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一百四十六章★

『那就是你和神要來的孩子,加利?』露出好奇的神色,魔族的青年望著趴伏在天使族長身上的幼孩靈魂。

『是又如何?』警戒地把沉睡的靈魂緊緊抱著,加利德法費了不少功夫才讓孩子睡去,他的軀體至少還要百來年才做得好,如果不讓靈魂進入沉睡等待重生,靈魂的負擔和消耗會太大,『薩拉伊瓦,你想做什麼?』

『幹嘛那麼小心翼翼?我從來不吃人類的靈魂,味道不好。』兩百多年前已經登基為噬月血魔魔皇的魔族青年有些好笑地看著密友。

『我怕你一個心血來潮對他做些你認為有趣的事情。』很了解友人的個性,加利德法冷哼了聲,他的話也讓一旁正和天使將軍喝茶的魔族女性悶笑了起來。

『您真了解他。』毫不猶豫地對自己的主子落井下石,有著深刻輪廓的魔族女性笑瞇瞇地說。

『放心,什麼東西能搶、什麼東西不能碰我還有自知之明。』也不介意自家女侍揶揄,薩拉伊瓦聳聳肩說:『我如果對那孩子動手……』

『我會把你撕成碎片。』加利德法狠瞪對方一眼,警告意味明確。

『人類是見色忘友,你這算……見孩子忘朋友?』薩拉伊瓦嘴角掛著饒有興致的笑容,『這該不會是你們天使的習性吧,月彌?』

完全不想回答對方毫無意義的問題,月彌又替自己倒了杯茶:『這茶味道真好,不過是第一次喝到,是從哪拿來的,莉亞?』

『我們那邊小孩種的,好像是他們自己開發的品種吧?叫『月華』。』莉亞溫柔地笑著,『混有精靈族血緣的孩子對種植植物特別有心得。』

『嗯。』知道友人一直偷偷在收留魔族混血的孩子,雖然依舊面無表情,但月彌眼中也透出溫和的笑意。

『我跟幾個孩子試做幾種新糕點,吃吃看吧!順便給一點建議。』莉亞將桌上的糕點推到對方面前。

『謝謝。』月彌也不推辭。

『啊~啊~那邊兩位一定要在單身的人面前獻恩愛嗎?』望著和樂融融完全無視他們的兩名下屬,薩拉伊瓦撐著下巴,他的表情很認真,但語氣充滿調侃。

常常被揶揄的兩位早就對薩拉伊瓦的調侃免疫,連一開始會神色一僵的月彌都已經能泰然自若地無視。

『嗯?你們兩人交往了?』倒是性格在某方面來說異常單純的加利德法讓他們倆有種無力感。

『加利,薩拉的話只能聽聽就算,我以為這個道理你比誰都瞭解呢!』莉亞眨了眨美麗的眼眸,有些無奈地看著其實很容易被耍得團團轉的友人。

『……』加利德法沉默了,接著他乾脆回過身繼續抱他的孩子。

『嗯……不過有小孩也不錯呢……』盯著熟睡的孩子,薩拉伊瓦彎起一抹不太明顯,但卻直接讓眼前的三名友人進入最高警戒的笑。

『你想做什麼?』把孩子緊緊護住還不夠,加利德法用羽翼遮住懷中的孩子不讓薩拉伊瓦一直盯著。

『放心,我沒打算跟你搶。』薩拉伊瓦很清楚友人非常渴望擁有自己的子嗣,嚴肅的天使族長其實喜愛幼孩,但他是所有孩子看了會敬而遠之的對象。

偏偏他們倆身上都有詛咒,照理說不可能擁有自己的孩子,好不容易鑽盡漏洞得到一個,若是對那孩子出手,薩拉伊瓦非常確定他會在瞬間被友人挫骨揚灰。

就下手毫不留情這點,戰靈天使族比起噬月血魔族可說絲毫不讓。

天使很溫柔,他們會守護身旁的一切、慈藹地對待弱者、更不會主動傷害生命,但天使也很冷酷,對於他們認為有害的敵人會毫不猶豫地動手翦除。

『我記得你說過光神的手上還有十一個靈魂。』薩拉伊瓦意有所指地說。

『我不認為神會把任何一個給你。』加利德法毫不留情地說,先不提魔族和神族的關係一向不好,魔族並不是什麼適合撫養孩子的種族。

『我可沒說要經過祂的同意。』薩拉伊瓦臉上的笑溢出恣意的狂妄。

魔族是神敵,自古以來神魔不兩立,強大的魔王正如鬼王,能弒神,以一位魔皇來說薩拉伊瓦很年輕,但他和加利德法同樣擁有溢脫規則之外的強悍能力。

儘管知道薩拉伊瓦的實力,加利德法還是挑起眉:『好歹認識幾百年,我奉勸你別去送死的好,光明之神是世界創始之初的神明,是創世神的輔佐神,你就是再練上千年也沒有勝算。』

