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第一百四十九章★

「給我黑袍的資格?」這道命令連我都沒想到,實在無法不感到意外。

「用這種眼神看我也沒用,我不清楚公會高層的打算,只是負責跑腿。」艾崔斯特兩手一攤。

「總會有個官方對外發布的理由吧?」不然絕對有人不服氣。

「應該不用擔心會有人提出異議,」艾崔斯特聳聳肩,一眼就看出我在想什麼,「這也是公會對外公布的理由,這次鬼族大戰戰靈天使的少主打倒兩名鬼王高手,而且都是隸屬於耶呂鬼王之下,這種成果就是現役黑袍都不敢說自己做得到。」

理智上雖然曉得艾崔斯特說得沒錯,我仍舊不自覺地寒起臉。

「格里西亞,我明白剛才的話在你的耳中很刺耳,也能理解你不希望自己的親長被當成鬼族,」艾崔斯特露出苦笑,「但戰靈天使族長在這回的鬼族大戰中的確是以鬼王高手身分參戰,這是事實。」

「我知道。」雖然這麼回答,但連我自己都聽得出來我的口氣有多冰冷。

「不過這樣也好啦!太陽總算有黑袍資格了。」綠葉跳出來打圓場。

我的確是從去年就很想得到黑袍,特別是三不五時被某個天殺的混血精靈刺激時。

但以這種方式拿到黑袍並不在我的意料之中。

雖然我這回在大戰的表現的確證明我擁有黑袍的實力,但我心裡清楚,我根本沒有打敗親長大人,只是從他體內幫他破壞耶呂鬼王施加的封印,並且協助他淨化體內鬼氣而已。

甚至,我會有機會這麼做,還是因為親長大人用自己的意識對抗鬼王的操縱。

儘管不甘心,但我能殺死伊莫纍帝也並非是靠自身的實力,很大程度上我得感謝將軍們,六百年前他們寄放在我身體中的力量推了我不只一把,月彌將軍和蒂璉將軍更是不惜將靈魂寄宿在我身上也要幫助我。

是他們在絕境中救了我、將自己的力量借給我,不然以我當時殘存的力量怎麼可能轉換兵器型態呢?

所以我不覺得自己是憑一己之力完成公會口中的創舉,我也沒臉皮這麼說!

「我了解你有很多想法,但依我來看你還是接受比較好。」艾崔斯特神色無奈。

「因為公會給我黑袍資格還有兩個幾乎可以跟『政治』掛勾的理由吧?」我撇了撇嘴。

「你知道就好。」艾崔斯特很乾脆地點頭承認我的想法。

戰靈天使六百年前滅族之禍背後的祕密,在這次大戰中已經被揭穿得差不多了!

現在整個守世界的種族都曉得,當年有許多種族在背地裡加害傳說中的天使英雄。

於是,好玩的就來了,雖然不少兇手的後代應該都和聖靈天使一樣不知情,但知情者真的沒有嗎?

如果沒有的話,當年羅瑘他們就不會冒險來找我了。

因為身為戰靈天使少主的我會不會放過那些兇手完全是未知數。

雖然我放過了聖靈天使一族,但我那時也將不追究的主因歸咎在不希望天使族自相殘殺,換句話說我表面上有很大的成分是看在大家同為天使族才決定不報復。

但其他種族呢?以「血債血還」出名的戰靈天使少主真的不會向過往的兇手討回公道嗎?

戰靈天使儘管在被滅族的六百年後依舊威名遠播,就算族裡只剩我一名少主存活,我這次大戰也以未成年的天使之姿打敗兩名耶呂鬼王七大高手,我到底有沒有實力報復一整支種族呢?

我想這個答案大家心知肚明,而且擁有這種實力同時擁有廣大人脈,我遲早會查出兇手。

那麼,那些兇手們究竟是要像聖靈天使族一樣來乞求我的原諒,還是私底下幹掉我比較容易?

大多數的兇手都會選後者,不是誰都有羅瑘他們那種勇氣來找我利益交換,重點是利益交換也要拿得出利益才行,那些小鬼手上剛好有談判時最重要的籌碼。

「某種程度來說,公會是為了保護你的安全。」艾崔斯特苦笑著說。

「我知道,謀害一名黑袍等於跟公會宣戰。」雖說重傷白袍和紫袍也是很嚴重的事,但殺害黑袍絕對是無可轉圜的宣戰行為,若我成為公會的黑袍,那麼那些想對我伸出爪子的傢伙就得先惦惦爪子的重量了,有膽子和公會開戰的種族相信不太多。

「那麼另一個理由呢?」審判蹙眉。

「多少有安撫天使族的意味。」就算先不管其他天使族,公會在成立之初武力尚且不足時,曾經受過戰靈天使不少幫助。

「不過這樣你的壓力會很大。」寒冰嘆了口氣。

「嗯。」畢竟我不是循正規管道考上,雖說有實力、有腦袋的傢伙都可以分析出上述的事情,不過這世上沒腦子的傢伙特別多,有的搞不好只想到我最後提到的那點,即使表面上不好發作,私底下也會做文章。

不過我的壓力本來就只多不少了,有差這點嘛!

「既然你沒意見的話,請收下資格吧!」艾崔斯特伸出手,他的手上憑空出現一團黑金色的火焰,那是黑袍資格的象徵。

是說我也不能有意見吧!就算我硬是不接受公會特別給予的黑袍資格,恐怕也會有人說我不知好歹!

