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第二人生 ★第四百零九章★ (NEW) 10/29

不說殿後的隊友,就連負責引領、最先進門的維安人員都有留意到羅蘭最後的舉動,只是誰也沒有在意。

踏出雪晶之門的剎那,羅蘭迅速收起了武器,以免被人認為來者不善,氣勢洶洶、握著劍地殺上門,怎麼想都是來踢館的鬧事份子。

畢竟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正是巴布雷斯學院的正門。

那是比起「校門」一詞,更適合「城門」這種說法的大門。

守世界的學院規模都不小,再加上學院時常是各界重地,鬼族、魔族入侵時往往第一個被攻打,所以會有城牆防禦也在情理之中。

以白色的雪磚砌成的高聳城牆上頭繪滿了密密麻麻、不仔細看肯定會忽略掉的銀白守護法陣,透明的冰造大門厚達兩公尺,在朝陽的反射下,裏頭時不時地折射出細碎的光芒。

「歡迎各位來到巴布雷斯祭咒學院。」女仙人回身正式向Atlantis學院的代表隊成員們行禮。

由於她轉過身的關係,攀在她的肩頭上,幾乎都是用尾巴朝向代表隊成員、偶爾才會回個頭的白貂也跟著正對他們,不過比起眼前的年輕人,牠那雙圓滾滾、猶如水晶一樣的眼珠更加關注逐漸消散在空氣中的雪晶之門。

儘管誰都沒有留意到,可是在雪晶之門關上的瞬間,一絲乍看下與周遭毫無違和感的蒼白霧氣悄悄地從門縫間鑽入。

那可不是他們邀請的對象。

不管再怎麼提防、防禦甚至反擊,有些東西無論如何也甩不掉。

神色不變的雪貂,那雙晶亮的眼珠彷彿反光似地閃過一瞬的銀光,白藍色的微小星火剎那間便將那絲白霧徹底吞噬。

那火焰比打火機的火花更加細小,出現的時間又比靜電的閃爍更加迅速,加上白貂刻意壓制了力量,所以根本沒人察覺到這麼點小動作,包括與牠同樣面相那扇門的主人,即便牠正趴在仙人的肩頭上,她也感覺不到肩上的小傢伙調動了力量。

那也是當然的,白貂好歹活了遠遠超過四位數的歲月,再過不到百年就可以光榮地邁進五位數,要是被一群小朋友看破手腳,那牠實在該找個雪洞把自己埋進去,以免丟人現眼。

話又說回來,那個死不放棄,硬是以若有似無的霧氣型態攀附著代表隊成員入侵的力量……與其說是很高明,不如說是鑽了漏洞吧!

因為裡面沒有一絲一毫的邪念,所以沒有觸動這群身經百戰的年輕人的警覺心。

這是一種燈下黑,他們越是警戒敵意與惡意,就越會不容易注意到。

手段高超,所以一般的探測與偵查被躲過了,又因為泯除汙穢濃稠的情感,自然不會觸發由精神和心緒高高築起的警戒心。

沒有惡意、沒有邪念、沒有殺氣,甚至連敵意都沒有,任何負面的情緒都不存在,連究竟是否來者不善都很難明確界定。

看來這次競技賽有很麻煩的搞事份子。

不是為了傷害人而傷害人,不是為了殺人而殺人。

沒有惡意的惡者,沒有邪念的邪者,沒有殺意的殺戮者。

因為不是為了為惡而為惡,不是為了使壞而使壞,更不是為了殺人而殺人。

那是,即便正面遇上也無法弄清的人。

如果以牠的經驗來看,這次藏頭藏尾的傢伙恐怕是純粹的愉快犯,只要能感受到快樂,什麼事情都無所謂,即便會損害己身。

這種人的行為沒有邏輯可循,至多只能從性格來推斷,但他們可能念頭一轉就又幹出徹底顛覆自己原本嘔心瀝血、讓人無法預料的事。

因此非常難以提防。

這些年輕的孩子應該有蒐集對方的情報,但他們肯定是真正意義上首次碰上這種人,在沒有吃幾次虧之前,大概很難有切身的理解。

這是小白貂活了將近五位數的經驗談。

但牠並不替他們擔心,一來他們又不是自己人,二來這些孩子深知他們處於敵暗我明的劣勢,所以,即便無法釐清敵人也早早採取了行動。

在被動挨打的情況下,無論是怎麼樣的行動,都好過毫無作為。

「……感謝您的引領,要勞煩您帶我們到比賽會場了。」不久前剛被白貂威壓過一回的希歐儘管抓不到對方的狐狸尾巴──這種時候或許該說貂尾巴?──他仍舊在回應前下意識地瞥了一眼底細不明的仙獸。

