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四十二章★

  下次你可以嘗試看看把我們也標註在地圖上,這樣感覺會更方便。暴風提議道。

  喂!這很花精神力的好嘛!我直接白了他一眼。

  反正太陽你也就只有腦袋可取而已嘛!刃金很真誠地看著我。

從他的眼神來判斷,我知道他是真心地想要讚美我,不過我真的比較喜歡他說「毒話」。

  別玩了,任務目標正朝我們前進。審判淡淡地發話道。

事實上,大家也從我傳到他們腦子裡的「地圖」,看見了那六個正快速朝我們的方向逼近的紅點,所有人立刻進入備戰狀態,有幻武兵器的就直接拿出了幻武兵器,沒有的就用爆符變。

關於幻武兵器的事情我前幾天就問過綠葉他們了,雖然感覺很好用的樣子,不過既然不是外面能隨便買到的東西,也就只能暫時擱著,反正之後總會有機會。

而一旁的冰炎和夏碎即便不曉得我們葫蘆裡賣什麼藥,但也很快地感受到迅速接近這裡的目標,他們也各自抽出了武器。

  大地,等等牠們衝過來時直接把牠們擋下,烈火,大地一將牠們擋下你就用結界困住牠們!然後所有人馬上擺出包圍陣行。我很快地對所有人下令道。

眾人不約而同地頷首,說時遲那時快,幾頭身上纏著黑暗氣息的生物已經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並且筆直地朝我們衝來。

我們每個人都很冷靜,沒有人貿然出手或者快速躲開,直到牠們逼近到咫尺之前時,大地飛快地架出大地之盾,讓牠們直接撞飛了出去。

烈火隨即放出結界,幾秒內就將六隻遭到汙染的幻獸給關了起來,但是六隻幻獸一發現自己被困住後,又很快地開始攻擊結界。

「『起!』」綠葉變出幾根樹枝、射向幻獸們的腳邊,在他說這句話的同時,樹枝迅速生出新的枝枒,然後飛快地抽高生長,直接將掙扎不已的幻獸們給牢牢捆起。

這時我們才看清楚六隻幻獸的面貌,牠們每隻都有一台休旅車的大小,而且看上去幾乎都像原世界動物的變種版本,半狼半狗的生物、長著角的大熊、漆黑白紋的老虎、長著翅膀不斷拍落毒羽的黑豹、巨大的胡狼,以及一身血紅的獅子。

「用淨化法術!」羅蘭果斷拿出了一顆燦金的水晶。

「!?」但接著血紅色的獅子倏然吐出熊熊的火焰,直接將綠葉弄出來的枝幹給燒毀,然後牠們開始瘋狂地衝撞烈火佈下的結界。

這些受到汙染的幻獸,明明眼神都透著混亂的紅光,行為乍看之下也像是單純地爆走,可在將我們的注意力都分散後,又全體非常有默契地使用法術攻擊結界的某個位置,直接將結界打穿一個洞!

「不好!」暴風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漆黑白紋的老虎已經朝他撲了過去,但破空而來的弓箭卻又逼得牠退開,暴風也抓住幾秒間的空檔飛快一躍,往牠的頭顱凌厲地踢了一腳過去。

「喝!」白雲一個閃身躲開黑豹從半空中發起的攻勢,然後持劍擋下了牠接連的追擊,那隻黑豹居然能夠掌握白雲騎士特有的雲蹤步,真難得能在戰鬥中看見白雲清楚的身影。

但也沒有讓白雲孤立無援,孤月的長鞭破風而至、打碎了所有的毒羽毛,還逼得想要對白雲噴出雷電的黑豹收回攻勢,轉頭對孤月恫嚇。

另一邊的大地一瞬間叫出了大地之盾擋下獅子的衝撞,但獅子竟然沒有撞上大地之盾,而是一個靈活的轉彎,直接朝盾後的大地攻擊,旁邊的寒冰趕緊過去支援,寒冷的風眨眼便將灼熱的火焰結成冰,不給獅子繼續逼近的機會,堅石手上的巨劍已經砍了過去!

審判則和幻獸中體型最巨大的熊對上了,那隻熊不僅體型龐大、力量強勁,沒想到速度居然也不慢,身手更是靈活,就連審判一時間都拿不下牠!

在審判擋下牠的一隻爪子後,牠另一隻高舉、要往審判打下去的熊掌被夏碎手上的鞭子給纏住。

雖然比不過暴風,但羅蘭的速度在我們之中也能排進前三,此時他已經和那隻胡狼展開了風與風的戰鬥,利爪和劍不斷碰撞,刃金也憑藉著吸血鬼的疾速和盜賊般的身手持著兩把匕首協助包夾那隻胡狼,速度一整個快到一旁的烈火想支援都只能伺機行動。

而那隻半狼半犬的幻獸則和冰炎糾纏了起來,冰炎本來想用拘束的法術或者結界,但都被對方靈活地閃開甚至掙脫,在對方朝旁邊跑去時,我也見機劈了一大堆的雷電過去,我準確地命中那隻狼犬,但當我想再接再厲用風術捆住牠時,沒想到牠竟然像是很熟悉我的攻擊模式一般,一下子就找到空隙閃開了。

看來這些幻獸是聖騎士的機率又往上提升了好幾個百分點,因為牠們十分熟悉我們的戰鬥風格,甚至是各自獨有的招式!