所以,我接受了。

在我伸出手的時候,艾崔斯特手上的火焰忽然爆開並且朝我捲來,眨眼間便籠罩住我整個人,老師他們嚇了一跳,反射性要衝上前的老師被艾崔斯特攔住,審判也擋住了夏佐老師他們。

在黑金色的火焰從我身上散去後,我身上的袍子變成墨黑的色彩。

「沒想到你穿黑色的衣服還挺好看。」艾崔斯特上下打量我後笑笑地給了個不痛不癢的結論。

「色系搭配問題吧!」很久以前就注意到金色搭配黑色其實蠻好看。

沒想到下一秒,我的老師直接發飆了:「我管你什麼色系搭配,你身為太陽騎士,原本穿紫的就算了,現在直接換黑裝,你是想改行當審判騎士嘛!?」

『……』我們所有人都無言了。

「老師,黑袍都是穿黑色。」基於眼前發難的人是我最不敢惹的老師,我只能好言好語地解釋。

就是因為穿黑色的袍子所以才叫黑袍啊!不然難道要穿白色?穿白色就是白袍了好不好!

「那你幹嘛去拿那個黑袍資格?」老師還是一臉想砍我的表情。

我記得這件事情我剛才和艾崔斯特好歹也談了三分鐘,不然老師你以為我們是談假的?

還是老師其實你前幾分鐘被綁走掉包了對吧!

「我先前有跟你提過,黑袍是聯合公會最高的身分,公會的袍級資格從白袍考起,先是白袍然後紫袍,最高是黑袍。」艾崔斯特看不下去地說:「所以要佩服格里西亞才對,很少人在高中畢業前得到黑袍資格。」

事實上公會有史以來也不過就那麼一個混血精靈在高中時拿到黑袍資格!

就算現在加上我也只有兩個!

「到底為什麼黑色是最高身分?白色不好嗎……」老師還是很有意見。

我實在很想回:『顏色問題請去向公會高層反應!你對我一個小小的袍級說我能有什麼辦法!?』

不過我覺得反應也沒用,畢竟這制度都延續千多年,要改的話也太麻煩了!

「就說了白色是白袍,這是公會的制度。」艾崔斯特就事論事地說:「請不要這樣遷怒一名剛拿到黑袍的學生。」艾崔斯特罕見地生氣了,怎麼說他當任教師已經超過百年,溫和的他很不喜歡看到有人刁難學生。

顯然不希望惹怒好久不見的老友,尤其是艾崔斯特如果真的發飆連我都得怕三分,有句話說平時脾氣越好的人發飆起來就會越可怕,綠葉和暴風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老師只能老實退讓:「好、算了,顏色問題我們之後再談,我親愛的學生,既然你的任務已經處理完畢,我們是不是該來好好談論一下你的武器問題?」

其實我剛才又接了三個任務,這個星期不會回家……我好想把上述的話說出來啊!

不過在老師異常燦爛的笑容下,我只能很沒種地跟他回家,不然我有預感自己會死在那裡。

雖說死在自家的練習場也不見得比較好!

大家還記得我們家大廳後面的房間有個法術實習室加武技對練場嗎?

由於我們升上高中後力量逐漸增加,所以這個房間被我不斷地改造,到高二後已經整個升級到即便鬼王領軍打來也絕對無法踏平的程度。

練習室的四面牆壁包括天花板和地板,上頭的每塊磁磚都繪製了強力的保護和疏導力量的法陣,所有的法陣又複合成一個大法陣,因此若我們要鍛鍊武技還是要實習法術都會使用這房間,就算一個不小心引起大爆炸也只會炸死人,房間連一片磁磚都炸不出裂痕。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我此刻甚至希望練習室如果能炸掉就好了,至少老師的魔鬼訓練可以被迫中斷啊!

千鈞一髮地閃過老師揮出的劍氣,身為過往最常被老師修理(而且還沒死)的人,我非常清楚老師的威力比起當年絕對又增加不少,若不是練習室已經完成升級,我們家肯定早垮了。

但是我現在非常希望它垮,不然再過不久大概就是我死了吧!

我真的好想放出法陣來擋啊!

可是放了之後一定會更加地惹火老師,然後我就會死得更慘,我只能將幾乎要從指尖施展出的法術硬生生地收回,接著用一砍就會破的鬥氣去擋。

這邊必須幫自己澄清一下,我現在的鬥氣其實真的沒那麼弱,這幾年我的武技課也不是修假的,更別提還得和武藝高超的死對頭互槓,可是碰上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的劍氣也一樣沒轍啊!

誰快來救我啊!

結果那群沒義氣的傢伙一個個都給我在旁邊納涼,他們從進國中後就時不時地被我用法術修理,難得看見我被人修理他們當然不想插手,哪怕是審判也沒辦法在我的老師修理我時替我出頭。

如果我手上拿的劍不是月彌將軍的話,我早在對練(修理)開始的三十秒內就被老師砍掛了。

遺憾的是,無論月彌將軍力量有多強,他也不可能將自身的武技分給我,所以我依然只有被修理的份。

我不會沒死在鬼族大戰卻反而死在自家老師的手上吧!?

我絕望地看著老師的劍朝我眼前刺來,而我的身體根本來不及反應。

黑影一閃,我被人往旁一拉。

『鏘!』金屬撞擊的清脆聲音回響在練習室中,納涼的那群人幾乎都瞪大眼睛,我也不例外。

擋下老師攻擊的人當然不是我,我沒這本事。

 

 


 

 

下一篇:第二人生★第一百四十八章★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