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四十三章★

「隊長,真的不用我們陪您去嗎?」看著即將出城的我,明明大家都已經退休,但亞戴爾還是繼續給我隊長長、隊長短地喊。

「不用了,其他的十二聖騎士會陪在我身邊。」都已經退休不當太陽騎士了,四周也沒有其他外人,所以我乾脆連光明語都省掉,要知道光明語不是只有聽的人很累,我說的也很累好嘛!

「好吧!請隊長您一定要小心。」亞戴爾憂心地說。

「你到底在擔心什麼?」我不是第一次出城去消耗黑暗屬性,但亞戴爾露出這麼擔心的模樣還是頭一次。

「我心裡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好像您會一去……」亞戴爾說了一半就停住了,像是深怕說出來後,就會真的發生一般,但我還是曉得他想說什麼。

「你擔心太多了!我不回來這裡是還能去哪?何況我的老師也說他過陣子會來找我,我還敢跑嗎?再者我身邊又有其他十二聖騎士盯著,我就是想跑也跑不掉吧?」我勾起無奈的笑容,「而且亞戴爾,我都已經卸任好幾年,不再是太陽騎士,所以你也不用再喊我隊長了吧?」

「隊長,不管您卸任與否,那怕您再跑去當魔王也依舊是我的隊長。」不曉得是不是真的被我調教過頭,亞戴爾完全沒有改口的意思。

「……算了,你高興就好。」也放棄說服這個頑固的傢伙,我只是苦笑了一下,「之後我回來,大家再一起吃頓飯慶祝吧!」

「是!太陽小隊其實已經全體表決通過要請您吃飯!」亞戴爾彎起了笑說:「請問隊長有什麼特別想吃的料理嗎?」

「藍莓派。」我想都不想就說。

「我知道了。」亞戴爾都當了我那麼多年的副隊長,當然猜得到我最想吃的東西是什麼。

「既然要慶祝,我要吃很大很大的藍莓派喔!」彎起了燦爛的笑容,我知道不管是什麼樣的要求,我忠心的副隊長都會為我達成。

依舊是一副專業副隊長的形象,亞戴爾說:「那麼,我之後去您最愛的那家店,訂製一個有會議桌那麼大的藍莓派給您當賀禮可好?」

「不愧是我貼心的副隊長!果然深得我心!」我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肩,並且露出了很滿意的笑容。

會議桌那麼大的藍莓派啊!

光是用想的就讓人期待不已!

「那麼隊長,希望您快點回來。」亞戴爾彎下腰,恭恭敬敬地送我出城。

「我會盡快回來,有藍莓派在等著我怎麼樣也會回來,所以記得給我準備好藍莓派,當然如果有其他藍莓點心就更好了!」我對著他笑了下,然後踏出城外,「回頭見囉!」

「是!我會準備好如山一般多的藍莓點心等您回來!」亞戴爾也笑著回道。

……但我再也沒有活著回去,哪怕他們準備了再多的藍莓點心。

「就為了這種承諾,你們不惜去和光明神許願?」我瞪著果然給我想不開的副隊長,直接賞了牠一拳。

『……』亞戴爾當然沒有反抗地乖乖讓我打。

「所以說,光明神當時真的實現了你們的願望?」若是真的,這下我又多了一票人得去找了!

『我不曉得,當我們完成祈願後,當下沒有發生任何事,甚至我們以為光明神並未聽見我們的祈求,或者光明神不會回應我們。』亞戴爾乖巧地回道,『所以我們放棄了,平淡地過完下半生,並且平靜地迎接死亡,我不曉得其他人的情況,但在死亡的那一剎那,我聽見一個聲音對我問道--你的決定是否一如當初?』

『不知為何,我就是知道那是光明神的聲音,也曉得祂是在問我當時的祈願,所以我回答祂--我的願望從未改變,不管以什麼當代價都可以。』

「……」好吧!所以我現在是不是可以樂觀點?

因為如果其他人在死的時候忽略了光明神的問句,或者沒聽懂祂在問啥可能就沒有過來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這個樂觀的假設根本是自欺欺人。

何況除了亞戴爾以外,附近還有另外五頭幻獸……

『隊長,您怎麼會知道我們向光明神許願?』大概從剛才開始就想問這個問題,但亞戴爾上輩子可是受過我良好的訓練,所以一直等到我問完後,他才提出自己的疑問。

「我是誰?」我雙手環胸,問道。

『隊長。』亞戴爾反射性地回道。

「那你還有什麼疑問?」

『……沒有。』

「算了,之後我會給你們機會請我吃飯。」瞪了亞戴爾一眼,我最後也只能妥協。

畢竟「他們」都被送到這個世界了!我是還能把「他們」踢回去不成!