他總覺得剛才好像有什麼事情發生,雖然只是曖昧不明的第六感,不過將五感磨練得極為敏銳的戰士往往不會忽略乍看下沒什麼根據的第六感。

滿肚子疑問但絕對不會表現出來的他,藉著能夠正大光明把視線放在維安人員身上的機會,仔仔細細地觀察著對方以及她名義上的寵物。

順帶一提,雖然這場合似乎該由身為唯一正選選手的詩織發話,但是深知少女說不出什麼正經話的希歐索性擔下公關一職,畢竟他本來就是。

雖說他現在嶄露的身分其實是應該盡可能低調行動的紅袍,一般來說不會故意發話、引起多於的注意,可是希歐的內心實在有太多的違和感,因此他才主動跳出來攬話,也好藉由交談的方式近一步獲取情報。

「請留意腳步。」由於沒察覺到幾秒前的「清理」,沒破綻好露、本身話也不多的仙人盡了基本禮節後,立刻重新轉身領他們踏入雪國學院。

在對方背對著他們帶路時,萊卡悄然無聲地與希歐交換了一個眼神,希歐略為遺憾地以不會令旁人起疑的微小動作輕輕地搖了搖頭。

眼前的維安人員與她的寵物即使有些古怪,但並沒有被人動手腳,只是也無法從他們身上探出其他的訊息。

以情報班來說,這點讓人有些扼腕。

假裝不曉得也故意不理會正勞心勞力的隊友們,負責打頭陣的少女自顧自地走馬看花兼觀光。

「還真是童話故事一般的地方。」除了出任務之外,基本只在學院與商店街之間活動──偶爾去搭檔的老家渡假──的詩織感嘆地說。

這次被強迫捲入競技賽,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能正大光明欣賞各所異能學院的獨有風貌了吧!

畢竟終歸是學校,平常不見得會開放給外人入內參觀,沒有正當理由也沒有在該所學校就讀的熟人邀請的話,隨便亂闖百分之百被當入侵者幹掉。

至少那些或是佇立在雪地中,或是正在城牆內部來回巡視、順便散步的雪人們,拎起手中的冰造武器砸人肯定不含糊。

過門之後,一棟一棟宏偉的白雪建物便聳立在不遠處,以半透明的純白長廊連接的建築物群整體看上去像是一座城池。

雪國學院的總佔地面積比亞里斯學院那種單棟的古堡來得大,卻毫無疑問小於腹地廣袤,甚至與各種幻獸領地相連結的禔亞學院。

建築物呈放射狀排列,最外層的六座圓形塔樓以及連接它們的雪白牆壁圍出了六角形的腹地,雖然不確定中心點是否就是他們的目的地,但他們的確正往學院的內部移動。

憑良心說,雪國的學院十分賞心悅目,以硬實的雪磚堆疊起純白的建築物若從上空俯瞰的話,會發現相連的建築物群建成了巨大而又繁複優美的雪花圖紋。

而且,這樣的設計不單純只是學院意象與美觀,同時也佈置成了陣法,與建物上的法陣群環環相扣,縝密而嚴謹的保護大陣,即便從內部也難以進行干涉。

光是從建築的風格來說,就可以感受得出製作者的用心以及龜毛。

這也是當然的,畢竟學院內部的學生,力量感著實不強。

這點不用實際踏入學院,許多外部人士也多少耳聞過。

所以,與豪邁地開放給大量觀眾入場的禔亞學院不同,雪國學院很保守,從巴布雷斯學院將入口嚴密藏起的舉動就能看出,他們不太歡迎外部份子。

能進來觀戰的人,只有一開始就隸屬學院的學生或校方人員,再不然就是與學院共生的雪地居民,最後則是早早就提出申請,經過嚴密審核獲得觀戰許可──而且在踏進來的時候肯定經過繁瑣安檢──的人。

「上面的彩繪玻璃是雪國的故事嗎?」因為引領他們穿越拱廊的仙人實在太沉默,不僅沒有主動介紹學院,到現在甚至連名字都沒報上,實在有夠不友好,覺得對方有點混的詩織一邊仰頭欣賞上頭的玻璃天幕,一邊完全不看臉色地發問道。

「比較偏向童話故事。」總算沒有將他們徹底無視的仙人簡單地回道。

「嗯,這裡果然是童話風。」詩織再次點了點頭。

難怪內部一片平和,啊,就是若有似無的香氣兒童不宜了一點。

不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有各種祭典或儀式的守世界沒有未成年不能喝酒的規定,所以也算不上是真的兒童止步。

「這就是巴布雷斯學院著名的酒泉嗎?」穿越拱廊,踏入同樣六角形的偌大建築,迎面而來的是用半透明的材質建成的雅緻噴泉,以及帶著果實香氣的芬芳酒香。

「嚴格來說,這是給客人暖身用的薄酒,和我們著名的祭酒不一樣。」既然事關學校的招牌,惜字如金的仙人當然不能吝惜說明。

「啊!所以我們可以喝囉!」完全沒有自己等等正要上場比賽、應該禁酒的自覺,詩織踏出愉快的小碎步湊到了酒泉的旁邊。

對於這天兵無比的舉動,後方的騎士長們紛紛側目以及天人交戰。

這、怎麼看好像都該阻止?

