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四十四章★

環視著不算大的公寓,我開始煩惱該怎麼學空間法術,再不想辦法把房子弄大一點,真的會塞不下!

我倒在旁邊的沙發上,一整個想要逃避現實。

「空間已經很小了,麻煩你別再占空間好嗎!」看著我一人佔了整張沙發的行為,大地沒好氣地說。

拜託!這裡是我家耶!

但是看著正在各自找位子坐下的其他人,我只能乖乖地爬起身,讓審判和寒冰也坐到我旁邊。

我是因為不想看到我的兄弟冬天還得坐冷地板所以才挪出位子,絕對不是因為我感覺到頭頂有殺氣跟寒氣才讓位!

「太陽,我剛才聯絡上安因了,他說有幫我們在學校附近找到一棟房子,如果我們想要的話,這幾天就能過去看了。」坐在對面喝熱茶的綠葉送上我們急需的情報。

「好!那我們這兩天有空就會去看!」我們現在急需換大一點的屋子!

「剛好大後天要除夕,乾脆直接訂明天去看,然後幫新家大掃除?」綠葉不愧是溫暖好人派的老媽,馬上想到的就是打掃新家的問題。

「也可以。」拍板定案後,綠葉隨即發訊息回覆安因。

「你們不辦手機嗎?」看著正在發簡訊的綠葉,烈火像是想起什麼般地問道。

「這幾天有在考慮。」雖然我覺得很花錢,而我們也不是真的有聯絡上的問題,不過考慮到公會接洽任務都會使用手機做聯繫,我有考慮要幫每個人都辦一支手機。

除了手機的問題,也得去銀行開戶頭,總不好一直跟公會領支票,要曉得天天跑銀行兌現也很麻煩!

「目前有手機的應該就是綠葉、烈火、大地、魔獄、刃金和堅石,對吧?」暴風扳著手指數。

「嗯。」上述被點名的幾人一起點了點頭。

審判大概是想起先前堅石他老哥有提過手機不用充電,是靠自身的力量來維持的事情,他帶著疑惑的口氣開口問道:「你們的手機應該不是在原世界買的吧?」

「左商店街有專門的店家在賣。」刃金聳聳肩說:「只要對功能不挑剔,再怎麼樣你們都買得起。」

雖然我老是在為家裡的伙食費煩惱,但不代表我們真的很窮!

是我的錯覺還是刃金現在的話都是那種乍聽之下很正常,實際上卻欠扁得不得了的毒話啊!

「那麼看完房子後順便去挑手機。」我索性無視刃金的發言。

所有人一起點了頭,然後也裝作剛才什麼都沒聽見,以免等等一起上去圍毆刃金。

不過說到搬家,除了打掃之外,還有家具的添購以及裝潢……每一樣都好花錢!

『隊長,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我腳邊的亞戴爾說,他也猜到我們之所以得那麼急迫地去找新房子,有絕大部分的理由來自於家裡多了六隻動物。

「覺得添麻煩就快點給我把身體養好!」我翻了個白眼說,是說,我好像還沒問其他人的情況。

「不用問了,我們找到的都是自己的副隊長。」審判不愧是我的蛔蟲,我的視線都還沒轉過去,他就看出我要問什麼了。

「所以說,目前找到的就是亞戴爾,還有審判、羅蘭、大地、白雲和暴風你們幾個的副隊長嗎?」

眾人紛紛點頭當作回覆。

「只有你們六個嗎?」我對亞戴爾問道,用這邏輯的話,至少要有十二個吧?

『我們雖然曾經和其他幻獸一起生活過,不過在那之中的確只有我們六個是轉生過來的聖騎士,其他都是普通幻獸。』亞戴爾乖巧地回答道。

「所以你們也不曉得其他人是不是也轉世過來了?」我扶著額頭。

『是的。』亞戴爾點點頭說,眼睛還眨巴眨巴地看著我,我十分不習慣萬能副隊長變成這麼可愛的樣子。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有很大的可能性還缺了六個副隊長?」烈火一個頭兩個大地說。

「……」眾人沉默了下來,這可能性還真是高得讓人想哭。

「而且說不定還附帶其他小隊成員。」雖然不想再繼續打擊眾人,但我還是得提醒眾人這個現實。

暴風嘆口氣,然後一把掐起自家那隻變成白虎的副隊長說:「你們幾個到底沒事想不開做啥!」

『真的很對不起,我們當初只是想再見您們一面。』暴風家的副隊長淚眼汪汪。

不是我要講,有著水汪汪的大眼配上雪白之軀的小白虎,這畫面拍照放上網應該會瞬間衝破點閱率。

『隊長您們不明不白地就走了,不是只有我們想不開……』被白雲抱在手上的小白豹低聲說。

「老師他們幹了什麼?」我馬上問道。

艾洛是個冷靜懂事的孩子,我還不是那麼擔心他們,但要知道我老師一直都是衝動的代表人!

