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一百四十七章★

「嗚嗚,怎麼辦?太陽都已經睡了一個月了,他真的沒事吧?」門外傳來綠葉哭泣的聲音。

「而且他再不起來,那些天使大概會撕了審判長。」

「沒辦法,誰讓太陽當初是審判打昏的。」這個痞痞的聲音不用猜就知道是誰,「雖然錯不在審判。」

「我已經請提爾哥他們開出證明,而且太陽也的確是因為戰爭中受創太深,所以才會昏迷這麼久。」烈火的嗓門依舊很大。

「他不是只有身體受傷,心也被傷得很深。」寒冰難得地在點心之外的事情上多話,「就算他決定不去報復聖靈天使,可他絕對無法釋懷,再說他親長的事情也還得處理……」

然後,門被推開了。

「太陽?」帶頭走進的人是審判,他後頭跟著大地、綠葉、烈火以及刃金、寒冰,只見走進的審判罕見地愣住,接著他的視線瞪向我床邊幾名汗流浹背的原.騎士們。

由於我的傷勢太重需要接受醫療班的長期調養,因此我目前住院中,醫療班不是我們的地盤,為了避免有人在我昏迷期間對我下手,審判讓所有騎士照二十四小時輪班,我的床邊每次一定會有四名騎士守候。

「呃……」剛好輪班的艾德露出啞巴吃黃蓮的表情,他當然明白審判瞪他的原因,因為我若醒了他們應該回報給其他騎士長,而不是等他們自己發現。

只是偏偏我醒的時候,守在我床邊的四人都是溫暖好人派的成員,我不准他們回報,他們當然不敢回報。

「太陽,你在做什麼?」眨眨眼,望著明明發現他們進來,卻只顧著低頭畫圖的我,綠葉挨到床邊問道。

嗯、審判進來的剛好,也差不多了。

「雷瑟,給你。」我將手上完成的圖遞給審判。

「這啥?你要幫審判相親嗎?」跟著進來的大地當然跟著湊過去看。

那張圖上畫著一位女魔族,她的髮色很特別,是墨藍色的長髮雜著幾束暗紫色的髮絲,同時還有著像紅酒一般的眼睛以及深刻的輪廓。

「她就是『莉亞』。」懶得和大地抬槓,我直奔主題。

『!?』知道「莉亞」這個名字屬於誰,他們可不認識生活在戰靈天使部落和我當過玩伴的「莉亞」。

「她是墜鍊的原主人?」審判疑惑地問。

「對。」

「你給審判長她的畫像做什麼?」刃金不解地問。

「她和我有關?」審判不愧是審判。

「她是七百年前救了你,並且把你送到原世界的魔族。」我的話讓他們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僵。

「……你怎麼知道?」我們的審判騎士長開始要求證據了。

「我看到了月彌將軍的記憶。」我聳聳肩說,然後重新躺回床上。

沒想到我一躺下,全部人馬上給我露出見鬼的表情。

「幹嘛?」我瞪了他們一眼。

「我還以為你一醒來馬上就會逃院,剛才還考慮叫審判下空間法術咧……」烈火一臉呆樣地說。

「親愛的烈火兄弟,不知道你最近是否忽略了光明神的耳語,而太陽我也因為身體欠佳無法親自提醒,因此你才總是勞煩審判兄弟呢?」我彎起和藹的笑。

「……太陽說了什麼?」烈火哭喪著臉問。

「他說你最近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他也不過昏了一個月,你就忘記自己的老大是太陽騎士而不是審判騎士。」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暴風坐在床邊替他翻譯。

「……你又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大地面無表情地問。

「我跟著你們進來的。」暴風撥了撥頭髮。

暴風,你已經從神出鬼沒進階到白雲化了嗎?

像是放棄追究暴風什麼時候出現一般,審判直接將話題拉回我身上:「你又在打什麼主意?」

「大戰好不容易結束,我想睡懶覺不行嗎?」我以前不都是這樣?

「大戰是結束了,但後續事情很多,老師們的事、戰靈族長的事、冰炎和夏碎的事、我們大多數人的種族和身分都曝光的事……以你的個性,你不爬起來處理是件奇怪的事。」審判由上往下俯視著我。

「我想處理啊,我手上該處理的事遠比你所想的多。」殊那律恩鬼王那邊也得去道謝才行,如果可以我真的不能再躺著休息。

但很可惜的是,現在的我別說戰鬥,連爬起來都有困難吧!

所以我得先把身體養好,何況之後光親長大人的事情就有得忙了!