「!」狼犬像是忽然看清我一般,我非常確定自己和牠四目相交,接著牠露出某種困惑又掙扎的眼神,身手也變得沒有先前那麼靈活,勉強躲過了冰炎的幾個追擊後,牠竟往旁邊的小徑鑽去。

「慢著!」不只冰炎,我也立刻追了過去。

幸好先前已經把狼犬標記在腦中的地圖,所以就算牠九彎十八拐,我也可以輕鬆地掌握牠的動向,旁邊本來還想放追蹤法術的冰炎在看到我追得一整個毫不猶豫時,乾脆也不放法術、直接跟在我後頭。

「你就那麼信任我?」我一邊快速地前進,一邊瞪了他一眼。

「你一開始施展了大型的法術,而且是精神系的,根據你目前的舉動,我合理地判斷你從一開始就掌握了此區和那些幻獸的情況。」冰炎說得像是在陳述事實。

「哼!」不打算回覆他說的話,我順手對自己施了個神翼術直接加速前進,但讓我非常氣的是,明明我都提升速度了,這傢伙居然還能緊緊追在我身後!

彷彿在嘲笑我本來的速度很慢,即使再加快他還是可以追得上!

回過神來後,我發現我身邊居然沒有其他兄弟在。

正如同我最初做的最壞打算,剛才那幾頭幻獸朝我們攻擊的節奏和默契,簡直像是經過了嚴格的訓練,而且不只我現在追的這一頭,其他幻獸也在進行一輪攻擊之後,就分頭往建築物群裡面逃去,所以大家也只能兵分各路,所有人在不知不覺間被分了開來。

看來牠們真的是聖騎士,不只了解我們的攻擊招式,甚至非常清楚應對圍毆的方法。

當敵人的數量高過己方時,就該四散並且將敵人分散,一對二或者一對三,總好過一起被十四個人圍殺!

雖然我們被迫分開了,不過這樣也正合我意,因為冰炎跟在我身後,其他人那邊比較不會有阻礙。

……等等,冰炎在我這!?

幹!這下居然變成我和他兩個人單獨行動了!

這還真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組合!

  我們被分散開了,所有人要各自小心!正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就聽到腦袋裡面傳來審判的提醒。

  這些幻獸非常熟悉我們!綠葉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苦澀。

  看起來似乎不是巧合……孤月努力保持著平淡的語氣。

  連我的雲蹤步都能看穿,不可能是巧合。我難得聽到白雲的語氣顫抖。

  對了,冰炎和夏碎現在在誰那邊?烈火忽然問道。

  夏碎正和我一起追捕那隻角熊。審判馬上說道。

  審判,你等等自己行動要注意。果然審判和夏碎追那隻熊去了。

  夏碎其實還算好說話,敷衍不得的冰炎殿下才是重點……刃金的語氣聽起來很無奈,就算此時沒對大家放感知,我也猜得到所有人一定都在點頭。

  確實。羅蘭跟著說。

  所以冰炎現在在誰那?問出這個問題的人是烈火,我這邊只有刃金和魔獄。

  沒有跟我和暴風一起。綠葉表態道。

  也沒在我、寒冰、堅石這邊。大地的語氣透出一絲絲的慶幸。

  我和白雲兩人行動。孤月跟著說。

  慢著,如果用刪去法來算的話,好像只剩下……烈火的語氣僵掉了。

  他和我一起。我努力用平和的語氣說。

  太陽,我們先以任務為重吧!如果有什麼事情都之後再談!綠葉趕緊說道。

  拜託你千萬別和他拆了這裡!大地的語氣有著很刻意的驚恐。

  夠了!給我閉嘴專心追!我冷冷地說。

  不談了,我們這邊也快追上了。

和其他人的幾個對話間,我跟冰炎已經可以看到那隻狼犬的身影了,我還在評估該怎麼出手,冰炎那方倒是不客氣地加快速度,並且揚手扔了幾道法術過去。

狼犬異常靈活,幾個跳躍就躲開了冰炎的攻擊,然後轉過身對冰炎釋放最大的敵意,下一秒牠竟然往冰炎撲了過去!

冰炎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哪可能被牠傷到,一個閃身就躲開了,與此同時也用手上的長槍進行反擊。

狼犬身子一偏就躲過長槍的攻擊,但下一秒牠的眼神又對上了我,這次牠沒有再流露出困惑,取而代之是一種激動和痛苦,然後牠放棄戰鬥、直接跳上旁邊住宅的屋頂,往另外一條街道鑽去。

「你和牠認識?」幻獸的表情實在太明顯,冰炎不可能看不出來。

「似乎是。」從那隻狼犬的反應,牠有極大的可能性是太陽小隊的一員,所以才會對我的反應那麼大。

「……跟你們前世有關?」也不急著追,冰炎和我只是以一種不會把狼犬跟丟的速度前進。

我一點也不驚訝他會猜出這點,畢竟審判一開始就問他這次任務能不能讓我們自行處理,那隻狼犬又明顯對我有反應。

「……有關。」算了,讓這傢伙知道我們有前世記憶也好,至少我現在不需要想辦法唬爛他。

「那你打算怎麼辦?」冰炎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攔住牠後,我會用淨化術。」既然話已經攤開,我也不再隱瞞,「不管可不可以,我都不打算殺牠。」

「……如果你能夠成功制止牠暴走,那麼我不介意,但如果狀況惡化,我不會留情。」這是冰炎的回應。

醜話說前頭是嗎?