何況那時艾洛他們還有身為十二聖騎士的職務在身上,他們再怎麼樣也不能胡來,就算硬是熬到退休,那時也過了快二十年,不管原本再怎麼痛苦、再怎麼歇斯底里,相信他們應該也冷靜下來了……

只是原本就已經退休二十年的第三十七代十二聖騎士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特別我的老師、史上最強太陽騎士的尼奧.太陽一直都和冷靜二字無緣!

我們腳邊或者懷中的幾隻小動物一起露出面有難色的模樣,似乎是不想讓我們擔心,但又很想一吐為快發洩一下他們的悲傷和鬱悶。

「維達,告訴我、我的老師做了什麼?」顯然也很擔心夏佐老師,雷瑟以不容反抗的眼神看著自家的小熊副隊長。

『……我從未見過夏佐大人如此失控的模樣。』維達苦澀地說。

「……」很好,連應該是最冷靜的前.審判騎士長的夏佐老師都抓狂了,其他人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們的老師到底做了什麼!」暴風緊緊地抓著小白虎副隊長。

「亞戴爾!」我也用沒得商量的語氣對還在猶豫的亞戴爾喝道。

『……隊長,在發現您們失蹤後,光明神殿派出了大批的人手去尋找,除了我們之外,包括尼奧大人在內的第三十七代十二聖騎士也加入了搜索行列。』沉默了一下,最後亞戴爾還是乖乖地解釋道,因為他好像會說很久的樣子,所以我乾脆把牠抱到了大腿上,不然一直低頭看著他,脖子實在很酸。

『雖然我們沒有確切線索,但和尼奧大人一起旅行的黑暗精靈卻不曉得使用了什麼魔法,循線找了過去,最後我們在荒野中看到了骸骨……其中一具骸骨的肋骨裡躺著永恆的寧靜。』

『……』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您們死了,但是我們一共找到十一具骸骨,而且還有一些您們的隨身物品,包括魔獄騎士長的武器,即使被火燒過,依舊留下些許能辨認的殘跡。』亞戴爾的語氣平淡,但眼神裡面卻有著無法隱藏的激動和痛苦。

我們都看得出來亞戴爾刻意跳過了在發現我們骸骨時他們幹的事情,但沒有人想去追問,所有人靜靜地聽著亞戴爾說下去:『雖然隊長你們似乎將襲擊者殺光了,但後來以尼奧大人為首,三十七代的十二聖騎士開始追查幕後主使者,並且進行一連串報復行動。』

「這樣真的沒問題嘛……」堅石喃喃地說。

謀殺十二聖騎士,就算是已經卸任的十二聖騎士,也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能夠策畫的事情,如果老師他們要為了我們復仇,想必會殺不少人!

而且老師是絕對沒有殺到手軟或者心軟這種概念的,以我對老師的了解,他絕對會筆直地向源頭殺過去,一個也不會放過!

但聖騎士為了復仇而染上大量的鮮血,怎麼想也不是件令人放心的事!

『雖然知道這違反了光明神的教誨,但我們無法不跟著去,最終我們成功替您們報仇雪恨……』亞戴爾不自然地停頓了。

「……那時策畫殺我們的主謀是誰?」雖然知道問了也沒用,不說我們已經在另外一個世界,老師他們已經替我們報仇了,但我還是忍不住問道。

『不能說。』亞戴爾堅定地搖了搖頭,『尼奧大人要我們發毒誓,即使下輩子見到了您們,也絕不能告訴您們,即使撕破嘴都不能說!』

這麼看來,幕後主使者應該是我們認識的人……

可是我想不通到底有誰會做這種事情!

但是亞戴爾此刻的眼神告訴我,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說出真兇,所以我選擇放棄追問。

……何況問出來也只是徒生傷心,現在的我們什麼也做不了。

「老師他們還好吧?殺了那麼多的人……應該沒有墮落吧?」綠葉的眼眶盈滿淚水,像是隨時會潰堤。

『沒有。』亞戴爾搖了搖頭。

「夏佐老師沒事吧?」看著維達,審判瞇起銳利的眼問道。

『沒事。』維達趕緊說。

「維達,你應該是除了太陽騎士以外,最清楚在我面前說謊是沒用的人。」以犀利的眼神瞪著自己的副隊長,審判一步不讓。

『……』只見維達一臉騎虎難下的模樣,畢竟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不管怎麼樣只要說了謊一定瞞不過審判,那就跟坦白招認沒什麼兩樣了。

事實上他這樣不說,憑審判的聰明才智不可能猜不出來。

『起初……』亞戴爾遲疑地開口:『在找到您們的遺體時,最衝動憤怒的人是尼奧大人,但在最後聽到主謀者殺你們的理由時,差點抓狂到墮落的人卻是夏佐大人,後來最先平靜下來的人反而是尼奧大人,他很快地制止了其他人的失控行為。』

「也就是說我們的老師也……!?」烈火的話幾乎是從齒縫中擠出的。

『……』亞戴爾又沉默了,但在這種情況下說與不說根本沒差別,沉默就是默認了。

「老師……」雷瑟露出了愧疚的神情,其他人並不曉得,只有我從他口中得知他那時選擇自殺,所以此時他的心情絕對比其他人更沉重百倍。

「那之後呢?」或許是為了轉換氣氛,堅石換了個方向問下去。

『那時所有人都回到了光明神殿,可是後來三十七代的十二聖騎士卻在某日一起失蹤,之後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們。』這真是讓人無法安心的後續!

