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四十七章★

要解釋這個就得先說明一下我的種族。

當年「戰靈」一脈的光之天使族在天使族裡的地位等於英雄,雖然傳說裡面只特別提到他們和「噬月」的血魔族互相仇恨廝殺,但其實只要和黑暗種族發生戰爭時,他們都是衝在第一線的精銳。

不只是和他們自己有關的爭鬥,只要有結交的部落出事,他們幾乎都是第一批趕去的救援者,所以他們跟我們原本世界的黑暗精靈一樣全民皆兵,而且一個比一個驍勇善戰。

與黑暗精靈不同的是,戰靈一脈的天使聲望非常高,高到其他種族(不只其他天使族)都會在他們出征或者凱旋歸來經過的路上獻上花束,但也因此他們的族人數量一直都不多,天使族的生育力本來就低落,他們又因為太常爭鬥所以死亡率特別高。

而且由於他們長年與黑暗種族為敵,因此受到所有黑暗種族的仇視、被視為最大的共同敵人,於是在六百年前,他們遭到黑暗種族甚至鬼族和妖魔的聯手圍殺,在最後的八翼天使族長血戰致死後,他們等於被滅族。

當年其他部落的天使族並未見死不救,甚至與他們有交情的鳳凰族和精靈族都有派兵,但他們趕去的援軍不是被黑暗聯軍給攔了下來,要不然就是在出發的前夕,部落遭到黑暗種族搞游擊般的突襲。

所以在援軍終於趕到時,戰靈天使的部落已經被蹂躪殆盡,援軍連一個生還者都找不到,許多殘留的屍體連原樣都看不出、遑論辨認身分,就連族長唯一的子嗣都失去下落,也不知究竟是生是死。

雖然其他天使很努力找尋他的下落,只是一無所獲,不少天使都認為他要不是連屍骨一起被毀得一乾二淨就是被妖魔俘虜過去,但不管是哪個生存機率都是零,所以一直到最後,都沒有任何種族曉得真相。

以目前情況來說,他是據說和我最有可能有血緣關係的人……的天使。

也因此我才會到現在都沒見到除了安因以外的天使族,儘管當年他們沒有袖手旁觀,但曾經受過戰靈天使幫助的其他天使族和其他種族都沒有趕上,據說不少天使族到現在都還對戰靈一脈的天使懷有愧疚。

只是他們現在突然寄點心給我,到底要做什麼?

「上面的卡片難道沒寫原因嗎?」堅石疑惑地問。

「有,似乎是安因把太陽的事情傳回各個天使族的部落裡面,結果他們都透過安因送了點心過來,說要請你吃。」研究了一會卡片上面的通用語後,烈火這麼說。

「你說『各支天使族』?那裡有多少點心盒是要給太陽的?」暴風露出古怪的神情。

「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幾個……」綠葉走過去幫忙挑起了盒子,檢查了一下後,他最後很乾脆地將其中一疊盒子山,目測至少超過二十個的盒子推到我的面前。

「難道所有天使族都送點心過來嗎?」刃金也去清點盒子,「安因所屬的木之天使,然後是水之天使、地之天使、夜之天使、光之天使的另一個分支--『聖靈』天使……靠!真的二十三支天使族全數到齊!」

「……」不要說其他人無言,連我這在場唯一的天使族都無言。

「太陽,我可以讀下去嗎?」烈火手上的卡片居然不只一頁,基於十二聖騎士的守則是要尊重彼此的隱私權,所以他先向我徵求同意。

「……可以。」旁邊的審判正向我投來的警告視線,我也只能點頭,不用猜就知道這傢伙在警告我不要又把重要的事情瞞著不說。

不過我也不覺得這件事情有什麼好不能說。

烈火很快地讀完整張卡片:「簡單來講,就是各個天使族認為他們都曾受到戰靈天使的恩情,但在他們滅族之禍時卻沒有救助到任何一個他們的族人,所以現在要來幫助太陽,如果太陽你碰上什麼麻煩,都不要客氣儘管聯絡他們,他們一定會維護到底,綁在盒子上面的那些看起來像是裝飾品的水晶是聯絡用的咒具。」

「總之對我沒有任何惡意就對了。」我嘆了口氣,看來之後會有點麻煩。

湊到烈火身邊一起讀卡片的綠葉點頭說:「對,而且卡片裡還提到,之後太陽你若有空,希望你可以到各個天使族的部落裡面走走,他們竭誠歡迎。」

我就說會有麻煩吧……

二十三支的天使族部落耶!我是要跑到死嗎我!