即便同為神,力量也有強弱之分,光明之神毫無疑問是連其他神祇都必須敬重三分的神。

『我也沒說要打贏祂,怎麼說我都是擅長空間法術的噬月血魔魔皇,單論操縱空間的能力也只有瓊夜一族被封印的長公主能與我一拚,要向神搶一個人類靈魂不算多困難的事。』薩拉伊瓦不太在意地說。

『……隨便你。』加利德法沒有阻止,因為他完全不認為友人會成功,不過以薩拉伊瓦的實力也不至於會被神殺死,所以他決定做壁上觀||但事實證明,他錯了!

他完全沒料到,薩拉伊瓦會趁著神忙於在各個種族與各個世界中尋找能讓那些孩子轉生的軀體時偷襲!

為了替這些孩子尋找可以讓他們轉世的方法,光明之神一直在各個空間進行跳躍,同時也忙著將另外十二個孩子轉化為神使,對祂來說,轉化一名神使不是什麼大工夫,但一口氣轉化十二名神使多少有些費工。

想必祂從來沒想到會有一名膽大包天的魔族趁祂進行空間轉移時襲擊祂,即使是光明之神,想必也沒料到魔族大費周章襲擊神明的目的不是為了搶奪神的力量、更不是為了弒神,只是要搶祂手上的人類靈魂。

凝神戒備薩拉伊瓦的神明沒料到對方會橫來這麼一手,導致手中的靈魂被搶去一個!

薩拉伊瓦是隨機搶奪,反正都是人類的靈魂,搶到誰對他都沒差,不過後來閱讀對方的記憶後,他發現自己搶得真剛好,這個人類和要當加利德法孩子的那個靈魂生前是名義上的死對頭,私底下的好友呢!

衝著這點,他會讓這孩子好好出生的,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算是他這機關算盡的魔皇也一樣。

*百年之後*

『你還是不肯告訴我理由。』滿臉血汙卻依舊不掩光芒,在第三次殺害對方後,饒是早已下定決心的加利德法也不禁再一次緊咬牙關。

『沒有理由,只是因為我想殺。』被殺了三次,卻因為兇影永生的詛咒而無法真正被殺死,薩拉伊瓦素來平淡的面容帶著扭曲的笑意,『你比誰都清楚不是嗎?我的『魔障』是『殺戮』,我的存在本身就是……』話還沒說完,銳利的劍風斬斷了未盡之言。

『少來,沒有種族比我更清楚,你的魔障是『好鬥』。』身為最常與對方交手的人,加利德法當然曉得薩拉伊瓦並不好殺,他只是喜好戰鬥,喜好與強者過招,偏偏他太強了,與他交手的對象幾乎無法生還。

所以他才會和加利德法成為朋友,因為加利德法的實力在他之上,他們每次的交手中,十次有九次是以加利德法把薩拉伊瓦打得爬不起來做結尾。

而每次都被修理得體無完膚的魔族卻樂此不疲地一再跑來找打。

反正只要有人讓他發洩戰鬥的慾望,薩拉伊瓦就是個沒有太大危險性的魔皇,由於把他宰了換下個魔皇不會比較好,所以加利德法也就耐下性子一再修理對方,至少薩拉伊瓦為了維持他們的關係不會讓魔族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因此加利德法想不通,為什麼薩拉伊瓦要號召魔族發起「屠殺之役」?

幾百年來的交情不是假的,他們都清楚對方的界線在哪,特別是總是努力在維繫彼此關係的薩拉伊瓦。

『不重要。』屠殺的理由對魔族來說要多少有多少,唯有他真正的理由絕對不能讓加利德法知道,薩拉伊瓦早在一開始就曉得會是這樣的結果,就算讓自己的種族整個覆滅也沒關係,只要目的能達到就夠了。

只是苦了那個從神那兒硬是搶來的孩子。

那孩子還只是卵的型態,沒有自己持續提供力量孕育的話,孵化的時間至少得延長上百年之久吧!