何況這也不算太嚴重的傻事,怎麼說他們都有好好過完自己的那一輩子。

『謝謝您,隊長、真的謝謝您……』亞戴爾現在的表情真的叫作喜極而泣了。

一個男人又哭又笑會讓我想揍人,而一隻狗又哭又笑……其實也很讓人發冏。

但亞戴爾此時的眼神像是正在感謝著光明神,卻又像是在懺悔,而且還是對我懺悔:「亞戴爾,你還瞞了我什麼事情?」

『我……』看起來像是在猶豫,最後亞戴爾好似忽然察覺到什麼事情一般地低頭盯著自己的腳掌,然後牠露出了苦澀無比的笑:『隊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如果可以我並不想讓您看我……』他沒說下去,但我卻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你到底……?」

『明明光明神給了我機會,我卻無法實現了……』亞戴爾低下頭,趴在地上的牠露出一種絕望的平靜。

「!?」於是我也跟著往下看,亞戴爾的腳緩緩地開始霧化、化成了點點的金光,散逸於空氣中的金色粒子十分美麗,但我的心裡卻湧起一股寒意。

『我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雖是幻獸,但我的種族特殊,一旦受到汙染後,命是不長的……』亞戴爾眨了眨眼,眼神很悲傷,可卻不是在害怕死亡,『我本來以為我還有一些時間,但……我不想讓隊長您傷心,這也是我先前一直想逃的原因之一,真的……唯獨不想讓您發現這件事,我不是為了讓您傷心才來找您的,不過請您放心,我真的不會痛苦……』

去你的!都要死了,還因為害怕讓我傷心,所以拼命逃跑嘛!!

「放心你個鬼!我管你會不會痛苦!我的聖騎士絕對不准死在我面前!何況是你!」我怒吼道。

我在腳下張開炫目的法陣,這是我這幾天用這一世在書本上看到的法術與過去學的神術交織創造的法術。

這是個生命法術。

當時之所以會弄這玩意,主要是想用守世界的法術來改良我以前用的起死回生術,看能不能夠讓我家的復活術穩定一點,畢竟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太陽騎士,沒辦法和光明神交換東西來換取完全復活。

公會裡的任務有一定危險程度,先前又從羅蘭和烈火他們那裡打聽到袍級的死亡率,雖然不是想詛咒我們自己,可是以備萬一的措施還是得有。

就算烈火和月見大哥提過鳳凰族擁有讓人起死回生的能力,但靠人不如靠自己,而且也不是每次發生意外時,都剛好有能夠施展起死回生法術的高位鳳凰族在身邊。

就算我們家的烈火也是鳳凰族的成員,流著的還是本系的血緣,但以他的天賦,要修到能夠讓人復活的那種程度肯定還要好多年。

因此我才著手研究這個生命法術。

雖然這個法術目前只是空有理論,而且應該還有不少漏洞,但也只能趕鴨子上架了。

……就算是我這個魔法天才加法術天才,也沒那麼厲害、幾天內就可以弄出一個完美的生命法術,可是亞戴爾的狀況也沒有讓我做實驗或者繼續研究的時間了!

『隊長!?』

「不管你們變成什麼樣子,我絕不會拋棄任何聖騎士!」我從懷裡掏出一顆貴到會讓我的心淌血的「活水晶」,事實上就是因為這水晶太貴了,我才一直不敢嘗試這個法術,但水晶再貴也不會比我的聖騎士重要!

儘管這是現階段我所能夠取得的最高級的活水晶,我腳下的陣法還是運轉得非常緩慢,而且不斷地卡住。

果然書到用時方恨少,早知道會馬上用上,我這幾天絕對會通宵研究它!

就算會透支體力,我還是只能一直灌注聖光進去,強行將整個陣法運作起來,不管怎麼樣,我都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亞戴爾消失。

「!?」一旁的冰炎忽然劃開掌心,在我來不及搞清楚前,就直接讓掌心的血滴落在我的陣法之中,他喃喃地用我聽不懂的語言念了幾句應該是咒語的話。

我不曉得他是否真的讀懂這個陣法結構,但在他唸完那些咒語、血也被陣法吸收後,我感覺到陣法的運行變得更加輕鬆,最後終於能夠順利啟動。

我用精神法術粗魯地抓住了開始霧化的幻獸形體,已經沒時間所以顧不得手段!