雖然這種話令聽的人有些不快,不過我倒不討厭這種舉動。

「『以此地為界,光影折射,阻隔之壁。』」冰炎唸出咒語,下一秒,附近的街道被劃出一道界線,然後我們和幻獸被關進了一個空間裡面。

『!?』也發現自己逃不出去,狼犬轉過頭來看著我們,但牠還來不及看清我們,牠就發現自己的腳下結成冰了,身上也在那瞬間纏繞起無數的狂風。

我先瞄了一眼冰炎,接著才放出了聖光。

那些狂風是我搞的沒錯,但鎖住狼犬的那些冰可不是我的手筆,我還真沒料到這傢伙會幫忙,不過這種事情現在不重要。

我用前世的語言念出一大段淨化的咒語,我相信光明神會聽見,雖然我也莫名地曉得祂並非這個世界的神祇,但祂還是一直在看顧著我們,否則就不會讓我們做那樣的夢。

因為若不是那個夢讓我有所警戒,所以今天一開始就火力全開地對這六隻被黑暗屬性整個纏住和操控的幻獸放出最強力的感知,我說不定真的會忽略,然後做出讓我後悔到下輩子的事!

而在我的咒語唸完後,不負我期望,強烈卻溫柔的聖光從天而降,照在眼前的幻獸身上。

「!?」冰炎露出訝異的神情看著四周,因為不只我眼前的狼犬,附近也出現了另外五道聖光破空而降,至於照到誰的身上就不用解釋了吧?

狼犬那身黑毛開始變淡,身上也逐漸散發出金光,血紅色的雙眼轉為清澈,彷彿是被聖光染色,最後轉成了清澈的水藍色。

狼犬體內的光屬性也像是解開封印一般,純淨的光屬性宛若緩緩流過牠的血管,逐漸充滿整個身軀。

原本對我睚眥咧嘴的狼犬瞬間變成了乖巧的家犬,雖然外表還有些虛弱的樣子。

「你知道我是誰吧?」因為對方盯著我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視線,我一邊走近,一邊用前世的語言說道:「再敢逃我就把你踢下懸崖,然後推石頭下去和你作伴!」

『……』很明顯,這頭幻獸狼犬聽得懂我說的話,牠居然露出某種很委屈的模樣、兩隻耳朵都垂了下來,如果扣除太過巨大的身形,看起來還真有幾分像是落水的可憐小狗。

不過牠雖然不敢真的逃,但隨著我的腳步走近,牠還是不斷挪動後腳、緩緩地後退。

「敢再退一步就試試!」我很兇地說。

『嗚……』

在牠面前站定,我直接問道:「你應該是『太陽小隊』的成員吧?」

會怕我怕到這種程度,重點是,會吃我那套威脅的也就只有我過去的太陽小隊了!

『……隊長。』沙啞的聲音從幻獸的口中傳出。

「!」預期是一回事,實際確認又是一回事,聽到牠的話我握緊了拳頭,拼命按耐下想要衝上前去痛揍對方的衝動。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們幻想了很多次,卻從沒想到會用那副姿態出現在您的面前,我本來只是想再見到您一面……』如果我看得沒錯,狼犬的眼中似乎有液體流了下來。

「有必要為了見我而對光明神許願嗎?你們是嫌祂老人家太閒是吧!」我瞪著狼犬,努力從牙縫裡面擠出話來,「而且你剛才是在逃什麼!」

『我……我不曉得隊長能夠認出我,我會逃走……是因為我不想傷害您,而且也害怕死在您的手上,我並不是貪生怕死,死在誰的手上都行,但我絕不能死在您的手上。』明明牠的外型只是隻狗,我就是能看出牠露出了某種欣喜卻又藏著悲傷的矛盾神情。

『我們真的不是想給隊長您添麻煩,我們只是想再見到您一面,我們只是想實現當時的承諾而已。』狼犬拉開一抹笑容,但卻苦澀得讓人嚥不下。

「……什麼承諾?」我微微皺起眉。

『我答應過您,在您那次出城的時候……』狼犬趴下身體,收回了原本對著我的尖牙和利爪,『您說那是最後一次消耗黑暗屬性,回來要跟我們一起慶祝,我也說我們要一同請您吃飯……那時,我還答應您,要為您訂製一份有會議桌那麼大的藍莓派……』

我當然還記得那個承諾,我怎麼可能會忘記這件事?

而那時送我出城的人是……「亞戴爾?!」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