聖騎士絕對不是禁酒的職業,喝得爛醉如泥、不省人事也不是沒發生在上輩子的他們身上。

不過誰也不會且不能在上工的時候飲酒,這是基本規矩與常識!

但很顯然,這似乎不適用於這所學院。

對詩織種種脫線發言根本不給好臉色,連基本面子都不顧的女仙人這回倒是態度平和且手腳俐落地從空氣中抽出陶瓷酒杯,以羅蘭都來不及阻止的速度幫一臉興致勃勃的詩織斟酒。

「這種酒不太會醉,是為了維持體溫所用。」仙人雖然不給人臉面,但並非不識相,她語氣平淡地替明顯有話要說的其他外校者說明:「除了祛寒之外,也擁有驅邪以即使不淨之物自主退避的效果。」

既然是好東西,得到名正言順、可以一飲而盡的理由,詩織當然沒有客氣地把酒喝乾,然後舔了舔嘴唇說:「啊咧,招待敵人喝可以加狀態的補品好嗎?」

妳都喝了才問,不覺得太遲?

還有,既然知道彼此廣義來說是敵對關係,為什麼要喝人家招待的東西啊!

雖然對方不可能光明正大下毒,聖騎士也不怕人家下毒,但也沒人會故意喝敵人敬的酒吧!

五名騎士長真是怨嘆在心底口難開,但於公於私又不能真的一拳打趴對方讓她自重,就算他們全體的武力值都辦得到,可問題在於不能幹!

在外校人士的面前內鬥非常不好看固然是理由之一,更要命的是對方背後的靠山是他們的龍頭老大!

其他學生不曉得,光明神殿出身的人卻都心知肚明,要是現在真把故意不長眼的白目學妹打翻過去,肯定會有人對他們來個秋後算帳!

事實上,詩織也是仗著頂頭上司絕對會罩她、有人撐腰才敢這麼白目,雖然她的隊長肯定會連她一起修理,但反正大家要死一起死,相信不想跟她一起死的聖騎士長們會認命對她的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沒錯,詩織此刻正在光明正大地坑身後那群不管前世還是今生,位階都比自己高的聖騎士長們,這份無賴確實頗有她家上司直傳的風範──唯一的差別只有人家憑實力與心眼坑人,她則是狐假虎威、隊員假隊長威!

「太陽那傢伙,絕對是故意的。」蘄克亞喃喃地說,對於不受控制的學妹的種種行為他已經半放棄,準備同流合汙了。

即使讓無袍學妹帶隊乃不得已之舉,笑面鬼巡司也不可能沒料到他的直屬小隊員會幹出什麼事。

假如不允許她這麼做的話,一開始就會私下交代──命令兼要脅──了,但他沒有這麼做,也就代表他默許自己的小隊員在一定程度上給他們添亂,只要不會嚴重損害代表隊形象就行。

這個拿捏詩織自會有分寸,而只要不觸犯底線,她想怎麼幹都行,反正包括她本人在內的所有人,都還在還學院祭時的債!

 

 


 

這章真是一堆難點,首先就藉著九千多歲的仙獸來微微地接露一下這回的幕後敵人吧!

某雪不小心要來挑戰至今為止都很不擅長的類型了(欸)

希望可以描述好、讓大家理解是怎麼樣的傢伙!

老實說,沒有惡意的惡意者某種程度來說,或許會是最恐怖的類型……(遠目)

不過,大夥也早就在做反擊的準備啦!

弄不清楚也沒關係,被坑就被坑了,反正不要忘記打回去就好了!

 

再來是雪國祭咒學院著名特產登場--祭酒!

畢竟是在很冷的地方,所以需要可以暖身的東西喔~XD

絕對不是因為我想喝才寫!(正色)

好吧、其實我有點想喝(被打)

下一章會稍微介紹一點理由~

然後,這邊偷偷地說,詩織並不是想欺負人,她只是通常運轉而已~

請不要忘記過去在她面前以身作則的最佳範本是誰(笑死)

 


 

上一篇:第二人生 ★第四百零八章★ (NEW) 9/23

一般留言 (2)

  1. 瓦利亞搞笑部隊

    我想問下雪大,詩織(西鷗俐)一開始會沒有前世記憶是否跟她那些血緣上的家人有關?

  2. 想請問雪大會去12月的CWT嗎?

發表留言