亞戴爾這具身體的時間肯定到極限了,無法繼續抵抗消逝,否則他「死都不會」在我的面前消失。

我將他的形體凝縮到最小,以防止力量和生命繼續散失,接著將啟動的法陣所運轉出的力量連同法陣本身一起壓縮到水晶裡面,最後直接將水晶打入狼犬的眉間。

亞戴爾的形體終於固定住了,但牠也從休旅車大小的巨大狼犬,變成了吉娃娃尺寸的小狗狗。

『……』只見亞戴爾整個嚇傻了,完全沒法意識到我做了什麼。

「一個一個都讓人那麼不省心。」我喘了口氣說。

哪怕是我,施展完生命法術也不可能恍若無事,於是我一個腳軟、直接往後倒去。

「!?」但我沒有如我所料地撞到地面,因為一直被我晾在身後的冰炎撐住了我,雖然緊皺著眉,不過他還是輕手輕腳地把我放到地上。

『隊長!』亞戴爾很緊張地喊道。

「閉嘴,我沒事。」我瞪了他一眼說。

『……』亞戴爾果然乖乖閉嘴了,但他一雙擔心的眼神,配上後面搖啊搖的尾巴……老實說我非常不習慣自己忠心耿耿的副隊長變成這副模樣。

算了!情勢如此,能保住他的命就不錯了!

至於他的力量都縮到這麼一點,僅供保命而已,實在不能期待他還有餘力變化人型。

真糟糕,明明找回了副隊長,結果卻還是沒有萬能副隊長可以用。

  你們那邊都解決了嗎?我有氣無力地問道。

好加在這個法術一旦注入足夠的力量施展後,就不需要持續供應力量,否則還真維持不住。

  終於搞定了……烈火有氣無力地回道。

  勉強解決。審判淡淡地說。

  這到底是哪部爛戲啊!大地哀號著說。

  還以為十二個人都找齊就沒事了。綠葉嘆了口氣。

  這下又出現新問題了。刃金無奈地說。

  所有人先集合吧!我淡淡地下令道。

於是我們很有默契地往最初分開的那個點會合。

  審判,夏碎知道多少了?在一邊移動過去時,我一邊問道。

  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都差不多曉得了。審判無奈地說。

  算了,反正冰炎也是。

現在只能期望這兩人願意幫忙保密。

沒多久,我們順利會合,雖然其他人那裡的情況應該不一樣,不過大家最後的處理方式可能相差無幾,反正小隻一點也好攜帶。

於是,羅蘭的身旁黏著一隻小胡犬;大地的肩上趴著一隻金橙色小貓,估計應該是剛才的獅子;白雲的手上小心翼翼抱著一隻小豹,背上還有一對夢幻的白色羽翼,身體的顏色則變成雪白色;暴風的懷裡也躺著一隻小白虎;審判的腳邊跟著一隻小熊,毛皮依舊保持著純黑的色澤,但頭上的角卻純白得可比獨角獸。

配上我用一隻手抱著的小狗,我由衷地覺得……我家會塞不下!

而且我沒打算開動物園或者馬戲團啊!

「我已經回報公會任務解決了,如果你們要把幻獸養著,就不要讓牠們造成危害。」剛才一直低頭傳簡訊的冰炎在將手機收起來時說道。

「……謝謝。」雖然不情願,不過這次這傢伙的確幫了不小的忙。

「可以幫你們保密,不過你欠我一次。」也明白我在煩惱的事情,冰炎毫不客氣地說。

「我知道了。」我答應得也很乾脆,畢竟他們能保密是最好,何況這傢伙也沒有追問,「那剛才你幫我啟動陣法……?」

一開始幫忙困住亞戴爾的行動時還能當著是執行任務,但後來我為了救亞戴爾而施展陣法時,這傢伙也出手幫忙了,雖然只是滴了幾滴血、念了幾句咒語,不過我實在不覺得他會那麼好心當作免費贊助。

「你拿剛才的陣法來換。」冰炎一點猶豫也沒有地說,他可能從一開始就是這個打算。

這傢伙果然獅子大開口……

「好。」我口氣不太好地答應,畢竟他那時都幫忙了,我現在除了同意還能說什麼?

「反正你那個陣法也還不算完成,之後我會再改良,完成後再給你。」冰炎用漫不經心的表情說。

「那就先謝謝了。」雖然我也有自信之後能將陣法徹底完成,不過我對這個世界的法術了解還不深,大概會花更多的時間,而且這也是個可以將他的實力摸清楚的好機會,所以我的口氣也就沒那麼不情願了。

「這附近沒有其他問題了,我們兩個就先行離開囉!」在我和冰炎的對話告一段落後,夏碎說道。

「好,開學見。」羅蘭點點頭說。

「也不一定開學才會見得到。」冰炎聳聳肩。

也是,照我們最近接任務的頻繁程度,還真是有極大的可能性會碰面。

在傳送陣的光芒消失後,這裡只剩下我們十二個,外加六隻……七隻動物--算上烈火的貓王火花。

「我們先回家再說吧!」環顧了一眼眾人,我很乾脆地說。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