「你這傢伙也太好狗運!連來到另一個世界都有所有的天使族當靠山。」大地斜了我一眼。

「這一切都是美麗的意外。」事實上連我自己都還覺得莫名其妙。

畢竟我是轉生過來的啊!對那些天使族的恩怨糾葛當然沒實感!

而且六百年前的事情和我應該沒什麼關係,至少目前看起來不像有……應該沒有……

雖然有點懶得應付,不過大地也說了,人家都自願跑來當我的靠山--儘管我不可能因為這樣就完全信任他們,即使他們是傳說中的天使族--但手上若有可用的牌就得好好維護,所以之後我會應那些卡片的邀請去拜訪各個天使族部落,也順便調查一下自己的身分。

「但到底為什麼他們會送點心過來?」審判把話題拉回最初:「難道天使族最近也有什麼祭典?」

「沒有,」烈火直接搖頭說道:「不過卡片裡面有講到,安因有跟他們提過我們今天打算要慶祝,所以他們全部都做了點心送過來幫太陽慶賀。」

「慶賀什麼?」暴風一頭霧水地問,事實上我也被搞亂了。

「從卡片的內容來看,他們似乎誤會我們慶祝的目的了,他們好像以為我們是要慶祝回歸守世界,所以覺得很高興之類的……」同樣湊過去讀卡片的綠葉無奈地補充道:「而且又因為太陽是天使族兩百年來唯一的新生兒,因此各支天使族都非常欣喜。」

所以這一切不是美麗的意外,而是美麗的誤會是吧!

「總之,這邊的盒子都是天使族送來的就對了。」烈火像是總結般地說。

「那剩下的呢?」指著旁邊的另一座盒子山以及旁邊零星的其他點心盒,孤月疑惑地問道。

「這個好像是堅石的老哥送來的。」大地拎起其中一個木盒說,上面還有著美麗的龍紋。

「真的是兄長,」堅石有點無奈地接過,「就跟他說不用了……」

「我的家人也有送點心過來。」羅蘭已經自動從裡面挑出一大一小的兩個盒子,「哥哥們一起買了一個,媽媽則是自己親手做。」

「啊!伊居然也送了一盒點心給我!」孤月驚訝地從裡面捧起一個白色的紙盒。

「守世界的人很喜歡這樣送來送去。」烈火聳聳肩。

「這些好像都是鳳凰族送來的點心。」綠葉指著另一堆同樣疊成山的盒子。

「對啊!畢竟我們那邊也有祭典,當然會有很多點心。」烈火一點也不驚訝地說:「每年我都會收到一堆,等等大家一起吃吧!守世界的點心通常不加防腐劑,很快就會壞了!」

每年都會收到啊……看來烈火跟自己的族人關係真的很好的樣子。

「不錯,這麼看來我們也有口福了!」暴風拍了下手說。

「暴風你也有喔!」烈火拿起一個我從剛才就注意到的超巨大藍色蚌殼說:「這是卡薩部落送來的,上面寫著要給你。」

「啊?」暴風露出有些嚇到的神情,不過還是乖乖走過去接過了那個大貝殼,「這什麼玩意?」

他只摸了兩下就找到了機關,接著『喀!』的一聲就打開了手上的貝殼,在貝殼打開的那一瞬間,不少熱氣跟著散了出來,裡面裝著的東西應該也是點心,看起來有點像是所謂的水果塔,但顏色是很詭異的淡藍色,而且擺在上面的也不是水果,而是小貝殼一類的東西。

