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四十六章★

除夕夜的時候,我們是在新家開飯的,我們煮的是火鍋,因為人太多,旁邊還附帶七隻動物(六名副隊長加貓王一隻),堅石和孤月的食量又太大,所以我們一共開了六個火鍋,而且還是直徑半公尺的大尺寸!

因為火鍋代表團圓,亞戴爾他們理所當然地被我們接回來圍爐,雖然目前還有另外六名副隊長下落不明,但那也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事情,儘管有些小遺憾,不過我們也只能期待下次了。

「這個切成兩種顏色的火鍋是怎麼回事?」正忙著準備食材時,我眼角瞄到了一個被分成兩邊的火鍋,其中一邊的湯頭紅到讓我不太敢下筷子,另外一邊則是很正常的清湯。

「喔!那個是鴛鴦鍋!」綠葉很開心地說,然後還閒不下來繼續調配其他的火鍋和醬料,「是原世界的火鍋喔!一邊弄辣的、一邊不辣,這樣不敢吃辣的人也能一起享用!」

「你不是原世界的人嗎?為什麼會不知道?」大地鄙視地問。

「沒吃過不行嘛!」我一向是在自己家裡開伙,最好會曉得!

「不過辣的那邊還真是用聞的就覺得好嗆……」孤月一臉敬謝不敏的樣子。

不知道蛇能不能吃辣?

算了,反正孤月也不是正常的蛇。

「寒冰,我把肉片擺在這喔!」烈火從冰箱一口氣拿出疊了好幾盤的肉片,然後放到桌子上。

「好。」寒冰也沒閒著,他正快速地把魚肉切塊,畢竟魚不能整條直接丟下鍋煮。

『隊長,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嗎?』亞戴爾問道。

我扁了扁眼看著還是小狗型態的他,很不客氣地開口道:「一邊玩去,不要礙手礙腳!」

『……』亞戴爾一臉很受傷的表情,垂著尾巴窩到了桌邊,但不是我無情,一隻小狗能做啥啊!

旁邊幾人也各自把自家的副隊長推到一邊去,省得擋路。

因為人口多,又有一堆動物,要準備的食材更多,所有人都一直走來走去到處忙,要知道一群動物坐在路中間可是非常擋道!

「狄倫,你乖乖待在那邊,等等就可以開飯了!」雖然羅蘭的語氣溫柔,說這話也是出於善意,但某方面來說,他或許是我們之中最絕的一位,狄倫都哀怨到快飄鬼火了!

「喔喔!有帝王蟹耶!」刃金讚嘆地看著堅石從冰箱裡面搬出來的超大帝王蟹。

「你們什麼時候跑去買的?」審判微微蹙眉。

帝王蟹可不是一般菜市場買得到的好料,而我們這幾天也沒有特別跑去哪。

「別看我,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菜單裡面有那項。」我一秒表態。

我才不會在目前這種經濟還不算闊綽的時期,吃那種單價太過昂貴的食材!

算了,偶爾一次也無所謂就是了。

「那是我訂的!鳳凰族在某些食材上有特殊管道!」烈火舉手承認。

望著其他據說也是他訂的海產,那裡已經堆起成山的螃蟹、蝦子、蛤蠣、花枝等等,我腦袋浮現了一個疑問,難道鳳凰喜歡吃海鮮?

而且是我的錯覺,還是那些海鮮的尺寸都有點超過正常水準呢?

算了,大一點也好,省得吃不夠。

總之,我們的火鍋又多了一種帝王蟹鍋。

寒冰在綠葉開始弄酸菜白肉鍋的時候默默地調出牛奶鍋,而最後的兩個鍋子卻不是一般火鍋,一個是忽然自己生出來的壽喜鍋……白雲,為什麼我也在用火爐,卻沒有看見你在旁邊熬湯頭?

最後一個則是我趁著他們各自忙時,偷偷熬的羊肉爐。

台北的冬天很冷,每到這種時候,我奶奶總是會煮羊肉爐,吃下去整個身體都會暖烘烘的,是我在原世界最喜歡的食物之一,因為在場之中只有我會煮,本來還想納涼偷懶的我也只能自己下去弄了。

何況不管會不會下廚,通通都得幫忙,反正就算是料理白癡,拿食材或者削肉片總行吧?

我如果敢真的裝死,審判大概會一劍劈了我!

「好香喔!」雖然用看的也知道我煮得不是火鍋,不過一聞到羊肉爐的香味就沒人有意見了,事實上看見我的笑容後也沒人敢對我提出異議。

「不曉得冬粉夠不夠吃?」負責整頓食材的大地突然說道。

「我有煮飯下去了。」正在剝高麗菜的審判說道。

「冬粉我有多買。」寒冰也跟著說。

「……話說回來,幻獸跟著吃一般火鍋應該無所謂吧?」想起某些動物似乎不能跟人類吃一樣的食物,暴風瞄了一眼被我們放置的小動物副隊長們。

其實我們幾個也不是人類,但貌似沒什麼飲食上的問題。

「無所謂。」烈火很乾脆地說:「只要不是受到汙染的東西都可以。」

「……原世界有食材沒受到汙染嗎?」白雲忽然提出疑問。

『……』好問題。

答案是沒有!