被浸泡在黑暗氣息六百年,之後遭到鬼王強硬封印,為了掙脫而不斷對抗封印的靈魂已經傷痕累累,先不說染上黑暗的靈魂無法回歸創世神的身邊,親長大人的靈魂大概連自己的意識都無法保持住了……

不快點處理不行,但我卻不想交給別人處理。

因為那是我的親長。

「老師他們還好吧?」應該被安頓好了吧?

「那天我讓維達帶老師他們到我們的住所,之後艾崔斯特過去探望時尼奧老師閒不住,所以就跟著艾崔斯特去掃滅其他鬼族殘黨了。」雷瑟簡單地說。

「有艾崔斯特應該沒問題……」我無奈地扶額,老師果然閒不下來,「不對!艾崔斯特是學校的黑袍,大戰方歇他應該留在學校協助重整,為什麼會到外頭掃平鬼族?」

「因為公會人手嚴重不足,這次大戰打得很艱辛,各處都受到了攻擊,你昏迷的這一個月,情況也尚未穩定下來。」雷瑟皺著眉頭說。

「後來連其他老師也加入了。」烈火兩手一攤說道。

「雖然我覺得他們有一半是被你們的房間嚇到。」大地斜了烈火一眼說。

「呵。」我理解了。

我們十二個的房間只有羅蘭和大地的算正常,其他人的房間都改裝過了。

我就不用說了,我房間兩年半前就變成溫室,而且由於身世問題,我擔心有亂七八糟的傢伙偷偷潛入,因此下了一堆機關迷陣,我想老師大概寧可去借宿艾崔斯特家吧?

就算是規規矩矩的審判,因為修練空間法術的關係,他房間的「空間」整個是不正常的,哪怕是我也曾經有過明明是往書桌的方向前進,結果走沒兩步卻發現自己出現在天花板上的經驗。

如果是完全不懂法術的人鐵定會被困住,絕對會看著門口卻永遠走不到!

暴風的房間則有一半變成水底,而且還是海水,他這幾年來都在修行自己的種族能力,這也是他能在下方無水的空戰中搞出水龍捲的原因。

在海底出生的孤月反倒沒把房間灌水,不過也可能是空間不夠大,他拿一半的房間做成巢就已經是極限。

先前我去他房間時,蛇皮塞滿了半個房間,孤月終究是蛇,他不是只有危機時會變蛇型,平常也需要變,因為蛇是會蛻皮的!

孤月還在發育期,平均兩個月就得蛻皮一次,每次蛻皮後他的體型都有些微的增長,力量也會跟著變強。

總之,我完全理解在我們東奔西跑(相信大部分的副隊長也會跟著自家隊長跑)沒空回家時,老師們寧可跟著在外面忙也不想待在屋子裡的原因,那棟房子安因租給我們的時候只說不要破壞,可沒說不能改建,因此整間屋子不正常的地方非常多。

「總之,你這陣子會休息對吧?」審判確認般地問。

「身體會休息,不過不可能一直睡,所以腦袋還是可以拿來處理事務。」我聳聳肩說,接著我拿起旁邊的紙筆開始低頭書寫。

「好。」審判倒也沒有說什麼,現在這個模式就跟以前沒兩樣。

腦力活本來就是我主要的工作,我相信就算我人待在床上也遠比在外頭到處跑的人有用多了。

蘄克亞(奇克斯)快步地走過醫療班的長廊,他的手上拿著一疊書籍。

「蘄克亞,立刻停下!族長和幹部正在開會,就算是你也不能打擾!」守著會議室大門的藍袍在發現蘄克亞(奇克斯)打算闖入會議室時趕緊出聲阻止。

「是『戰靈天使少主』要我來的。」蘄克亞(奇克斯)開門見山地說,他只是一個小小的藍袍,當然沒有打攪鳳凰族高位者會議的資格,可是他的同伴有。

「太陽殿下想做什麼?」提德坎露出驚訝的神色,戰靈天使少主擔任醫療班顧問的事情不是什麼秘密,整支鳳凰族都曉得,而對方也的確有著足以比擬上位治療士的實力。

「這次大戰許多武軍和袍級都染上黑暗氣息,醫療班正在尋找有效的處理方法不是嗎?所以他說他可以提供戰靈天使對抗黑暗氣息的方法。」蘄克亞(奇克斯)揚了揚手上的書堆說。

「我明白了!」瞬間就同意,提德坎立刻將事情回報給裡頭的幹部,會議室的大門沒幾秒就打開了,蘄克亞(奇克斯)和對方道謝後毫不猶豫地走入。

「真沒想到太陽殿下那麼大方。」很了解那位天使少主從不吃虧也不做白工的提爾雙手抱頭地說。

「當然有利益交換。」蘄克亞(奇克斯)說出在座所有鳳凰心中都有底的事。

「他想換什麼?」無法拒絕長期與黑暗種族作戰的天使族少主提供的藥方,鳳凰族族長直接問道。

蘄克亞(奇克斯)很乾脆地抽出一張藥材和咒具清單:「他希望鳳凰族能拿上述的物品來交換。」

一名藍袍皺著眉從他手上把單子接過,倒不是他已經看到上面的內容,而是那名戰靈天使少主身邊夥伴眾多、人脈極廣,他不動用這些人脈而是讓鳳凰族代為找尋,有腦子的都猜得到那些東西絕對不好找。