「連教皇也不知道他們去哪嗎?」我整個驚了。

『我們有去問過,那時教皇有暗示說,他們似乎和光明神做了交易,但確切到底做了什麼我們並不曉得,就連教皇似乎也不清楚……』亞戴爾低下頭,似乎不想再說下去的樣子。

『其實就是因為聽了這件事情,所以我們才會聚集所有人向光明神祈願。』狄倫淡淡地接話,這句話,也成了今天屋子內的最後一句。

老師他們和神做交易……和神進行交易可不是件令人感到放心的事,畢竟最常和光明神做「交易」的人正是曾經身為太陽騎士的我,因為每次施展完全復活時,我都得拿自己的一部份去換。

雖然神會對人發慈悲,但當人在和神交易時,祂對拿走代價也不會手軟。

之後大家陷入各自的思緒、屋內再沒有人開口,若不是兩個老媽--綠葉和寒冰還記得要下廚,恐怕大家會連吃飯都忘了。

而今晚,又是另一個不眠夜。

「所以,目前的情況就是,我們又多了一大票的人得去找,最少還有六名副隊長,然後可能附帶其他小隊隊員這樣……」隔天早上吃完早餐後,我環顧著一室的人和動物說道。

「說不定還有第三十七代的十二聖騎士。」審判說出了大家非常不想面對的現實。

「其實我昨晚一直有種感覺,我們總會見到老師他們,只是恐怕還要好長一段時間。」我皺著眉頭說:「而且,我們會保留著十二聖騎士的記憶轉世到另外一個世界,絕對和他們跟光明神做的交易脫不了關係!」

其實我說不定也多少猜出了他們到底對光明神提出了什麼願望,最大的問題在於不曉得他們究竟付出了什麼東西當代價。

「所以我們現在要先來處理狄倫他們的問題嗎?」羅蘭拍了拍自家副隊長的腦袋。

「也對,反正我們一直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孤月嘆了口氣。

「但是為什麼你們會變成幻獸呢?而且還無法化成人形?」綠葉疑惑地對窩在旁邊的小動物副隊長們問。

『呃……無法化成人形跟種族無關,我們先前也能變回上一世的長相,但在受到汙染之後就沒辦法了。』小獅子無奈地說,還偷瞄了大地一眼。

「那現在?」寒冰微偏過頭問。

『力量耗損太嚴重,必須休養一陣子。』維達的語氣鬱悶。

『不過我記得亞戴爾你的情況好像最糟糕吧……』小胡狼--狄倫用擔心的眼神望向亞戴爾。

『多虧了隊長,目前不要緊了。』亞戴爾把視線轉到我這邊。

「你現在的身體需要重新調養,不知道醫療班那裡有沒有什麼辦法……」這問題只能找烈火。

「醫療班有專門針對幻獸而設立的部門。」烈火馬上說:「我老媽是裡面的組長,需要我聯絡嗎?」

「很需要!」想不到居然還有關係可用!

於是烈火馬上閃到一邊去打電話了,不愧是有認識的人在,他一下子就和自家母親達成共識,午飯過後我們就把裡面裝著自家副隊長靈魂的一群小動物送進醫療班「住院觀察」。

『隊長……』亞戴爾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我。

「我沒空養小狗,我需要的是萬能副隊長!要回來就快點把身體養好!」我用沒得商量的語氣說。

冰炎也說過我開發的那個生命法術根本還不完整,雖然目前看上去沒問題了,但之後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誰也無法保證。

『是。』亞戴爾只能眼眶含淚地點頭。

「狄倫,等你恢復後我會去接你。」摸摸小胡狼的腦袋,羅蘭用十分認真的語氣說。

『我會努力恢復的,隊長。』也學我家亞戴爾眼眶含淚,狄倫乖乖點頭說。

「維達,不要讓我擔心。」看著用一隻小小的熊掌抓著自己褲管的小熊,審判淡淡地說。

『是,審判長。』怎麼樣也沒膽子反抗審判,維達乖乖鬆開手……鬆開熊掌,聽話地一個點頭。

「總之,最慢後天晚上會先去接你們。」暴風對自家的白虎副隊長說:「所以忍耐個幾天吧!」

年夜飯總不能讓他們缺席,希望在那之前,他們能養好身體!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