眾人瞬間面面相覷,畢竟原世界環境汙染的問題在場所有人都有聽過。

『沒問題的,隊長。』亞戴爾馬上說。

「你們先前為什麼會受到汙染?」我有點不放心地問。

『是被黑暗氣息污染的,我們那個區域先前遭到妖魔入侵,雖然妖魔被我們合力逼退,但我們也因此受到了影響。』亞戴爾解釋道。

雖然亞戴爾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總覺得他似乎沒完全說實話,與其說他對我說謊,不如說他把某些事情隱瞞起來了,不過應該不是大問題,看在今天的氣氛上我也就先不追問了。

反正之後我有的是時間問他!

「總之吃火鍋沒問題。」我很乾脆地下了結論,這個才是目前的當務之急!

「雖然幻獸一直都還蠻容易被負面的能量影響,不過應該不至於吃個火鍋就黑化啦……」烈火乾笑著說。

「那就差不多可以開飯了!」看我們的對話也告一段落,綠葉露出大功告成般的模樣說。

旁邊一群人馬上發出歡呼。

因為大家肚子都餓了,所以我們立刻開飯,然後頭一次看見我們幾人食量的小動物副隊長們通通嚇到了。

其實他們先前就很疑惑到底為什麼我們才十二個人,準備的食材卻能夠將整張加長型餐桌堆滿,但就算不解釋,在我們開飯後答案也不言自明。

「這個給你吧!」扒完一碗後,我一邊又重新丟了新的食材下去煮,一邊隨興地夾了一大碗公的食物推到亞戴爾的面前。

喔!別誤會,我沒那麼殘忍真的讓他在地板像隻小狗一樣的吃飯,反正桌子夠大,稍微清一點位置出來給他就行了,我們之中並沒有特別潔癖的人,何況他們幾個好歹也是幻獸,而且才剛從醫療班領回來,身上當然沒有蝨子或者跳蚤一類的東西。

『謝謝隊長。』亞戴爾神情複雜地說。

「你幹嘛一臉悶悶不樂?你家隊長我難得煮一次給你吃,難道你有什麼不滿?」我挑起眉頭,手上依舊沒有停歇、繼續丟新的食材下去煮。

『不,沒有不滿,只是有點慚愧,畢竟我們當時之所以許下願望,是因為想要再見隊長一面,然後請您吃一頓飯。』亞戴爾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結果反而先讓您請了。』

拍了拍他的小腦袋,我彎起了燦爛的笑容說:「沒關係,之後連利息一起請就行了!」

「是,隊長。」最後亞戴爾笑著點頭應道。

「審判,你吃第幾碗了?」回過神來就注意到旁邊的審判已經重複裝了好幾碗的火鍋,而且每一次都裝了滿滿一大碗。

「……好像是第四碗。」審判想了想,然後露出有些尷尬的神色,大概他本來也沒留意到,就是一直吃、一直添,反正火鍋本來就是這種吃法。

不會之後我們大胃口的人又增加了一個審判吧?

「不意外啊!」烈火一臉不太在意的表情:「魔族的食量泰半都很大,雖然血魔族幾乎沒有留下資料,不過應該也和其他的魔族相差無幾。」

「……」聽到這話,連審判自己都只能沉默以對。

好像自從審判意識到他的種族並且開始掌握自己的能力後,他身為魔族的力量越來越強悍,而且特徵也越來越明顯。

某方面來說,這還真不是個好消息。

『咳咳……』在審判旁邊埋頭苦吃的維達突然嗆到了。

「怎麼了?」審判空下一隻手,幫他拍背順氣。

『審判長,烈火騎士長說您是什麼種族?』顧不得喉嚨還有些沙啞,維達直接問道。

「魔族。」也沒有要隱瞞的意思,審判簡潔有力地回道。

只見維達震驚得無以復加,若不是審判及時扶住他的背,他說不定就這樣往後一倒、摔下桌子去了。

其他幾名副隊長也愕然到停下進食的動作,唯有我家副隊長在愣了兩秒後,恍若無事地繼續用餐。

嗯,不愧是我的副隊長,心理素質果然不是蓋的。

不過當年他的隊長都兼當魔王了,而且在討伐魔王出兵時,又因為要一人分飾太陽騎士和魔王二角所以需要替身,必須兼差當魔王替身的亞戴爾當然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被嚇到。