這怎麼看都比較像是裝飾品,若不是從那邊飄來淡淡的香氣,真的不會有人認為那些是食物。

「這是海妖精的點心?」我很好奇地湊過去研究。

「這個真的能吃嗎?」暴風有些懷疑地問。

「不知,」烈火聳聳肩說:「我們之前也說過卡薩部落的海妖精不太行走於陸地上,更不和外族打交道,所以他們的傳統食物沒什麼其他種族曉得。」

「應該不會有危險吧……」暴風哭笑不得地說。

「我吃一個看看。」我毫不猶豫地朝貝殼裡面的糕點伸手。

「好。」大概恨不得有人先試毒,暴風也沒有阻止我。

我嘗試性地咬了一口未知的糕點,淡淡的香氣馬上在嘴裡面化了開來,一股海潮的味道跟著在口中擴散,但卻沒有大海的那種鹹味。

「這個還蠻好吃的耶!」我將嘴裡的那一口吞下後,就直接把手上剩下的糕點整個塞進了口中。

「那上面的小貝殼是什麼?」看我連糕點上的小貝殼一起吃掉,寒冰非常好奇地湊過來問。

「……好像真的是貝殼,不過咬起來脆脆的,還有種淡淡的甜味。」真神奇,我都不知道這世上有能吃的貝殼,而且我們一般的蛤蠣啦、蚌殼啦,殼都非常硬,如果碎掉的話很容易刺傷身體,但這個貝殼吃起來脆脆的,咬下去的感覺很像核桃一類的堅果。

於是寒冰也跟著拿了塊糕點,然後開始一邊吃一邊研究。

「太陽,我們先把盒子放到另一邊好了!」綠葉開始整理起桌上的盒子說:「正餐還是得先吃,不然我們很多食材都不能久放。」

「喔、好吧……」雖然很想吃點心,不過我不用轉頭就可以感覺到身後的審判已經瞇起眼睛瞪我了,於是我只能乖乖把點心放回桌上。

「這邊怎麼還有半條魚?」忽然發現流理台上擺著半條沒有被切塊的魚,堅石疑惑地把魚端過來問。

「那個不是晚餐,要放到明天!」避免這些出生在異世界的傢伙把魚扔下去煮,我趕緊說。

「為什麼不能煮?」孤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

「這樣才會『年年有餘』啊!」我理所當然地說。

「啊?」除了審判和白雲之外,一票人都給我露出了無法理解的模樣。

「這是我們東方人的說法,取諧音,除夕要吃『魚』,而且不可以全部吃完,這樣才會年年有『餘』。」我搬了奶奶的那套說法。

「原來太陽你很迷信?」暴風一臉驚奇地看著我。

「迷信的不是我,只是我們家從小就這樣。」以前我也覺得奶奶迷信,畢竟這種說法沒什麼根據,但她每年都這麼做,而我的確沒有哪一年餓肚子,甚至在她過世後我也能養活自己沒有餓死。

既然如此那就將就繼續留半條魚下來吧!反正之後一樣可以吃掉!

「也沒差那半條魚。」審判跟著說,然後使了堅石一個眼神,讓堅石把魚端回去放好。

「那太陽你煮的這鍋到底是什麼東西?」烈火一邊從我燉的那鍋羊肉爐裡面舀湯汁澆飯,一邊問道。

「那個叫羊肉爐,很適合冬天吃的東西。」我想了一下說:「等等也可以把冬粉丟下去煮,很好吃。」

「喔!來煮吧來煮吧!」似乎真的很喜歡那鍋羊肉爐,烈火馬上跑去拿冬粉下鍋煮,從剛才開始吃羊肉爐就吃得很快樂的刃金當然也捧了一盤冬粉湊過去。

「冬粉不要煮太久,不然會把湯吸乾。」想起以前煮羊肉爐冬粉時發生的慘況,我趕緊出聲提醒道。

「知道了。」烈火點點頭說。

「那另一鍋又是什麼?」大地指著那鍋壽喜燒問道。

都給人家吃那麼久,現在才想到要問會不會太晚?白雲煮的那壺預備湯汁都見底了!