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真正要命的是,什麼都不曉得的孩子如果不想辦法的話可等不到孵化的那天,這些光明種族不會讓魔皇的血緣留下,就算加利德法不願對未出世的無辜子嗣動手也一樣。

『我的歿途就由你來決定吧!』死在好友的劍下他一點遺憾都沒有,不過他有義務讓被他搶來的孩子能夠活下去,所以他轉頭看向旁邊的碎瓦,『莉亞,他就拜託妳了。』

『碰!』本來已經半毀的宮殿再度被轟塌了一片屋頂,原本躲在碎瓦下的女性魔族振翅逃出宮殿,懷中抱著一顆烏黑的蛋。

『追!不能讓噬月血魔魔皇的血脈留下!』外頭的天使聯軍鼓譟了起來,甚至有不少天使追了上去,唯有戰靈天使的將領沒有動作。

『……』望著對方逃跑的身影,加利德法已經疲倦了,『月彌、抱歉……莉亞可以拜託你嗎?』

『……好。』始終不發一語,孤身待在不遠處觀戰的月彌點頭,然後張開羽翼追了上去。

『對不起。』望著月彌離去的身影,加利德法心裡明白這道命令會讓好友煎熬。

但他相信月彌不會下殺手,而他的命令也不是追殺他們。

事實上,他不曉得該怎麼處理莉亞和那個孩子,所以他將決定權交給月彌,因為現在的他自顧不暇。

『……你讓別的戰靈天使去追說不定莉亞還能逃掉,讓月彌追的話……』薩拉伊瓦的口氣平淡地就像個旁觀者,『莉亞大概活不了。』

『月彌不會殺莉亞。』加利德法雖然對情愛之事很遲鈍,但他們認識都幾百年了,再看不出某一天使一魔族那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他就去撞牆吧!

『對,但戰靈天使族中,扣除族長外的最強將軍怎麼可能殺不了一名魔族女侍?』薩拉伊瓦擦了擦嘴角的血,『所以莉亞一定不會讓自己活下。』

『……』加利德法沉默了。

手上的劍不曾如此沉重,他不想揮劍,可是他必須揮,即使他們的追逐已經遠到深入龍族的領地,甚至甩開其他天使與魔族,他也不能放過噬月魔皇的女侍,所以他咬牙揮劍,可惜,他還是不自覺地留手了。

『要是讓其他天使看見戰靈天使將軍是這樣用劍,你可要被人當笑話喔!』回身避過攻擊的莉亞勾起笑。

『……薩拉伊瓦到底為什麼要發起屠殺之役?妳又為什麼不阻止他?』瞪著熟識的女性魔族,月彌問出他和加利德法都想不通的理由,『妳明明知道一旦戰靈天使聯合所有天使族,噬月血魔族沒有勝算。』

『……兩個問題的答案是同一個。』一隻手抱著還未出世的皇子,莉亞用另一隻手翻出一只墜鍊,那上面刻著照理說不該共存的戰靈之印與噬月王紋,『因為我們寧可自己死了。』

『!?』

『吶,讓我厚著臉皮用過往交情討個要求吧!我的命給你,請放過這孩子。』莉亞知道這舉動很卑劣,因為溫柔的天使會陷入情感和使命的煎熬,可是她不得不這麼做,否則她無法為未出世的孩子乞得生機。

月彌靜默了幾秒,然後他閉上眼動了動手指,銳利的風颳過莉亞的手也割斷她手中的墜鍊。

莉亞沒有去撿,只是靜靜望著鍊子落下並且墜入龍族的土地。

那曾經是她最珍惜的東西,是加利德法、薩拉伊瓦和月彌一同製作給她的,起因不大也不小,三百多年前的鬼族大戰她被鬼王高手撕裂靈魂,好不容易搶回來卻找不到治療方法,鳳凰族也不願意為噬月魔皇的女侍治療,所以他們比照過往的方式辦理,直接打造一只墜子收納她一半的靈魂讓她帶在身上。

對莉亞來說,那一半的靈魂其實怎麼樣都好,她真正珍惜的是三位友人想盡辦法救她的情誼,而現在她只希望龍族領地長年的風沙可以將墜鍊與他們的友誼永遠地埋藏。

『你們都走吧。』月彌收回劍,他的舉動代表交涉成立,百年的情誼交換莉亞和魔皇未出世子嗣的性命。

『彌,你和加利真的很溫柔。』莉亞無奈地搖搖頭,『雖然想感激你,但我不能同意。』戰靈天使將軍居然讓魔族女侍帶著魔皇的子嗣逃走,即使加利德法不處置任務失敗的月彌,其他天使也未必會默不作聲。