「我突然好想看他們的反應。」暴風摸著自家白虎副隊長的腦袋說。

『……?』小白虎緩緩地回過神來,不解地望著自家忽然笑得一臉「無害」的隊長。

「真的還蠻想看。」就連白雲也玩心大起了。

我們所有人都明白他們在說什麼,於是其他人一起彎起不懷好意的笑容,接著就進入種族大揭密時間。

『……』很好,這下連我家的亞戴爾都石化了,就算是他,一口氣聽到我們的種族果然還是會啞口無言。

而且他們可不像最初的我們,雖然聽說了自己的種族,卻因為不了解守世界的種族而沒有太大的實感,就像審判知道自己是噬月血魔族,但是在聽到烈火描述的傳說前,他的震驚就只停留在知道自己是魔族,何況他本來就猜到了。

六名副隊長以幻獸的身分出生,還曾經和其他幻獸一起居住過,自然對守世界的種族會有基本的了解,所以震驚程度遠高過我們當初。

「真有趣……」暴風左上上、右下下地捏著已經嚇到沒反應,或說無法做出反應的小白虎副隊長。

因為他們現在都是小動物的外表,所以整個驚嚇到動也不動其實不像石像,反而比較像動物娃娃,於是除了羅蘭比較有良心,只是在狄倫面前揮了揮手招魂之外,其他人都開始玩弄(?)起自己的副隊長,連審判都忍不住好奇地從旁邊戳了戳維達的臉。

「嘖!身為十二聖騎士的副隊長,這樣就嚇傻也太沒用了!」大地沒良心地說,還用一隻手拎著小獅子副隊長小幅度地左右搖晃。

「話不能這麼說啦!」暴風出言幫這群可憐的副隊長們辯解,「我們當初知道自己的種族時也是嚇呆了,何況他們?」如果他不要一直捏自己副隊長的臉,這番話會比較有說服力。

但是玩了幾秒後,大家就把手上的娃娃(?)扔到一邊繼續吃東西了,畢竟我們之中有食量非常巨大的種族在,重點是還不只一位,一直顧著玩的話,食物可是會在不知不覺間被吃光的!

我們很現實地又繼續大快朵頤了起來,各自放了一碗料在自家的副隊長面前,反正等他們回過神來後總會想起去吃的。

而就在我們用蝗蟲過境般的速度將桌上的食材吃掉二分之一後,暴風忽然驚呼道:「這是什麼?」

眾人反射性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結果發現旁邊已經被我們清空的桌面上居然出現好幾個傳送陣法,體積比平常我們用來傳送人的小上一些,根據這幾天的學習,我知道那是用來傳送物品的傳送陣。

在傳送陣消失後,桌上出現不少盒子,其中還有兩疊疊得像山一樣高,而且各式各樣的盒子都有,從紙盒到木盒到奇特的玻璃盒,乃至於用樹葉包起來的葉盒都有!

根據我放下的感知結果來判斷,所有的盒子裡面都是食物­,而且糕點類居多。

「啊!應該是我們各自的族人或者家人送來的點心啦!」烈火第一個反應過來。

「對喔!不少種族這陣子雖然不是過年,但也有各自的節慶。」綠葉恍然大悟地說。

「所以那些是你們親戚寄來的?」孤月疑惑地問。

「我看看……」綠葉拿起離他最近的盒子端詳,「這是奇歐妖精族送來的點心,署名要給大地。」

「喔!是我老哥老姊他們吧!」大地一點也不意外地說,他走過去接過了那個盒子,「奇歐妖精雖然沒在過年,不過這陣子也有祭典。」

「這裡還有安因送的點心!」綠葉接著拿起的是一個精緻的白色紙盒,那紙盒足足有一張原世界的教室客桌那麼大,上頭還用金線繪著美麗的圖樣,「卡片上寫著,他先前聽我們說要過原世界的年,所以做了些天使族的點心送過來給我們!」

安因你真是個溫柔善良慈祥和藹親切的天使!

「他真是個好天使!」孤月說出了我們所有人的心聲。

「怪了,為什麼這邊還有其他天使族送來的點心啊?」烈火一邊辨識其中一疊盒子山上面附著的卡片,一邊說:「而且還特別署名要給太陽。」

「欸!?」眾人都露出了訝異的神情,不約而同地看向據說有天使族血統的我。

「別看我!除了我自己和安因以外,我可不認識第三個天使了!」我趕緊撇清關係,但眾人看我的眼神還是有幾分懷疑,特別是我已經在考慮要不要來逼供的審判。

冤枉呀!審判,請看著我真摯的眼神!我真的沒有瞞著你們做任何事!

這陣子雖然常常跑去接公會的任務,但我並沒有因此見到其他天使,儘管有聽說不少天使族都在打探我的消息,可似乎是對當年戰靈天使族被滅族的事情懷有愧疚,因此目前沒有任何天使主動來找過我。

不過他們雖然覺得有愧於我,但是在調查完鳳凰族的記錄--烈火拜託相熟的族內上位者冒險從族裡偷拿出來給我看的--後,其實我並不怎麼氣他們就是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