

「……有,非常明顯,總共有六個。」反正冰炎已經知道我們的秘密了,因此我也懶得再顧忌他和夏碎,但我感知到的情況卻讓我覺得大事不妙。

「怎麼了?」也看出我的表情不對,堅石疑惑地問。

  我感覺到的六頭幻獸,牠們的外觀的確都纏繞著污染且扭曲的黑色能量,可是在層層的黑色能量之下,有很熟悉的光屬性。

雖然牠們體內的光屬性都埋在身體的最深處,簡直像被封印起來一般,但在我仔細地感知下,我依舊感知到了那些被黑暗屬性深深蓋住的光屬性。

而且我也感知出那些光屬性不是普通的光屬性,因為那種感覺根本和我們幾個身上的如出一轍!

……不會吧!?

我在眾人的臉上看到了相同的這句話,這下所有人的臉色整個都白了。

「現在該怎麼辦?」白雲冷靜地問。

「公會有下什麼命令嗎?」審判更加冷靜地對旁邊的冰炎他們詢問。

「沒有,公會的指示是,只要能解決事情怎麼做都無所謂,看是要淨化或者要送往安息之地,或者是制伏送到醫療班治療,就是原地消滅都可以。」夏碎淡淡地回道,不過他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疑惑,似乎也察覺到了我們的不對勁。

這下麻煩了,如果只有我們十二個那還好處理,偏偏又多了兩個外人!

「請問這次的任務可以按我們的意思做嗎?」不打算拖泥帶水,審判乾脆直說了。

冰炎挑起一邊的眉看著他,然後將視線和我對上:「你們想做什麼?」

「目前還不確定。」雖然那些幻獸有很大的可能性是我們過去的聖騎士,但在情況尚未明確的現在,根本沒辦法給出具體處理方式。

「那就無法答應你們,」冰炎直接說道:「至少我們得確認你們的行為不會妨礙到任務的完成。」

以他們的立場來看,他會這麼說也不令人意外。

「先進去看看情況吧!」羅蘭神情嚴肅,畢竟事情牽扯到公會指派的任務,那的確不能讓我們亂來。

「那就直接上吧!」眾人馬上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等等,給我兩分鐘。」我隨即制止那群人要直接衝進去的舉動。

「!?」雖然露出不解的神色,不過大家還是乖乖地停下動作。

我很快地放出感知、迅速地將周遭的景物給探查完畢,然後我直接在腦中勾勒出附近的地圖,接著直接在腳下開起精神魔法的魔法陣。

「太陽,你想要做什麼?」孤月不解地問,雖然其他也有不少人搞不清楚狀況,但倒是沒有人從腳下的魔法陣上移開位置。

在我將咒語完成後,我再度開啟先前的「團體感知線上傳話」模式,然後把剛才在腦袋裡面畫出的地圖一併送到其他人的腦袋裡面。

「這是這區的地圖?」準確地接收到了地圖,羅蘭訝異地說。

  地圖裡面,六個鮮紅色、正在移動的點就是目標嗎?

因為有上次的經驗,所以暴風很快地抓到了訣竅,直接在我開的這個「對話平台」上面說話。

『!?』先前沒經驗的人神情僵硬。

  對,那六個點就是目標,等等如果不小心分散,就用這個方式彼此聯絡。我簡單地對其他人解釋道。

眾人馬上點頭。

  靠!你是把我們的腦袋當成電腦喔!大地不客氣地吐槽。

  這的確是電腦給我的靈感。我也沒有隱瞞的意思。

先前當魔王時就曾經對等陽他們用過這招了,這招感覺真的很像開了個線上聊天室,至於將腦袋的資訊傳給其他人這個想法,就是我從電腦裡面的「檔案傳送」功能所想到的。

不過除了我以外,其他人應該還辦不到這點,畢竟要有強悍的精神力才能夠在腦袋裡面將所有的資料俐落地完成整理,然後像是用箱子裝起來一樣的方式傳給其他人接收。

  你沒把冰炎殿下他們加進來嗎?刃金瞄了一眼旁邊一頭霧水的冰炎跟夏碎。

  沒,這是讓我們等等方便聯絡用的,畢竟目標太多,說不定會有分開行動的情況發生,而且這次的目標有可能是我們的聖騎士,為了私下討論該怎麼處理,我才弄了這個法術。

就是不要讓他們聽見我們說了什麼,我才如此大費周章,如果還把他們加進來不就沒意義了!

絕對不是因為我不想加冰炎進來,所以才把他們排除在外!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