而材料單上寫的物品果然都是些稀少的藥材以及罕見的治療咒具,大多數都還掌握在鳳凰族的手裡。

「他想要治療戰靈族長?」很快地看完傳遞過來的藥單後,貴為族長的幹練女性隨即猜出對方的目的。

「戰靈天使族長的軀體被鬼族強行灌入鬼氣作為傀儡,他的情況不比靈魂被撕裂的冰炎殿下樂觀,他的靈魂和軀體都被鬼族囚禁六百年之久,之後靈魂又被鬼王重創然後封印,如果放置不管說不定會有轉化為鬼族的可能。」蘄克亞(奇克斯)嚴肅地說,不過這番話是西亞(格里西亞)交代的,西亞(格里西亞)比誰都清楚自家親長不可能化為鬼族,但把情況說糟一點總是比較容易取得協助。

「為什麼不直接將戰靈天使族長交給鳳凰族治療?」月見疑惑地問。

「……不是不信任鳳凰族,但太陽他不願意把親長交給任何人處理。」蘄克亞(奇克斯)兩手一攤。

他也知道西亞(格里西亞)這樣的舉動其實對鳳凰族相當不禮貌,因為這擺明他無法完全信任鳳凰族,但他也沒有多勸,畢竟自家太陽騎士固執起來其實一點也不輸堅石騎士。

「好吧,我們接受他的條件,於情於理,過往曾受過戰靈天使族協助的鳳凰族不可能對戰靈族長的事情置之不理,但戰靈天使的滅族之禍誰也不曉得究竟跟哪些種族有關,他不希望其他種族接手也情有可原。」面對戰靈天使少主有些無禮的舉動,琳婗希娜雅還是退了一步,何況對方也知情達理地送上他們急需的知識。

六百年前最強悍的光之天使對抗黑暗氣息的方式與戰靈天使少主開出的那一串藥材及咒具相比,不管是誰都同意前者的價值遠高過後者。

因此在座沒有任何一名鳳凰族表示異議,何況琳婗希娜雅也提醒他們另一個重點,那就是沒有誰能信誓旦旦地說六百年前陷害戰靈天使的兇手沒有鳳凰族。

就連聖靈天使族也是在這次大戰被鬼族揭穿後,才知曉他們的長輩居然背叛了系出同源的戰靈天使族。

以守世界的長命種族來看,六百年前的事情雖然不算太久遠,但祕密只要不被揭開就永遠是秘密,因此誰也不敢鐵齒。

於是交涉成立了。

蘄克亞(奇克斯)馬上將同伴近日來抄寫的書籍通通交給附近的藍袍,治療士們很快地傳閱起來。

「果然不愧是黑暗種族的死敵,對付黑暗氣息的方法真是要多少有多少。」用著隨興的動作翻閱筆記,但九瀾掃過書頁的視線卻仔細地將裡頭所有內容印入腦袋中。

居然連各種不同受傷方式的對應治療都有。

「另外,太陽要你們把冰炎目前的診斷報告複製一份給他,冰炎的情況就是外人也知道很複雜,所以他說他會幫忙想辦法,何況壓制黑暗氣息和清除毒素他比誰都有心得。」蘄克亞(奇克斯)繼續補充。

他的話讓不少鳳凰族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蘄克亞(奇克斯)完全明白癥結點在哪,老實說他也覺得自家太陽騎士真的很囂張,畢竟他的要求在不知情的人眼裡看來就像關公面前耍大刀,他竟然對守世界最擅於醫療的鳳凰族上位者們要求介入病患的治療。

只是,知情的人都曉得他確實有這種實力,也因此沒有任何一名鳳凰族敢質疑這位特別顧問的能力,先不提他們本來就曉得對方的確有本事,在看了這些筆記後……他們更沒有質疑和不滿的理由。

「我知道了,稍後我會讓提爾捎一份資料過去。」琳婗希娜雅點頭了,混血精靈王子的事情本來就非常棘手,多一份可靠的助力她當然不會拒絕。

 

 


 

上一篇:第二人生★第一百四十六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