所以,他至少要有成果。

『妳還想做什麼?』月彌瞇起毫無溫度的眼,卻搞不清楚昔日好友的打算。

莉亞卻沒有回答他,她施展法術將懷中的蛋封印,她無法確定這個封印幾百年後才會解開,但幾百年足以讓一支種族成為歷史,她希望孩子能夠孵化在各種族都已經忘記追殺噬月血魔血脈的年代。

同時莉亞也對未出世的皇子放了遮掩血緣的特殊術法,這樣皇子的身分才不會馬上被識破,即使無法持續太久,但她相信到時皇子已經有自保能力,然後她鬆手,還未孵化的王族之子開始落下,僅墜落幾公尺後半空中便出現了一個傳送陣將它送離,莉亞相信原世界更能讓他躲避光明種族的追殺。

『妳不逃?』明白莉亞舉動的涵義,月彌繃緊了臉。

『要是連我也逃了,你要怎麼交差呢?』莉亞柔聲地笑了。

話一落,不讓月彌反應,莉亞用術力撕碎自己的身體,左手、右腳、雙翼全被她自己砍下,她甚至挖出體內包括心臟在內的臟器。

『莉亞!』月彌反射性地飛上前,但卻只能抱住僅餘一口氣的友人,這種程度的傷,就算是戰靈天使族中最擅於治療的昔恩都救不回來。

『請小心……那些光明種族……不……不是戰靈天使的朋友,不要……不……相信他們。』即使半邊的臉被術力撕爛,月彌依舊覺得莉亞笑得很嬌媚,『我……同意……薩拉開戰是……希望你可以……活下。』

『啊!?』月彌知道那些是莉亞的遺言,但他卻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可以……可以不要……自己的命,但……你一定要……要活下。』漾開溫柔的笑,女侍闔上僅存的一隻眼並嚥下最後一口氣。

七百年前噬月血魔族發起屠殺之役,戰靈天使族率軍殲滅他們,但戰靈天使族卻在一百年後也被屠盡……

我知道自己正沉睡著,也明白自己十之八九又要睡過頭了,因為我又在沉睡時閱讀到過往的記憶,只是這次不是我的記憶。

所以、月彌將軍,您讓我看這段往事是為了什麼呢?

『對不起,我曉得你需要休息,但我想若是知曉這些,以西亞的聰明,應該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薩拉伊瓦和莉亞要讓噬月血魔族發起屠殺之役。』佇立在我眼前的天使將軍臉上有著我從未見過的歉疚與哀愁,『雖然只是直覺,但我覺得,這和戰靈天使族被滅族似乎不是沒有關聯。』

有關卻也沒關,答案很簡單,儘管只是幾乎沒有證據的推理……

早在七百年前光明種族就想聯合陷害戰靈天使族了吧!

月彌將軍的表情愣了一下。

偶然得知這件事的噬月魔皇決定將他們殺盡,因為戰靈天使族若慘遭滅族,那麼親長大人絕不會沒事,將軍您也是,所以莉亞也同意噬月魔皇開戰。

因此莉亞才會說,她可以不要自己的命,但她要您活著。

『但這沒道理……』

噬月血魔屠殺的種族大概都是串聯想要陷害我們的兇手,不知情的親長大人領著戰靈天使族出兵討伐,薩拉伊瓦他們對噬月血魔族沒有勝算這點心知肚明,但對他來說這樣正好,因為打敗噬月血魔的戰靈天使會得到極大的盛名,如此一來本來想加害戰靈天使的種族也就不能光明正大下手了。

雖然魔族沒理由保護天使族,但噬月血魔族裡只有莉亞知道薩拉伊瓦出兵的真正原因,其他魔族只會愉快地開殺,因為噬月血魔不需要殺戮的理由。

要說唯一沒道理的地方就是,噬月血魔族的魔皇為了保護戰靈天使族的族長甘願拖著自己的種族陪葬。

而將軍,您覺得薩拉伊瓦是會做這種事的人……的魔族嗎?

『會,他會。』月彌毫不猶豫地說:『魔族只在乎自己在乎的人事物。』

那麼答案就揭曉了。

真的是有夠諷刺,與戰靈天使族勢不兩立的噬月血魔想保護戰靈天使,與戰靈天使系出同源的聖靈天使卻將我們推入火坑。

這到底是什麼因果呢?

 

 


 

上一篇:第二人生★第一百四十五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