「那個是壽喜燒,白雲煮的。」我沒好氣地說。

「原來白雲也會下廚啊!」孤月訝異地說。

對喔!他不說我還沒注意到!先前白雲在廚房裡當隱形幫手我就該發現了啊!

如果他不會下廚的話,怎麼可能把我需要用的調味料神不知鬼不覺地擺到我的手邊!

「白雲,你真的會煮飯?」審判大概也是剛察覺到這點,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對白雲問道。

「會。」白雲點點頭。

「先前為什麼你都沒說?」在我們找到寒冰他們之前,他和審判已經來我家吃了好一陣子的飯了,那時他幾乎沒有動手,只是在客廳念書或是幫我掃地然後等開飯。

「因為太陽你和審判煮得很開心的樣子。」也知道我在問什麼,白雲一臉無辜地回道。

『……』我跟審判無言了。

「對喔!最早先湊在一起的人好像是太陽、審判和白雲你們三個。」回憶了一下,暴風說道。

「等等,我怎麼好像聽到另外一個消息?」大地皺起眉打岔道,然後他看向審判說:「審判也會煮飯?」

「會。」審判自己都還沒開口,寒冰、暴風和烈火就異口同聲地點頭說道。

於是有一半的人都露出了晴天霹靂的模樣,哈!原來不是只有我會做飯會嚇到人啊!

「……」審判乾脆不理他們,直接走去跟烈火他們分一些冬粉吃。

『我覺得今天最多驚奇的應該是我們吧……』狄倫說出了他們這票小動物副隊長的心聲。

其他五隻小動物,包括我家亞戴爾也默默地含淚點頭。

認真來說他講的也沒錯,畢竟這堆消息我們還分好幾次接收,他們則是一頓飯連續給我們嚇了幾次。

「這樣我們之中有快一半的人會做菜耶!」暴風放下手上的筷子,「寒冰、綠葉、太陽、審判、白雲……」

「堅石好像也會吧!剛才你切菜的姿勢不像沒用過刀。」我指向正猶豫該不該發話的堅石。

「因為家裡只有我和兄長,兄長總會有不在的時候,所以一定要會打理自己的三餐。」堅石點點頭說。

「我們的情況也差不多吧!」我家在奶奶過世後只剩我,台北的外食非常昂貴,不會做飯就等著餓死了。

「原來如此,所以都是情況所逼嗎?」刃金用一臉「我了解」的表情點點頭。

我說刃金你是真的很想被大家圍毆嗎!

什麼叫情況所逼!講得好像我們幾個都是因為身世不幸,所以才被迫學會了煮飯一樣!

雖然某方面來說好像也相差不遠的樣子,但是直接被人這樣點出來還是很不爽啊!

『…』眾人只是無言了一下,最後再度選擇忽略他的「非自覺性毒話」。

畢竟大過年的就見血實在不太好。

『碰!』外頭忽然傳來了遙遠的爆炸聲,但不是那種事件般的爆炸聲,而是煙火在天空炸開的聲音。

「哇!居然有人放煙火!大概也是原世界來的人。」烈火拉開了窗簾。

附帶一提,這個超巨大的廚房加飯廳,靠外面的那面牆有著一大排的玻璃落地窗,又因為外頭剛好沒有任何房子,所以非常適合欣賞風景。

「好奇特的煙火。」我望著天上五彩繽紛的火花,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那應該不是原世界出產的,不是說那些煙火太漂亮,而是因為裡面好像參雜著許多的力量。

「應該是用法術放的吧!」綠葉笑笑地說。

「難怪。」在手上的碗又空了後,我又走回去重新夾了一碗新的料,不過桌上的東西已經吃得差不多了,等等就能開始收拾然後吃點心。

「不錯,有免費的煙火可以看!」暴風也跟著走到窗邊欣賞天上的煙花說。

「今年一定會是個好年。」烈火彎起單純的笑容。

「一點也沒錯!」其他人也紛紛同意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